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220章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此为防盗章, 请大家购买正版呵,掌纹不过是掌纹罢了,又与命运何干呢?即便它真的代表着命运,紧紧握住了双拳, 它不是也能被紧紧拽在手中的么?!

    是的,对于我来说,命运是可以靠自己去掌控的!

    扶着桥头,抬眼望去,渔夫撑着渔船, 迎着晚霞踏歌而归, 歌声中满是知足常乐的人生论调。

    贫贱未必苦,富贵亦非乐, 知足恒常乐,无欺心自安!

    突然有些羡慕那渔夫,向往着他歌中所咏唱的人生, 心中开始幻想着,能不能有一日, 离了这皇城中的恩恩怨怨, 纷纷乱乱,携着她的手, 去游历天下也好,归隐山林也罢, 只要同她在一处, 岁月悄然而又静好, 日子平淡却也安乐,那不是很好么?

    可是,这大概就只能是自己的妄念了吧,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刻意去追求过什么,第一次有了想要追求的东西,没想到居然是如此平凡却又难以企及的东西。

    是我太过贪心了吗?也许,是吧!

    从忠义堂出来之后,我又去了伏法场,这是高家处置族中出现的不赦之徒而设置的刑场,也不知这刑场之上,有多少高家之人命丧于此。

    这是叔父提出的条件,他终于肯将高家实权交回到我手中,可他的要求是,去刑场送那个即将被处刑的护卫。

    刑场上围满了人群啊,几乎所有高家子弟都到场观刑了,我想要的威慑效果也已经达到了,所有人都开始畏惧我这个新继任的高家族长的威势,所有人都不敢再小觑我了!

    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啊,我想要的高家的实权,也得到了,看啊,片刻之间,我便得到了很多东西,名利、地位、权利等等,可为何我却连一丝喜悦的心情都没有呢?

    刑场中是那个护卫临死之前充满不公和不甘的呐喊,他还在寄希望于高福可以救自己,他哪知道,高福也快自身难保了,当所有人都对他投以怜悯和叹息的目光时,当在人群中看到被人死死拦住的为自己披麻戴孝啼哭不已的妻儿之时,他这才觉悟到,自己大限将至矣!

    “高辰害我,即便是化成了厉鬼,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他最后一声呐喊如同诅咒一般在刑场的上空来回飘荡着,在他的人头随着刽子手大刀落地的那刻,我的心也仿佛被人重创了一般,有些站不稳地往后退了几步,却被身后的人及时扶住了身形。

    不知什么时候,高韦已经站在了我身后!

    他是武将,这种场面早已司空见惯,这类濒死之人所喊出来的诅咒,不过是死前不甘的疯言疯语罢了,生前就斗不过别人,居然还想着死后化身成为厉鬼?光是听到这句话,就让人感到可悲了!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高韦冷漠地说出这句话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后,便转身离开了。

    呵呵,对于高韦来说,这个护卫的性命,等同于蝼蚁一般吧。

    那对我来说,又算什么呢?我不也将他当作祭品一般,成为了我争权夺利的踏脚石了么?

    其实,我和高韦是一样的。

    瞧见了那护卫早已哭晕过去的妻,还有他那才不过三岁只知哭闹的孩儿,这是我的手染上的第一笔血债,我不会后悔,我若心有悔意,那也只会是伪善。

    争权夺利的道路上,一路都是荆棘坎坷,满地都是鲜血尸骸,权利的高峰便是用无数人的骸骨堆积而出的……

    我以后为了达到目的亦或是为了自保,一定还会杀很多很多的人,这就是我的宿命!

    紧紧地握住了双手,所有的罪孽我都愿一力承担,所欠下的命,最后,也用命偿还可好?

    回过头,转身,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刑场。

    刑场上空的白帆迎风飘荡着,发出咧咧声响,仿佛风的嘶吼,又如同谁的哭泣声,声声愁杀人……

    当我好不容易走回到了家门口,天也黑了,周围人家都在大门口点上了灯笼,望着自家门口的那点熟悉的灯火,心里也终于有了一丝暖意。

    拉过门环轻扣了几下门扉,没过多久,大门便大开了,可开门的人居然是紫玉!

    紫玉第一眼瞧见我时,十分高兴,可仔细一看只见我只身一人,不禁神色异常,忙开口问道:

    “驸马爷,怎地只见您一人回来?您没见到公主殿下吗?”

    我闻言大吃一惊,她不是受伤了吗?怎么会让她一个人外出的?

    “我不是让阿正先回来报平安的了么?!公主她,她去哪了?”

    我慌了,她身上还有伤啊,要是出什么事怎么办?

    紫玉突然有些后悔让公主一人独自外出,公主在听阿正说过驸马今日发生的事后,很是担心,嘱咐自己在家侯着,她去寻驸马很快就回来的。

    紫玉没想到,公主并未同驸马一同回来,忙说道:

    “阿正已经回来了,可公主说要亲自去找驸马爷你的,所以才……”

    “公主她出去找我了?!”

    不等紫玉说完,我又急忙往外跑了出去。

    公主她在找我,这一路上我都没碰到她,一定是在哪错过了!

    公主,公主,公主……

    我又按照原路跑了回去,这一路上,我一边跑一边察看着来往行人。一看到与她身形相似的,便发了疯一般拽住人家,又瞧又问的,周围的人都把我当疯子一般了。若不是见我穿着公服,只怕是要报官抓我了。

    我就这样,来来回回穿过了好几条街,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找不到她,怎么都找不到她啊?

    琬儿,琬儿,你究竟在哪里,为什么,我怎么找,就是找不着你啊?

    “对不起!”

    颓然地方开了抓住一位女子的肩头,那人本欲开口骂我,却见我一脸悲伤痛苦的神情,想来是个为情所困的痴人,这失魂落魄的模样怪是可怜的,也便不忍心再做纠缠,继而转身离开了。

    望着这熙熙攘攘的人群,人海茫茫,我极度渴望从人群中找到那抹熟悉且深深眷恋着的白衣身影,可一切都仿若镜中花水中月,是如此的可望而不可即。

    我原本以为,只要回到家就能看到她了的,看到她动人的微笑,听到她温柔的话语,感受她温暖的触摸,可以将她紧紧地拥抱入怀……

    我觉得只要有她在,无论多么痛苦的经历,我都能克服;无论多么困苦的磨难,我都能战胜。如果失去了她,我的生命也将会变得毫无意义!

    琬儿,琬儿啊,我真的不能够失去你,告诉我,你究竟在哪儿?

    我颓然地跪了下来,也许是因为突然陷入无法自拔的惶恐,也许是内心最深层的罪恶感在蔓延,不知不觉间,我早已满脸都是眼泪。

    对于我来说,琬儿便是我得到救赎的那一抹白光,有她的地方就是家,可我确怎么也找不到她,我就像是个迷失在路途之中的孩子,放佛再也难以找到可以回家的路。

    “琬儿,琬儿……”

    周围的人都我有些癫狂的模样给被吓得躲得远远地,无论我怎么呼喊,都没有人会回应我。

    看着来来往往那群陌生而又淡漠的面孔,心中恍然想着,我这般疯狂地在找她,那她是不是也在失措着到处在寻着我?

    紧紧地握住了拳头,擦干了眼泪,我必须振作起来,哪怕是上穷碧落下黄泉,我都要找到她,然后紧紧地抓住她的手,再也不放开了!

    挣扎着站起身来,我发现自己已经脱力了,扶着沿路的护栏或者是围墙,就这样一步步翻过了一座长桥,支撑着走了许久,手都被划出道道血痕而不自知。

    当我沿着河岸缓缓前行时,隐隐约约似乎有听到银铃声,那声音很熟悉却又很遥远……

    是我的错觉吗?我紧张地四处张望着,河的对岸,灯火朦胧之中,当那抹熟悉的倩影映入眼帘,我的双眼都湿润了。

    那是我的幻觉吗?

    不,是她,一定是她,我绝对不会认错的!

    “琬儿……”

    我的唇都激动得在颤抖着,我好害怕,她会听不到我的呼喊,我在唤她,唤我的爱人!

    “琬儿……”

    对面,那袭有着无限落寞的身影猛地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时,眼已对上了那寻觅已久却始终不见之人的眼,眉头紧蹙,绝美的容颜上却是一脸悲伤的神情,心中不禁发出一阵感叹:

    那人定是自己上辈子所欠下的冤孽,不然,自己为何会对这冤家如此念念不忘?

    好像立刻回到他的身边啊……

    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辰……”

    她深情而又急促的一声呼喊,让我入置梦中。

    话音刚落,只见她身子微向前倾,足尖一点,如同一只婷婷仙鹤般,飞身而起,白色衣袂在风中摇曳,清影起舞,如同九天仙子下得凡尘,片刻间纵身向我跃来,我早已忘记周身一切,眼里心里都只有她一人了。

    张开双臂,再度将她拥入怀中,我只觉得此身定是在云间而非人世!

    “你去哪儿了,你到底去哪了?我到处找都找不到你……”

    说着说着,心中不觉酸楚,眼中的泪便要再度落下来。

    她紧紧地抓住我的衣角,头靠在我的肩头,抱住了我有些怔怔发颤的身子。

    还好,我找到她啦!

    紧紧地抱住了她,我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我一直在找她啊,找她找得好苦好苦,从来不知道,寻而不见竟是如此痛苦神伤之事,不知不觉间,她对我来说,竟已如此重要了啊!

    “对不起,对不起啊,琬儿,我来迟了,终于……找到你了啊!”

    怀里的佳人心有所感,她缓缓抬起头来瞧着我有些憔悴的神情,怜惜地抚上了我的脸,见我面容憔悴、一脸神伤,便知道我有多么心急着寻她了。

    听到我道歉的话语,琬儿只是浅浅摇了摇头,静静地看着我。

    我还有些神魂未定,紧张兮兮地拉着她的手,心中所想无所顾忌便冲口而出,言道:

    “琬儿,你答应我,不要在我看不见你的地方,不要到我寻不到你之处,好不好?”

    永远不要离开我……

    在这一刻,琬儿看见了那双清澈的眸子里满是自己的身影,而那眼中所饱含的深情,不禁让琬儿脸上微微一红,心中发烫。

    对上了我的眼,琬儿轻柔问了句,道:

    “若是寻不到我了……那你,又该如何是好啊?”

    附上了抚摸着我的脸的纤纤柔荑,我眼中是坚定的目光,言道:

    “那就一直找,一直找,上穷碧落,下极黄泉,我也一定要找到你,也一定会找到你的!”

    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担心她下一刻便会消失不见似的。

    “傻瓜,无论是碧落,亦或是黄泉,我都随你去,永远都不离开你,可好?”

    我微微一怔,鼻子一酸,伸手抚住了她美好的容颜,她说这话的意思,是愿意与我生死相依,不离不弃吗?

    哈哈哈,高辰啊,高辰,你前世究竟是修了怎样的福报,这辈子可以得到这样一份弥足珍贵的爱恋,可以遇到这样一个美好真诚的可人儿啊!

    我爱她啊,即便同为女子那又如何?!

    这份爱恋绝不会输给任何人,这辈子她注定是只属于我的女人,谁,都抢不走!

    抱紧了她,我笑了,笑得好开心还快活,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好,我们永远在一起,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绝对不会,再把你弄丢了!”

    紧紧回握住我的手,她的脸上带着那抹迷人的微笑,温柔的对我说道:

    “辰,我们回家吧!”

    我点了点头,心中满是幸福洋溢,笑着回应着。

    “好,我们回家!”

    我俩相视而笑,两人牵手并肩而行,仿佛有好多好多的话要同对方说,可话到嘴边,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一切尽在不言中……

    “晨,是农祥晨正的那个晨么?”

    走在半路,公主突然开口询问到,她很想知道我的本名。

    我有些吃惊的瞧着她,她只是淡淡一笑,言道:

    “那晚你发高热,说胡话的时候被我听到的,是么?”

    我嘴角翘起,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说道:

    “嗯,是那个晨,暮鼓晨钟的晨!”

    高辰的辰,农祥晨正的晨,辰儿,晨儿……

    公主似乎瞧出了里边的非同一般,明明如此简单的一个‘晨’字,何以要用‘农祥晨正’这个词来带出?

    公主饶有兴趣地盯着我瞧,问道:

    “为何是‘农祥晨正’啊?”

    我露出一丝狐狸般狡黠的微笑,非常坦白的地说道:

    “我若不这般说,父亲大人便不会收养我做他的螟蛉之女了!”

    命运就是这般充满了奇迹和未知,高镇夫妇在救下我之后,原本打算找一好人家收养我的,正因为我说出那几个字,透露出自己识字念过书,才得到高镇的怜惜,成为他的螟蛉之女了。

    倘若不是这般,也自然不会有后来的际遇,我不会为高辰,更不可能遇到公主见到琬儿了……

    总觉得,这一切仿佛冥冥之中自有天意,难道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么?

    如果,我与公主相遇、相知、相恋和相依,是命中注定的话,那我就相信这是命运使然了!

    公主听了我的解释,不禁掩面嬉笑,言道:

    “瞧不出来,你小时候便如此聪慧了,也不是很笨的吗?”

    我眨巴着眼睛,好奇地反问了一句,道:

    “我小时候,很笨吗?”

    我怎么不觉得我小时候很笨呢?我可聪明着呢!

    再说了,公主怎会知道我小时候是聪明的,还是笨笨的啊?

    “是啊,很笨哦,呆头呆脑的,书呆子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