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下城生长日志 > 第9章 玛丽昂的决意
    魔池就是石池,蓝矿石即是魔石,地下城的能量是魔力。像“精”的小知识一样,有了维克多,塔砂知道了许多事物在此处的通用名称。

    “还有呢?”塔砂问。

    “什么还有呢?”维克多糊涂地说,或者假装糊涂地说。

    “除了杀了她以外的方法。”塔砂说,“我要她活着。”

    “啊,你又看她可爱?”维克多挖苦道,“我真希望能把魅魔一族介绍给你,他们肯定能在第一个照面骗走你的灵魂,你还给得心甘情愿。行吧,那就吃了那只老树精,他们既然待在一块儿,多半能用同一种语言。”

    “也不行。”

    “什么?难道你觉得这玩意也‘可爱’?!”维克多叫起来。

    “干卿底事。”塔砂礼貌地说,“快说。”

    “签订契约。”维克多说。他听起来格外不情不愿,蹦出这几个字便不再开口了。

    的确,既然与地下城之书签订契约能习得恶魔语,一旦和眼前的兽人妹子签约,与她交流必然不在话下。但要怎么让她签约?塔砂可以弄出一套没有陷阱、简单方便的契约,她可以提供最优条件,然而语言不通,文字更不通。

    话都没法谈,怎么卖安利?

    兽耳少女瞪着空中的塔砂,守在昏迷的老人跟前,紧张得耳朵上的毛发都竖了起来。塔砂想展现自己的善意,可她不仅说不出话(亡灵的语言在生者耳中好似一阵渗人的风),而且没有脸,连笑一个都不行。她问维克多他们是否能治疗少女或老人,维克多说不能,于是塔砂黔驴技穷。

    兽耳少女已经把老人背了起来,一副要跑路的样子。

    如果把契约书拿出来,她是否能明白意思呢?塔砂死马当活马医,在空气中凝结出了一纸契约。与维克多签约的好处除了恶魔语之外,还有这种随时随地能拿出契约书和签字笔的能力。只是一个念头,一缕魔力便从她躯体中抽取,变成了半空中闪闪发光纸与笔。

    不像地下城之书那一看就属于深渊的邪恶(“这是必要的气势!”维克多声称)出场,塔砂的契约书看起来无害得多,她一直觉得傻瓜才会把邪恶写在脸上。半透明的纸张上闪烁着圣洁的银粉,金色的文字打着优美的卷儿,羽毛笔华丽得像艺术品。如果它没有出现在荒郊野外,没被一只无脸的幽灵拿出来,这东西大概能让人想到精灵或天使吧。

    塔砂怀着十万分之一的期望把契约书递给兽耳少女,希望她手一抖就签下了。

    可疑不要紧,没准人家刚刚撞坏了脑子呢?

    兽耳少女的反应是转身就跑,跑得比兔子还快。

    塔砂叹了口气,明白自己不能指望小概率奇迹。凝结契约书所需的魔力不少,让它消散有些浪费,她索性用幽灵身躯的一部分圈住了纸笔,让它漂浮在自己身边。做完这个,塔砂无视耳边地下城之书的嘲笑,飞身跟上了少女。

    她跑得相当快,考虑到她伤痕累累还背着个一看就很重的老爷爷,塔砂对异界种族的强韧产生了深刻的印象。如果兽耳少女继续狂奔下去,为了不弄散身体,塔砂也只好无奈地放弃,但就在她追丢之前,少女慢了下来。

    塔砂远远望见那对狗耳朵竖了起来,少女突然跑向树丛,把背上的老人放进灌木丛中。兽耳的姑娘飞快地刨起周围的泥土和树叶,将他埋掩埋在其中。她动作又快伪装得又好,塔砂都怀疑那位老人家是不是被活埋进了地下——维克多说那是个树精,所以被活埋没关系吧?

    塔砂看了一眼藏着老人的土堆,继续跟上兽耳少女。少女跑得比刚才还快,全神贯注,似乎没注意到身后跟着的幽灵。没过多久,连塔砂也能听到前方的嘈杂声了。

    前方有一个战场。

    一个规模很小的战场,交战的双方一边是一群衣着破烂、敦实矮小的平民,一边是一小队装备精良的士兵。无论从斗志还是装备上来看,两者的差距都一目了然,要不是士兵比平民少上很多,这场战斗大概已经结束多时。

    这是一场屠杀。

    平民们哭喊着私下奔逃,士兵们则不太移动,他们只是排成一排,将nu箭搭上十字nu,扣下扳机。成排的nu箭发射出去,扇形范围内的逃窜者齐齐倒下,背上插着箭矢。大量鲜血流进小溪中,这么多,连溪中的鹅卵石都被染红。

    责备这些数量众多的平民不勇敢反抗,就像责备羊群不用犄角面对豺狼。

    然后,牧羊犬冲了进去。

    兽耳少女没有咆哮,她没发出一点声音,第一个察觉她的士兵只听见了急促的水声——来自自己的脖子。血液喷出半人高,士兵砰地栽倒在地,而那些被影响视野的军人们没来得及擦掉眼睛里的鲜血。少女就这样冲进了成群的士兵当中,双手各握着一柄短刀。她像一颗炮弹,撕开了围猎平民的战线。

    她愤怒的绿眼睛在黑夜里发光。

    士兵们拔刀,他们整队,给十字nu上弦。血花在战场各处开放,终于不再只来自其中一边。短刀抹过一个个喉咙,直到那些狩猎者发现自己也能被狩猎,直到惊恐爬进这些杀人者眼底。

    兽耳的少女并非刀枪不入,这个士兵的濒死一击能给她一道伤口,那个射手的精确瞄准能让nu箭穿透她的身躯。她已经受了伤,伤痕每时每刻都在增加,可她还在战斗,雪亮的刀锋一刻不停,脖子上的狼牙项链随着她的脚步跃动。

    她是个复仇的女武神,她是头发疯的母狮子,没人知道这个身量还未长成的少女怎么能带着肩膀上的箭继续作战。她斩掉了碍事的箭杆,但带血槽的箭头一定在她血肉中扎得很深,每一次挥动短刀想必都能带来剧痛。那又如何呢?她眼中只有敌人,敌人的兵刃沾着死难者的血,那些没射出的箭还能落在更多活人头上,于是她征战不休。

    塔砂以为这种画面会让她恶心,在穿越之前,她是个和平时代的普通人,连杀鸡的场面都没看到过。但不知怎么的,是因为穿越成建筑物后失去了相应的器官、激素吗?她绝非麻木不仁,然而也没被杀人现场吓得想吐。

    她的目光长久地停留在兽耳少女身上,在场的任何一个人,只要没吓得抱头鼠窜,一定都会凝视这位女战士。

    塔砂总觉得有种既视感,她觉得哪里好像看到过这样的场面,真奇怪,她怎么可能看见过?

    在少女摇晃着将仅剩的短刀(另一把短刀随着她左肩伤势的加重滑落了)插#入一个士兵的胸口,然后脚步不稳地竭力跳起来的时候,塔砂想了起来。

    是在图书馆天花板上,在看到那些魔石能闪耀千年的魔力在一瞬间爆发的时候。这少女像在燃烧,她战斗得好似一颗燃烧的星辰。

    这一幕……非常美丽。

    这念头让塔砂在心中嘶了一声,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可要是再看一眼,她还是会得出相同的结论。与血腥猎奇的怪癖无关,与情#欲更加毫无关系,这场战斗与其中蕴含着的东西极其迷人,震撼人心。

    最终,少女倒了下来,士兵也只剩下了一个。他已经吓破了胆子,慌不择路地向远方跑去。有人绊倒了他,他爬起来,被绊倒了第二次。四散逃跑的平民不知何时已经围拢过来,他们手无寸铁,但开始有人捡起石头。

    最后的士兵没能跑掉。

    兽耳少女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她的耳朵耷拉着,头发和裙子都被染成了红色。开始有人搜寻伤者,有人前去给她包扎伤口。气氛似乎就要缓和过来,劫后余生的喜悦在人群中散开。突然,一支箭骤然射向天空,在夜幕中炸出一朵刺眼的烟花。

    死尸堆里放出信号的士兵咽下最后一口气,他的嘴上挂着冷笑。

    现场死一样安静,有谁抽泣了一声,又捂住了嘴。

    “有一支大部队要来了。”维克多唯恐天下不乱地说,“嗯,多少人来着?反正不是这群残兵败将能对付的。”

    事实上不用他提醒,那只队伍已经很近。远方传来猎犬的声音,传来军队的脚步声,人人脸上都浮现了绝望。

    “小狗还有一口气呢,要动手赶快,死了就只能当废料。”维克多催促道。

    地下城很大,通道很多,就在他们正下方,地精已经做好了准备。塔砂沉下身体,靠近了兽耳少女。她让幽灵的身躯变得和空气一样透明,以免在人群中招来不必要的麻烦,但当她靠近之时,那双绿眼睛刷地睁开,看向了她。

    “隐形对濒死之人没用。”维克多说。

    抱歉,塔砂在心中默念。她的确对这位勇敢的少女怀有几分敬意,但既然无法救她,塔砂也不排斥利用她的将死之躯。目前地下城的力量根本无法对上一支大部队,同情是一回事,现实是另一回事,塔砂并不是个理想主义者。

    在这个时候,兽耳少女抬起了手。

    ——————————

    玛丽昂快死了。

    她抖得很厉害,可能因为冷(她失去了太多血),也可能因为害怕。玛丽昂曾以为她会无畏地迎接死亡,像她父亲一样,战死是一种荣耀。但现在她发现自己害怕得要命,怕得无法闭上眼睛。

    玛丽昂突然想,她的父亲死去的时候,真的没有害怕吗?

    她闻到火油、烟尘、猎犬和军队的气息,军队正向这里赶来,带着火把与屠刀。这就像她七岁夜晚的翻版,她将要看到家人们被屠杀,而自己无能为力。妈妈在那个晚上捂住她的眼睛,可玛丽昂看到了,她在手指的缝隙里从头看到尾,一直没有闭上眼睛——她始终觉得这最正确的决定,在能见到父亲,见到同族们的最后一晚,她看到了最后一秒。

    可是玛丽昂害怕。

    她害怕无情的兵刃,害怕那些人类看害虫的眼睛,两者相辅相成,带来无情的死亡。他们说异种生来就该死,异种根本不该出生,为什么呢?我们做错了什么?小时候她曾问过,后来她不再问。人类与他们生来就该是敌人,胜利者杀死战败者,理所应当,深入骨髓,一如玛丽昂对所有人类的仇恨。她很清楚一旦自己无法挡在家人面前,那些人会对他们做什么。

    他们会杀光所有被判为异种的存在,一些外形讨他们喜欢的无害品种可以幸存,在黑市中流通,成为见不得光的宠物。他们再也见不到故乡,再也见不到森林,阴冷的牢笼会是他们的归宿。而玛丽昂会看到这个,她会死前看到她想保护的大家如何死去,如何走向生不如死,她只能看着。

    玛丽昂不想要荣耀之死,她想活下来,成为高高的城墙,成为坚固的盾牌,成为烧向敌人的烈火。玛丽昂不能死,她要让大家活下来,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玛丽昂曾经听说过那些故事,关于恶灵,鬼魂,恶魔。贪婪者被一纸契约骗走名字,满足了愿望,最终却会失去所有,无一例外。在真正的恐怖闯入她的生活前,那是最可怕的故事,年幼的她曾在篝火边捂着嘴巴,听族中年纪最大的婆婆讲那些失去一切的人。

    “不要让恶魔夺走你的名字,你不会想知道那之后会发生什么!”婆婆总在最后严肃地说。

    “我才不会这么干呢!”而玛丽昂保证,“想要不劳而获的笨蛋才会和恶魔做交易,我可是个聪明勤劳又勇敢的姑娘!”

    无面的幽魂凝视着她。

    我已经没什么好失去的了,玛丽昂想。绝望的希望在她心中燃烧,她不知从哪里挤出了力气,挣扎着坐了起来。她挣脱吃惊的人们,把手伸向虚空,抓住那只闪亮的羽毛笔。

    “把大家藏起来!”玛丽昂高喊道,重重签下了自己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