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下城生长日志 > 第2章 挖掘技术哪家强
    那只鼹鼠憨态可掬地站在原地,趴在那两只大的出奇的爪子上,小鼻子嗅来嗅去。它这副样子让塔砂想到了去年那个实习生,她做错事时总是呆立在原地,用无辜的大眼睛直直看着面前的人——那其实也挺可爱,然而你要是不幸身为她的上司,并指望她交出一份十万火急的资料时,你就很容易想把她煮了。

    塔砂现在就在思考那只鼹鼠红烧起来是什么滋味。

    她更饿了,全都是那只鼹鼠的错,召唤它不知用了什么原理,仿佛将她仅有的能量消耗殆尽。如果说之前塔砂饿得能吃下一头小牛犊,那么现在她就能一并吃掉小牛的父母。要是她还有身体的话,此时她一定会抱着尖叫的胃不停地流口水,觉得自己即将眼前一黑……最后那条没身体也可能发生,塔砂的视野像个坏掉的电灯泡,正一阵一阵地闪烁。她怀疑再不吃点东西,自己马上就会不省人事。

    她会幸运到第二次苏醒吗?

    塔砂竭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完全不想在醒来的几小时后死于饥饿。她死死瞪着鼹鼠,奢望看久了就能把对方收回来,填一填自己不知在何处的胃。在她快要从一个能生吃蠕虫的贝爷进化成一只满脑子生肉的丧尸之前,那强烈的渴望终于突破了一个临界点。

    鼹鼠身上散发出奇特的荧光,像个被剥开的洋葱,暴露出层层土块中微小的核心。在塔砂“看到”那个核心的同时,她也“链接”上了它。

    那种感觉十分怪异,塔砂仿佛成为了一台电脑,在这一瞬间多了一台子机。她能感觉到一种微弱的意识,好似工蚁之于蚁后,温顺地等待着她的命令。

    “给我食物?”塔砂试探着命令道。

    静止不动的鼹鼠刷地爬了起来,它一蹦一跳地冲向了坍塌的通道。这东西抬起上半身,两只大爪子开始飞快地挖土,效率堪比轮着电锯伐木。几秒之内通道就多了一个大洞,塔砂过了一会儿才发现挖下来的土石去了哪里:全部消失在了鼹鼠嘴里。

    塔砂睁大了眼睛,看着那只小小的鼹鼠吃空了一条黑黢黢的隧道。漆黑的通道一样不对她造成困扰,她X光一样的视线能看到土石如何在鼹鼠体内重组,让它土元素构成的躯体变得更加凝实。这根本说不通,那个小小的身躯哪里能装得下这么多土石?它的爪子是挖掘机,胖胖的躯体就是压路机,经过的地方平整得不可思议,俨然是一条完工的地下通道。

    隧道本来所在的地方是建筑物外部,根本不在塔砂的感知范围当中。但当鼹鼠制造完这条通道,就像在迷雾中点起一盏灯,那里突然变得可以感知了。她不知道隧道要通往哪里,鼹鼠身上好像装着个导航系统,一路通向它所认定的目的地。

    最后一爪子下去,挖落的不仅是土石。

    一块有鼹鼠半截指甲大的蓝色矿物从土中跌落下来,在地面上跳了一下,发出清脆的叮当声。它通体宝石蓝,其中流动的光芒让它看上去介于固体和液体之间。这东西相当美丽,但却让塔砂的饥饿感骤然升腾,好似看见天空中砰地生出一笼热腾腾的小笼包。鼹鼠仿佛被主人的情绪感染,双眼一亮,一口吞掉了蓝矿石。

    砰!

    鼹鼠飞了出去。

    这座地下建筑物的每一个角落都透露出一股阴森暴怒的气息,能把一只活生生的鼹鼠吓得立毙当场。这只鼹鼠形态的土元素生物没遭受太大精神冲击,但身体又是另一回事,它被卷进了一场室内龙卷风中:无形之手将之一把拽起来,抛回大厅,扔上天花板又狠狠摔下来,把地面又砸出几道裂口。

    好吧,至少我现在又多了个新能力。一分钟的乱扔东西后,塔砂冷静下来,在虚脱昏迷的边缘苦中作乐地想。她觉得自己上一次这么冲动还是在幼儿园,可见饥饿真是理智大敌。

    鼹鼠摔进了干涸的石头池子里,它像被方才的龙卷风摇晃吐了,嘴巴一鼓,噗地吐出了那块矿石。

    蓝色的矿石直接落入池底。

    石头池子明明是干涸的,矿石也是固体,然而它的坠落就像一滴牛奶落入湖中。宝石蓝的华光在它落地的下一刻晕开,以那个小小的点为中心,扩展到整个石池,乃至整座建筑物。

    这挽救了思维即将中断的塔砂,刚才视野中升腾的黑雾一扫而空,她无形的胃被安抚了。以往忙起来她也肖想过能直接把什么营养液往自己胃里灌,现在这块矿石的效果就能和营养剂媲美,可能更好,因为它直接渗入了塔砂的每一个细胞,都不用咀嚼和消化。几乎蒙蔽理智的饥饿退却,她立刻意识到了这种蓝矿石的效用,无师自通地再一次催动起鼹鼠来。

    蓝矿石能缓解她的饥饿,但一块显然不够。

    鼹鼠爬了起来,一溜烟跑向刚才挖掘过的坑道。这回塔砂牢牢钳制住它的精神,清晰传达了把蓝矿石送回池子的意思。在监工严密的监视下,鼹鼠没再私吞矿石,它将挖掘到的成果塞进自己嘴里,一并运送回来。

    这玩意果然不是鼹鼠,鼹鼠嘴里可没有仓鼠那样的颊囊。

    它一路向前挖掘,把沿途挖到的七八块矿石都塞在颊囊中,两颊鼓得像俩口袋,一口气将之搬回来。只这么一次,方才暴走乱扔鼹鼠的消耗一下子补了回来。鼹鼠挖土的势头半点不减,一次一次来来回回,将挖掘现场推移到石池好几个大厅的远方。挖掘和来回跑动的周期越拉越长,塔砂想了想,试着将能量向大地符文推去。

    这一次不用损耗那枚悬浮的红色核心,蓝矿石中的能量代行其职。塔砂能感觉到符文中传来的引力,指引着她调动这座建筑物中流转的能量。真是神奇,才当了这么点时间的建筑物,她渐渐开始觉得新身躯的许多部分比人类躯体还好用,人类可没法用意念控制体内营养的走向。

    熟悉的饥饿感再次袭来,第二只鼹鼠出现在符文上。塔砂连接上了第二只鼹鼠,给出“挖掘蓝矿石、带回石池”的命令,新鼹鼠立刻跑了出去。

    她之前担心过操纵两只鼹鼠会不会手忙脚乱,等第二只出现,才发现她并不需要全程指手画脚。塔砂越能掌控新身体(或者灵魂,谁知道现在这样确切叫啥),操纵就变得越轻松,她只需要下决定,鼹鼠就会完成。它们并不是宠物或者雇员,更像是带着一点本能干扰的自动挂机软件。

    这简直是收菜游戏,收菜卖钱,用钱雇农民,让农民更有效率地收菜,只不过塔砂这里雇工是鼹鼠,钱是矿石,转化市场靠她自己。她先将自己补充到不感觉饿的程度,而后开始有计划地制造鼹鼠:每制造一只鼹鼠就储备同等的能量,以免这种蓝色矿石突然耗尽。

    等制造出第五只鼹鼠,塔砂的挖矿小分队已经构成了一条流水线。它们的运送和挖掘彼此配合,能达成最大效率,合理得胜过许多城市道路规划。就像天生工程师的蚂蚁、蜜蜂,这些鼹鼠的精神似乎有一张网络连接,帮助它们做出最优选择。

    塔砂惊讶的是,她一点都不为此吃惊。

    作为这些“工蚁”的主人,塔砂自然而然理解了它们的工作方式。她的脑中仿佛安装了一个建筑师模块,作为人类的灵魂融合了这些知识,它们的本能化作她的技能,仿佛一日之间成为了建筑大师。

    那些城市规划专业的人一定很想要这种奇遇,塔砂想。但对于困在地下、除了饿和收菜外毫无想法的人……嗯,的建筑物来说,这种技能有用吗?

    数十块蓝色矿石被投入了石池,土黄色沙地如今已经泛着一层蓝色。脱离了饥饿的威胁,有了一定储备的存粮后,慢慢适应新身份的塔砂开始思考起自己的处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