<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下城生长日志 > 第13章 了望塔、锻造室与收获
    塔砂相当忙碌,陆续出现新功能的地下城像个新上手的航模,要了解的东西还有很多。

    在第一次联通地面之后,一种被称作“瞭望塔”的建筑便解锁了。塔砂能建造高出地面的杆子,这种东西让她的视野不再局限于地下。她的感知蔓延到地面上,尽管只在瞭望塔周围方圆一百米的范围内。塔楼越高能望见的部分越多,但这附近的树就这么点高度,再高便会被发现。

    比起瞭望塔,这种建筑更像潜水艇在水面上的潜望镜,可以造得细长如电线杆。塔砂吞噬了一些植物和地皮,解析这些材质后,地下城能模拟出这附近平原的植被。瞭望塔看上去完全是一棵树,普通人站在旁边都看不出问题来,甚至用刀划几道都不会露出破绽。当然,要是直接砍倒了它们,这些受损严重又失去魔力补充的玩意便会化作黑烟消散,与任何地下城造物一样。

    “你看,多么方便!”维克多在她造树的时候说,“一次吞噬,一劳永逸,再没有什么不可挽回的损失。”

    只要吞噬过一次树木,制造它们就只消耗魔力而已,像在现实世界中无限复制黏贴。维克多的言下之意相当明了,显然又在怂恿她对狼人少女或其他人出手,以吞噬的方式制造出一支廉价军队。在现阶段,克#隆人大军的确是个相当吸引人的主意,但塔砂有不同的看法。

    “这就是为什么摧毁一个地下城如此轻易。”塔砂说,“只要摧毁地下城核心,所有地下城造物也会烟消云散,一个斩首行动就能毁掉一座城市。”

    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地下城里才只有那么点尸骨,塔砂猜测,上一任地下城主多半是传统地下城的拥护者,地下城里的所有员工全是他/她/它吞噬主物质位面生物后仿造出来的魔法生物。在地下城核心熄火报废之后,一切都尘归尘,土归土。

    塔砂觉得这种设计相当傻,简直像是为勇者小队设计的弱点。你想啊,一座防御厚重的可怕城市,一支可以无限补充的复制军队,一场怎么看都无法轻易结束的漫长战争……只要有若干机动性强的小队趁虚而入,摸进核心,对着石头来一剑就能宣告胜利,搞笑吗?其滑稽程度好似按个开关结束一场生化危机,把戒指扔进火山就能停止世界大战似的。

    “可你是个巢母啊?”维克多一愣,说,“只要有人摧毁核心,你保准死定了,还管别人是死是活?”

    “至少能让别人在准备斩首行动前核算一下这么做的成本,他们预计的成本越高,我的风险越小。”塔砂说,“何况,如果我必死无疑,知道仇人会马上陪葬,对我的心情至少有点好处。”

    维克多沉默了一会儿,呵呵呵地笑了起来。他说:“我现在有点喜欢你了。”

    “不了,谢谢。”塔砂礼貌地说。

    塔砂不想死,也不想永远当一座城市。她依旧怀念进食的滋味,怀念手指梳理过宠物们柔软蓬松的毛发,怀念一张柔软的床,怀念用双脚踩过草地,感受清风拂面,花草芬芳。塔砂对新世界颇感兴趣,她不会为变回人类或回去而付出现有的一切,但同样,她也不会用原有的一切交换被捆绑在建筑物上,与一块石头共存亡。

    使用签约而非吞噬的新模式让塔砂隐隐看到了一线曙光,她还不确定具体该如何操作,但她总会找到办法的。

    近百活人住进来以后,地下城储备的魔力不仅没少,反而增加了。史莱姆像黏菌一样好养活,它们在有食物的时候快速地分裂生长,生产的魔石比制造魔法食物需要的多上不少——奇怪的是,魔法食物倒不能直接用来喂史莱姆,大概因为处于同源?塔砂为其中让质量守恒定律哭泣的魔法现实迷惑了一会儿,最终决定,还是别在不科学的东西上浪费脑细胞。

    如果没有外患威胁,其实养殖主物质位面生物就够运行一个地下城,塔砂想。她觉得自己有点像养殖蚜虫的蚂蚁,地下城构造了一个有趣的初级生态圈。

    魔力就如同这里的货币,有魔力一切都好说。塔砂在合适的位置安置了不少瞭望塔,最大程度地构造一张地面监视网络。知道地上哪部分可以去,地精们挖起通道来也大胆了许多。现在塔砂一共有十只地精(不包括阿黄),不是它们挖矿效率不够,而是现在的地下城范围有点大,要把最东方的矿工调到最西方不太方便,不如四方都布置一些。

    稍早些时候,有地精挖出了铁矿。

    地下城在塔砂得到第一块铁矿石的同时宣告锻造室解锁,只是它暂时还没法用。锻造室的说明是这样的:锻造室,提供锻造器具的场所,目前无工匠人选,无法进行锻造。下有小字:你以为把铁矿石扔进去房间就能变出武器来吗?别傻了,这不魔法。

    ……凭空制造出食物的厨房就魔法了吗?!

    算了,不要跟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计较。

    话说回来,厨房其实也能进驻厨师,目前的基础厨房只能制造出白面包、烤肉和白瓜而已。客人们现在吃得感激涕零,天天吃下去总有吃腻味的那一天。

    不过,他们看上去不会住到吃腻的那一天了。

    塔砂看到狼人少女鬼鬼祟祟地回来,鬼鬼祟祟地在地下城各处乱跑,跟客人们接头,偷偷摸摸讲着如何逃离的事情。玛丽昂真的很小心,躲避耳目的技巧也不错,可惜她不知道整个地下城本身就是塔砂的肢体与耳目,你要如何瞒着建筑物本身?塔砂只是挑了挑眉毛,把注意力往那边多分几成而已。

    “瞧瞧,瞧瞧,”维克多拖长了声音说,“忘恩负义的小狗要把肉鸡们带走了。”

    他说话的调子特别欠揍,经常的事,这家伙一看到塔砂要吃亏便要手舞足蹈起来,企图以此证明自己才是对的。

    “是什么让她态度大变?哦,一定是树精,他藏在地上某处,你甚至没想去找他。你当初就该消化掉他,树精都是些越老越顽固的家伙。”维克多啧啧摇头,亏他能以一本书的身体做出了摇头的动作。

    “不好意思,我长了眼睛,也长了脑子。”塔砂叹了口气,“安静,你吵到我了。”

    维克多哼哼唧唧地抱怨起来,塔砂只当没听到。

    玛丽昂做得不错,但她保下的这些人行动起来差强人意。他们交头接耳,叽叽喳喳,听上去不少人都不乐意走,真看不出当初他们下来时有多不情愿。一些人很害怕地上的人类,宁可藏在地下,觉得这里很安全。一些人已经在光秃秃的房间里布置了花朵与树枝编制的小玩意,像一只只准备好造巢的鸟,听说要走的时候磨磨蹭蹭,耷拉着脸,企图把房间里所有零零碎碎的小东西带上。另一些人蹑手蹑脚地去了食堂,连吃带拿,似乎觉得这里的食物是人间美味,今后吃不到会很可惜……

    “我们留得越久,就越危险!”玛丽昂努力说服道,“人类的军队只是暂时离开,等他们重新回来包围这里,我们就逃不掉了!”

    “我们能带上它吗?它好可爱!”有人说,拖着阿黄的腿把它拉了进来。这货被塔砂放养在地下,最近和客人们玩得挺开心,很受他们喜欢。

    玛丽昂看上去都要急哭了。

    “这些人是怎么回事,意大利人吗。”塔砂喃喃自语道,可惜此处没人听出这个笑话。

    “役达利?我没听说过这个种族。”维克多说,“从他们的个头来看,大概混血了侏儒,或者矮人,或者半身人。血统比小狗还稀薄,基本就是普通矮子。”

    侏儒,矮人,半身人?塔砂迷惑了一会儿,她还以为这三个称谓只是不同的翻译呢。维克多感觉到了她的询问之意,兴致勃勃地说:“你吃掉一个呗,吃一个就知道他们是哪个种族!”

    真是简单粗暴又没用的建议。

    那边厢,玛丽昂终于成功说动了众人。他们拖拖踏踏地放弃了大部分负重,带上一些食物,避开四处的地精,往地面上进发。当事人们很紧张,塔砂的视角看来却非常滑稽,她耐心地等了好一会儿,这些人才撤离了地下城。

    “你就这么让他们出去?”维克多恨铁不成钢地说,“你不会没考虑过保密问题吧?让一群软弱的、一被拷问就会招供的傻瓜跑出去,而不是把他们变成资源?还有那只你订了契约的小狗,我告诉过你……”

    “我也告诉过你。”塔砂打断他,“我带了脑子。”

    不久之后,一个身影出现在入口,是玛丽昂。

    她抿着嘴,板着脸,视死如归地回到了地下。狼人少女的脚步沉重却不缓慢,塔砂看着她一步步前行,就这样来到幽灵面前。

    地下城的目光注视着整个地下空间,幽灵的躯体却可以一动不动,望着墓园,仿佛与玛丽昂分别后就再没有动过。塔砂在原地站了很久,玛丽昂一声不吭地站在墓园外面,既没有开口也没有离去。十多分钟后,幽灵转过头,一言不发地飘到玛丽昂面前。

    玛丽昂的眼睛眨动得很快,她紧张时似乎总会这样。她率先开了口,说:“他们已经走了,感谢您的招待,您救了我们的命。”

    “是吗?”幽灵说,“你该事先跟我说一声。”

    “抱歉,那太兴师动众,我们已经打扰您够多。他们已经迁徙去了大城市,不会再回来,非常感谢您。”玛丽昂硬邦邦地说,如同背诵台词。她小小地吸了口气,一口气说道:“但我会留下的,永远留在这里。我已经是您的了。我会、我会很努力工作来回报您的恩情,把他们的份都还清,我会非常听话……非常听话。”

    她以一个用力的点头为结尾,像在加强语气。这段话说得磕磕巴巴颠三倒四,大概这才是她的真实水准。塔砂看了她一会儿,她昂首挺胸,看起来毫不退缩,但一对毛茸茸的耳朵向后压平在头发上,仿佛准备好被揍似的。

    “没关系。”塔砂说,伸出手虚摸她的头,“你就是我最大的收获。”

    玛丽昂贴平的耳朵竖了起来,她呆呆地看着塔砂,好像不知道该怎么做。维克多在塔砂耳中发出一声牙痛似的呻#吟,“你千万别是认真的!”他说,“她放跑了一大群肉鸡,你还管她叫最大收获?”

    塔砂就是认真的,与玛丽昂契约打开的一切让她受益匪浅,胜过无数资源。从解锁的技能当中,她甚至找到了未来的出路——鉴于这一条还不确定,姑且拿到今后再说。

    何况……

    谁说,那些人能走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