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208章 北齐风云
    齐都邺城,皇城宫殿内,早已惶惶纷杂,怎一个乱字了得。

    齐主宇文畴弃宫而走,下落不明。

    北魏大军兵临城下,邺城早已闭城自守,举城备战,正是人心惶惶之时,而宫中又不知从何处传出这般谣言来,一石惊起千层浪,上到皇室宗亲,嫔妃宫娥,下至文武百官,百工黎庶,纷纷惊恐不已,为自身,为家国未来命运深深惶恐担忧……

    城内想要逃出邺城的百姓被邺城城内驻军疯狂镇压,而宫内,按时点卯前往昭阳殿早朝的官员一日少过一日,就连内宫也不断有宫娥、内侍想要乘乱收拾细软想要逃出宫去,宫里宫外,都是一阵吵杂之声。

    皇帝不在宫内,百官群臣无首,北齐已是大厦将倾之势,而满朝皆知,代为监国的恭王宇文贽本不过是齐主宇文畴安置的傀儡,只知沉湎声色犬马,根本无法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力挽狂澜,挽救北齐。这也就导致北齐官员悲观者有之,顺从者有之,激进者亦有之……

    而这激进者,国舅安国公敬恭便是个中典型人物。

    敬家是北齐功勋卓著的老世族,敬恭可算是系出名门,而敬恭的妹妹敬媛十四岁之时便被先帝指婚给还是太子的宇文畴,彼时,敬家一门显耀,无人可及。

    直至后来宇文畴登基为帝,为巩固权势,大肆打压功勋卓著的勋贵重臣,手段残酷,敬皇后据理出言劝谏,惹得齐主勃然大怒,自此帝心渐失,横遭冷遇,再加上佞臣围绕齐主左右,因朝中权势倾轧,多有中伤敬皇后之语,令齐主生出废后之心,若非敬家门生故吏遍布朝野,群臣反对,而敬皇后温婉宽仁,诞有元子,又无甚过错,这才让齐主收敛废后之心。

    可自此齐主广纳后宫,纵欲无度,再加上后来娴贵妃专宠,敬皇后之处境,已与打入冷宫无异了。

    敬恭不敬齐主宇文畴久矣,不仅仅是因为齐主性情暴虐,宠幸奸佞,滥杀功臣,还因为齐主迟迟不予元子因有名分,对敬皇后多有冷遇之故。

    元子都已三岁,齐主不管不顾,不但不予元子请师启蒙,还不允皇后与元子见面,若非敬恭联络朝中旧臣上书皇帝请遵宗法制册立元子为太子,再加上尚书令和谦从中斡旋,齐主这才不得不将元子立为太子以固国本,却也同时下旨太子年幼,居太子东宫,不得开府置官,令专人教导太子,外宫无诏不得入见!

    幽禁防备太子之心,昭然若揭。

    敬恭隐忍许久,就是为了等待时机,而这个罢黜昏君,澄清宇内的时机就在眼前!

    敬恭得到消息,齐主连夜带着心腹和那妖媚的娴贵妃逃出了邺城,敬恭在确认这个消息准确无误后当机立断,立刻与禁军统领接洽,以太子之名,晓说厉害,再斩杀几个不听从命令的武将后,两日后,顺利接手了宫中禁军。

    敬恭的这些举动,早已有人禀报给了敬皇后,敬皇后早已无心前朝中事,而后宫嘈杂不堪其忧,敬皇后第一次动用皇后威严,杖毙一匹借机生事的恶奴,一时间后宫震慑,竟无有敢借机作乱者。

    到此时,敬皇后才终得机入太子东宫面见太子,母子分离几年,早已是痛如锥心,望眼欲穿,如今好不易得见一面,却已是国破家亡之时,怎不令人唏嘘,叹命运不公之时,早已是泪如泉涌,痛断肝肠……

    敬皇后怀里抱着自己这才三岁却哭泣不止的皇儿,不禁为这苦命孩儿的将来深深忧虑,如今的北齐早已是强弩之末,外有北魏强敌环视,内有百官争权夺利,王图霸业转瞬即逝,皇权福贵不过过眼云烟,她的皇儿,她可怜的皇儿,却要为这个没落腐朽的王朝陪葬!

    相信用不了多久,她的哥哥安国公敬恭,就要领着禁军拥立太子为帝了,私控禁卫,拥立太子为帝,无论哪件,都是灭门大罪,他没有退路了,敬家也没有退路了。

    她是敬家的女儿,可还是皇儿的母后,纵观历代改朝换代之事,皇儿即便是得以登基为帝,当北魏大军攻入邺城之时,她们母子也将死无葬身之地。

    敬皇后素美的面容上,多了两道惹人怜惜的泪痕来,身在皇家,从来身不由己,敬皇后不觉万念俱灰,不禁将手扣在了皇儿的脖颈处……

    若是就此了断,兴许,会是最好的归宿呢!

    “皇儿啊,莫怕,母后会陪着皇儿的!”

    却不曾想,小太子虽然人小,这几年遭遇却也让他心思敏感,他思念极了母后,曾恳求父皇求见母后,却被父皇厉声呵斥。

    如今好不易见着了母后,却见母后悲伤落泪,伤心之余竟多了几分想要保护自己母后的心思,忙不迭用小手抱紧了母后,哽咽地说道:

    “母后不哭,皇儿保护……母后。”

    敬皇后闻言,顿时心疼的泪如雨下,终究还是下不去手,试问这天底下哪有母亲会如此狠心亲手扼死自己的孩儿的?

    她做不到,她做不到啊!

    母子两人不禁抱头痛哭,为未来浮萍命途、难由自身而恸哭……

    没过多久,宫婢进来通传道:

    “启禀皇后娘娘,尚书令和谦求见。”

    敬皇后闻言,冷笑一声,没想到这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深受齐主恩宠的尚书令,竟然没有随着他的富贵主子一道逃出邺城,也是被皇帝给遗弃了么?

    敬皇后擦干了眼泪,片刻间便换做一副威仪冰冷的面孔,不威而怒,挥袖道:

    “既然是齐国的丞相来了,本宫当然得见见了,宣他进殿!”

    宫婢低头称是,忙退出殿内将尚书令请入殿中。

    尚书令和谦,这个从太子即位之初便一直服侍在太子身边的心腹之臣,协助太子登基为帝稳定朝政的是他,为皇帝从权臣手中夺取权利而出谋划策的是他,帮皇帝排除异己诛杀朝臣的也是他,纵容那些奸佞谄媚邀宠的人还是他!

    这个人从一个小小的太子幕僚,逐渐成为了这个国家最高的执政者,如今俨然已是位极人臣,若说他只是个懂得投机取巧,玩弄权势之人那是错估了他的能力,若说他精通谋略,善于谋国,可他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却让人咬牙切齿,百官皆恨不得生啖其肉!

    敬皇后有时候也分不清,和谦此人,究竟是忠是奸了。

    当看到和谦那一脸周正气清的模样,若非得知此人以往作为,敬皇后也不会将他与奸臣联想到一处,可现在齐国这般情形,和谦身居一国丞相,执掌大权,他责任所在,难辞其咎!

    和谦撩袍顿首拜见,恭敬言道:

    “臣和谦,拜见皇后娘娘,太子殿下!”

    敬皇后不禁怒目相视,斥责道:

    “和谦,尔乃奸佞,误国误君啊!”

    言毕,敬皇后眼中不禁蒙上一层水雾。

    和谦闻言,身形一滞,随即缓缓抬首,目光略有愧疚,可神色却别无异常,依然恭敬言道:

    “皇后娘娘所言甚是,罪臣误国误君,虽万死亦不能赎其罪愆!”

    敬皇后冷笑几声,有些悲切,冷冷言道:

    “你为何不同陛下一道离去?难道你不怕本宫下道懿旨将你这奸佞之臣赐死么?”

    和谦听出了皇后对自己的隐忍恨意,仿佛心中早有预料,在闻及赐死之词时,和谦却并未有太多的情绪的波动,依然面色不改,言道:

    “罪臣之过,理当凌迟。即便今日皇后娘娘不将臣赐死,也终会有别人赐死罪臣的。”

    敬皇后知道,和谦口中的别人便是自己的哥哥,安国公敬恭!

    他明明知道自己会死,却还选择留下来是么?

    敬皇后竟有些看不懂和谦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了。

    “早知如此,何必留下?”

    问出这句时,敬皇后竟惊奇的发现,自己居然不怎么憎恨这个人了,无论他是奸臣也好,佞臣也罢,他和自己一般,终究成为这个精致牢笼的陪葬品,人死如灯灭,又何须再计较些什么呢?

    和谦还不到而立之年便已身居相位,这在以世家大族为主的北齐朝堂上,真可谓破天荒头一遭,对朝中权臣勋贵的大肆屠戮之举,除了为皇帝扫清障碍之外,也为这位平民出身的和谦扫清了登顶入相的道路。

    皇帝的冷酷阴鸷,和谦的多谋善思,君臣间联手,便将这北齐朝堂搅动得天翻地覆。他们都渴望权利,可当得到权利之后,君臣所选择走的道路却又截然不同。

    皇帝□□是为了为所欲为,而和谦掌权,却是想要遂平生之志;

    这也就注定了这对君臣可以善始,却无法善终……

    “陛下对罪臣有知遇之恩,君恩罪臣以身家性命相报;罪臣今日前来求见皇后娘娘,便是为保太子殿下而来……”

    敬皇后目光中不禁闪过一丝希望,若是可以保皇儿不死,即便是做个普普通通的庶人,也好过做这世人眼中艳羡的天潢贵胄。

    敬皇后不顾皇后之尊,急忙问道:

    “你的意思是?”

    “安国公以掌控宫中禁卫,已在宫中清除异己,相信不久便会胁迫太子殿下登基称帝了!”

    敬皇后听到“胁迫”二字,格外刺心,安国公毕竟是自己的哥哥,和谦此番言论大有罪及安国公之嫌,敬皇后有些怒道:

    “陛下不顾祖宗社稷,舍弃宗庙,逃亡异域,不仁不孝,皇儿既身为太子储君,即便是登基为帝,亦是名正言顺,何须安国公‘胁迫’?”

    和谦淡淡一笑,早已看出这位皇后娘娘的心思,言道:

    “未得传位诏书而自僭为帝者,视为谋逆!”

    敬皇后大怒,拂袖言道:

    “和谦,你放肆!”

    和谦抱拳一礼,神色如常,继续言道:

    “北齐早已大厦将倾,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皇后娘娘若真心疼惜太子殿下,就莫要再让太子殿下卷入朝堂这趟浑水中去了罢。”

    敬皇后不禁有些气妥,和谦一言,便点中了自己的七寸,她可以死,但她的皇儿绝对不能有事!

    想起如今朝堂局势,敬皇后最后也只能图叹奈何,无力言道:

    “如今局势早已是箭在弦上,孤儿寡母,如之奈何啊?”

    “罪臣已为皇后娘娘和太子殿下安排妥当,到时自会有人替罪臣好好照顾太子殿下的!”

    和谦话音刚落,东宫殿外便有身着铠甲的禁军将宫殿团团围住,和谦知道,这是安国公来抓捕自己了。

    敬皇后闻及和谦话语微微有些诧异,却突闻殿外军变,脸色也不禁泛白,不由地将身边的皇儿抱紧。

    和谦知大限将至,竟也从容不迫,缓缓起身,躬身向皇后与太子作揖,言道:

    “皇后娘娘,父母之爱子女,必为其计深远,望皇后娘娘谨记罪臣所言,请自珍重!”

    说完,和谦躬身退后三步,随即迈步走出东宫。

    没过多久,安国公下令抓捕和谦的声音从宫外传入,安国公的意思是想要将和谦这奸佞之臣当场斩杀以绝后患,却被皇后娘娘派出的宫婢及时制止,还传下了皇后娘娘懿旨,先将奸臣和谦压入刑部天字大牢,待刑部审查定罪后再做处置。

    安国公虽然心有不甘,却也不敢违抗皇后懿旨,便嘱人将和谦押往刑部大牢,自己入了东宫大殿,亲自去请太子殿下登基为帝,统摄百官。

    “臣安国公敬恭,拜见皇后娘娘,太子殿下!”

    敬恭顿首叩拜,不敢有丝毫不敬之意。

    敬皇后这才稍感安心,毕竟就连她也无法尽数看透自己的这位兄长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了。

    向身边的皇儿微微颔首示意一番,太子殿下便乖巧地向敬恭摆了摆手,有些童稚地说道:

    “舅舅快快请起。”

    “谢皇后娘娘,谢太子殿下,啊,不,应该说谢太后娘娘,谢皇帝陛下了!”

    敬恭说道最后一改口径,早已将自己的心思表露无遗了。

    奈何敬皇后并不领其好意,冷不防斥责道:

    “安国公休要胡言乱语,当朝天子尚在其位,在你眼前,哪里来的太后娘娘,哪有来的皇帝陛下?!”

    敬恭气急,早已按捺不住这满腔激动神色,他离成功也就只有一步之遥,如何能就此罢手,猛地站起身来软言劝说道:

    “妹妹,宇文畴早已舍弃宗庙逃出邺城去了,他不配做这北齐的天子!”

    “住口,皇帝陛下因身体抱恙正将养在景阳宫中,无诏不许任何人前往探视。因宫中有恶奴四处散播谣言,中伤陛下,唯恐天下不乱,本宫既佩后印,执掌六宫,便容不得此等大逆行径,故而下令将这些恶奴杖毙,以儆后来。安国公既为本宫兄长,还请谨言慎行,莫要逼本宫大义灭亲!”

    闻言,敬恭知道自己惹怒了皇后娘娘,也便知道让太子殿下登位之事不能以皇帝出逃为借口,既然这条不通,那便矫诏以禅让之名让太子殿下名正言顺地登位,亦然。

    敬恭忙躬身作揖,言道:

    “皇后娘娘所言甚是,皇帝陛下身体抱恙将养于景阳宫中无法处理朝政,已下旨禅位于太子殿下,望太子殿下及早登位,统摄百官,澄清宇内,选贤任能,驱除敌寇,还我北齐大好河山……”

    “未得传位诏书而自僭为帝者,视为谋逆!安国公可有皇帝陛下亲笔禅位诏书?”

    敬皇后也未曾想到,自己竟会拿和谦所言作为拒绝让皇儿登位的借口。

    “这……”

    敬恭没想到这层,一时半会,这禅位诏书如何能拿得出手?

    “皇帝登基,兹事体大,岂容儿戏,更何况前朝还有王叔恭王宇文贽暂代监国,太子年幼,主少国疑,本宫更不想授人以柄,安国公方才所言,就当本宫从未听过。”

    敬皇后此言,便是想要断了敬恭拥立太子为帝之心了。

    这回敬恭急了,若自己这番行径得不到皇后娘娘与太子殿下支持,自己私控禁军,斩杀拂逆自己的官员行径,便形同谋逆之罪,这可是诛灭九族的大罪,敬恭吓得匍匐在地,大哭言道:

    “妹妹若不帮我,我敬家一门休矣!”

    敬皇后拂袖言道:

    “休要哭哭啼啼,只要有本宫在敬家绝不会遭此横祸,只是这国若破了,敬家又如何能独善其身啊?”

    敬皇后恨自己这兄长,如今还只想着争权夺利,却无实际救国之法,即便让他得偿所愿,位极人臣,这般荣宠富贵又能持续多久,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都是虚妄!

    敬恭闻言,静默不语了。

    正值此时,内侍递来前朝急递,暂代监国恭王宇文贽无法处置,便着内侍速将急递送到皇后娘娘跟前来,名义上是请太子殿下裁决,实际上是想知道皇后娘娘圣意。

    很显然这位平日里只知沉湎酒色的逍遥王爷并非外人所见的那般糊涂无知,相反,他聪明睿智得紧,否则北齐皇室宗亲几近为齐主宇文畴所杀,为何唯独他却还能安然无恙的活着?

    敬皇后一直都知道,恭王宇文贽是个极富才具之人,若说谁可以救北齐大厦之将倾,他,是最后一个可以倚重之人了啊!

    敬皇后顾不上是否合乎规矩,将那急递翻开细看,却见这是一分来自北魏的“议和书”!

    恭王宇文贽之意,难道是要自己与皇儿接受这份北魏“议和书”么?

    北齐祖宗基业,真要毁在皇儿手中了么?!

    敬皇后失魂一般顿觉一阵眩晕险,手中的“议和书”也拿捏不稳而脱了手,若非敬恭察觉立刻上前搀扶,敬皇后便要昏厥在地了。

    “快,宣王叔恭王宇文贽,本宫要见他!”

    敬皇后好不易站稳身形,推开了敬恭,大声喊出这句话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