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213章 夜探敌营
    此为防盗章,请大家购买正版夫子知道这孩子最为好学上问,对于学生的提问,他一向都很乐意为其解惑的.

    “不是呢,他们不是农夫,而是农奴.”

    农奴,也是奴隶的一种,依附于贵族而生,身份比平民还要低贱.

    “皇帝陛下不是曾下过旨意,废除奴隶制度么,为何还会有农奴?”

    小士子对这种不合理的现象感到困惑.

    老师的回答也是淡淡的,道:

    “那是他们自愿成为农奴的.”

    “为什么?”

    明明成为平民可以脱离卑贱的身份,可以不被贵族所奴役,可以不用卑躬屈膝,奴颜侍主.

    “因为在这个年代,平民比农奴更加难以过活.成为农奴也只是将每年收成的八层上缴贵族,至少还有两层可以勉强度日.可若是成为了平民,繁苛的赋税和徭役,便足以压断他们生存下去的最后一根稻草.”

    小士子脸上不禁露出悲伤的神色,问道:

    “那朝廷不管么?爱民如子的皇帝陛下不管么?朝中忠诚耿直的官员们不管么?”

    夫子安抚般摸了摸小士子的头,此时此刻,夫子突然觉得连自己都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抿着嘴,哀叹了半晌.

    小士子许久都没听到夫子的回答,奇怪地抬起头望着夫子,却看到,夫子望着远方的眼,居然流泪了.

    “你们将来都会成为天子门生,有的也会成为朝之栋梁.步入仕途,是你们未来的命运.现在回答夫子一个问题,你们,想做官么?又是为了什么而做官的?”

    夫子讲学便与其他的老师不同,他喜欢带学生们去体察民情,去外边开阔视野,比起教学生如何如何,他更喜欢问学生想如何如何.

    周围的人为了表现也好,为了尽快结束这磨人的授课也罢,纷纷说出了自己的愿望和理由.也许‘想做官么’这个问题有些多余,因为国子监的学生都是朝中权贵之后,步入仕途是早已经决定了的事情,所有除了说想以外,对于这个问题便没有再听到其他的答案了.

    至于为什么而做官?

    为了自己!

    为了家族荣耀!

    为了国家社稷!

    答案莫衷一是,可大抵也没能脱离这三类的说辞.

    说自己的,是难得的说出自己内心对官位的**;而说为了家族的,心中难免有股莫名的怨气和无可奈何;至于说为了国家社稷的,这小小年纪怎么知道什么是国家社稷,多数是些哗众取宠的,也许难得有几个心志高远的,可都还是未经打磨的原石.

    夫子听之也只是一哂,捏着故须的模样极为儒雅,言道:

    “为了自己的话,即便将来官做到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若是无甚建树,也只会是寂寂无名之辈,几十年后也许连名字都不会有人记得.”

    “为了家族荣耀,即便家族真的因你而兴旺传承,薪火不灭,可一旦国家破灭,再繁盛的家族也会一朝败落,繁荣不再,百年之后,又会有多少人记得这个家族曾经存在过呢?”

    “为了国家社稷,其功劳也许会为当朝者所传颂,记载于本朝国史之中,可千年之后,沧海桑田,时移世易,你也不过就是史册上所记载着的那么寥寥数笔,又有谁会深刻铭记你曾做过的一切呢?”

    “由此可见,荣华富贵,身后荣辱,不过都是虚妄.得之淡然,失之坦然.争其必然,顺其自然.无愧于心,不困于情,这才是士大夫安身立命之道.”

    事事岂能尽如人意,不过就是求一句问无愧于心罢了!

    夫子的话里总是充满了人生的智慧和大道,对于还是孩子的学生们来说,也许还无法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可只要将它们牢牢记在心上,总有一日会明白的.

    夫子转身瞧了瞧身后的那对兄弟,所有学生当中,唯独高家的这对兄弟与别不同。所有人多说过理由,就只有他们迟迟未语,不禁开口问道:

    “你们两人,又为何做官呢?”

    弟弟好动,俱胆识兼谋略,将来定是一员虎将,只见他对那些回答都不屑一顾,回答夫子的问题时,两眼放着光芒,自信满满,言道:

    “自然是为了让天下归于一统!”

    哥哥喜静,上学好问,好读书,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方才问夫子问题的正是他。

    “唯愿……天下太平!”

    小士子轻轻的说出这句话来。

    这两个孩子都让夫子惊叹,小小年纪,这天下便脱口而出了,只是一个遵王霸之路,另一个循王道之径,性格相反,理想也截然不同,却又殊途同归。

    当真是有趣之极啊……

    “你们年纪还太小,这‘天下’在你们眼中还如此狭隘,待你们长大成人之后,若是依然初心不改,便奋力走下去,看可得否?”

    ……

    睡梦中,老师的话渐行渐远,我也不禁苏醒过来,抬眼一看,自己居然在翰林院中打起了瞌睡,稍微动手收拾了下桌上的书籍,连连打了几个哈欠。

    也不知为何会突然想到这段往事,可能是前些日子因车淮的拜访而生出了几分感慨吧。那次与他交谈很是愉快,无非是各取所需,各有所得罢了。

    我答应助他登上翰林院掌院之位,他需要做的,不过是将自己的对手元吉踢出局去,而我自然也会有所回报。

    要掌控车淮并不难,上楼抽梯,只要助他得到想要的,让他依靠着我的权势,上了这阁楼,想要再下去,那可就难了。

    立他废他,也不过是在我一念之间。

    这般想来,车淮做官是为了他自己吧,奔个锦绣前程,光耀门楣,也不算白来这世上走这一遭。

    那我做官又是为了什么呢?

    唯愿……天下太平?!

    我不禁笑着摇了摇头,现在想来老师说的话还是几分道理的,那时候的我们,目光还是太过‘狭隘’了啊!

    这天下真的很广阔无边,我即便是站在北魏皇城最高的通天阁,也都只是管中窥豹,只见一斑;

    这天下也很小,小得如同桌面上放着的那张地图,天下分合之势,跃然纸上,一目了然。

    时间确实可以改变很多东西,我们的目光变得开阔了,理想也变得越渐清晰了,所思所感所想变了,唯独,那颗初心一直未变。

    若问初心是什么?

    那便是:天下归于一统,重回太平!

    是的,这是我的初心,也是高韦的夙愿!

    文以安邦,武可定国。

    这句誓言,在当年也许只算得上是两个少年的一时热血义气,可现在那已经成为了两个人的理想和奋斗的目标,那已经不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了啊!

    我一定会成为掌控这个国家权柄的大丞相,而高韦会成为手握兵权的大司马,到那时候,就是我们靠自己的手改变这个国家,直至将这四分五裂的天下再度归于一统的时候!

    所以,我需要在宦海沉浮中,不断地积累从政经验,权谋设计,以期得到更高的权利;而高韦则需要有机会可以建功立业,继而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抱负,得到一个将军可以得到的最高的荣耀,让这个天下在他手中再度变得完整。

    我们所求完全不同,却又殊途同归……

    我原本以为,这些应该就是我想要的了。不,应该说这一直都是我想要的才对。

    多年的蛰伏隐忍,多年的计划盘算,多年的曲意奉承,不就为了完成这最终的夙愿,不违背这颗士子的初心么?

    所以,即便是要当时要我娶公主,我也欣然同意,所有的一切都不是已经在我所设计当中进行了么?!

    从一开始,我就一直在下一盘棋,一盘一直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在下的棋。

    我天生就是一个巧妙的设局者,也许直到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设计出来并按照我预定的轨迹运转的,仿佛所有的一切都可尽数为我所掌控。

    可我看似可以掌控住一切,却无法掌控住自己的这颗心,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她是北魏的长公主,是我注定的妻,也是我的爱人!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也是个傻姑娘,明明已经感觉到了我的野心和**,却还是选择在我身边陪伴我,守护我,纵容我,因为她爱上我了,比我爱她还要多一点。

    我也好爱好爱她,对她的爱也是真心实意、发自肺腑的,她带给我前所未有的感情体验,是第一次的怦然心动,是第一次的由然忘我,也是第一次的不顾一切……

    因为她,野心和**,都已变得不再那么重要了。

    爱着她,守护着她,成为了我首要之责。

    我以为自己可以做到老师所给出的三十六字真言:

    得之淡然,失之坦然.争其必然,顺其自然.无愧于心,不困于情。

    可一旦换成了她,我便无法做到失之坦然,无法不困于情!

    在我短短的二十年岁月里,仿佛一个空壳一般的我,却拥有着无比强大的求知**,而这份空洞只能通过书籍和知识去填满。

    所以我很喜欢看书,学习,积累一切我能学到的知识,我学到了很多很多,学会了阴谋阳谋,学会了人情世故,也学会了察言观色,我可以清楚地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从语言,从面部表情,从行为动作,这一点几乎让我有了可以一眼看穿别人的能力。

    这也许就是常人说的天赋异禀,它确实给了我许多奇妙的感觉,却无法告诉我喜欢一个人的感觉是怎样的?

    第一次有了这个疑问,是因为柳絮,是她让我知道了,原来,即便我已经博览群书、聪明绝顶,我也并不是一个完整的人,因为我就连喜欢是什么,都不知道。

    可真正教会我喜欢,给了我‘爱’这份感情的,却是她,公主,萧琬,我的妻,我的……爱人!

    是她的那份温柔似水教会了我,被一个人爱着是一种怎样的感觉;也是她的那份坚强勇敢,让我知道了爱一个人需要付出怎样的勇气和真心!

    这个时候,我知道了,也许我一直以为的并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也许那只是天赋所给予我的使命,而我的私心则告诉了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

    是的,我现在知道了自己真正想要的就是她——公主,我想见她,好想见到她,想她都想得快发疯了啊!

    整整四天,我都待在翰林院整整四天了,每天都在处理公文和整理古书典籍,我从没如同现在这般,觉得原来一直待在翰林院居然是如此枯燥烦闷的事情,我已经四天都没有回过家了啊!

    这一切都是为了所谓的成为侍讲学士考核,当然了,作为本次竞争者的元吉也同样如此境遇。只是我比他好些,因为车淮已经在开始准备给他小鞋穿了,追其缘由,也怪元吉从一开始表明态度就是奔着掌院学士那把交椅去的,这明显就没把车淮放在眼里么。

    所以无论元吉做的多好,有人总是能鸡蛋里挑出骨头来的,又加上有周温坐镇,元吉想要上位,即便有他父亲在外一力促成,多方奔走,也因难以触及翰林院内部事宜,而让结果出现很大变数。

    更何况此次侍讲学士考核,对外宣称是以公平竞争,择优而仕的名头,搞得跟科举考试一般,人都待在翰林院单独书房已经四天三夜了,不许外人探望,不许擅离职守,不许交头接耳。

    这些天来,所要求之事我都做到最好,要处理的公文也照常批阅,面试所询问之事也对答如流。

    我只想着尽快结束这折磨人的考核,期待着今晚这漫漫长夜尽快结束,然后明日可以放我回家,不然,我真的是要疯掉了啊!

    啊,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公主,公主,我好想你啊,你想我了没?

    推开了那扇窗,托着腮抬头望着天上那轮皎皎明月,兀自出神。

    “唉,要是知道这劳什子考核要受这等非人折磨,打死我,我也不要那侍讲学士了,公主公主,我好想你啊,若是现在能立刻让我瞧见你,即便是死了我也甘愿啊!”

    我颓然地趴在了窗沿边,无比哀伤地叹着气。

    “说的,可是真心话儿?!”

    “当然是真心话了!”

    来不及细想,这话茬就被我接了下去。当我回过神来,心中满是狂喜,而瞳孔中早已将那朝思暮想的白衣倩影深深映入眼帘,刻在心上。

    “哈……哈……我这一定是在做梦了啊。”

    我嘴里在笑着,可眼里却忍不住落下泪来,情到深处,果然会让人做出一些意想不到的傻事来呵!

    “傻瓜……”

    白衣倩影就这样站在了窗外,一把拉过了我的领口,毫无停歇地,吻住了我的唇!

    这个吻来的如此突然却又是如此自然,缠绵悱恻而又带着点苦涩,细腻绵长而又丝丝甜美,仿佛要将这几日对彼此的刻骨相思都许予卿知……

    抵着峨眉,稍微喘了口气,心中已是甜蜜和惊喜各占了一半了,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吻我,她吻我了!

    “我即便是死也甘愿了啊!”

    情不自禁地,我开口说出这句话来,为能见到她,也为了她那深情的一吻。

    “你的命是我的,我不允,你哪都不许去!”

    她的声音依然温柔而又不可违背,是我这辈子无法逃脱的劫,也是我无比眷恋着的缘!

    “好!”

    话音刚落,隔着窗,我探出半个身子抱住了她,又继续与她拥吻在了一处,如同花雾一般,朦胧而又深远,迷恋而又难以割舍。

    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霞无觅处。

    今晚,注定会是个不眠之夜……

    “切~”

    我有些不屑一顾。

    “诶~说你不识货你还真不识货。”

    刚一说完,杨安源便将酒瓶放到我跟前,然后打开了活塞,让我闻闻香气……

    不闻还好,一闻那股奇怪的味道让我几欲想吐了,我的神啊,这玩意究竟是什么东西啊,怎么那么恶心?

    “滚犊子,这玩意能喝吗?”

    我怒了,一把将酒瓶推开了去。

    “这可是货真价实的虎鞭酒,一般想买还买不到呢?!”

    我的脸瞠的一下就红透了,虎鞭酒?!莫非,就是那个虎鞭酒?

    “谁,谁说我要喝虎鞭酒的?!”

    我拍案而起,这可是有关尊严之事,怎么能让他们在一边胡说八道呢!

    “嘿嘿,我们可是知道得清清楚楚的啊,你说吧,你这才成亲几天啊,居然就害风寒了?这洞房也能闹出风寒来,哥几个不是担心你的身子骨么?你可别好心当作驴肝肺啊!”

    这话简直一掌就将我击出了内伤,就差喷出一口血来了!

    “谁……谁说是因为洞房……”

    我现在恨不得一头撞死得了。

    “这事翰林院的人都知道了啊,你也知道,翰林院的这些人多生了几张嘴,保不齐,整个皇宫内院都知道啦!”

    杨安源这刀补得真是到位,我已经七窍生烟了……

    “别说做兄弟的不照顾你,赶紧把这酒拿回去喝了,这一杯下去,保证你龙精虎猛,立于不败之地啊!”

    “啊,对了,别喝太多哦,担心流鼻血……”

    最后,杨安源还不忘记温馨提示了一番,我恨不得立马冲过去掐死这厮。

    另一边的李皓也没闲着,从怀里掏出来的则是一个小盒子,而盒子里郑重其事的装着一颗丹药……

    不用想也知道,这丹药一定也是和杨安源那酒一般,有异曲同工之妙了。

    “高兄,这可是百子丹啊,此等民间偏方药效独特,保证一索得男,至于这效用么,我那媳妇,第一胎就给我生了个大胖小子!”

    说完,李皓脸上也不禁微微泛红。

    两人相视而笑后,分别将酒和丹药都搁在了我桌前,一副敬请笑纳的表情。

    摊上这两奇葩货,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了,脸上是玩坏了的表情,眼神都变成了丁字,只是淡淡的说了个字。

    “滚……”

    “哟~这是不好意思了,还跟兄弟客气……”

    还未说完,李皓好心提醒了一句,不远处迎面走过来的,不是翰林院侍讲学士贺弼么?

    在翰林院,第一的自然是正三品翰林院掌管学士,相当于院长,第二则是从三品翰林院侍读学士,副院长。而从三品翰林院侍讲学士是翰林院的第三把交椅。

    也不知今日吹得什么风,竟然把他给召来了?

    我忙打起精神来,起身准备迎接。这贺弼年纪三十有六了,算是我们的顶头上司了,虽然如今我的官衔升到了正二品驸马都尉,可那终归是荣衔,在编制上他还是我们的上司。

    当年我与杨安源一言不合大打出手,最后被上司罚半年俸禄之事,便是这位贺弼的手笔了。

    这不,杨安源一见到他就跟老鼠见到猫似的,赶紧躲到了我身后去了。

    我抱拳行礼相迎,因着驸马的身份,不用向他躬身行礼,笑着言道:

    “贺学士,您亲自到此,可是有要事吩咐?”

    贺弼笑了笑,一脸赞赏的神情看着我,说道:

    “无甚要事,倒是有一桩高大人的喜事,我啊,这是来给你道喜来的。”

    说完,贺弼乐呵呵的拍着我的肩头。

    说真的,他这突如其来的示好,我还真有些不习惯,而且,我不喜欢陌生人太过接近我。

    不着痕迹的躲过了贺弼的好意,笑着回应道:

    “贺学士说笑啦,下官这才刚成亲不久,却也算是一桩喜事啦!”

    “嗯,成为驸马爷确实是天大的喜事儿,不过我要说的却并非这桩。其实昨儿个太皇太后亲自下了懿旨嘉奖与你,而皇帝陛下也下旨意,着你连升二级,不日,升你为翰林院侍读的公文便会下发啦!”

    翰林院修撰是正五品,而翰林院侍读是正四品,正五品到从四品再到正四品,确实是连升两级啊!

    稍微停顿了片刻,贺弼瞧了瞧在我身后的杨安源和李皓,又不补充了一句,道:

    “当然了,杨安源和李皓也正式升为编撰了。你们三人乃是当年的同科进士,如今一同晋升,岂不是好事一桩么?”

    杨安源和李皓一直是从五品翰林院编修,在我之下,如今也正是升为正五品的编撰了,算是升了一级。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啊!

    这三年来若不是有人刻意打压,我们三个早可凭自己本事晋升了,这回儿,倒像是我们晋升,他贺弼功不可没一般。

    虽说如此,该装的感激涕零的还是得装,过过场面还是有必要的么。

    我与杨安源和李皓使了个眼色,三人忙行礼,感激的说道:

    “多谢贺学士提拨!”

    “诶,这都是几位才堪大用,才能受到皇帝陛下的赏识啊,今后几位的前途定是不可限量,也许将来贺某也有靠几位提拨的时候啊!”

    “贺学士言重了,高辰一定不会忘记今日学士提拨之恩的!”

    我微笑着又给贺弼行了一礼,他从我这得到了肯定的承诺,嘴上也是笑得合不拢嘴了。

    “好啊,话我可带到了,你们都好好做事,贺某就不多叨扰了,请!”

    说完,我做了请字状,还派人送贺弼。

    ……

    贺弼人才刚走到院外,长公主殿下居然亲临翰林院了,这可把贺弼给吓了一跳,急忙退居一旁恭迎公主殿下玉架,公主凤目流转,语气庄重却并不严肃,微笑着说道:

    “贺学士,琬儿常听太皇太后老人家夸赞学士满腹经纶,才富高雅,是难得一见的人才。今日恰好琬儿读史书有不明了之处,还请贺学士不吝赐教!”

    贺弼低眉垂首而立,听闻长公主殿下居然如此夸赞,心下大喜,又知道称赞之语出自太皇太后,不禁喜上眉梢,窃喜之余,忙回应道:

    “受太皇太后和公主殿下抬爱,贺弼愧不敢当,公主殿下旦有所遣,敢不从命?”

    “贺学士客气了!”

    这一来二去,长公主便与贺弼攀谈起来。

    ……

    “公主……”

    我听到院外的响动,走出去查看,却恰好看到公主正与贺弼寒暄,忙小跑了过去迎接公主。

    “驸马,跑的这般急作甚,我又不会跑了。”

    公主一言,便惹得身后的宫娥和侍从们掩面而笑,就连贺弼都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别处。

    我脸上一红,傻笑了几声,低声说道:

    “我,我这不是,想你了么。”

    公主脸上微微泛着红晕,小声回了句。

    “油嘴滑舌!”

    随即,正声说道:

    “我听内务府的人说,驸马你升官了,该回去好好犒劳你一番呢!”

    公主笑得别有用意,这升官之事还用听内务府的人说么?

    “这可多亏了贺学士从旁提点呢!"

    三言两语之间,贺弼居功至伟,公主不失时宜再加以点拨,道:

    “原来如此,贺学士有心了,今后也请学士多多提点我们家驸马啊!”

    贺弼忙躬身行礼,道:

    “这是贺弼的荣幸,公主殿下若无其他吩咐,贺弼便先行告退了.”

    公主颔首,微微福了一礼,道:

    “方才多谢贺学士赐教,琬儿受益匪浅,学士慢走.”

    贺弼有礼的退下去了,瞧着他离开得有些匆忙的身影,我不禁有些感慨,公主驾驭百官,恩威并施之术,早已练至炉火纯青之境,也是啊,看公主殿下把我制的服服帖帖的,不就知道我这媳妇有多厉害了么?!

    “我需要他提点么?”

    我眉头一皱,低声反问了一句,语气中似有些许醋意,说起来也不知公主与那贺弼说了些甚,把他吓得脸色都有些发白了.

    我的那点小心思公主拿捏得非常到位,见我吃味,便拿温柔的话来堵我,道:

    “是是是,我们家驸马天资聪慧,无人可比,以后贺弼还得仰仗着驸马爷的威风才行呢!”

    哎哟喂,公主这是在给我灌蜜呢,心里是甜甜的没错了,可瞧着宫娥和侍从们那忍俊不禁的表情,怎么看怎么觉得公主在把我当小孩儿哄.

    啊,算了,我认命了,反正要达到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不是么?

    “嗯,那我等着回家后,你做好吃的慰劳我了!”

    说要犒劳我的可是公主殿下啊,要知道,公主殿下金口一开,那可不能轻易反悔的.

    公主嘴角微微上扬,笑着说道:

    “好啊,你想吃什么,我都做给你吃。”

    哎呀,公主殿下还下得了厨房?!

    啊,高辰啊,高辰,你上辈子是积了多少福报,这辈子娶了这么个了不得的女人做媳妇啊?

    我又不合时宜的开始犯傻,还笑出声来,不知道自己下辈子,下下辈子还有没这福气,找到这么好的媳妇啊?

    “傻瓜,怎么又开始犯傻了?”

    公主温柔的抚着我的脸,我只觉得人都开始飘飘然了,然后不由自主的,就把那在心里绕了好几圈的问题,用十分认真的表情,问出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