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下城生长日志 > 第11章 与契约者的初次交谈
    玛丽昂从昏睡中醒来,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叫。

    记忆停留在意识断线的那一秒,拿着武器的人类军队在不远处搜寻,流浪者营地的幸存者在塌陷的地洞中惊惶不安。那时玛丽昂身上有好几个哗哗流血的窟窿,让她的脑袋昏沉一片——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无数个惊慌的念头在脑中扑腾,像一群被惊起的蝙蝠。大家怎么样了?那些人走了吗?我在哪里?我还活着?那个幽灵?天啊橡木爷爷还被留在了外面!

    玛丽昂猛地爬起来,意识到自己身上没有一个伤口。她开始以为自己在做梦,从什么时候开始是梦境?玛丽昂希望流浪者营地从未被付之一炬,但眼前昏暗的洞窟怎么看都不在荒野上。她的项链还在脖子上,两把短刀都放在床头的桌子上,那让她冷静了许多。

    玛丽昂收起她的短刀,警惕地摸出去。有个人正背对着她打盹,要是这家伙是守卫,这儿的防卫也太松散了。她绕过去,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对方正靠在石桌上呼呼大睡,口水都流到了胳膊上。

    “艾拉?”玛丽昂轻轻推了推她,小声呼唤道。

    她推了好几下才叫醒了艾拉,小个子女人睡眼惺忪地看着她,睡意一扫而空。“玛丽昂!”她欢呼雀跃地说,“你总算醒了!快,我带你去吃点东西!”

    艾拉的欢呼声特别大,玛丽昂险些想去捂她的嘴巴。流浪者营地中和玛丽昂关系最好的就是艾拉他们,这些有着同一个姓氏的小个子据说是营地最早的住民,都有着矮小的个头和温暖的心。玛丽昂猜测就是因为他们,后来的营地才会变成那个容纳各种流浪者的和平住所,要知道到处流浪的弃民大部分都不太好相处。

    但这些小个子们也相当缺乏危机感,要不是橡木老人和玛丽昂拼命阻止,离开流浪者营地时他们大概会把全部家当都背上。在小溪源头汇合是个冒险的主意,没确认甩掉追兵前最好别这么干,可他们早早就聚在那里了。玛丽昂在远处听见他们的惨叫时,心脏都差点停跳。

    “没事,已经过去两天了。”艾拉说,“我们已经安顿了下来,那个幽灵给我们提供了房间和吃的,真是个好人!就是这里有点暗,没多少人带了蜡烛,昨天我们去附近捡了一点发光的苔藓,现在可以凑合着用……”

    房间的角落里亮着微光,来自发光的苔藓和菌类。玛丽昂匆匆扫过房间,很快将这点不重要的细节置之脑后。两天!被这么一提醒,她才觉得自己的胃开始咕咕抗议,但现在完全不是吃饭的时候。玛丽昂能感觉到那个契约的存在,上面闪动着她认不得的文字或图案。那个幽灵给他们提供房间和食物?它想干什么?玛丽昂心中的警铃嗡嗡直响,耳朵上的毛都炸开了。

    “那个幽灵在哪儿?”她拉住艾拉的胳膊,“我有事找它。”

    “你应该先去吃点东西!”艾拉不赞同地插着腰。

    “我有很要紧的事情要说!”玛丽昂焦急地说。

    她用上了最有说服力的表情,总算让艾拉给她指了路。玛丽昂脚步飞快地在昏暗的地道中穿行,路上遇到了不少人,都是艾玛那边的人,一个个缺乏危机感地跟她打招呼,都快把她急死了。但话说回来,恐怕除了这些一切往好处想的人们,其他弃民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玛丽昂穿过长长的、迷宫一样的通道,问过几次路,最终还是迷失了方向。这里已经没有夜光苔藓了,她挫败地左顾右盼,想凭找出这些坑道的不同点,结果什么都没看出来。玛丽昂的夜视能力能在没有月亮的夜晚找到林中回家的路,可无光的地下又是另一回事。要不是地道中偶尔有些发光的石块,她就要变成睁眼瞎了。

    阴影中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那动静不像人。

    她在投出短刀后看清了对方的轮廓,那是只大得吓人的老鼠。短刀被它的身体弹开,刀刃没带出一滴鲜血,只刮下一些粉末。到了这个距离,玛丽昂才发现那只老鼠不像活的生物,它看上去像一座活动的雕像。

    雕像老鼠用后爪挠了挠背上被击中的地方,仿佛被蹭得很痒。它对玛丽昂咔咔地叫了几声,转头向黑暗中跑去。

    玛丽昂犹豫片刻,追了上去。

    他们穿过长长的通道,玛丽昂不知道自己转了几个弯,只能紧紧跟着前方的黑影。又一个弯道之后,前方霍然开朗,黑漆漆的地下又有了光。在一个广阔的洞窟当中,飘着足不沾地的幽灵。

    玛丽昂紧张地咽了口唾沫。

    这就是那个与她签订了契约的幽灵,鬼魂,恶魔。契约已经完成,玛丽昂却不清楚自己到底失去了什么,她不太敢想。如果她已经是幽灵的奴隶,她还有什么资本警告对方别对其他人打主意呢?玛丽昂想起曾经见到过的奴隶,他们没有名字也没有未来,匍匐在主人面前,蜷缩在铁链当中。现在玛丽昂也没有名字了,这想法让她打了个冷战,缓慢地反应过来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你看起来不太好。”一个轻柔的声音说。

    这是个成年女人的声音,鉴于在场的只有玛丽昂和那个幽灵,说话者是谁十分明显。它听起来……意外普通,既不是传说中鬼怪的喑哑嘶吼,也不是之前听过的怪异风声,就只是个有点沙哑的女音,听起来漫不经心。

    “我很好!”她愣了一小会,匆忙回答道。“谢谢!”玛丽昂仓促地补上了一句,意识到自己的伤多半是对方治好的,幽灵果然有不可思议的力量,“谢谢你救了我们。”

    “分内之事,既然我们约好了。”幽灵低笑道,令玛丽昂想到那个契约,心向下一沉。

    对自己命运的猜想让她短暂地走了个神,等反应过来,幽灵已经飘到了她面前,骨白的光芒照亮了她的脸。玛丽昂控制住自己拿刀的手,不确定自己应该直视那张没有五官的面孔,还是恭敬地对它低下头。

    “你饿了。”幽灵说,“你应该吃点东西。”

    它的声音轻柔而冷淡,平静得听不出什么态度。玛丽昂下意识想反驳,但她的肚子叫得非常大声,让她都有点脸红。“我会给你带一些食物。”幽灵不容置疑地说,而后那只带玛丽昂过来的巨鼠便跑了出去。

    场面又沉默下来,被这样一打岔,玛丽昂都不知该如何开口了。她的手脚比嘴皮子灵活许多,没人期待过让她当交涉者,尤其在面对这样一个能决定他们命运的重要人物的时候。她正鼓足勇气想说话,对方又抢了先。

    “你有个特别的名字。”幽灵说,“看上去像一幅画。”

    “狼神后裔的名字都是图腾,出生前父母选择一个名字,大长老在每个人出生时为我们占卜出它的形体。”玛丽昂解释道。她犹豫了一下,说:“我喜欢我的名字。”

    “它的确不错。”幽灵说。

    “我可以留着它吗?”玛丽昂飞快地说,“我的意思是,您可以继续用这个称呼我。如果您愿意的话。”

    训奴队的人会为这种胆大妄为打烂她的嘴巴,如果他们能听到的话。但玛丽昂喜欢她的名字,那是除了项链之外,父母和族人唯一留给她的东西。“你已经把你的名字卖给了恶魔!”婆婆在她脑中严厉地谴责,“把你父母选择的名字、把祖灵与狼神庇佑的名字给了恶魔!你将再也得不到庇佑!”她只好不停地默默道歉,望向得到她名字的幽灵,怀着稀薄的期望。

    至少她争取过了。

    幽灵没有立刻回答玛丽昂,那几秒沉默让她捏紧的手心全都是汗。过了漫长的几秒钟,幽灵说:“可以。”

    玛丽昂松了一口气,几乎站不住,她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紧绷得有多厉害。伤口已经离去,但她的身上还残留着大战一场的虚弱,而且她还很饿。接着玛丽昂闻到一股特别特别香的味道,她的口水大量分泌,目光下意识像烤肉的香味找去,只见大老鼠已经回到了房间里,背上背着个托盘。

    幽灵伸手摸了摸大老鼠的脑袋,示意玛丽昂拿走盘子。

    她说了谢谢,然后控制不住地狼吞虎咽。盘子里装着很香的肉,烤得外焦里嫩,均匀地撒了去腥的香料和盐。玛丽昂尝不出这是什么肉,它吃起来肥瘦适度,美味得让人想把舌头都吃下去,肯定不是这一带滋味酸苦的山鼠。她直接用上手和牙齿,就这么吃了一大盘,幽灵站在旁边看着她吃,仿佛觉得这很有趣。

    不过也可能没在看她,玛丽昂还是无法判断幽灵的目光投向哪里,对方没有脸啊。说不定她在走神,说不定她在看玛丽昂身后,说不定她的目光能看到全场,正在看后脑勺对准的地方。这样想着,玛丽昂下意识往幽灵身后看了看,这个房间很大,光源很少,她看不清那里有什么。

    “五十一具尸体。”幽灵突然说。

    玛丽昂停了下来,觉得口中的食物变得索然无味。

    “他们的人和你们的人,一共死了五十一个。”幽灵说,“剩下的人崇尚火葬,我告诉他们我烧掉了尸体,可那不是真的。”

    玛丽昂木然地点了点头。

    “我没有把他们分开,无论敌人还是你们的人,抱歉,现在资源非常稀缺。”幽灵继续用那种随意平和的声音说,“我得利用这些尸体,来帮助活下来的人。”

    肉块在玛丽昂食道里燃烧,她的手抖得厉害,但至少好好把盘子放下了。刚被填充的胃一瞬间像是浸满了酸液,玛丽昂控制不住地弓身呕吐起来。

    “你不该吃这么快。”幽灵说,听起来居然还像是关心,“啊,你太久不吃东西,或许不该吃肉。”

    她没把它们都吐完,尽管她很想。她想把自己的胃掏出来剖开然后一把火烧尽,对死者说无数个抱歉。玛丽昂的眼眶发热浑身颤抖想要扑过去把那个幽灵撕成碎片,她知道自己反应过激了,他们要活下来啊,可是,可是……

    那些人类会把病死的异种带走,然后当天其他奴隶会吃到稀薄的肉汤,玛丽昂从来不知道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开始母亲不喝肉汤,也不让她吃,直到她在饥饿中昏迷——那些该死的看守只给他们一点点食物,对一个长身体的小姑娘而言那太少了。于是母亲不再倒掉她们的汤,她把汤都喂给玛丽昂,一声不吭,面容悲苦。

    在碗底吃到母亲牙齿的那天,玛丽昂明白了一切。

    她那时候那么饿,吃得那么高兴。她现在也这样饿,在数分钟之前还在大快朵颐。她毫无长进,贪婪无知,无助,无能为力。狼神啊!

    “你在想什么?”

    幽灵蹲了下来,如果玛丽昂没在过去的阴影中崩溃,她本该为这个人性化的动作吃惊。她隔着泪水向前方看,瞧见一层银白色的雾。

    “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幽灵说,它的语调和刚才不太一样,听上去有点无奈,“不是你想的那样,玛丽昂。你觉得五十具尸体能够你们吃两天吗?这是魔法食物,还有面包和水果,我只是以为你会想吃肉——考虑到你的种族。”

    幽灵的手穿过了她的面颊,有点凉。玛丽昂发烫的大脑在这碰触下冷静下来,迟钝地意识到自己误解了什么。“呃?”她张了张嘴,只发出个愚蠢的声音。

    “是我的错,不该在你吃饭时说这个。”幽灵说,“我只是以为你看见了它们。”

    它向后飘去,附近的空间被它点亮。那里有排列整齐的土堆,如果仔细数一数,刚好有五十一个。

    玛丽昂飞快地眨动着眼睛,脑袋里轰地一声,觉得脸皮都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