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211章 出使邺城
    北魏使臣奉命出使北齐京都邺城。

    两国之间互派使臣本有锦上添花、互为通好之意,故而两国为宣扬本国威仪,都会极尽奢华渲染之能事,迎宾礼仪,互赠礼单等等,一切都得按照既定程序上来,若是稍有怠慢,便是有损国体之事,如何能不慎重?

    只是这次的出使会面不但没有热闹喜庆之气,却显得格外肃杀与冷漠……

    也许是因为这数九寒天漂泊大雪都依然无法掩盖邺城郊外那十几万北魏大军的冷冽肃杀之气;亦或是邺城城墙上那无数身着战甲拉弓搭箭早已站满城头的北齐军士们那紧张而又充血的目光,这样剑拔弩张,绷箭在弦得紧张、急迫与惶惶不安之感,早已将使臣访国这该有的喜庆之气被冲击的淡然无存。

    今日大雪暂且停了,可偶尔刮过来得一阵寒风,还是让这位孤零零站在邺城城下的那位持节出使北齐的北魏年轻使臣,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暖耳与这身厚厚地貂皮斗篷,似乎都难以抵挡住这有些刺骨的寒冷呢!

    我忍不住打了喷嚏,嘟了嘟嘴喃喃着,随即拉紧了身上的斗篷,想让自己冰凉的手稍微暖和一些,随即抖了自己似乎有些僵硬的腿,找了个安全的姿势,小心地下了马背。

    就这点微不足道的动静,都惹得邺城城头上那些剑拔弩张地北齐军士们好一阵不安与骚动,有些人早已忍不住将手中得弓弦拉得更紧了……

    我抬头瞧了眼邺城城头那黑压压地一片,不禁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没有热闹地迎宾仪式也就罢了,用箭阵来迎接我这位北魏使臣,这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地待客之道,对我来说也算得上是十分隆重了。

    想想几百年来北魏北齐彼此征战多年,互派使者互通有无之事也是屡见不鲜的,可即便如此,大概也没有哪位使臣可以得到如同我如今这般地待遇了。

    “哎,我大概是出使邺城最倒霉的一位使臣了吧!”

    我忍不住,发出这句感慨来。

    身后,唯一与我同行的小厮从马背上下来后,怀里捧回了两只锦盒后缓缓地跟在了我身后,他个字中等身形偏瘦,模样普通可办事却十分干练,面无表情可目光却十分专注,他便是琬儿安排在我身边护卫我的暗影卫——魅。

    暗影卫从不以真面目示人,想必,这张面孔,也并非是魅的本来面目了。

    “公子此行若得以成事,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亦是其他使臣无法比拟的!”

    魅不动声色的一句话,提点得恰到好处。

    我不觉微微一笑,没想到琬儿身边就连暗影卫都能有如此见识,那围绕在她身边得那些燕云龙骑卫的将军们,可想而知,都不是泛泛之辈了。

    燕云龙骑,国家奠基之石,守护之翼,果真名不虚传啊!

    “待会见了北齐的那些朝臣酸儒们,少不得费一番唇舌,若无我吩咐,你莫动,也莫随意开口,一切听我指挥便是。”

    “喏!”

    听我所言,魅点头应承下来。

    我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拂了拂衣帽上的积雪,牵着马缰,拉着马儿便提步缓缓往城门外护城河上的那座吊桥上走去,魅亦步亦趋地跟着,一直与我保持在三步之遥。

    马饰上的铃铛伴随着主人缓慢地脚步而发出一阵阵悦耳的声响,却在另一方面令守城的军士神情越发紧张和不安起来。

    为促成这次和谈,减少不必要的误会,我与魅是单骑来到邺城之外,而北魏大军都驻守在十里开外,可即便是如此,北齐守将依然不敢有丝毫懈怠,深怕这北魏的使臣出使有诈,如今听的这铃声叮当作响丝毫不觉悦耳,只觉似某种不安信号。

    还未等北魏派来的两个使臣靠近吊桥,就有士兵奉了长官的命令,不许使臣牵马过桥。

    闻言,我不觉微微蹙眉,北齐军士如此紧张,如临大敌,看起来今日要入这邺城,少不得会遇到些阻碍与刁难了。

    向魅使了眼神,两人随即松开了马缰,将马匹留在了原地后,护城河上的吊桥才被人缓缓放下。

    待过了吊桥,桥面又很快被北齐军士拉起,而我领着魅也缓缓来到了邺城城门边,却见守城的军士完全没有开启城门迎客的心思。

    很快,城头一个文官打扮的人露出了颗圆圆地胖脑袋,两只眼笑得都快眯成了一条缝,只见他扯着嘴皮子高喊着说道:

    “还请使君恕罪,下官乃邺城京兆尹姚诤,奉皇命前来迎接北魏使君,只是如今两国交战,战事焦灼,姚诤负有守城重任,且皇令在身不敢随意开启城门,也就无法开城迎接使君了。”

    闻言,我不觉嘴角抽搐,这就是北齐的待客之道?

    简直就是岂有此理!

    只听那姚诤一脸讪笑,继续说道;

    “使君若是不弃,姚诤已为使君备下篓筐,只得委屈使君与侍从坐于篓筐之中,姚诤着人小心将使君拉将上来啦!”

    什么?坐在篓筐中让人拉上这十丈多高的邺城城楼?!

    只是瞧着这城墙的高度,我就不觉有些眩晕,恐高的毛病似乎一直都没怎么改善,这可如何是好?

    很快,姚诤便让人将一个大篓筐放了下来,为了证明这篓筐结实安全,放下来之时还顺便将两个士兵给送了下来,十分贴心。

    两个士兵从篓筐中出来后,恭敬地站在了一旁抱拳向我行礼,一边做请字状请我入筐。

    我脸色微微有些发白,握紧双拳,深吸一口气,故作镇定地入了篓筐,再怎么说我都是北魏使臣,管他刀山火海都要义无反顾,绝不能丢了北魏人的脸面!

    魅也随着我走入了篓筐,就站在我身边,一脸戒备地注意着周遭情形。

    当篓筐被人慢慢提起,我的心也跟着紧悬,双手有些紧张地握紧了篓筐边缘,目光尽量不去望筐外。

    魅注意到我的异样,似乎没想到我竟然畏高,不禁向我投来关注的目光。

    我轻轻摇了摇头,只低声说了句,道:

    “到了提点我一句。”

    魅会意,微微颔首,可瞧见我越发苍白的脸,还是主动伸出手来掐住了我虎口处的合谷穴,暗暗度气,不过片刻,我便觉身子清爽了不少。

    当他的手触碰到我的虎口之时,我微微有些诧异,不仅因着魅第一次如此僭越,也因着肌肤间的触碰让我对魅有了与别不同的感觉。

    他的手指间虽能感觉到习武之人的老茧,可他的手指却纤长柔美,男子会长一双这样的手么?

    带着疑惑,我不禁瞧着魅微微有些发愣。

    魅感觉到了异样的目光,见我状态好转忙松开了手,恭敬地退到一边微微向我躬身行礼,言道:

    “是魅僭越了。”

    虽然面容、声音可以可以伪装,可有些真实是无法尽数掩盖的。

    我不觉淡淡一笑,心中顿时了然,只是没有当即点破,摇了摇头,道:

    “无妨,多谢!”

    就这般不知不觉间,已经安全到了城楼,脚尖才刚刚着地,那北齐的京兆尹姚诤立刻带着手下便迎了过来,躬身行礼,面带憨笑,言道:

    “使君一路辛苦,真是难为使君啦!”

    待人站定,我这颗七上八下的心才算安了位,因着这家伙的为难,即便姚诤一脸的笑容可掬,可我却对他一点好感都没有,更何况,他的笑容也是极为虚伪的。

    我拱了拱手,笑着言道:

    “虽然多有不便,高辰倒也不觉为难,反而为州牧感到为难了,这般迎客之道却也是史无前例,十分独特啊,高辰受教了!”

    姚诤在一旁陪着笑脸,道:

    “使君见罪啦!”

    我摆了摆手,玩笑般说道:

    “可惜州牧未曾在城门边上开个小门让高辰入城,不然,高辰也就有机会学学晏子使楚,嘲讽州牧一句‘使狗国者方从狗门入’,借机也难为难为一下州牧!”

    “哈哈,使君还是位风趣之人啊!”

    说完,我们两人像多年老友一般,无所顾忌地哈哈大笑起来。

    姚诤做请字状,周围军士手指兵戈自动让出一条通道来,他在前头带路,将我们望皇城方向引去。

    看着这一路上齐军兵不卸甲、马不解鞍,全军都呈备战状态,拥挤却还有序,就知道邺城虽然被围困数日,可齐军士气依旧,若是北魏在此时强攻,定然会损失惨重。

    姚诤一路多方察看这位北魏使臣,见此人年纪轻轻却在整装肃杀、手执利刃的军士丛中走过时依然面色不改,便知这位北魏的驸马爷也算是个颇有胆略之人了,只是不知这份胆略是装出来的还是真有其事了。

    才下得城楼,外围围观人群中突然出现骚动,很快,一个蓬头垢面,身着破烂粗衣,面有黥字的大汉闯出了人群,直往我这边冲了过来。

    姚诤走在前头,自是早已注意此等异样,先是大惊失色惊呼一声,随即他那矮胖的身躯却能够迅速地做出反应,一个利落地转身便躲过了那大汉的袭击,而跟在他身后几步之遥的我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见那蓬头汉子直扑我而来,我不觉微微愣神,等我反应过来之时那汉子的手直往我衣角处抓来,在看到这汉子的那双手后,我生生克制了自己想要立刻推开了这汉子的**,低沉而有力地喊了句,道:

    “别动!”

    身后,魅的身形定在了原地。

    而我的手则稳当地拽住了这汉子的衣领,因为他来势汹汹,逼的我退后了一步才稳当地挡住了他向前扑倒的趋势。

    被我捧在怀里的代表着北魏出使使臣符节也因此而落了地,符节落地,代表着一国威严扫地,使臣有辱国体!

    周围之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呆在了原地,而姚诤却不动神色地嘴角微微上扬,转而面带惊慌,大声呼道:

    “来啊,速速将这刺客拿下!”

    周围的卫兵这才听到指令,立刻围了过来,想要将这大汉拖将拿下。

    “慢!”

    我厉声制止,急忙扶起了险些跪倒在地的这位莽汉,向姚诤辩解道:

    “此人并非刺客,州牧莫要为难于他。”

    这大汉才站稳身形,围上来的卫兵便立刻将他制服,片刻后便被人压制在地。

    这汉子不禁怒目而视,数独挣扎却都被压制,面上尽是不甘愤怒的神色,嘴里却只能呜呜哇哇地乱喊一通,竟然一个字都吐露不清楚。

    他竟还是个哑人?!

    我微微讶异,顿时心中也不免对这汉子生出几分怜悯之心来。

    我一度也曾以为这汉子是个刺客,他脸上有刺字,那显然便是个有罪之人,可当我看到他向我抓来的那双手时,我便很确定,他一定不是刺客,这才会立刻出声制止身后的魅出手。

    而结果也确实如我所料,我平安无事,而他也并没有做出什么伤害我的行径来。

    见这汉子被人制服了,姚诤才急急忙忙走了过来,边擦着额头的汗珠边说道:

    “使君受惊吓了,这等顽固刁民、亡命之徒哪里知晓国家大义,两国议和那是利国利民的好事,这等顽民不知轻重,竟妄图刺杀使君,阻碍两国和议,实在是罪大恶极,来啊,立即将此人就地斩首,以儆后来!”

    姚诤三言两语便给这件案子定了性质,还十分干净利落地定了案,卫兵很快便准备将这汉子拖到一边立斩示众了。

    “州牧,您乃邺城京兆尹,一州之长,邺城百姓之父母官,虽掌邺城刑政,可依法断人生死却也不可如此草断人命啊!他确实并非刺客,州牧可曾见过十指尽无的刺客么?”

    听我这么一说,众人这才注意到,这汉子十根手指头都早已被人尽数斩断了,瞧着此等情状,众人心中都不禁发怵,围观人群中也不免引发一阵窃窃私语……

    姚诤翘首观望,见果真如此,却也并没有可怜这大汉之意,向我拱手言道:

    “使君言重了,此人既受黥面之刑,那便是待罪之身,即便他并非刺客,可就他方才冲撞使君,以致使君符节落地,辱国辱君,令使君成为不忠之臣,数罪并罚,也足以将此顽民凌迟处死,满门抄斩了!”

    姚诤此言格外刺耳,却也是事实,符节比使臣的性命都要重要,符节落地,辱国辱君,使臣万死莫赎!

    我不禁面色凝重,缓步到符节跟前,郑重面向西面撩袍跪倒,顿首三拜,魅亦紧随我身后跪倒在地,只见我神情庄重,十分诚恳真切地说道:

    “高辰一时过错,使得符节落地,辱国辱君,罪无可恕,待完成此番议和大任,高辰定自行受缚亲自回京请罪伏法,伏惟我北魏太皇太后、皇帝陛下圣恩顾重,臣等敢不效死命乎?”

    待顿首礼后,恭恭敬敬将符节双手捧起,小心翼翼用衣袖拂去其间雪粒后,重新将符节揽回了怀里,然后端正起身,身后的魅也跟着站起身来,一直寸步不离我左右。

    我如此有理有节、郑重其事的一番举动,令原本还有嘲笑之意的人也被我这番忠君爱国的情怀给震撼了,纷纷肃然起敬起来。

    回过身来直视姚诤,我怔怔言道:

    “州牧,还请饶恕这无辜之人,刑罚之根本在于惩恶扬善,令百姓法有所依,行有所止。他虽是待罪之身,却已身受刑罚赎其罪愆,不可再因他身受黥面之刑而另眼相看;更何况此人方才莽状之举亦属无心之失,正所谓不知者无罪,且符节落地,乃是高辰身为人臣之过,在我北魏,符节不可为使臣朝臣而落,却可为天下百姓而落。没有百姓万民,何来家国天下?人命关天,还请州牧慎之、重之!”

    说完,我整衣躬身作揖,极为认真!

    姚诤一时哑然,而周遭围观百姓面容却不免为之一动,姚诤见罪,心中暗呼不妙。

    “既然使君为其求情,姑念其乃是无心之过,便宽恕了这回,打发了他去吧!”

    姚诤忙挥了挥手,让卫士将这莽汉赶走了事。

    见那莽汉因此而得以侥幸留下一条性命,这是在齐主登基为帝之后从未有过之事,只因齐主宇文懿登基后,兴起严刑酷法,大肆残害忠贞有为还有无辜百姓,各府官衙多为趋炎附势之辈,助纣为虐,为官不为,对于不肯依附之人,更是宁可杀错一千也不能放过一个,以至于在邺城之中,人人自危,百姓亦是惶惶不可终日。

    如今这莽汉竟然得以活命,这如何能不让众人惊讶欢腾,很快人群中便有人忍不住欢呼出声来。

    姚诤怒目瞪向欢呼之声传来之处,正欲开口叱责此等无法无天之举。

    而我则先声夺人,借此良机大声呼喊道:

    “在下乃北魏当朝驸马督尉高辰,北魏大军监军持节,如今奉我朝太皇太后、皇帝陛下御命,兼任出使齐国使臣,今出使邺城三日,只为两国议和之事而来,不为求战,只为止戈,还两国百姓太平安然,高辰在此允诺,只要高辰在邺城一日,北魏大军不得攻伐邺城,直到高辰顺利完成此番议和重任,望邺城百姓莫要惊慌,睦邻相告!”

    这番话语很快便在人群之中传播开去,人们之前为这位北魏使臣到来而惶惶揣测与不安,在这一刻都稍感安心下来,无论这个北魏人所言真假,至少有一句话大家都听明白了,只要这位北魏的当朝大驸马还在邺城,那北魏大军投鼠忌器,也绝不敢贸然攻伐邺城,这才是北齐军民最为关心的头等大事!

    姚诤没想到自己设置许久的步调,会被这个看似愚忠而无甚过人之处的年轻贵族的几个举动和一番话语给打乱,一下没注意,这个年轻人便开始用言语煽动百姓和守城军民,再这般下去影响极为恶劣,后果不堪设想。

    “使君,摄政王早已等候使君多时了,还请使君随下官尽快往皇宫一行。”

    姚诤连忙迎了过来,急得伸手拉住我的衣袖,就差拽着我往前走了。

    我忍不住淡淡一笑,拂开了姚诤的手,言道:

    “欸,州牧莫要着急,高辰随州牧前行便是。”

    姚诤忙令人在前面开路,尽量将围观百姓驱散开去。

    看到这突然其来的变故,姚诤不禁伸袖拭去额间冷汗,只觉得身后这年轻人没有自己开始相像中的那般简单,原本只以为是个纨绔世家之子,不过酒肉之徒耳,让他从篓筐中被拉上城楼之时,瞧他无可奈何唯唯诺诺的模样,还以为是个可以随意拿捏的软柿,却没想到他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给自己惹下这么大的麻烦。

    边走着姚诤忍不住低声说道:

    “没想到使君年纪轻轻,便有这番手段,还真是让姚诤大开眼界!”

    闻言,我不觉冷笑一声,回应道:

    “这才只是刚刚开始呢,希望接下来的三天,北齐的朝臣们不会让高辰觉得太过无趣啊!”

    姚诤垂首低声应了句,道:

    “希望此行不会令使君感到失望!”

    跟在姚诤身后,我的嘴角不觉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