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下城生长日志 > 第7章 成功的契约
    事实证明,在涉及生命安全时,地下城之书能变得相当言简意赅,外加能屈能伸。

    他们最终达成了共识,塔砂帮助地下城之书找到深渊出现的问题,除非后者背约,不然不能摧毁它,也不能对它造成无法恢复的损伤;地下城之书则必须告诉塔砂这个世界的常识,对她的问题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得撒谎,不能做出任何有损塔砂利益的事情。他们签订的契约有一百年的效力,一百年后塔砂得放它自由。

    现在塔砂能用一个名字来称呼地下城之书了,契约需要真名。书有一个非常冗长、人类舌头难以发音的名字,塔砂决定取这个名字开头相似的音节,叫它维克多。

    或者“他”,这本书中的住客是个雄性恶魔,在四百多年前深渊与天界的战争中运气不好,只剩下残魂附在书中。

    契约并非平等协议,而是一份主从契约,塔砂是主人。她觉得自己已经相当好心,这本书开始可想哄骗她签订奴隶契约呢。得到地下城之书的拥有权之后,塔砂自然而然学会了深渊语——就是书页上像花纹的东西。它们狡诈地在之前那份契约边上写下了附加条款,签下名字的灵魂将与地下城之书融合,以这种方式获得地下城的权柄。所谓得到力量云云果然是文字陷阱。

    主从契约则更像雇佣制,尽管也存在主人死了仆人也活不了的问题,但总比一念之间能摧毁附属方灵魂的奴隶契约好,是吧。

    顺带一提,他们此前用来交流的那种语言是亡灵语,一种所有死亡生物的通用语言。塔砂觉得这种学习新语言的快捷方式真是方便极了。

    塔砂一回到大厅,等待多时的阿黄立刻小跑过来迎接她。此前她让量产矿工们下去参战,命令阿黄留在上面,不想让下面的可能出现的危机弄死这只与众不同的小宠物。它看上去等得急坏了,绕着塔砂团团转,好奇地观察着她身后被其他矿工搬上来的书本。

    “一只地精?”维克多震惊地说,“你把核心之力分给了一只地精?!”

    他念“地精”的腔调像一个洁癖在谈阴沟里的鼻涕虫,说起来此前他也把鼹鼠叫成地精来着。塔砂看了几眼阿黄,依然觉得它看起来挺可爱。

    “地精是什么?”她问。

    “最低级的土元素傀儡,构建地下城的最基础单位,只能打得过哥布林!”维克多说,“核心就是地下城的生命,核心之力不可再生,不可回收!”

    “哦。”塔砂说,依然不太有概念,“什么是哥布林?”

    “……非常弱小的类人魔物,成群结队劫掠的胆小害虫,一个人类农民就能打死一只。”维克多叹了口气,“这么说吧,一般地下城之主最多只会把核心之力分给一位最看重的副手,充当地下城的副君或管家。它能让一只吸血鬼子爵直接跨级成伯爵,能让低级法师得到高级法师的知识,能让一条青年龙与成年龙对轰!”

    “那能让地精变成什么?”

    “变成聪明一点的地精。”维克多没好气地说,“最强壮的蚂蚁也是蚂蚁,谁会把本源之力给这种东西?你的本能就这么教你?”

    “我觉得它挺可爱的。”塔砂一本正经地说。

    “深渊啊!”书页沙沙地叹气,“什么样的地下城会生出这种傻瓜?”

    这样看来,“巢母”大概是地下城自主诞生的空白意识,塔砂推测。这本书擅自给她找了个起源,她也乐得让对方误会,隐藏自己穿越的最大秘密。

    “我,和一个与我签订主仆契约的恶魔,哪个是傻瓜?”她回敬道。

    “那是个失误,我不知道你是巢母!”维克多争辩,“我受创严重才不能探测出幽灵和地下城产物的波动——即使如此,我也能感觉到方圆数百里中经过的魔物!在我全盛时期,我的声音就能让海妖俯首,一个句子就能窃取一个王国。我是银舌头的收藏者,一万个秘密从愚者心中流到我的箱子当中;我是谎言之蛇……”

    “好好好,现在我知道那些虚假广告词来自哪里了。”塔砂嘀咕,“咱们能谈点实在的东西了没有?”

    穿越后一个月,塔砂终于明白自己来到了什么地方。

    这是片不科学的大陆,除了居住着各种生物的主物质位面(也就是俗话说的“人间”)外还有天界与深渊。天界住着诸神,深渊住着恶魔,两者互为死敌,他们来到这片称为埃瑞安的大陆上,发展各自的信徒,向对方宣战。

    “你们干嘛不直接打?”塔砂插嘴道,“关人间什么事?”

    “天界和深渊互斥,两个位面在这个世界的两极点,主物质位面是联通两者的中转站。”维克多说,“人间太过脆弱,大恶魔和神明来不及穿过它就会被排斥回原来的世界。不过,眷族和信徒就另当别论了。”

    魔物通过地下城爬上大地,天使在神殿里降临,大恶魔和主神留在各自的家乡隔空对弈。不断有受神或恶魔眷顾的种族出现,也不断有族群在战争中灭绝,埃瑞安无比辉煌瑰丽,也无比残酷。

    “在我陷入沉睡之前,地面上的种族正在发疯。”维克多悻悻地说,“德鲁伊说服了一些龙,中立的森精灵因为愚蠢的原因参战,矮人不知怎么的从内战中停下来,谁能想到兽人能和其他种族联合?几支人鱼长了点脑子;西边那群深渊信徒和北边的女巫暗通曲款,他们的领头人欺骗了我们,让他们不用向深渊献祭也能使用魔法……总之,因为这些意外同时发生,在这个地下城被攻击前,局势不太乐观。”

    “你们兵败如山倒。”塔砂直白地说。

    “上头的局势也不见得好。”维克多幸灾乐祸道,“我遇袭休眠之前,已经有一部分渎神者找到了通过意志而非祈祷使用神术的方法。你该知道人类有多喜欢趋利避害、背信弃义吧?想想看,要是不用奉献身心也能得到神一样的力量,谁还会给天上的家伙当奴隶?”

    “奴隶?”

    “生前付出一切,看诸神心情得到施舍;死后灵魂也归他们所有,这和奴隶有什么不同?”维克多哼了一声,“我们做交易的时候至少会说明白交易和内容呢。”

    鉴于这家伙此前还想骗人付出灵魂,塔砂对他评价神族的说辞保留怀疑态度。

    “可你现在感觉不到深渊。”塔砂说,“是不是天界胜利后把深渊通向人间的道路堵上了?”

    “堵上?你以为通道是什么?”维克多嗤之以鼻,“我们不是第一次胜利,也不是第一次失败,无论哪一方是胜利者,总有另一边的棋子能偷偷在地上行走。风水轮流转,最后总会再度开战,哪怕我们和他们都按兵不动,主物质位面的种族自己还会掀起战争呢。埃瑞安的魅力就在于混乱,等你来到地上,你准会看见另一个精彩的战场。”

    “真糟糕。”塔砂说,脑中出现一片伤痕累累的废土。

    “只在你是弱者的时候。”维克多说,“但你是个地下城啊,亲爱的主人,你还有我!”

    书页戏剧化的翘了翘两边书角,像行了个礼。

    “我有足够的知识和经验,还被契约绑在您的手心,除了老维克多,您在这个未知的可怕世界还能相信谁呢?我对您而言可以像猎犬一样忠诚,绵羊一样无害!只要您分我一点核心之力……”

    “不要。”塔砂说。

    “为什么?”维克多卡住了。

    “我已经分出一部分了。”塔砂复述它刚才的说法,“核心之力可是不可再生的啊。”

    “但您甚至分给了一只地精!”维克多把书页拍得哗哗直响,“一只地精!而我是个上千岁的大恶魔!”

    是啊,塔砂想,傻子才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一个超可疑的恶魔呢。

    于是她说:“因为阿黄比较可爱。”

    书啪地一声合上了。

    “别闹脾气。”塔砂叩了叩封面的硬皮,“继续说地下城的事。”

    “问地精去。”维克多闷声闷气地说。

    塔砂不理他,继续问:“你之前告诉我,地下城就像深渊的前哨,那么士兵从何而来?”

    “大部分来自深渊。”书不情愿地打开了。

    他们的契约虽然没让维克多服从塔砂的全部命令,但要求他回答一切问题。至于书对塔砂的看法?他又不能撂挑子不干,塔砂也没打算和这家伙亲亲热热交朋友,细节不必在意。

    “地下城本该联通深渊。”维克多说,“地下城之心,也就是那块红色石头,本身就来自深渊底层,受深渊意志眷顾。每个地下城启动时,地下城主能感觉到地下城范围内主物质位面与深渊的连接点,充分献祭后,就能打开两者之间的传送门,深渊种族能源源不断地来到地下城中——深渊非常大,越低级的魔物越多如蚂蚁。”

    “我没感觉到连接点。”塔砂说。

    “这就是问题所在……等等,你还没有激活火焰符文?激活它!符文召唤的小恶魔来自深渊,没准那能直接开启通往深渊的通道。”

    维克多的声音雀跃起来,塔砂却再次摇了摇头。

    “你必须帮助我找到深渊出现的问题,契约里说好的!”维克多不满地说。

    “对,在一百年以内。”塔砂回答,“我不会在能自保前贸然去你危险的老家,还有别的办法吗?”

    “那就只能去地面上抓了。”书说,“捕获一定量的生物,解构它们,你就能复制出一支军队。唔?你可真是非常幸运。”

    “怎么了?”

    “我感觉到了地面上的魔力波动,非常非常微弱,刚好是你能打过的程度。”书黄色的眼睛看着天顶,“走吧,带上你的老鼠,让我们看看能不能抓上几只哥布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