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下城生长日志 > 第6章 失败的交易
    书页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文字,清晰地许诺了契约者能拥有的力量、权力、财富、知识,与那本所说得一模一样。书页间点缀着让人目眩的美丽花纹,看久了仿佛在缓缓爬行。右下角的空白呼唤着塔砂填上缺口,用自己的名字补完最后的瑕疵,成就完满无缺。塔砂下意识握紧笔,好像不这么做,它就会自己飞向那片空白。

    “我要付出什么?”塔砂问。

    “我们在谈论你可以得到什么。”地下城之书极具诱惑力地说。

    “那现在谈谈付出吧。”塔砂说,“我不相信免费的晚餐。”

    “没有任何代价——如果我这么说,那一定是在撒谎。”书说,“但一个无关紧要的代价,与‘没有代价’有什么差别?比方说,北地女巫需要一头龙的呼吸入药,可对于龙来说,一口吐气微不足道;女巫剪下的指甲能治疗一种掉鳞片的龙病,治愈这种能要幼龙性命的病症对她们而言只是举手之劳。你可以把我想象成一名商人,负责在无法直接沟通的客户之间充当中间人。我向你索要的只是一点点报酬。”

    书页卷起一个角,优雅地比划出“一点点”的手势,塔砂头一次知道一本书能有这么丰富的肢体语言。

    “给我你的名字,那就是代价。”书这样说,“你将拥有地下城,而地下城将拥有一个主人,等价交换。没有主人的地下城只是一座废墟,看看周围!谁忍心让一座宝库在时光蹉跎中化为灰烬?”

    塔砂沉吟着,没有马上回答。

    “想想吧,一座地下城!”书鼓励道,“它能带来源源不断的财富,而你会成为一个城市乃至一个国家的主人,你的力量让这个世界颤抖。我,地下城之书,也会从此与你共享知识……”

    “我想,”塔砂说,“不用了,谢谢。”

    书页静止了足足一秒。

    “什么?”脑中的声音错愕地问,“抱歉?”

    “我说不用了。”塔砂回答,“我还挺喜欢自己的名字,不想把它给你。”

    “不不不你恐怕没理解我的意思。”书说,“你当然可以继续用你的名字,为什么不呢?但是你需要签下它,就在这儿,瞧见没有?你签下它,得到一个地下城,一个地下王国,一个知识的源泉!难道你不想知道自己是谁?难道你不想知道自己的过去,不想解开困扰你的谜题?”

    “其实无所谓啦。”塔砂说,“我觉得现在也挺好的。”

    “挺好的?”地下城之书不可思议的说,“你已经死了!你是个过不了几年就会消失幽灵,大脑空空什么都不记得,对自己的处境一无所知,只能在地下漫无目的地乱飘,你觉得自己挺好的?!现在你有一个机会,让你能够重返人世,有朝一日可以重新沐浴在阳光之下,去寻找那些你爱的人,这是唯一一个拥有未来的机会!”

    “既然我什么都不记得,能做这些有什么用?”塔砂说。

    “难道你不想寻求别的可能?不想在最后的时光拥有一些乐趣?”

    “不想。”

    “…………”

    声音沉默了几秒钟,下一次它没有响起,文字出现在了书页上:“那么接下来你打算做什么呢?”

    “让我想想看,”塔砂装模作样地停了停,“大概是继续转悠,直到自己消散吧。说起来我在这一带逛了这么长时间,一直没看见第二个幽灵,真可惜。”

    “好吧。好、吧。”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说,“我讨厌这么做,你逼我的。”

    房间猛地亮了起来。

    地板上的花纹光芒大盛,塔砂的身体向下一沉,怎么也无法动弹。花纹活了过来,一条一条首尾相接,像一群四散的蛇,缠住了幽灵的身躯,光雾构成的虚影在这奇特的绳索下动弹不得。塔砂抽了口气,这个房间抽了口气,穹顶上的每一颗星辰骤然大放光明,像一颗颗微小的太阳。

    它们在燃烧。

    本该继续点亮成千上百年的星星飞快地消耗着生命,让这个休眠中的房间被强行唤醒,塔砂开始控制不住地颤抖,光斑在她眼中炸开,这冲击令幽灵的躯体黯淡。有一瞬间她看到一个富丽堂皇的图书馆,无数藏书填满了每一个书架,记载着无穷岁月的宝藏呢喃着来自各种时间空间的秘密,那些失落的知识,奥秘,故事……看着它们如同仰望无尽星空,能让任何一个学者喜极而泣。

    “来吧,写你的名字!”地下城之书厌倦地说。

    它再次变成了刚才的样子,满满的文字与右下角的空白。笔粘在了塔砂手心,攀上她身躯的花纹正将她压向书本。

    “等等!”塔砂在风压中勉强开口,“你到底要什么?”

    “融合你浅薄的灵魂,打开深渊之门,回我四百年前就该回去的地方!”书暴躁地说,“愚蠢的死人,你让一场精美的交易变成了一件低级、没品的闹剧!该死,我会被嘲笑几百年!”

    “放心吧。”塔砂说,“你没有这个机会。”

    天花板塌了下来。

    三块巨大的石头从天而降,在地上撞出巨大的声响。这些石头本身半点没为撞击所扰,它们在落地的下一秒爬了起来,齐齐扑向半空中的地下城之书。书本在吃惊中升高,它躲过了一双利爪,没能躲过另外两双。

    塔砂的鼹鼠们将这本书牢牢摁在了地上,三位矿工在塔砂与地下城之书交涉时便得到了命令,一刻不停地向下挖掘。它们在几分钟前就与这里只有几爪土的距离,而当地下城之书图穷匕见,便是它们出场的时机。

    “地精?”书本愕然道,“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塔砂问。

    “不可能!”地下城之书喊道,书页在鼹鼠爪下扑腾,几乎要挣脱出来。塔砂示意一只鼹鼠坐了上去,那满是沙尘的屁股一贴上书页,地下城之书便发出一声让人脑袋发疼的尖叫。

    “拿开!”它的声音现在去掉了和声效果,带着歇斯底里的嘶嘶声,“你这个肮脏的低级生物!我命令你滚开!”

    “三号四号,我命令你们也把屁股挤上去。”塔砂说。其实她并不需要说出声,这么做只是为了惹那本书生气。

    现在三只鼹鼠都坐到书页上了,那本书被团团围住,压得无法动弹。

    “这不可能!”地下城之书愤怒地咆哮,“我才是地下城之书!没有我,你怎么能得到地下城的使用权?!”

    “我不需要得到地下城。”塔砂说,“我就是地下城。”

    地下城之书最大的失误在于,它不知道,塔砂并不是个幽灵。

    塔砂一开始就对这本书怀有警惕之心,生活经验告诉她,把条件优厚的广告做得铺天盖地的玩意多半是在搞诈骗,和路边没人摘的果子一样,绝对有陷阱在里面。一本自我推销求签约的书,可疑度翻倍了好吗?塔砂又不是哈利波特里那个上中学的小姑娘,还会津津有味地和一本会自动回复的书聊少女心事。

    开始她的确被唬住了,以为它知道她什么来历,知道她为什么穿越。可是随着试探继续,她发现地下城之书其实并不像它虚张声势的那样全知全能。地下城之书有塔砂不知道的知识,塔砂也有自己的底牌:随时能舍弃的幽灵躯体,身为地下城的身份。那本书最后的举动反而在自己的失败上画下了关键性的一笔,当这个房间被激活,塔砂的意识在这里点亮,都不需要鼹鼠们打通关节。

    这个房间一旦启动,它便回归了地下城的管辖。它属于地下城,那它就属于塔砂。

    地下城之书的挣扎停止了,塔砂想知道那只黄眼睛会不会震惊地睁大。

    “巢母,你是巢母……”书本喃喃自语道,“但我为什么感觉不到深渊?这不可能,地下城核心启动的同时,深渊就应该与这里相连啊?”

    它的声音听上去几乎有点可怜,塔砂提议道:“看起来这四百年发生了不少事,比如深渊被毁了?”

    “荒谬!”地下城之书冷哼一声,“你或许能毁灭一片云,但要怎么毁灭整个天空?哪怕所有神灵全部陨落,深渊都将永生不朽!”

    “那你为什么感觉不到它呢?”塔砂诚恳地问。

    书不回答了,开始用一种塔砂听不懂的语言嘀嘀咕咕。

    塔砂先停下了穹顶上燃烧的星空,它们大半都由蓝矿石雕琢而成,这么会儿功夫就烧光了一半,想想真让人心疼。她又等了一会儿,地下城之书还是没有要理她的意思,于是塔砂再度开口。

    “你刚才说我让一场精美的交易变成了一件低级、没品的闹剧,现在我给你一个重新演讲的机会吧。”塔砂说,她让鼹鼠们从书上走开,转而用尖牙利爪对准了书页,“你看,我本身就是地下城,并不需要一本地下城之书来画蛇添足。所以我为什么要留着危险又无用的你,而不是把你变成一堆废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