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下城生长日志 > 第4章 风之符文与新宠物
    (四)

    史莱姆农场长势良好。

    塔砂让鼹鼠们在大厅附近挖掘出一个房间,专门用来放置召唤出的史莱姆。碎石被均匀地铺在史莱姆周围,让这些砂砾都能充分受到它们的影响,这些能点石成金的史莱姆也没辜负塔砂的厚望。在试验出最佳“栽培”方式后,两只鼹鼠就能负责农场事务,不间断地向石池输送转化好的蓝矿石。

    这些能二十四小时无休工作、吃土就能干活的矿工真是可爱极了。

    说起吃土就能干活,塔砂在这些日子的观察中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五只鼹鼠中的四只都相当安分,但第一个创造出的鼹鼠则不然。它对每一块蓝矿石都垂涎三尺,每次运输都把颊囊装载到极限,仿佛多含一会儿能解馋似的。在上次塔砂放任它吃掉了蓝矿石后,它总是绕没必要的路经过史莱姆农场,甚至还会在农场附近放慢脚步。

    这让塔砂想起家里的狗,自从发现任由楼下小孩揉弄能得到狗饼干安抚,它每次散步都往那个小孩门前走。

    姑且把这只聪明的小家伙叫做一号吧。

    塔砂放开过二号到五号的限制,当这些鼹鼠没得到命令,它们会安安静静地呆在原地,漫无目的地动来动去。但要是放开一号的限制,它却会直奔矿坑,挖掘出新的蓝矿石,直接往嘴里塞。塔砂在精神链接中戳了它一下,它惊慌失措地把还露在外面的半截矿石全塞进喉咙里,瞬间蜷缩成一颗球,那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充分表明了“打死我也不吐出来”的态度。

    塔砂忍俊不禁,摸了摸它。

    她估摸着,这等异常不是因为一号是第一只就是因为创造它的能量来自她的红色核心——悬浮在石池上方的石榴石还带着那个裂缝呢。鼹鼠一号并没有特殊能力(除非“特别能吃”也算),但既然现在不缺矿石,塔砂完全不介意多出一张嘴巴。她索性创造出了第六只鼹鼠,放开一号的限制,把它当个宠物养着。

    一号大吃了三块矿石,等意识到塔砂真的不追究,它的动作才放慢下来。这只鼹鼠以啮齿动物特有的神经质抖抖索索地嗅闻着空气,塔砂在意识中温和地碰了碰它的核心,它便像得到什么许可似的,缩进了某个矿坑当中,呼呼大睡起来。

    它们并不真是鼹鼠,体表覆盖的不是绒毛,而是坚硬的土石;塔砂也并不能真碰到它们,她又没有实体。尽管如此,在精神中触碰一号还是让塔砂放松下来,好像刚撸完猫猫狗狗。

    有了史莱姆农场,能激活气流符文的时间比预想中快了不少。不久后塔砂做好了准备,催动起第三种符文。

    青色掠过大厅,这颜色很浅,让塔砂想起咸鸭蛋壳上那种若有若无的青绿色。她脑中出现气流,出现各式各样的风,流动的气体能钻入最狭小的缝隙,能掀起最惊人的巨浪。

    塔砂半心半意地听着脑中的信息,之前两个例子已经充分说明,出现在她脑子里的介绍全都夸张到滑稽。召唤出的生物(非生物?)全都相当有用,只是作用还要自己研究,脑中免费赠送的信息只能当成广告词,听过就算了吧。

    风之符文召唤出了幽灵。

    她不确定“幽灵”是不是这东西的正确称呼,也想不出别的名称。悬浮在空气中的青色影子像一团半透明的烟雾,大致呈现人形,脑后丝丝缕缕蔓延又消散的光雾仿佛一头长发,但塔砂并不能找到它的脸在哪里,甚至没法判断它的正反面。她三百六十度的视线绕着幽灵转了一圈,既找不到对方的脸,也看不到对方的手和脚。它像个笼罩在长袍中的无面人,一声不吭地漂浮在半空中。

    这东西活脱脱是故事里的鬼怪,比起先前的鼹鼠与史莱姆,看上去吓人得多。要是塔砂在曾经的某个夜晚撞见它,多半要拔腿就跑,可现在死都死了,也没必要怕个自己召唤出的鬼。

    废墟凝视着鬼魂,看得彻底又深入,不多时便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塔砂眨了眨眼睛,忽然发现视野变窄了。

    她被压缩进某个狭窄的地方,发觉天花板比她以为的高上许多。这感觉有点像当初进入红色宝石里的时候,不过现在还能看到外界,尽管只能看到一面。塔砂突然有了上下左右,有了前与后,想看到背面得转身……几秒后她醒悟过来,这不就是正常人的视野吗?

    在意识到这点时她感到一阵奇怪的晕眩感,好像一只眼睛戴上了度数很高的眼镜。塔砂仿佛出现了第二双眼睛,视野被分割成两半,一半通过全知视角注视着幽灵,一半则作为幽灵注视着整个建筑。

    她的一部分灵魂似乎附到了幽灵身上。

    这倒稀奇,别人被幽灵附身,她能附身幽灵,真是比幽灵更了不得的大怪物。塔砂啼笑皆非地踢了踢腿……嗯,踢了踢身体下方那团气流。幽灵的身躯比一朵云还轻,塔砂像个冷不丁登上太空船的新丁,一不小心便炮弹似的弹射出去。她手忙脚乱地想要停下,反应不及,已经一头扎进了天花板里。

    幽灵真的能穿墙。

    她小心翼翼地降低,从黑漆漆的墙里拔出脑袋,现在她贴在天花板上了。塔砂惊叹地看着地下,这座地下建筑很暗,唯一的光源来自她本身。幽灵的身躯在室内散发着珍珠白的微光,行动起来的轨迹又泛着淡淡的青色。以建筑物的视角来看,其中的一切都小得像玩具,用幽灵的视角才能发现这座建筑物究竟有多宏伟。

    简直是一座城堡。

    这座被掩埋的城池如此动人心魄,哪怕光辉不再,哪怕只剩下一个大厅,塔砂也能从中猜想出它曾经的富丽堂皇。数十个人叠起来才能够到天花板,一个大厅就能装进好几间小屋,在其中飙车都没问题吧。塔砂想知道这座建筑物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是什么把一座城池埋入地下?天灾还是人祸?要是在原来的世界,她觉得一定只有天灾才能造成这副景象,但在这个显然和过去不同的地方,她又不太确定。

    塔砂花了好一阵子才适应这个轻飘飘的身体,时隔一周,她终于又能动弹,而且谁不喜欢飞?她轻得像一阵风,灵巧得像只云雀,俯冲时能感觉到气流穿过自己的整个身体——若非飞得太快会把半个身体落在途中,简直完美无缺啦。

    塔砂试着跳进过石池,铺着一层浅浅的蓝色液体的石池无法穿透,比起实体,这东西似乎更接近能量体,与构成幽灵的物质在同一个维度上。她穿过蜘蛛网般的矿洞,凑近看工作着的鼹鼠们。倘若幽灵真的和普通人的大小差不多,那这些鼹鼠可能要比真的鼹鼠大上很多,大得像只绵羊。塔砂的身体能穿过这些鼹鼠,其他矿工对她毫无反应,一号则友好地闻闻她的手心。这只鼹鼠困惑地停了下来,似乎很想不明白鼻子为什么穿透了她的手掌。

    她逗着一号玩了好一会儿,吃饱喝足的一号很乐意追着个影子乱跑。它好像知道她是谁,而且挺喜欢她。塔砂觉得这大概是某种雏鸟情节,不然这只明显记得挨过打的小家伙不至于这么亲近她。幽灵的手能拿起蓝矿石,塔砂把蓝矿石扔出去,让一号给她叼回来,像过去训狗一样。她尝试着分开自己的要求和命令,发自核心的指令必然会被遵守,但操纵一台机器有什么意思?主人和狗狗玩捡木棍又不是真想收集多少木头。

    对于两个不会疲惫的生物而言,他们有的是练习时间。

    几天后他们完成了这个游戏,一号会自发自觉地把扔出去的矿石叼回放到塔砂手心,塔砂则掰下一点喂给它。鼹鼠满足地抖着胡子,把碎屑啃个精光,舔舔自己的鼻子。

    “你合格了。”塔砂说,“我要给你取个正经名字,一号听起来不像样。就叫……叫阿黄?”

    鼹鼠眨着圆溜溜的眼睛,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

    “你看,这里没有字典可以翻,也没网络可以查找。”塔砂对它摊了摊手,“我自己取名字呢就是这种等级了,要不小黄?大黄?”

    鼹鼠催促地推了推塔砂的手,看上去想再玩一次。

    “就阿黄吧。”塔砂点点头。

    事情就这么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