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203章 带刺美人
    “好!”

    中军大帐内和着节奏轻快、悦耳的乐曲声,不断传来阵阵鼓掌喝彩之声,很快,大帐内的气氛便迅速活跃了起来,因为这等胡旋舞当真有非常奇特的魔力,非常欢快,十分愉悦,仿佛在起舞的那一刻,便能将所有烦恼都抛诸脑后,众人只是看着舞台上和着欢快节拍愉快起舞的那对男女,就被这种愉悦的气氛所感染,短暂的忘却了身份等级,忍不住想要参与其间了。

    舞台上迈着轻快舞步的男女此时也无比沉溺于这欢快乐舞中,放佛想要通过彼此的舞蹈动作传达出自己此时此刻的所思所想,就这样你舞一段,我蹈一曲,你来我往,似互不相让,又相辅相成。

    卓锦似乎也没想到,眼前这个儒雅俊秀的年轻男子,竟然也能舞出如此轻盈的舞步和这么快便掌握住了这轻快的节拍,这人,明明在此之前并不会胡旋舞,却没想到,他的领悟力如此惊人,只是看着她舞过一段后,便将旋舞的动作要领掌握到了七八分的火候了,更为惊奇的是,他不仅仅是在模仿,还能很快地便将这些动作都融合到身体里去,不仅舞出了旋舞的轻柔,更带出了男子的那一份果敢与刚强!

    卓锦不禁暗自惊叹,这般奇特的男子当真是世间少有了!

    一年至此,卓锦红扑迷人的容颜上嘴角不觉微微上扬,好胜之心顿时腾起,不禁加快了舞步,立定旋转的身姿不断加快,令长裙与缠绕在手臂的彩带都随之飞舞,宛如一朵正在傲然绽放的牡丹,不断旋转着,飞舞着,令人目眩神离……

    左旋右转不知疲,千匝万周无已时。人间物类无可比,奔车轮缓旋风迟。

    顿时,场中爆发出一阵阵热烈的鼓掌喝彩之声来!

    卓锦的节奏越来越快,犹如旋风过境,令观赏之人不觉目瞪口呆,惊叹不已;我瞧见了,也不觉赞叹,这位卓锦姑娘的舞技果真十分了得,还真不是我这等投机取巧之徒,可以轻易比拟的呢!

    配合着击打羯鼓的乐师,却开始逐渐跟不上卓锦的节奏,不仅满头大汗,随着气竭击鼓的力度也随之慢了下来,令整个乐曲都有些急躁不和了。

    看着这般情状,想着自己“抛砖引玉”还是做的很好,这位卓锦姑娘很显然已经进入了状态,而我再这般班门弄斧下去只怕就快要黔驴技穷了,不如乘着这乐曲和节奏被打乱了空隙,抽身而退似乎更明智一些了。

    我正欲寻个借口退出这舞蹈,怎奈何,有些疲惫的羯鼓声突然被更加迅速有力的羯鼓所取代,而节奏很快就被带动,与卓锦姑娘的舞技十分完美地契合在一起,顿生鼓舞人心之效。

    我不禁回首一看,却见高韦不知何时取代了乐师,接过了羯鼓,十分有力而迅速轻快地敲击着,见我疑惑的目光投来,却回以一副等看好戏的笑容来,分明就是想让我继续舞下去。

    喂喂喂,这也太过强人所难了吧?!

    我不禁嘴角抽搐,还未回过神来,那独孤信居然也跑来凑热闹,竟然亲自吹笛附和,这回倒惹得我更加没有理由中途退出了。

    没办法了,只能迎难而上了!

    围绕着卓锦姑娘旋转了半个圆,等她终于慢下了舞步,这才主动逐渐贴了过去,当对上她的目光之时,她脸上那抹温和笑靥,倒是令我心中不觉一动,不过片刻,她竟然主动慢下速度来配合引导我,这不禁令我喜出望外。

    伴随着两人愉快的彼此追逐而又相互围绕的身影,我也逐渐被她如火一般的热情舞蹈所感染,不禁更加有心地与她配合着共舞此曲。

    随着两人手臂的交缠,彼此的身影越发贴近对方,伴随着这动人愉快的节奏,在错过对方手臂背对着彼此之时,我竟不由自主一般伸出右手去从身后拦腰将她抱起,而她突然被我抱着腾空而起的身子就靠着右手搭在我肩膀上的力度来维持悬空身子的平衡,我就这样揽着她的腰身在原地十分潇洒地旋转着身子,两人都张开另一只手臂,放佛飞舞在花丛中的蝴蝶,愉快地跳跃着,旋转着,乐在其中……

    慢慢稳住脚步,随即顺势将她放了下来,两人的身影又重叠在了一起,在她的引导下,我又揽住了她的腰身,她柔软的身子靠在了我的肩头,两人又十分欢快地在原地旋转快舞起来,顿时周围人看得忍不住又是一阵热闹叫好的欢呼之声来。

    “你,跳的不错呢!”

    旋转中,卓锦姑娘毫不吝啬赞美之词,算是给我这个学生给了个很高的评价呢。

    我不禁微微一笑,人也有些飘飘然了,调笑一般的言道:

    “你可别爱上我哦?!”

    卓锦嘴角上扬,顿时觉得这人可夸不得,才夸那么一句,就有些得意忘形了。

    换了姿势,卓锦正欲抽身离开,却被我一把牵住了小手,就这么一带便将她拉入了怀中,她不觉有些吃惊,还未回过神来,就被我扶腰抱起,在原地飞快地旋转着舞步。

    她先是一愣,随即便全身心地投入到这场舞蹈的欢快气氛中来,十分享受这愉悦的氛围,十分开心地笑出声来。我也舞得越发起劲,许是酒劲或是其它,满脸红通通的,抱着卓锦姑娘轻快的身子舞得更是兴高采烈,在这一刻把所有得烦恼和包袱都丢掉了,毫无顾忌得笑出声来。

    这样的气氛很快就带动了周围的人,众人纷纷鼓掌喝彩之时,许是到了兴头上,亦或是觉得这对正沉浸于热舞中的男女间有了什么不一样的情愫在发酵,也不知是哪个喝醉了酒的军士突然大喊了一声,道:

    “亲一个!”

    很快,就有更多的人跟着一起起哄,这样的呼喊声居然有越演越烈之势。

    我闻言不觉微微一愣,随即露出有些无可奈何的笑容来,停下了舞步,将卓锦姑娘小心放了下来,而卓锦起初也有些疑惑,可随着周遭之人纷纷一脸看热闹的神情看着她们,卓锦便意识到似乎这些人可能以为自己对眼前这男子感兴趣了。

    随即,卓锦也不禁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来,饶有兴趣的盯着眼前这儒雅清秀的男子瞧了一眼,想要看他如何应对。

    我微微一笑,随即主动退后三步站定,向卓锦姑娘行了一礼,以表感谢她方才教导之情,随后,笑着向四周摆了摆手,言道:

    “诸位将军可莫要为难高辰啊,这等孟浪之举,似乎有些不妥!”

    我话音刚落,就有人带着醉意哈哈大笑起来,毫无顾忌的言道:

    “哈哈,要是个大男人的话还等什么,把这娘们往肩上一扛,再往那帐中一带,把灯一吹,这孟浪之举还在后面呢,啊,哈哈哈……”

    这人一调笑,周围之人也跟着笑成了一团,跟着附和道:

    “就是就是,不过啊,就是担心监军这小身板,真能把这美人扛到自个儿营帐中去么?”

    “高监军若是看不上这美人,让给我们这些粗人,也是极好的!”

    “是啊,美人,还是跟我们吧!”

    随即,这群凑热闹之人借着八分醉意你一言我一语,毫不掩饰自己对这异域美女那如火的*,还有些都已经快坐不住了,站起身来似乎就要走上舞台来将那异域女子搂在怀里好好疼爱一番了。

    可还未等所有人回过神来之时,这位奇特的姑娘居然三步并做两步靠近了离自己三步之遥的那个儒雅的男子,然后一把抓过他的衣领猛地将他拉进,紧接着毫不犹豫地在他脸颊边落了一记香吻……

    “帮我!”

    在我耳边,她悄然地吐出了这两个字。

    “我看上你了,做我的男人吧!”

    卓锦紧接着大声喊出这句话来,似乎是在对在座的所有人宣示这这个男人对自己的所有权,可这有些霸道的口吻还有这气势上的对比,让人片刻间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这个异域姑娘似乎是在宣示自己对眼前这个文弱书生的所有权一般了……

    我闻言感觉出了有那个几分不对劲,嘴角不禁抽搐了下,随即也只能是无奈地轻叹了口气,心中不觉暗自哀叹:这回,我算是惹上麻烦事情了!

    哎,没办法,美人都这般求救于我了,如何能狠心拒绝呢?

    谁让我是个怜香惜玉之人啊!

    在座之人见此情景,都忍不住发出阵阵羡慕感叹之声来,这异域来的姑娘就是不同于中原姑娘,竟是如此热情奔放,不禁羡慕起高辰的齐人之福来了。

    随即,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我一把搂住卓锦的腰身,无比自恋又故作欣喜的大笑着言道:

    “真是没办法呢,唯美酒与美人不可辜负啊!”

    边说着,边一把将卓锦打横抱起,向大元帅微微点头致意道:

    “大元帅,高辰请大元帅将卓锦姑娘赐给下官!”

    大元帅神色如常却目光如电,静静与我对视片刻后微微颔首,言道:

    “好,本帅便将卓锦赐给你了!”

    我嘴角微微上扬,笑着言道:

    “多谢大元帅!”

    随即回首望向怀中的卓锦,言道:

    “这就随本监军回营帐吧!”

    说完,哈哈大笑一声,仿佛自己是这天底下第一得意人了。

    抱着美人,在众人的羡慕声中,我头也不回地往大帐外走去,帐内的丝竹之声也渐行渐远了……

    ……

    待我从大帐中出来,早已日落西山,夜幕降临了,周围到处都已燃气了柴堆,四周负责警卫的军士,手中早已拿起了火把循着队列在各自的巡逻路线上巡视了。

    在侍从地带领下,我抱着卓锦来到了自己的营帐,入了营帐,阿正急忙迎了过来,却咋然看到自家公子爷怀里抱着一位金发碧眼的奇怪女子入了营帐,登时吓得目瞪口呆。

    我不禁摇了摇头,道:

    “傻小子,看什么,到外面给爷看着去,别让人随意进来!”

    阿正潜意识里感觉是要出大事了,可一时间竟有些反应不过来,只是木然地点了点头,可人还怵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木然地看着自家公子爷怀里的那个女人。

    我怒了,喝道:

    “听到了还不快去!”

    “啊,是,公子爷!”

    阿正这才回过神来,见公子爷面有怒色,不敢再耽搁了,忙不迭地推开了帷幔,拉着那侍从,一道出了这营帐。

    见他们都出去了我这才松了口气,忙把卓锦姑娘给放了下来,稍微拉来了彼此的距离,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物后,便抱拳向她行了一礼,言道:

    “方才对卓锦姑娘多有得罪,还请多多包涵!”

    卓锦不觉一呆,随即忍不住掩面而笑,似乎没想到这个自命风流的公子竟然会是如此一个坐怀不乱的谦谦君子,毕竟方才向他求救也不过是退而求其次之举,与其去伺候那些粗俗、不懂温柔的男人,不如选这个文弱点的书生,毕竟这些书生都自诩是怜香惜玉之人,想来也是极为好混弄的,可现在看情形似乎有些出人意料了!

    “贵为监军,竟然会向我这卑贱的乐妓请罪,还真是稀奇呢?咱们省了那套虚礼,就让卓锦好好伺候监军吧!”

    边说着,卓锦那柔若无骨的身子边直往我怀里靠了过来。

    我连忙伸手挡住,一脸微笑着言道:

    “卓锦姑娘说得对,咱们就省了那套虚礼,开门见山的——谈谈吧!”

    欸?

    卓锦一时间似乎没有反应过来,方才这人还火急火燎地把自己往营帐里带,令卓锦当时还在感慨着男人终归是男人,这会儿这人倒像是对自己没了兴致般,突然变得如此有礼相待了!

    卓锦不相信,这世上竟会有对自己的美貌、妙曼身姿不动一分心思的男人?!

    随即眼神略带忧伤,身子放软,又往高辰身边蹭了过来,一双玉臂也没闲着,如同美人蛇一般缠了过来,还用十分诱人的口吻说道:

    “好啊,监军想要同卓锦如何开门见山的谈?”

    见状,我不禁打了个寒颤,忙伸手先抓住了卓锦的手腕,苦笑着言道:

    “卓锦姑娘,您的魅力相信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可以轻易拒绝,即便是我也是如此。只不过,在下家有严妻,即便有这贼心也没这贼胆啊,让卓锦姑娘见笑了。”

    卓锦闻言,若有所思地盯着我瞧了半晌,似乎感觉到我并没有在说谎,只是沉默了片刻没有接话。

    我紧接着继续说道:

    “更何况,卓锦姑娘并无意于在下,所以咱们还是省了逢场作戏那套吧!”

    卓锦闻言,嬉笑了两声,随即挣脱了我的束缚,立刻收敛了方才自己的妩媚多情,笑着言道:

    “倒也瞧不出来,你,竟然是个怕妻子的人呢,怎么,她待你很凶么?”

    我笑着摇了摇头,言道:

    “没有,她待我极好,温柔、多情,只不过,吃起醋来么……”

    边说着我边笑得眼角都眯成了一条缝。

    卓锦饶有兴趣得盯着我瞧,似乎在等我说下去。

    我清了清嗓子,随即正声,微微红了脸,继续言道:

    “吃起醋来,也十分可爱!”

    卓锦闻言,也不禁扑哧笑出声来,言道:

    “看得出来,你对你的妻子极为深情呢,若非如此,我真要怀疑,你到底是不是男人了,你这样的人,倒是极为少见的紧!”

    听到卓锦这般言语,我不禁挑了挑眉,不禁暗自感叹着女人的直觉还真是不容小觑了去,虽然我的言行举止早于男子别无二致,可我毕竟不是真正的男人,过去在面对女人这件事上,我则显得木讷,甚至是不解风情;即便是到了现在,对琬儿虽时常会说出一些甜言蜜语,对其它女子也会有怜惜之情,可即便如此,我却从未对她们动过爱慕之心,唯一动过心,有了情的人,也就只有琬儿一人而已。

    可能在我心中,琬儿是最为特别的一个吧!

    微微摇头将自己从这份遐思中回过神来,向卓锦姑娘投以认真的眼神,言道:

    “卓锦姑娘,要不要同我做笔交易?”

    卓锦注视着我的目光许久,从这份锐利的目光中她读到了很多,突然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过低估眼前这个长相儒雅俊秀的男子了。

    “那,就得看监军你给的筹码,提不提的起卓锦的兴趣了!”

    卓锦嬉笑着说出这番话来,眸光中妩媚咋现,令人有些炫目。

    我嘴角不禁上扬,十分自信的言道:

    “卓锦姑娘一定会十分感兴趣的,若是卓锦姑娘答应,姑娘便可以得到一个值得姑娘征服之人,还有——自由!”

    卓锦的目光不禁一紧,陡然间心中一动,没想到眼前这个看似文弱的公子,竟然会有一双如此锐利的目光,竟然一眼便将深藏于自己内心中最大的*给看穿了。

    男人通过征服天下而征服女人,而女人通过征服男人来征服天下。

    这就是卓锦一直以来所遵奉的信条!

    很显然,眼前这人所开出的筹码,成功地引起了自己的兴趣了。

    “那人是谁?”

    卓锦很好奇,那个值得自己去征服的男人究竟是谁了。

    “南陈名将——彦明策!”

    卓锦闻言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的双眼,仿佛是在确认我所言之真伪,可看到的却是一片深不见底……

    “都说你们中原人狡猾多端,想用我去施用美人计么?我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我喜欢同聪明人打交道,很显然,卓锦就是个聪明的女人,而且,还是个十分有野心和*的女人。

    我笑了笑,言道:

    “我说过,你可以得到自由,真正的自由!若卓锦姑娘同意,我会派人安全将你送过去,至于那个男人会否中你的美人计,那就得看卓锦姑娘的本事了!”

    卓锦不相信我所言的会给她真正的自由,这些喜欢玩弄权谋诡计之人,只会将自己手中的棋子玩弄至死才会真正摆手,这样一来,又如何会有所谓的真正的自由?

    卓锦嘲笑着言道:

    “你将我送到彦明策身边,不过是又到了另一个牢笼之中,我又如何能得到你口中所谓的真正的自由?”

    我自然明白她在担心些什么,便直言道:

    “你怕我派你过去是充作细作的么?我不需要你做任何的事情,不需要你充作细作,不需要你提供任何消息,更不需要你刺杀彦明策,我说过,只要你到彦明策身边,我给你真正的自由!”

    卓锦开始不明白,眼前这人究竟想要的是什么了,她突然变得看不懂眼前这个书生模样的人了。

    “你此言当真?”

    我依然面带微笑,言道:

    “你若信我,自不待多言;若不信,我多说又有何益?去与不去,姑娘自决,高辰绝不逼迫姑娘!”

    卓锦微微蹙眉,她突然很好奇,这个面带微笑,心思城府却无比深沉之人的内心,究竟是怎么样的了。他的话让理智的卓锦觉得绝不可轻信,可一旦对上了他的目光,便会觉得为何不信他说的话?

    他,是个十分危险的人呢!

    可越是如此,她卓锦就对这人越感兴趣。

    “我改变主意了,在此之前,我想要看看,脱下了这身体面的衣裳,你,究竟又会是一个怎样的人?”

    卓锦一把搂住了眼前的公子,毫不犹豫地便伸出右手去解他的衣带,而左手掌中却暗藏着一根毒针,想要乘其不备突施暗算,也好给自己留下一条后路。

    不知何事,高辰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身着黑色连帽长袍之人的身影,他的面容都隐藏在黑袍之中无法辨认,可目光却如同幽灵一般死死地盯住卓锦,竟将卓锦吓得迟迟不敢下手。

    我不禁苦笑一声,随即缓缓伸手扣住了卓锦的手腕,没有回头,淡淡言道:

    “魅,你先退下吧!”

    话音刚落,黑色身影便瞬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抽回了卓锦的左手,瞧见了暗藏在她掌中的毒针,我不禁哭笑不得,言道:

    “你明明有机会下手,为何最后还是没动手?”

    卓锦目光一沉,没有被识破的慌忙失措,只是随手便将毒针丢弃一边,笑了两声,言道:

    “我改变主意了。”

    闻言,我不禁微微一笑。

    “怎么,你觉得很好笑么,有句话你一定没听说过,女人,都是善变的!”

    我沉吟了片刻,随即微微颔首,突然觉得她说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言道:

    “高辰受教了!那,姑娘可以先放开这只手么?”

    我指了指她那只一直想要解开我衣带的手,颇为不好意思的提议着。

    “如果我说不放呢?”

    卓锦突然刷起了无赖。

    我苦笑一声,无可奈何的言道:

    “这可不行呢,因为啊,这普天之下,可以动手亲自解我衣带的人,只有一个人而已!”

    “哦?卓锦十分好奇,监军不妨说说看。”

    我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腮,言道:

    “那个人是北魏最尊贵的长公主殿下呢!”

    卓锦闻言,故作吃惊状,很快便松了手,微笑着言道:

    “啊,原来监军还是驸马爷,是卓锦过于胆大妄为了呢,还请驸马爷大人大量,莫要同小女子计较才是!”

    “原来你也会请罪呢,还真是奇事了!”

    这回我算是明白,这位卓锦姑娘不是不知道中原人的礼仪,那么说来,在大帐中说的那番挑衅在座北魏军士的话语,看来并非是无心之过呢?

    “公子爷,有两位将军求见!”

    帐外,阿正的声音传了进来,听他的口气,想见我的人似乎来头不小了。

    卓锦对我方才的调侃之语丝毫不以为意,笑着言道:

    “既然驸马爷有贵客来访,那卓锦就不方便打扰了,先行告辞!”

    “好,那我明日等候姑娘答复。”

    “无需等到明日那般麻烦,只要驸马爷现在答应卓锦一个小小的要求,卓锦便答应那笔交易!”

    闻言,我不禁好奇的反问道:

    “哦?”

    卓锦微微颔首,又突然靠了过来,言道:

    “驸马爷请附耳过来,卓锦说与你听。”

    卓锦边说着边主动靠了过来,还未等我会过意来,她便在我脖颈处噬了一口,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不过片刻,和着红色胭脂,我的脖颈处便落下了一个唇印大小的红痕来……

    “你……”

    我惊得目瞪口呆,可卓锦却快要笑得前俯后仰了。

    “我同意这笔交易了,驸马爷尽可安心,卓锦并未下毒,只不过……”

    说到最后卓锦戛然而止,掩面而笑,随即福了一礼后,一脸顺遂地快步离开了营帐。

    我慌忙间赶紧用手往脖颈处一抹,胭脂香气染上了指间,我不禁浑身打了个寒颤,边用手去擦,边苦笑着用打着商量的口吻说道:

    “欸,那个,魅啊,方才的事情,可以当作没看到么?”

    话音才落,只听到一瞬剑气飞过之声,铜烛灯被斩断了一角,毫不留情。

    魅给了我十分明确的回答,那就是:不可能!

    我不禁抓了抓头,故作镇定,笑着说道:

    “我觉得也是不可能呢,哈哈”

    心中不禁哀嚎道:死定了,这回真是死定了啊……

    女人,特别是漂亮的女人,果然都是带刺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