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223章 狼子野心
    此为防盗章, 请大家购买正版在仆人的带领下来到了静思亭, 陈小鱼向来人福了一礼, 自是有礼有节, 不失千金之仪。素竹也是回了一礼,两人相视而笑,不禁互相打量了一番。

    素竹不是第一次见陈小姐了,想起第一次见面还真有些失礼, 当时还真没想到, 那人居然如此大胆,敢做这爬墙赏花之举, 不过也亏的此举,自己对眼前这位娇滴滴的大小姐也不陌生了。

    就比如那手掷茶杯如此有准头, 便可看出, 这陈小姐似乎也是位练家子呢!

    “常听人言:素竹姑娘品格高雅,超凡脱俗,貌若天仙,不可方物, 今日一见,才知此言非虚啊!”

    素竹不禁颜面一笑,这漂亮的女子称赞美貌的女子, 要么就是正话反说,要么就是别有所图, 瞧陈小姐一脸微笑的模样, 似乎是两者兼得啊!

    “呵呵, 陈小姐客气了,小姐不也雍容华贵,气质出众,才貌双全,蕙质兰心么,今日素竹能有机会认识陈小姐,也是三生有幸了!”

    来而不往非礼也!

    两人说完,又是相视一笑。

    陈小鱼心中不禁感叹道:好一张伶牙俐齿。

    “来,请落座!”

    作为主人,陈小鱼请素竹落座,素竹不好推辞,道了声多谢,福了一礼,然后施施然坐了下来,而紫玉则规矩的立于一旁伺候着。

    陈小鱼瞧着端坐有礼的素竹,又瞥了一眼附近侍立着的紫玉,垂首思虑了片刻。

    “幸得陈小姐盛情相邀,还送上如此好礼,素竹有些受宠若惊了,只是不知陈小姐有何差遣,若是素竹力所能及,定然鼎力相助!”

    素竹知道陈小姐是个聪明人,这寒暄过久就显得有些做作了,何不打开天窗说亮话呢?

    “差遣不敢当,反而是小鱼有事相求。姑娘聪慧过人,那小鱼也便不再拐弯抹角了!”

    陈小鱼停顿了片刻,还是决定开门见山的道出此番目的。

    “姑娘的身份,小鱼也是因缘际会才得以知情。若论起雍容华贵,气质出众,小鱼自认为是比不上姑娘万分之一的了!”

    陈小鱼此言亦有所指,莫不是自己是当朝长公主的身份,也被她所知了么?因缘际会,这词用得可当真是微妙啊!

    素竹眼眸如水,平淡沉稳,可脑海中却闪过千道思绪,这陈小鱼又是如何的知自己真实身份的?她说有事相求,这京城首富便属她爹爹陈员外不做第二人想,难道还有连她们陈家都无法轻易解决的事情么?这事又是否与那陈四有关?

    素竹优雅地执起眼前的茶杯,不急不缓地悠闲品茗,待得这口好茶入了喉,不禁有些感叹这畅春园的下人也不简单啊,泡得这一手的好茶,从水温到用水还有茶叶都极为讲究,就算是在宫里头,也未必有人可以泡出如此香浓得宜的好茶来啊!

    “说来听听!”

    既然自己身份都被人识破了,那也便无需装得如此客气了。

    “小鱼想请姑娘,放过那陈四!”

    陈小鱼这一语便将这表面和气给搓破,那陈四是陈国奸细,陈小鱼公然为此人求情,那她的身份,岂不是昭然若揭了么?

    身边的紫玉不禁将手摸到了腰间,里边藏有暗器,又是在如此短的距离之内,只需主上一声令下,便可将这陈小鱼当场毙命。即便是她在这园林周围埋有伏兵,紫玉也有自信可保主上全身而退!

    “你应该知道陈四是什么身份,也知道我的身份吧,陈小鱼,你好大的胆子啊!你应该知道,光凭你这句话,便可让陈家抄家灭族了!”

    素竹示意紫玉莫要轻举妄动,她觉得陈小鱼意不在此,肯定是别有所图。

    陈小鱼起身,躬身给素竹行大礼,言道:

    “陈四是陈国的奸细,而我陈家,也是陈国多年以前派往北魏而秘密培养起来的暗探。”

    原来,陈家便是陈国奸细身后的那棵在北魏扎了根的大树啊!这些年来,组织不是没有怀疑过陈家,毕竟陈家在京城影响甚大,所以才没对陈家做进一步的举动。

    如今陈小鱼居然如此坦白的承认陈家便是潜伏于北魏的最强奸细,这是在找死么?

    素竹冷哼了一声,言道:

    “陈小鱼,即便你陈家在京城富商之中手执牛耳,可有句话你该听说过,‘贫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即便你陈家再富贵,官家一言,便可将你陈家一夜之间移为平地!”

    陈小鱼神色有些黯然,却并见慌乱,她知道素竹只是在试探自己而已。

    “姑娘,虽说富不与官争,可若富拼死一搏,虽是强弩之末,困兽之斗,却也足可让京城商道为之瘫痪不振。”

    呵呵,好一个陈小鱼啊,居然用商家左右京都经济次序来威胁自己么?

    确实,这些商会只要联合起来,哄抬物价,囤货居奇,暗箱操作,便可让京城一方的物价飞涨,百姓惶恐,大乱便至。故而,国家对于一些富商的态度是既宽又严。

    组织虽一度怀疑过陈家,也是因朝廷政策,才一直未对陈家动手。现在看起来,一味的对这些富商容忍,可不一定能得到他们感恩戴德啊!

    可恨啊,素竹心里恨得牙痒痒的,可见一个富家千金都有如此胆魄和见识,想来,这陈小鱼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了。

    许是都身为女子,且智勇双全之故,素竹倒是对这陈小鱼生出几分钦佩之心来。

    明明知道是困兽之斗,也要拼死一搏吗?陈小鱼她,也有拼死想要守护的东西啊!

    “你要我放过的,应该不是陈四吧?”

    素竹直盯着陈小鱼,她需要陈小鱼对她说实话。

    “放陈四回去,对北魏有利!姑娘应该知道,陈国此刻的情形为何?”

    陈国此时,正经历着夺嫡大战,陈国皇帝刘禅年老昏聩,听信宸妃之言,要废掉已立为太子十多年的刘裕,打算立三皇子刘昶为太子。可有十多年威信的太子怎甘储君之位被夺,自是联合一些支持自己的大臣,与刘昶为首的一党和背后支持他的宸妃等外戚对抗。

    陈国现在可以说是乌烟瘴气,朝野不振,这也在一定程度上,给北魏休养生息的机会。早些年前,北魏常受陈国突袭边境之苦,边境兵民苦不堪言,奈何国弱力微,拼死驱逐敌寇,却再也无力挥师南征。

    素竹听闻此言,也很想知道放走陈四如何对北魏有利。

    “继续说下去!”

    陈小鱼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赌的第一局是自己险胜了。

    “那陈四,乃是陈国的第四皇子刘季,只要他一回陈国,那陈国混乱的局势,便会变得更加混乱不堪了。此人本就是个富贵王爷,选择支持三哥刘昶争夺皇位,也不过是瞧着其中有利可图!”

    陈四,陈国的四皇子刘季?!呵呵,素竹冷笑一声,他还真是一点都没打算隐瞒自己的身份啊?!

    “自古以来,凡举大事,自是少不了钱粮兵马以做策应。”

    说到这里,陈小鱼若有所思的瞧了瞧素竹。

    素竹一点便通,这陈家富贵可是众所周知之事,只怕这陈家夹在两位皇子之间,也是极为不易的吧,若是一家向你伸手要钱,你还给的起,两家一起伸手,这是给也不是,不给也不是,给哪家你就得罪哪家,不给亦然。

    那陈四来这京城,想来便是亲自来监督陈家的,这是要陈家当即表态,到底支持那一边?

    如此看来,倒是这三皇子刘昶心思深沉些,虽然派了个不靠谱的刘季过来,可也知道先下手为强的道理,陈四这一来,即便陈家拒绝了三皇子,那太子一党,还能再信任陈家么?

    这样看来,陈小鱼的真正目的也就昭然若揭了,这不就是为了保全陈家而做的最后一搏了么?

    素竹嘴角翘起,言道:

    “自古以来,忠臣不事二主!”

    这话不假,今日你可因走投无路而舍了救主投奔他人,那他日,又怎知你不会故伎重施,反复无常呢?这样的人,还能得人信任么?

    “家父虽是陈国国君的旧臣,可对臣子之道一直不太上心,反而对商道更为热衷,故而几十年的经营后,才有陈家如此家大业大。而且,陈家未来的家主,是我!”

    素竹饶有兴趣的瞅着陈小鱼,这话她听着怎么觉得有些奇怪呢?

    陈家的当家人是她,那么说,他父亲宣誓效忠的君主并不是她心甘情愿效忠的君主,她要越过她的父亲,顶着陈家家主的名号,带着陈家身后代表着的富贵与四通八达的商路,还有在各国散布的耳目眼线,发誓对我效忠么?

    这不得不说,是个强而有力的诱惑啊……

    “那么敢问未来的陈家家主,谁可让卿心甘情愿臣服屈就啊?”

    陈小鱼心中大喜,言道:

    “此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说完,忙跪在了素竹跟前,发誓效忠,言道:

    “陈小鱼携陈家大小,在此立誓,从今往后,效忠主上,鞍前马后,至死不渝,若有违今日誓言,怀有二心,陈家老少,全族皆殁!”

    这可以算是毒誓了,素竹从不相信所谓的誓言,可她却选择相信陈小鱼的真心,她都如此有诚意了,那自己也的拿出同等的回报来,这才能让她心甘情愿的为自己卖命啊!

    “好,只要有我一日,便保你陈家老少无虞,富贵不灭,今后我对你,自是推心置腹,不疑不忌;若今后你敢背叛于我,我便将你陈家三族移灭,一个不留!你应该知道,我有那个本事,也有那个能力,说到做到!”

    素竹此言一出,恩威并施,便让陈小鱼额头都不禁溢出冷汗来,这皇家威严,果然不是唬人的。

    天子之怒,浮尸百万,血流成河,不是妄言啊!

    说完,素竹便起身走过来将陈小鱼扶起,脸上温和之气渐生,这以后,她们也算是一家人了呢!

    素竹用人,一向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如今得此助力,也算是喜事一桩,那之后要应对的,便是助陈家摆脱敌国奸细之名了,那陈四回去后,自然免不了将北魏之事告知那三皇子刘昶,以刘昶那睚眦必报的个性,定然不会让陈家好过。

    刘昶会做的,自然便是借北魏的刀,灭了陈家这眼中之钉了。

    也难怪陈小鱼要冒险将自己请来,还设下这赌局,便是看自己有没有胆量将陈家的势力收入囊中了。

    若是换了别人肯定不敢,至少也会先合并了陈家,吞并其所有财势之后,再将陈家老小杀之灭口,才是上策。可素竹偏偏选择护佑陈家,将来还要重用陈小鱼,这便是她的远见,杀人灭口,夺人财势容易,可这商道之才,富国之人可是极为难得的!

    那陈员外历经几十年便可将家业做的如此有声有色,各国皆有其势,素竹相信,她的女儿青出于蓝而更胜于蓝。她需要为国家收揽可以助其富国强兵的人才!

    素竹瞧着眼前这绝代佳丽,富贵千金,这才明白自己之所以会对她生出几分惺惺相惜之感,是因为她们两人也有相似之处。

    陈小鱼为护的陈家老小周全,煞费苦心,而自己不也是为了北魏王朝,而苦心孤诣么?

    “小鱼,你实话告诉我,为何会选择北魏?即便陈国容不下你陈家,你也不是非北魏不可的啊?”

    毕竟,比起北魏这地贫民脊之地,那富饶一隅的北齐,才更适合陈家这商贾之家去经营和效忠的!

    陈小鱼自是知道素竹问的是什么,这些年来她可不是外人所见的那般柔柔弱弱的千金大小姐,因为父亲没有儿子,而身为父亲的女儿便得肩负起陈家一族的兴衰荣辱,由不得半点马虎。

    故而她很小便女扮男装,跟随着父亲外出经商,游历各国,虽不能说见识丰厚,无所不知,可也将各国民生风情,瞧了个遍。

    而父亲也会从旁提点,告诉她应该和什么样的人做生意,什么人诚实守诺可与之深交,而什么人背信弃义而应该远离和加以利用。而父亲也告诉过自己,要想知道哪个国家最为强盛,不是看它表面谁更繁华似锦,而是看它是否民心所向!

    所以,陈小鱼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民心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主上,应该听过奇货可居这个典故吧,小鱼虽无吕不韦天纵奇才,却也是个商人,分得清这国家民心所向!这北齐偏安一隅,而南陈坐拥江南富贵,民心日被侵蚀,居安却不知思危,如同温水煮蛙,离覆灭也不远矣!”

    “而北魏,虽国力微弱,常受三国欺侮,可却民心未失,民风尚武,推崇忠信,国耻便如同个人耻辱一般,民众感同深受。这样的国家,可灭之却不可让其屈服,若有朝一日,富国强兵,横扫宇内,一统南北,也未可知啊!”

    “这便是小鱼选择北魏的原因,只是一家之言,小鱼狂妄了,主上莫要见怪!”

    素竹都不禁对陈小鱼另眼相看了,有如此见地,只是做一个商人实在是大材小用了啊!

    “哈哈,奇货可居么,呵呵,当真是奇货可居啊……”

    素竹笑了,笑得极为开心,看来以后,她和陈小鱼不仅可以成为推心置腹的主仆,还能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了啊!

    ……

    卫王萧昭陡然想起不久前,他的父亲礼部尚书元镇曾跟自己提过他的二儿子元恪入仕之事,无非也就是让他帮忙多照顾些罢了。

    “正是学生!”

    萧昭见这元恪也是个懂礼的,点了点头,言道:

    “一表人才啊,不用那么客气了,进来坐吧!”

    说完,揖了一礼,也脱了靴,见到我之后,微微点头致意,然后不失礼节的在我附近也盘腿坐了下来。

    我也微微点头回礼,卫王的酒杯又递了过来,看来今日他不把我灌醉,是不肯轻易放过我了啊。

    这宴席上的欢快,也并未因多添了几个人而减少半分,反而还越发热闹起来,大家侃侃而谈,各抒己见。

    也不知谁起了个头,开始谈论这京城最近发生的一些个新奇事儿。大家伙的兴趣一下就被提了起来,都侧耳倾听。

    “说道这京城最近的新奇事儿,自然便是那醉仙楼的头牌琴姬素竹姑娘的梳栊之礼啦,整整八千银钱啊,还真是这花街画舫中的一大奇闻啦!”

    “何人竟如此多情,甘愿为美人倾家荡产,一掷千金啊?”

    “我也听闻过,那人好像是个风俗画师,叫什么逍遥生来着的。”

    ……

    元恪听到后,不禁笑了笑,有些嘲讽的语气,言道:

    “风俗画?!不入流尔,难怪此人如此风流多情了!”

    哈哈……

    此言一出,顿时惹的其他的士子们都哄堂大笑起来。

    卫王和逸仙都是淡定从容之人,自然不会为了这群年轻人的嬉笑之语而左右情绪,一个喝他的酒,一个弹自己的曲,自得其乐。

    我也只是笑了笑,确实只是个不入流的画师啊……

    “据闻,那琴姬素竹姑娘的琴音号称京城乐坊没有比肩者,我虽未听过,但今日听到大人的琴音,便也知道那琴姬的琴音也当不过尔尔了!”

    一位年轻的士子许是心直口快,说话没了分寸,再怎么说逸仙都是官家士族,贵不可言,拿他与一位风尘女子做比,怎么看都是极为失礼的事情。

    这话一刚出口,这士子悔不当初,神情慌乱,支支吾吾,都不知如何自处了。

    逸仙不愧是谦谦君子,即便被人出言辱及身份,也未见丝毫动怒神色,双手轻抚琴弦,收音止符,表情也是淡淡的,说道:

    “事不目见耳闻,而臆断其有无,是不可取的。你既未曾听闻那素竹姑娘的琴音,又如何得知她弹得不过尔尔呢?”

    听此一言,众人皆是一愣,没有想到逸仙并未对人拿他与一位琴姬做比而生气,反而还教导那位士子遇事不可凭空臆测,因以事实为依据。

    那位士子有些惭愧的低下了头,忙拱手言道:

    “学生受教了!”

    经此一事,除了更加钦佩逸仙外,我心中也忽生疑惑,素竹的琴音我是听过的,她的琴音高雅而不与世俗合流,这品质倒与逸仙有几分相似,仔细一想,我似乎还在何处听过曲调如此相似的琴音,是在何处呢?

    “这素竹姑娘的琴音只怕是难得一闻了。”

    元恪意有所指,那素竹姑娘如今身价如此之高,还真不是普通人可以轻易请得动的呢。随即转念一想,瞥了我一眼,嘴角上扬,言道:

    “说到醉仙楼,我倒想起几年前的头牌也是一位琴姬来着,她的琴音我是听过的,此曲只因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啊!”

    “哦?居然得元兄如此高赞,想必也是位玉人吧?”

    士子们没想到,居然还有一位琴技如此高超的琴姬,想着请不到那位素竹姑娘,去见识下这位姑娘的风采也足慰平生了啊!

    大家只顾着一时兴致,却忽略了这元恪所言的“几年前”。

    我眼神不禁一沉,这元恪果然不是善茬,握着酒杯的手不自觉的收紧。

    “可惜了,那位柳絮姑娘,早已玉殒香消,天妒红颜啊!”

    元恪边说着,边表现得无限伤感和惋惜万分。

    周围不禁发出一阵唏嘘感慨之声,有人不禁好奇这女子为何如此早逝。

    只听着元恪不急不缓,慢慢道来,仿佛便如同他亲眼所见一般,言道:

    “多情总为无情苦,这柳絮姑娘因迷恋上一位士族子弟,在寒冬腊月之时,从那安宁桥上纵身一跃,那湖水冰寒刺骨,柳絮姑娘瞬时便沉没湖底,香消玉殒了!”

    “唉~这柳絮姑娘也是为性情中人啊,真是可惜了啊!”

    “这柳絮姑娘怎如此看不开,士族子弟饮酒玩乐,逢场作戏,怎可当真啊?!”

    “也不知这士族子弟是何人啊?竟如此放浪形骸,不知收敛,害人性命!”

    ……

    我脸色发白,全身止不住的开始颤抖,渐渐地听不清周围之人都说了些什么了。

    那晚的景象陡然印入脑海之中,那末绿色的倩影便直直地立于桥头,只见她忽然张开了双臂,如同蝴蝶一般毫不犹豫地展翅纵身跳了下去……

    柳絮……

    我疯了一般的直扑过去,想要伸手去抓住她,可她就这样毫无留恋的错开了我的手,直直坠落下去,想也没想,在那一刻,我也跟着一起跳了下去。

    那湖水真的好冷好冷,冰寒彻骨,令我还来不及感知她身在何处,便在一瞬间便失去了意识,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被人救上了岸,我不断的喊着柳絮的名字,而身边的人则不断的告诉我,她殁了……

    “啊,说起这位士族子弟,我想,高兄应该比我更清楚才对!”

    元恪话音刚落,所有人的目光都朝我射来,虽然元恪未曾名言,可有些人还是开始揣测元恪口中所说之人,是否就是我!

    元恪的目的终于达到了么?我与他有何仇怨,偏要在此掀我伤疤,叫我当众出丑,令我痛苦难堪,他就高兴了么?得意了么?

    他们知道些什么?凭什么在这里议论柳絮?他们也配吗?

    我失控一般的将手中的酒杯震碎,朝着元恪大声吼道:

    “这又与你何干了,要你在此大放厥词,元恪,你以为你是谁啊?”

    元恪脸色大变,立马变得诚惶诚恐起来,忙躬身赔礼道歉,言道:

    “是下官无礼了,属下并未说那士族子弟便是大人,大人请息怒啊!”

    哈哈,好一个元恪啊,好一招以退为进,瞧着周围之人那一脸不甘和鄙夷的模样,我分明就是个仗势欺人,无的放矢的凶恶之徒?

    不就是占着自己姓高么,有什么了不起的啊?

    ……

    看来,今日这恶人,我是坐定了啊!

    死死地握住了拳头,什么礼仪名节,道德廉耻,我都不想理会了,我只想狠狠地朝元恪那小人嘴脸上来那么两拳,我绝不能允许,柳絮这两个字从他这种卑鄙小人的口中,轻易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