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下城生长日志 > 第12章 橡木老人的警惕
    “她刚才是不是说,再也不要吃同类的肉什么的?”塔砂不确定地问。

    “嗯?那是她的想法。”维克多在链接中回答她,“这点子倒不坏,反正那些肉也是浪费。”

    塔砂为此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再度把目光投向趴在地上咬着嘴唇眼泪汪汪的兽耳姑娘,心中充满了无奈。

    “你不会在内疚自己窥视了对方的想法吧?”维克多咋呼道,“别开玩笑了,这得怪她想得这么大声,不会对契约者保护自己的思维,这么傻怪谁?”

    玛丽昂的念头太过强烈,塔砂不需要特意去窥视,便已经听到了她的想法。塔砂心中暗暗记了一笔,心说自己今后也要注意情绪,别让其他契约者(特别是维克多这种不怀好意的家伙)听见自己在想什么。她完全不打算让玛丽昂知道自己的思维会在情绪波动强烈时泄露,这可怜的姑娘已经吓得够呛了。

    塔砂挺喜欢她,十六岁,放在塔砂的世界里还在上中学呢。玛丽昂的耳朵动来动去,大眼睛里闪动着警惕的光,狼吞虎咽间不时把目光投向塔砂,仿佛塔砂会冲过来抢她口粮似的。她吃得这么香,看着就让人高兴,塔砂觉得自己可以一晚上都看她吃东西,像个给瘦巴巴的贫困生小姑娘塞饭菜的老阿姨,或是天桥下喂野猫的饲主。两者的心情差不离。

    她跟狼人少女说了这是个误解,给这个窘迫得满面通红的姑娘送上水和面包。厨房里能生产面包、肉和一种介于蔬菜和水果之间的白瓜,塔砂不知道味道如何,但能妥善提供营养。魔法真是方便,每单位大小的食堂能在每单位时间内以魔力转化出一百个单位的食物……原谅她说得如此含混不清,塔砂实在很难凭空衡量与换算这些东西在过去所占的度量衡,倒不如直接在脑内计算规划,她身为地下城的本能对此轻车熟就,能轻松算出多少居民需要多大的厨房。

    澡堂和洗手间也是一样,在塔砂阻止史莱姆们吃掉任何客人之后,它们进驻了厕所,并开始解决排泄物。听起来有点恶心,但有字面意思上能变废为宝的员工,有什么好抱怨的?得到有机物后史莱姆甚至开始缓慢地分裂繁殖,它们经常爬过的地方会留下能在黑暗中闪光的物质,亮度和魔石差不多。塔砂寻思着可以靠这个搞定地下的照明系统。

    “……吗?”

    塔砂从地下城的其他部分里回过神来,迅速回忆了一下刚才玛丽昂在说什么。

    哦,她说要出去。

    玛丽昂眼神躲闪地说要到地面上去,侦查那些敌人现在去了哪里,不用读心塔砂都能看出她有所隐瞒。

    “我陪你去吧。”塔砂故意说。

    “不!”玛丽昂脱口而出,又连忙补充道,“没事,我一个人就可以了,我一个人目标比较小,被发现了也能快速脱身。”

    她倒是发现了幽灵的速度并不快,有点小聪明。

    塔砂停顿了一会儿,直到玛丽昂的耳朵开始不安地弹动——塔砂遗憾地决定自己哪天要是能得到实体,一定要在第一时间摸上一摸。她点了点头,说:“别死在外面了。”玛丽昂肉眼可见地松了口气,连连点头,跑了出去。

    “你就这么让她出去?”维克多说,“你该教一教小狗规矩,她现在对契约一无所知,小心她自作聪明逃跑或者通风报信。”

    “她不会的。”

    “因为你相信她?”维克多讥讽道。

    “我相信我的眼光。”塔砂说,看着狼人少女远去的背影,“其他人还在我这里呢。”

    ——————————

    玛丽昂手里还拿着个白面包,走之前幽灵让她带上的。“我又不能吃。”那个幽灵说,“还有,别死在外面了,不然我可吃了大亏。”

    最后那句话倒让它——她的关怀听起来可以理解得多,没那么可亲得吓人。玛丽昂暗暗觉得她比许多人类都要和善,只要她接下来别再问住在那里的流浪者们收取报偿。玛丽昂对此毫无把握,她的经验和智慧不足以处理这个,所以她必须出来,找能像明白的人。这会比直接质问幽灵要求释放好得多。

    她把面包塞进嘴里,面包还是热的,柔软得像玛丽昂想象中的云朵一样。洁白的面包疏松香甜,里面没有沙子和麦皮填充,仿佛全部都是面粉制成的(说“仿佛”是因为玛丽昂从没吃过那种,无从判断)。她的饥饿被唤醒再被安抚,胃感激地放松下来。

    眼前明亮起来,天空与地面再次露出了真容。

    玛丽昂深深呼吸了一口地面上的空气,空气中依然有人类的味道,但比过去淡了很多,他们可能已经离开。地上正是午后,阳光让她刚离开黑暗的双眼眨了好一会儿才能重新睁开。地面的气息清新、空旷而危险,玛丽昂谨慎地找准方向,向他们下来的位置跑去。

    她找到了他们下来的位置,一些石头和树墩上还有发黑的血迹,看来这两天没下过雨。她顺着溪流走了几步,一时间找不到当初藏橡木老人的地方。几秒后玛丽昂抽了口气,发现这是怎么回事了。

    远处的灌木间多了棵大树。

    她跑过去,拨开灌木,轻声叫道:“爷爷?”

    很长一段时间,玛丽昂没得到回应,只有风把橡树叶吹得沙沙响。橡木老人休眠时完全是棵普通的橡树,但他曾说过自己死去之后,也会化作一棵普通的大树。

    树粗糙的纹路间缓缓睁开一双眼睛,扁扁的树洞向下撇去,一个沉闷缓慢的声音在她耳中如同天籁,他说:“玛丽昂……”

    “爷爷,我们活下来了。”玛丽昂高兴地说,“我们藏了起来,艾拉说大多数人还活着。您还好吗?”

    “不坏。”橡木老人露出一个皱巴巴的笑容,“但我恐怕最近不能移动。”

    玛丽昂点点头,徒劳地左顾右盼了一会儿。是时候说艰难的话题了,不能永远瞒下去。她舔舔嘴唇,一口气说:“爷爷,是这样的,当时有很多士兵,我很难把大家都带出去,然后我刚好遇到一个幽灵,她问我要不要签订契约……事实上她说什么我听不懂,但是拿出了一张纸,我觉得她是让我签名的意思。我是说,当时有很多很多人类士兵在接近……”

    橡木老人的眉头从她提到幽灵开始便皱了起来,因为玛丽昂的语速太快,直到她说完他才来得及开口。“你签名了,在一张不知道内容的纸上,跟一个幽灵?”老人问,眉头皱成一颗树瘤。

    “我没办法,我快要死了。”玛丽昂说,为橡木老人的表情咬了咬舌头,“不是,我现在没事!我好好的!”她原地跳了两下,努力露出个大大的笑容,“幽灵治好了我!她按照我要求的那样打开了地面,把活下来的人都藏了进去,治疗了我,还给大家吃的,我觉得她是个好幽灵。艾拉也这么觉得。”

    最后这句话毫无说服力,艾拉把所有人都当好人。玛丽昂心中有一大堆疑问和不安,但面对着橡木老人又忍不住要说好话,不想让老者担心,好像这样说就会真的没事了一样。

    “把你们藏在了地下?”橡木老人的眼睛睁得老大,语速顿时快得像个正常人。

    “嗯,因为当时没别的地方好藏?”玛丽昂不确定地说,“地下有一个很大的空间,迷宫一样的通道,还有很多房间,足够把我们都放进去。我看到她让一种很大的雕像老鼠挖土,它们挖土起来很厉害。”

    “地下城!”橡木老人说。

    玛丽昂想说那大概不算个城市,大部分地方都很简陋,但橡木老人的语调和表情让她停下了解释。橡木爷爷从未露出这样严峻的表情,玛丽昂心中咯噔一声,隐隐觉得自己闯了祸。

    橡树长长地叹了口气,树叶哗哗摇动,树干上的脸看上去更衰老了一点。“玛丽昂,”他严肃地说,“别让那个幽灵知道,在其他人和她签订契约之前,把所有人赶快带出来。”

    “好的。”玛丽昂回答,按理说她该为有明确计划松口气,但一大堆问题在她脑中缠绕。橡木爷爷看上去很清楚那奇怪的幽灵是怎么回事,幽灵也是很古老的东西吗?她看起来不太坏,提供的食物看起来也很好,让玛丽昂在不敢相信的同时忍不住暗暗想要抱有不实期望。这种心情显然软弱又愚蠢,但玛丽昂还是忍不住问:“为什么?”

    橡木老人看着她,像在谴责她把时间浪费在问东问西上。玛丽昂很快给自己找到了借口,说:“现在的人类的军队还没远去,贸然离开会很危险……”

    “没有任何事比留在地下城危险,对任何一个地上的生灵来说。”橡木老人打断了她,“那是深渊的前哨,吞噬生灵的巨口,是所有地上生物的大敌!”

    “比人类还坏吗?”玛丽昂不太服气地说。

    “比人类还坏。”橡木老人摇了摇头,一根根枝桠齐齐震颤,“我们曾与人类并肩作战数百年,曾牺牲了近半的族人,遗失了四分之一的陆地,只为将深渊的造物从地面上赶出去。它们会毁灭地上一切美好之物,摧毁生灵之体,吞噬亡者之魂。”

    “可是,我都没听说过深渊……”玛丽昂似懂非懂道,“如果是这样,为什么人类现在不再和深渊作战了呢?”

    “因为我们成功了。”橡木老人苦涩地说,“深渊与天界,都已经不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