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205章 心之向往,情之所钟
    监军大帐内,几位随侍文书正一一向监军禀报军需粮草、后勤储备等相关事宜,事无巨细,都需要及时上报监军,监军逐一进行批复后,再整理成册,记录在案,然后由监军整合成奏折,与大元帅商议过后,快马上奏朝廷。

    因监军之职不仅涉及军需钱粮管制,运输补给,还有监察将领功过是非及时上表朝廷之责,事关军队命脉,将士军心,定要做到赏罚分明,处置得当,才不至于动摇军心,影响士气,进而影响到东征大局,所以责任重大,故而这位朝廷派遣下来的新任监军才到军营第二天,便开始了他忙碌紧张的工作。

    原本紧张而严肃的军营中,也因为这位监军的到来,而变得喧杂和浮动了些许,因为要准确核实将领功赏,几乎军尉以上的佐将军官都要应讯前来答话,文书负责在旁记录,这便让想给自己以及手下请功的将领们激动和紧张了不少,等将领们从军帐中走出来之时,脸上都或多或少露出满意的笑容来,这会儿大家伙知道了,朝廷派下来的这位监军,还是很好相处的,纷纷安心了不少。

    就这样忙碌了一天事物也才只处理好了一小部分,眼见月色降临,忙碌了一整日的几个文书和属吏都不觉面露疲惫神色,有的都开始目光失神,哈欠连连了。

    可一瞅见案前那正一丝不苟埋首于公事的监军,又不敢偷闲了,忙又低下头去处理手头上的事物。

    却再此时,一个随军医官入了帐内,手里执着药碗直奔着监军去了,众人的目光不免被这小小的医官给吸引住了,因为这小医官似乎极为不懂规矩,既然见了监军,为何不躬身行礼?

    这小医官长相倒是眉清目秀,十分耐看,就是行为举止过于放纵无礼了,他居然径直走到高监军跟前,毫不客套地说道:

    “高监军,你该喝药了!”

    我正埋首于核对军粮账册,倒也没怎么在意这些,只是随口应了句,道:

    “好,放案边吧!”

    医官见眼前这人完全没把自己的话听进去,顿时怒目相视,一碗汤药高辰拖到现在都没喝愣是让人来回给他温了多少次送来,还真是难伺候的主儿,其他医官怕他故而默不作声,他可不怕!

    这医官顿时失了耐心,有些气恼的说道:

    “请监军现在就把这碗药喝了,你知道这碗汤药为你熬过几次了么?”

    说完,便重重将药碗放到了桌案前。

    这回子周围的人都目瞪口呆,小小的医官竟敢呵斥一军监军,实在是太过无法无天了。

    “放肆!”

    文书立马呵斥住那医官,免得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医官又再冲撞监军。

    我不觉微微一愣,忙抬了手制止文书,边抬起头向那医官瞧了一眼,却对眼前这位模样俊秀医官生出似曾相识之感来,免不得多看了他几眼,却见他正一脸气呼呼地模样盯着自己瞧,完全没有把我这个监军放在眼里,这份独有的高贵气质,是不可能出现在一个小小的医官身上的。

    沉吟片刻后,我这才想起眼前这人我也算是认识的,竟不曾想他回出现在这里,瞧着他如今一身医官打扮,倒也十分合身,就是这股子倨傲,与这医官沉稳气质还有些出路,嘴角不禁上扬,险些笑出声来。

    我微微一笑,随即点头向他示意,言道:

    “倒是我疏忽了!”

    说完,又看看周围几位早已疲惫的文书和属吏,带着歉意言道:

    “诸位也辛苦了,今日便到此处,明日再继续,我让阿正给诸位备好膳食,用过之后再回去吧!”

    众人纷纷起身行礼,抱拳言道:

    “属下等谢过监军!”

    我微微颔首,几位文书和属吏依次退出了帐外。

    待他们离去后,我微笑着端过了那碗温热的汤药,瞧也没瞧,便将它送下了肚。

    看我乖乖将汤药喝了,医官有了几分得意还有点不可思议的感觉,看着我喝完后将药碗放在了一边,医官终于忍不住心中的疑惑,用有些戏谑的口吻问道:

    “小白脸驸马,你就不担心,我在这药里下毒么?”

    听到他的那句称呼,我忍不住剧烈咳嗽了几声,这小医官见状,不免发出一阵爽朗笑声来,像是发现了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一般。

    我淡淡一笑,随即做请字状示意他座下,言道:

    “可以喝到突厥可利可汗掌上明珠雅库木慕公主亲手熬制的汤药,辰也算不枉此生了!”

    是的,眼前这位医官,便是当时冲入公主府向红玉逼婚的那位突厥的公主殿下。

    听到我言语中的调侃之意,慕公主冷哼了一声,言道:

    “若不是你家公主拜托我看顾你,我才懒得管你这小白脸呢!”

    边说着慕公主毫不客气地在我对面的蒲团上跪坐了下来,随即靠着桌案撑着手臂托着腮,定眼瞧着我,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

    我不禁咧嘴一笑,道:

    “这是高辰之幸!”

    虽然有些讶异慕公主为何会在此处,还做了北魏军中的随军医官,不过她既然能自由入我这军帐为我送药来,我也便猜出了她定然是受了琬儿嘱托照看我来了,毕竟我身上还带着伤,她无法安心,让慕公主与我接触,倒也省了很多麻烦。

    慕公主撇嘴一笑,言道:

    “我瞧了你许久,你除了长得好看些外,敢喝我递过去的药,也算是有那么几分胆量,除此之外,我也实在看不出你还有什么独特之处了,那般风华绝代之人,为何会独独瞧上了你?”

    闻言,我不禁苦笑一声,问道:

    “那,慕公主何以会瞧上洛卿?”

    一听到我提到洛卿,慕公主有些气急,回道:

    “不许扯到我和她……”

    停顿了片刻后,脸上的表情也变了好几重,最后却是有些无奈地继续说道:

    “我们和你们,是不一样的!”

    看到慕公主的反应,我就知道她与洛卿之间还有隔阂无法轻易释怀,感情,本来就是一件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慕公主虽然是个热情如火,敢爱敢恨的女子,却也在洛卿这彻底栽了个跟头,对这份不溶于世俗的感情会疑惑,会不解,会痛苦,会难过,会不知所措,会踟蹰不前,甚至一度想要放弃,都是可以预见的事情。

    所以洛卿前去抢亲那次,她没有同洛卿回来,倒也没有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只是她会选择在离洛卿不远的地方待着,为了她努力融入到中原人的生活氛围中,甚至追随洛卿的身影屈身入了军营做了随军医官一道救治北魏伤兵,若说她对洛卿没有感情,明明天宽地阔任她自由,又何苦来这一遭,让自己活得这般辛苦?

    人啊,还是得对自己更坦率些才好呢!

    突然明白了,为何琬儿会让慕公主来看顾我了?

    “真的不一样么?又有什么不一样呢?”

    最后,我也忍不住反问着,同时也在思考这个问题,虽然慕公主并不知道其实我和琬儿也同她和洛卿一样,可我总觉得,人与人之间的情,其实没什么不同。

    慕公主的目光有了些许伤心的色彩,随即定了定神,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坦诚言道:

    “你是个状元么?父汗曾说过,在你们中原,状元就是最聪明的人,那你应该也算是个聪明人了,你能不能告诉我,什么是爱?我喜欢洛卿,那我和她之间的这份喜欢,是爱么?”

    闻言,我不禁结舌,竟还有些无言以对,先不说状元是不是最聪明的人,即便是最聪明的人,也不一定能够明白无误地说清楚什么是爱,更何况,这还是她和洛卿两个人之前的事情,总觉得外人无法轻易置喙。

    我思考了片刻后,随即问道:

    “你能先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喜欢洛卿么?”

    慕公主听到这个提问,便不由自主地回忆起两人的过往,不知不觉间,目光也开始变得温柔起来,想起了那个坚定而又挺拔的背影,片刻间脸颊有了几分红晕,多添了几分小女儿家的神态,又忆起两人患难一路所经历的种种,嘴角不觉微微上扬,就连眼角仿佛都染上了一抹笑意来。

    若说为什么会喜欢洛卿?大抵是因为她给自己的感觉和自己周围的人是不一样的,可究竟哪里不一样,无论慕公主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摇了摇头,慕公主一脸困惑的表情望着我,问道:

    “那你,又为什么会喜欢你们家公主呢?”

    我不觉微微一愣,明明是我在问她,她倒好,直接把问题抛给了我,我不禁感叹一声,摆了摆手,言道:

    “我们可不是什么好的典范,做不了你的借鉴呢!因为我和她在感情方面都比较任性,随心妄为,又不顾后果,所以我们之间在面对这份感情时没有你们那么多的忧虑和苦恼,却也注定了将来要承受比你们更多的苦难与折磨,可即便是如此,我们也不曾后悔,因为,我们彼此相爱!”

    说到最后,我不禁呆呆一笑,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腮,脸也有些发烫了……

    慕公主看到我眼中陡然而起的光彩,突然很羡慕有人可以如此坦率的面对自己的内心,可为何自己就无法做到呢?

    撇了撇嘴,慕公主有些不甘地说道:

    “明明就只是个小白脸,为何可以如此没羞没臊地就将什么情啊爱啊说出口呢?”

    我不禁嘴角抽搐,言道:

    “喂喂喂,你是不是欠揍啊?”

    还未等我发出抗议,慕公主便继续追问道:

    “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会喜欢她呢?”

    被她那样一说,我有些不淡定了,交叉双手于胸前,随口说道:

    “喜欢一个人也许能找出无数条理由来,可若是爱上一个人,这些理由都会变得似是而非,因为爱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不过是心之所向,情之所钟罢了。”

    心之所向,情之所钟……

    慕公主默默地听着,自言自语般,将这几个字读了一遍又一遍。紧接着沉默了许久后,突然无比伤感地说道:

    “其实,我刚开始并不喜欢她,反而十分地讨厌她!可是后来,后来……”

    慕公主顿住了,眼泪突然不可抑制地哗哗掉落,那伤心的模样当真是我见犹怜。

    “她是洛卿的时候,我原本以为我同她之间所隔着的,不过是突厥人和中原人之间的距离,可我爱上了她,即便是父汗震怒,兄长阻挠,我也毫不犹豫地舍弃了突厥人的身份,跑到了北魏去寻她,若是她肯娶我我便嫁她,若是她不愿,我也不过是一死而已;可当她告诉我她不是洛卿而是红玉的时候,我所有的幻想都被打碎了,我可以毫不犹豫地爱洛卿,可红玉于我而言又是谁?”

    慕公主不想让自己狼狈的模样被人看见,忙不迭转过身去,可身子因为情绪激动而不断颤抖着,再也抑制不住内心那股如同洪水决堤般的感情,泪水喷涌而出,无比痛苦而愤怒地说着:

    “她说让我忘了她,我想要忘了她可我忘不掉啊,如果她不爱我,当初为何要来招惹我,如今要我忘了她,她又为何要去抢亲,为何还要再出现在我跟前,她就是个混蛋,她就是个混蛋!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已经什么都不是了,现在就连她也不要我了,为何我会把自己弄到如此田地,雅库慕,你真可怜,真可悲啊……”

    看到慕公主的眼泪,我早已是惊慌失措的状态了,忙不迭地到处找帕子想要递给她擦眼泪,怎知她越说越激动,放佛要将压抑了许久的感情都在这一刻爆发出来,可整个身子却蜷缩在了一团,将脸埋进了膝盖,浑身止不住地在颤抖。

    “慕公主……”

    我正不知该如何宽慰她,帐外却有人突然推开了帐帷冲了进来,用激动而又慌忙的声音急忙解释道:

    “慕儿,不是,不是这样的!”

    当这个一身威武白色铠甲的年轻将领就这样突然出现在我眼前,我不禁怒瞪口呆,这人不是红玉又会是谁?!

    她怎么会在我帐外?来多久了?她来了的话,那她的少帅是不是也……

    当我迫不及待地忘帐外望去,却在帐帷扬起的那瞬间放佛看到了帐外那抹白色的身影,陡然间心中一阵悸动,难掩激动神色,连忙站起身来直接越过了突然冲进来的红玉直往帐外去了。

    我知道,是她来了,一定是她来了!

    当我迫不急地地推开帐帷,那抹熟悉而又无比眷恋着的身影再度映入眼帘之时,不知为何,我内心的激动和雀跃比任何时候都要激烈,可在对上她那温柔如水的目光后,所有的话语放佛在这一刻都失去了效用,最后只能化为一道浅浅却又无比幸福的微笑来。

    还有一件事,我没有告诉慕公主,那就是:为何这个人会给带给自己异于他人的感觉?

    因为这个人在你心里,早已无可替代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