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219章 一片深情
    此为防盗章, 请大家购买正版“啊呀,驸马爷, 你这是怎么了, 怎么好端端坐着都能把头给撞到?”

    紫玉都给吓傻了,而公主也放下了围幔, 忙靠了过来想帮我查看下伤势, 瞧我因着那“赏花”二字而由此突兀的反应,顿时心中了然,险些笑出声来, 伸出手来,扶着我的脸, 问道:

    “驸马,你从刚才开始就有些精神恍惚,可是哪里不适么?”

    眼前是那如玉一般的佳人,怀里是那股熟悉而又有些迷恋的香气,耳中则是她温柔如水的话语,我只觉得整个人意识都快被抽离了。

    我失神的点了点头,然后, 又似乎拉回了一点意识般猛地摇了摇头。

    公主摸着我的脸有些红烫, 又见我有些答非所问,觉得有些不对劲,忙摸了摸我的额头, 又摸了摸脖颈, 滚烫熨手, 赶紧给我号了脉,这才知道,我是生病了……

    该死,为什么没有早些发现呢!

    “紫玉,让车夫快马加鞭,赶紧回府!”

    紫玉一瞧不对劲,急忙催促了车夫赶紧回府。

    “驸马,驸马……别睡,听到了吗?!”

    公主有些急切的呼唤着,可我人已经开始迷迷糊糊的了,只觉得好困,也好累,可是公主她在叫我,公主,公主是小碗儿,公主是素竹,公主是萧琬,她是我的公主,是我的么……

    “公主,公主,我是在,做梦么?一定是在做梦……”

    是啊,一定是在做梦的吧,不然,怎么会有这么美好的事情,这一定是个美梦,我有些想沉浸在这梦中不愿醒过来了。

    “遭了,公主,驸马爷他……在梦呓么?!怎么会突然发高热呢?车夫,你再快些啊!”

    紫玉有些吓坏了,忙探出头去继续催促那车夫快些。

    我昏睡在了公主的怀里,什么都听不到了,什么也感觉不到了,只想就这样睡过去,感觉真的好累,好累啊……

    公主拍了拍我的脸,在我耳边喊着,有些慌了神,道:

    “高辰,我不许你睡,你听到了吗?不许睡啊,高……辰……”

    ……高……辰……晨……儿……

    ……

    “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迷迷糊糊中,那末熟悉而又高大的身影浮现在眼前,那是一个高大的男子,他的手宽厚而又温暖,他的脸严肃却又带着长者的慈爱,他温柔的抚摸着一个小女孩的头,然后笑着问她的名字。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晨儿……”

    小女孩有些虚弱,轻轻的说出这个名字来。

    “晨儿?!是哪个晨?”

    “农祥晨正的那个晨。”

    农祥晨正,日月底于天庙,土乃脉发。此句出于《国语》,可以说出这句话,这孩子定然是书香门第之后了。

    “晨儿,以后,来做我们家的女儿吧!”

    ……

    当我闭上眼睛之时,所见的便只有黑蒙蒙的车棚顶,摇摇晃晃间,我好想被人带到了什么地方,之后便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好不易把驸马带回府中安置,公主府上下已经忙做一团了,阿正瞧着自己爷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回来就变成了这幅模样,都吓得哭了起来,在门外候着都不知如何是好了。

    紫玉刚往房里带了盆冷水,一出来就看到阿正在哭哭啼啼的,气不打一处来,怒道:

    “不许哭,男子汉大丈夫,怎么哭哭啼啼的,赶紧跟着府卫去王御医府邸把他请过来!”

    见阿正遇事无措的模样,让他去请王御医总比他站在门外干着急强。

    “见到王御医后,将这张单子交给他,然后赶紧把药先带回来,听清楚了么?”

    阿正吓得赶忙收起了眼泪,接过了一张单子,猛地点了点头,便急匆匆的去找府卫去了……

    紫玉看着阿正跑开的背影,不禁摇了摇头,等回到房内,看到驸马爷十分痛苦的模样,大口的喘着粗气,似乎有些呼吸不顺,而公主则不断给他换冷水浸过的帕子。

    “不行啊,紫玉,赶紧让人去冰窖多取些冰块来,必须让他先把温度降下来!”

    “已经去取了,很快就可以送到!”

    紫玉从未见过公主如此慌张的神态,让人取冰来这句话她重复了好几次了。瞧着驸马爷有发热的症状,想起自己以前也曾发热过,被公主用银针给治好了,也许银针对驸马也有用处,忙说道:

    “公主,不能为驸马施针么?”

    公主摇了摇头,说道:

    “不行,他身子有些虚弱,我怕他受不住,而且,我发现他之前可能落有病根,再加上惊恐忧思过度,以致风邪入体,现在只能先用药和冷敷,希望可以尽快帮他把体温给降下来!”

    紫玉一听到驸马是因为惊恐忧思过度,想起自己那晚的放肆无礼之举,莫不是自己害得驸马爷如此的吧,若真是如此,那自己当真是百死而难赎其罪了。

    忙跪了下来,叩头请罪,双目含泪,道:

    “这都是奴婢的错,请公主殿下责罚!都是因为奴婢,驸马爷才会至此……”

    公主有些吃惊,紫玉这丫头她是清楚的,若不是自认为犯了大错,她不会如此失措,定是成亲那晚发生什么了。

    她曾嘱咐过紫玉,不许欺负他的,莫不是她玩心一起,还是吓到他了么?

    公主无奈的叹了口气,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啊,言道:

    “现在不是追究这些事情的时候,等驸马醒后,再作计较!”

    “是!”

    紫玉分得清主次,赶紧起身,听候公主吩咐。

    “派去王御医府邸的人还没回来么?”

    “我这便去瞧瞧!”

    说完,紫玉赶紧出了房门,去看看阿正他们有没及时把药拿回来。

    公主强行给驸马灌的汤药,还是被他给吐了出来,汤药都撒在衣服上一大半了,不成,等赶紧给他换身干净的衣物。

    吩咐了留下的侍女们去取几件的干净的衣物,公主将驸马扶起身来,想帮他先把上衣给换下来。

    当解开了他的上衣,公主的手停在了半空中,她的眼神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嘴一张一合之间似乎已忘记了言语。

    联想起了过去在他那儿出现的种种异常的举动,上药之时羞涩遮掩,脱下幅巾之后的落荒而逃,还有他那温柔性子,受伤小兽一般的眼神,抿着嘴时那一股小孩儿般的倔犟,以及那胆小怕死的软弱,和不经意间的傻笑……

    原来,真相竟然会是这样……

    为什么会是这样啊?不可能啊,不可能的,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不可能瞒过那么多人的耳目,一直隐藏这个秘密直到现在。

    皇祖母知道么?难道皇祖母说的他可以完全受控于自己便是此意么?可又不对啊,若是皇祖母知道了的话,不可能让自己嫁给他的啊?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高辰,你究竟还隐瞒了一些什么啊?

    公主那停在半空中的手,转而紧紧地握成了一个拳头,她眼中有了恨意,可看到他越发痛苦的模样,心中却又不忍。

    对啊,他还不能死,一定要把一切都问清楚才行!

    可能就连公主自己都没有发现,她在不断的给自己找救他的理由,这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了,令公主都有些来不及去思考将来会怎么样。

    派去拿干净衣物的侍女脚步声近了,公主收敛了思绪,急忙帮他把上衣重新拉好。

    “把衣物留下来,你们都出去伺候吧,没有本宫的吩咐,都不许进来!”

    公主冷冷地说出这句话来,侍女们纷纷福了一礼,将衣物放下之后,都退出了房门。

    “公主……对……不起……”

    怀里的他可能是做噩梦了吧,明明都热得糊涂了,说话声音也弱不可闻了,却在跟她说对不起么?!他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儿啊?在他的梦里,她也是这么可怕的么?

    “高辰,你以为说句对不起就可以了么?!”

    公主抱着他,在他耳边轻轻的说了这句话。

    ……

    不久后,冰块和药都送到了,而驸马的高热直到子时才退了下去,满身大汗换了几身干爽了衣物了,最后病情才算稳定下来。

    紫玉知道公主担心驸马的安危,可就连帮驸马换衣这类琐事都要亲力亲为,还一直守在他身边直到他退热好转。

    紫玉没有想到,公主居然对他如此上心,莫不是真的喜欢上他了吧?

    至少,她从未见过公主对哪个男子会如此尽心尽力,如此温柔相待的。

    从房里出来之时,紫玉见公主殿下满脸的疲惫之色,忙迎了过去,扶着公主,道:

    “公主,您先去安置吧,驸马有我们看着呢,您若是累坏了身子,那可怎么好?”

    公主叹了口气,她现在是心累,言道:

    “哪有那么娇气了?!接下来每两个时辰喂他喝一次药,明日应该就醒了!”

    “是!”

    紫玉牢牢将吩咐记下来了。

    公主轻轻地推开了紫玉的手,微微摇了摇头,说道:

    “不用伺候本宫了,本宫想一个人静静……”

    说完,公主一个人往后花园那去了。

    紫玉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那身影逐渐消失在拐角处,突然觉得那背影有那么些许落寂……

    ……

    等我再度醒来之时,天似乎已经大亮了,望着有些陌生的屋梁,我一直想不起自己这是身在何处,直到想到了我成亲了,然后住进了公主府,之后去上朝,然后似乎见到了——公主?!

    “等等,现在什么时辰了?天亮了?遭了,自己怎么还躺在床榻上,这早朝是迟到了啊!”

    “啊,对了,公主,公主呢?想起来了,这里是公主府,公主,公主在哪里?”

    ……

    这些杂事一股脑的涌来,令我有些头疼欲裂,我挣扎着想起身,可这才发现,居然有些使不上力气。

    我的自言自语将一直在门外候着的阿正给吓醒了,急急忙忙推门进来,看到自家爷醒过来了,高兴得差点又要落泪了,拍待会让紫玉姐看到,急忙拉巴着袖子,把眼泪擦干净了,跪坐在了床边,笑呵呵的说道:

    “爷,你终于醒了,吓坏阿正了,阿正还以为爷再也不会醒过来了呢?”

    啊哟喂,这傻小子,听了你这话我才要气得再也醒不过来了呢!

    “傻小子,我这不是没事了么!现在是什么时辰了,为何不叫醒我啊?”

    我说话时还有些有气无力的,感觉就像是大病过一场似的,可为何昨晚发生了什么,我是一点儿也记不起来了呢?

    “现在已经是辰时了,爷,您昨儿个突然病倒了,发了一夜的高热,都昏过去了,昨晚一直都是公主殿下亲自照顾爷的,等您热退了之后,公主殿下才回的房。现在好了,爷终于醒过来了,阿正这就去告诉紫玉姐姐,让她告诉公主殿下爷醒过来了!”

    公主她昨晚照顾了我一夜?!

    原来,那,不是梦啊……

    我苦笑一声,不再说话了,瞧着阿正那兴高采烈跑出去的身影,有些认命一般的闭上了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些释然了。

    这样也好,这样也好啊……

    好不容易挣扎着坐起了身子,看着自己身上换过的这身干爽的衣物,这很显然不是自己原来穿的那件,不禁抚了抚额头,想着,公主应该已经在等着我了吧,等着我给她一个交代!

    是的,我欠公主殿下一个交代,原本,我以为这个秘密可以瞒过一段时间的,至少不会这么快就被人识破,可没想到,只要是秘密,就会有纸包不住火的那一日么?

    因为她是公主,我想瞒着她;可也因为公主是她,我却又没有办法瞒着她,因为我,不想骗她啊……

    ……

    “晨儿,你会恨我们么?”

    病踏上,一位行将就木的高贵妇人摸着一个小男孩的脸,眼中满是泪水,这将会是她留在人世间的最后一段时光了。

    小男孩哭着摇了摇头,紧紧地握住了母亲大人的手,说道:

    “不会,晨儿的命是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给的,无论要晨儿做什么,晨儿都会去做的!”

    “你还那么小啊,将来要走的路会很崎岖坎坷,你害怕么?”

    “晨儿不怕!”

    小男孩坚定地点了点头。

    “是我们,对不住你啊!”

    ……

    贵妇人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咳嗽了两声,目光便开始涣散了,眼前开始变得黑朦起来,她紧紧地握住了小男孩的手,给了他最后一句忠告。

    “晨儿,你要记住,一定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你女儿家的身份,你一定要学会好好保护自己!”

    话音刚落,贵妇人的手最后无力的垂下了。

    “晨儿记住了,母亲……大人……”

    小孩子边哭着,边扑到了母亲大人的怀里,又一次,又再一次,眼睁睁的看着亲人逝去,她,又变成孤零零一个人了啊!

    ……

    拿开了抚着额头的手,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满脸都是泪了。

    “母亲大人,我喜欢上了一个人,我不想欺骗她,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才好啊?”

    将整个身子蜷缩在了一团,第一次,我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渺小无力。

    如果,把一切都告诉她,她会相信自己么?那之后,我们之间,我们的未来,又该何去何从?

    这一切,都是未知之数啊!

    ……

    “嗯,是该好好感谢公主殿下的。”

    我点了点头,语气却还有些中气不足。

    “怎么,方才是提到本宫了么?!”

    熟悉的生意入耳,可却少了几分那令人难以忘怀的温柔,我的心也跟着揪得紧紧的了。

    “公主殿下万福……”

    紫玉和阿正见公主殿下驾到,纷纷躬身行礼请安。

    我脸色有些微白,本能的不敢抬眼去看她,可又不得不逼迫自己对上她有些冷漠的眼。

    很显然,她在生气……

    对紫玉和阿正微微点头,让他们起身。

    今日她依然穿着一身淡雅的白衣,身形婀娜,国色依旧,只是两眼略失了往日的神采,想来,她定是一夜未眠了。

    我心中暗暗打定主意,想把一切都跟她坦白,至于未来会如何,我已经不敢再去想了。

    当她对上了我的目光后,我明显的看到了她的峨眉微微一蹙,开始有些迷惑的目光也开始变得锐利了。

    只见公主径直走向了我,在我跟前停下了脚步,然后,伸出手来抚上了我的额头。

    “身子,可大好了?”

    从她伸出手的那一刻开始,我便紧张得不敢呼吸了,待到她那句问候说出了口,还有额间那股熟悉的温度,我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般,微笑着回应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