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202章 回风乱舞当空霰
    “见过诸位将军!”

    向大元帅行过礼后,我又面容微笑从容微微侧身左右,分别抱拳向诸位将军行了一礼,诸位将军齐刷刷抱拳回礼,大帐内顿时传出阵阵铠甲摩擦之声,令人肃穆。

    朔王不愧是统帅三军的骁勇战将,即便如今早已两鬓斑白,可这般风华气度却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匹敌的。

    只见他神色不改,不威而怒,微微抬手示意高辰无需如此多礼,随即收回手去捏须仔细观察内堂中挺胸而立的那文雅少年片刻,言道:

    “高监军一路赶到中军大营,风尘仆仆,辛苦了!”

    我微微一笑,露出谦虚神色,恭敬回应道:

    “高辰皇命在身,职责当前,不敢言辛苦,大元帅与诸位将军在前线为国杀敌,浴血奋战,高辰路途之辛劳实在不抵诸将为国立功艰辛之万一,是高辰好生敬佩大元帅与诸位将军才是!”

    听到新任监军如此客气举动,倒也安了军中不少人浮动之心,毕竟朝廷突然派下监军,便是有对诸位领军将士不安之心,如今听这新任监军之言,倒不像是来找麻烦的!

    中路元帅通州总管罗邑也是位久战沙场的老将,对于朝廷会突然派下监军的原因也是知道一二,比起追问太皇太后为何会派高辰这位当朝大驸马前来充当监军之任,他更重视的是太皇太后对这场战役可能有更进一步的指示和计划需要通过这个年轻人之口以作传达。

    毕竟战事到了现在这种情况,是继续战还是和谈劝降,便是摆在桌面上需要直面的问题了。

    就罗邑个人的意见,如今天时、地利、人和,已经逼近北齐都城邺城的北魏大军却是只占有地利之便,想要通过强攻邺城灭掉北齐只怕会付出更多不必要的伤亡和代价,可若是和谈劝降,敌军又未必肯乖乖就范,而观军中主战主和的将领各占一半,大元帅也还未正式下达军令,只怕也是在等朝廷发话了。

    沉默片刻后,罗邑率先开口询问道:

    “高监军,如今对齐之战已到关键一役,不知朝廷对如何应对此局有何旨意,还请明示!”

    听到如此询问,我便可猜测出最近这军中的主要商议内容,应该就是确定对北齐战事如何收尾,无非就是主战还是主和的问题了。

    如今战势,北齐已是板上鱼肉,被覆灭也是或迟或早的问题了,可对北魏来说,打已经不再是主要应对手段,如何尽最大努力收复北齐之民心才是最大的问题。

    若是想要凭借强大的武力去征服,只怕最后北魏还得花出数倍的努力去争取北齐民心,若真是如此,到时候北魏所要面对的敌人不仅仅有北边的突厥,南面的陈国,还有就是北齐乱民接二连三的造反自立!

    一个稍微有远见的决策者绝不会选择这样一条不明智之路来将自己逼入绝境!

    听得出这位老将军有和谈之意,我不禁向这位将军投以敬佩的目光来,这才多留意起了这位大将,但见此人虽也是年过半百,虎目却炯炯有神,面容虽严肃却没有朔王那般刚毅孤冷,多了几分祥和之气,倒与所见的其它将领有所不同。

    我瞧着此人眉目与罗恒有那么几分相似,这才想起太皇太后寿宴那日似乎也曾见过此人,心中不禁暗自揣度着此人莫不就是通州总管罗邑?!

    我正欲对此问作答,朔王却在此时摆手言道:

    “欸,高监军才至中军大帐,想来还未用过膳食,商议军情不急待此时,明日再议。我们得一尽东道之谊,先好好款待高监军才是!”

    罗邑闻言,知道大元帅别有计较,沉吟片刻后抱拳表示赞同,言道:

    “大元帅所言甚是!”

    言毕,又退回原位上去了。

    “来人,搬下酒宴,为高监军接风洗尘!”

    大元帅一声令下,没过片刻,便是两队士兵分别搬着食桌和软座鱼贯入了大帐内,没过多久便将严谨肃杀的军营议事厅改装成了宴宾堂。

    “高监军请入座,诸位将军也无需多礼,今日乘为高监军接风洗尘之兴,本帅宴请三军,以犒赏诸将!”

    随即诸将抱拳行礼,大喊道:

    “末将等谢过大元帅!”

    言毕,众人落了桌,没过多久,好酒好菜便纷纷端上桌来,因大元帅宴请三军将士,诸将一扫方才严肃模样,纷纷喜色笑脸迎人,再加上今日特例,有酒肉助兴,很快大家便热闹一团,兴致高涨。

    没过多久,随军乐师与歌舞营妓也前来助兴,歌乐一起,舞姬们纷纷舞动长袖随歌起舞,其妙曼身姿,盈盈步态,很快便捉住了许多许久未曾近过美色军士之心,就着美食好酒,都兴高采烈地观赏起歌舞来。

    很快,和着歌舞声,大帐内便传出一阵阵嬉笑之声来,好不热闹……

    因是监军身份,侍从引着我到大元帅右下首的座位落了座,才刚座定,大元帅便亲自举杯向我敬酒,我急忙端起侍从才斟满的酒杯,恭敬回敬了一盅,随即两人相视而笑,大元帅做请字状,示意我随心所欲,无需拘谨,我微笑点头致意。

    没过多久,陆续有将士主动向我敬酒,我都一一微笑回应,尽量不失了礼节,也许是被现场的气氛给带动了,不免多喝了几杯,酒劲上来,顿时脸颊都红了一圈,好在我平日里酒量还不错,又特别注意不贪杯,这才不至于被这群人的人海战术般的敬酒给灌倒。

    “大驸马好酒量啊!”

    我正喝得面红耳赤的,冷不防这不悦耳的声音传来,身子都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微微瞥了一眼旁边,不知何时,那令人讨厌万分的独孤信便坐在了那里,正端着酒杯一脸微笑地瞅着我,这是准备向我敬酒吧!

    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啊!

    每次看到独孤信笑,我就觉得浑身不舒服,这家伙活得那么虚伪,不觉得累么?

    我轻笑一声,先举杯一饮而尽,言道:

    “哪里比得上独孤兄啊,何谈酒量,很多事情小弟同兄相比,实在是自叹弗如啊!”

    独孤信知道我又在嘲讽他,只笑不语,也将手中那杯酒一饮而尽,言道:

    “大驸马何必妄自菲薄呢,论起阴谋诡计来,大驸马可不在独孤信之下啊!”

    言毕,两人面面相觑,都不禁哈哈一笑。

    我又给自己斟了杯酒,执着酒杯做出漫不经心的神情,微笑言道:

    “独孤兄过奖了,听闻独孤兄这回奋勇杀敌,为国立功,不愧将门之后啊,更兼独孤老将军调度有方,坚壁清野,将洛阳围困得水泄不通,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相信很快就能有捷报传来,到时候一门双杰,高辰定为独孤家上表请功,朝廷届时自有重赏,来,为独孤兄景绣前程,当满饮此杯啊!”

    独孤信听出了我此言的调侃,更听出了我此言有威胁之意,脸上微笑一僵,沉默不语,任由我伸出酒壶将他手中的空杯斟满。

    如今大军即将攻克齐都邺城,可围困洛阳几个月之久的独孤輳却迟迟未能将洛阳城攻克,洛阳如今早已成为一座孤城,既无外援,城内也早已是强弩之末,只做困兽之斗,独孤輳几万人马一直未能攻克洛阳,这实在是于理不合,朝廷即便是要追责,也在情理之中了!

    独孤信的目光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光,随即不动声色,执着酒杯一敬,言道:

    “这份请功表高贤弟写定了,那独孤信便先代家父谢过高贤弟了!”

    说完,嘴角上扬,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随即不再多言,微笑着点头转身离去。

    我笑着抬头看离去的独孤信,正惊奇他这回竟然这般简单便放过我,还以为会被他纠缠许久呢,当一位身形魁梧的大将代替了方才独孤信所在的位置坐在了我旁边后,我忍不住笑出声来。

    自言自语般,道:

    “我说呢,有你这尊门神在此,他自然不敢随意找我麻烦了,甚好,甚好啊!”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我那立下了赫赫战功,一战成名的好贤弟——高韦了!

    高韦也只是微微一笑,端正的身姿执着酒杯向我敬酒,倒是令人连回绝的勇气都没有了,无可奈何地执了酒杯回敬了过去,又是两杯酒下了肚。

    我的脸不觉更红了,头似乎都有些晕乎乎的了。

    “我在前线杀敌立功,你倒好,在雍州沉湎酒色,玩得不亦乐乎了!”

    高韦说话的时候面色不改,语气倒没听出有生气之意,倒是多了几分调侃来,一瞬间让我觉得,这平日里如同木头般沉闷之人,竟然也会开起玩笑来了,莫不是这日头打西边出来了?

    我喝酒喝到了兴头上,也少了几分自制,又给自己将酒杯斟满,执着酒杯笑着言道:

    “你这只知兵法布阵的木头是不会懂的,于我而言,唯有美酒与美人,不可辜负啊!”

    说完,满脸笑容地便准备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却被高韦及时出手给挡了下来,还将我酒杯顺手夺走,不待我出言反对,便自主将杯中酒代我喝得干净了。

    我顿时撇嘴不满,言道:

    “这里那么多酒,为何偏抢我的酒吃,真真恼人!”

    高韦视而不见,将酒杯置于酒桌上,面无表情,言道:

    “再喝下去你就该醉了,你可是监军,莫要忘了自己身负何任!”

    “是,是,是……”

    我不禁无奈的叹了口气,随意满口答应着,免得高韦又搬出什么大道理来向我说教了,也不知为何,这才几月未见,他怎么变得这么啰嗦了呢?

    没了好酒,看着桌前的美食也没了兴致,而那歌舞也因为没了美酒佐料,我瞧着也顿时兴致黯然了,不觉无所事事般打了个哈欠。

    一个善于察言观色的偏将,见众人对这熟悉毫无新意的歌舞早已失去了高昂兴致,随即拍手叫停了歌舞,主动走向前去抱拳行礼,言道:

    “大元帅,末将见在座诸位对这歌舞似乎有些意兴阑珊了,正巧,末将近来得了一西域胡姬,此女不但貌美且极善歌舞,更擅长一种名叫‘胡旋舞’的舞蹈,旋舞起来长袖如摆,身如飘雪飞如,十分绚丽,何不请她来一舞助兴呢?”

    众人一听是来自西域的胡姬,顿时都来了兴致,据说西域胡姬不但身姿卓越,姿色与中原女子别有不同,却也颇为动人,可谓各有千秋,而会胡旋舞的胡姬则更是凤毛麟角,千金难得,如此妙物竟会被这偏将所得,不觉令人侧目。

    朔王见诸将兴致勃勃,况且这等助兴之举无伤大雅,便也点头赞同。

    这偏将得了首肯,立刻兴高采烈地走出了大帐准备亲自将那胡姬请入宴会之中,才会片刻,一阵十分有节奏感的打击乐器想起,随即军帐帷幔被人拉开,两队各执不同打击乐器的乐师们鱼贯而入,纷纷在舞台两边坐定。

    十分有节奏的歌舞就这般欢快响起,带着不同于中原的风雅乐曲格调,充满了异域风味,不竟让人耳目一新,片刻后,那身着一身彩虹般美丽衣裳,头戴着饰有变化无穷的翡翠花冠,身姿娇媚,舞动起来如同柳絮轻盈的金发碧眼的美丽女子伴着歌声惊艳登场,瞬时便吸引了在座之人的目光。

    弦鼓一声双袖举,回雪飘飘转蓬舞。

    只见这位美丽的胡姬玉臂轻舒,裙衣斜曳,飘飞的舞袖漫天飞舞,那轻薄面纱掩饰不住的是这位胡姬的迷人美貌,她就这般如同半空中飞舞的蝴蝶飞入了大帐,伴随着乐曲的节奏跃上了舞台,在舞台上宛如一朵正欲傲然绽放的花儿,极为华丽地展现她妙曼动人的舞姿……

    伴随着羯鼓更为有力的敲打,胡姬稳住了身形,动作也变得越发轻盈起来,急速旋转着身姿,身彩带飘逸,裙摆旋为弧形,回风乱舞当空霰,顿时便惊艳了在场所有的看客,都有人忍不住发出一声声赞叹声来。

    乐曲才落一段,这段美妙的歌舞也逐渐收住了形势,令沉溺在其中的看客顿生不满之意,可这位美丽的胡姬却是一脸迷人笑意将旋转的身姿逐渐停了下来,似乎就是在故意吊人胃口,不肯轻易将自己真正的拿手绝技随意奉上。

    待站稳身形后,带着面纱的胡姬悠悠然向大元帅的方向屈身行了一礼,用宛如百灵鸟一般动人的声音吟道:

    “小女卓锦,拜见北魏大元帅以及众位将军。”

    话语间虽还带着些异域口吻,却也能将中原话语说得清晰明了,实属难得了。

    众人见是如此尤物屈身行礼告见,不免动了怜香惜玉之心,方才的不悦之心顿时烟消云散,皆被这胡姬的一举一动吸引住了全部的目光了。

    起初,我也被这胡姬的舞蹈给吸引住了目光,不免对她多生了几分兴趣,待这胡姬温顺向众人行礼后,瞧见了这西域女子那金发碧眼的模样,不觉感叹这造物之神奇,这世间还真是无奇不有,不知为何,这西域女子令我想起了陈小鱼的那位非常奇特的朋友,不仅仅是因为她们都拥有着奇特的容貌,这骨子里更有着令人捉摸不透的气质。

    这女人,可不是个容易应付的主儿啊!

    我心中暗叹,随即收回目光,又将注意力放在了美酒上,见高韦也正瞧得兴致勃勃没有注意这边,便又偷偷给自己斟满了酒杯,垂着眸中低头喝自己的酒去了。

    “不必多礼,你的舞跳得极好,为何要中途停顿?”

    大元帅毫不吝啬赞赏之意,不禁放低了声量,尽可能温和得询问道。

    “大元帅容禀,只因卓锦跳舞有个规矩,想要卓锦跳出十足的旋舞,便得有好的舞伴互相引导才行,若无舞伴,卓锦只能跳出三分姿态来,还请大元帅见谅!”

    这胡姬一言,顿时难倒了在场众人,听这胡姬的意思,是要在场的哪一位陪她一起跳那胡旋舞,她才有可能使出十分本事来让众人一饱眼福。

    可先别提在场之人会否跳舞,更重要的是在座诸位多为上阵杀敌的勇将,让他们上阵杀敌还行,跳那女子跳的胡旋舞,还指不定被人取笑成什么样子呢!

    顿时,方才还议论纷纷的众人,才过片刻都没了动静。

    这位名叫卓锦的胡姬见状,不禁颜面笑出声来,似无意般嬉笑言道:

    “没想到,堂堂的大魏国,竟然没有一位男子会跳旋舞呢?”

    这胡姬当真是无理之极,区区一个歌妓,竟敢嘲笑北魏军士!

    众人顿时怒目而视,若非碍于大元帅在,在就出言恫吓这胡姬大胆放肆了。

    这胡姬倒像是说者无心,毕竟她是番邦之人,难免不懂中原礼数,言语间也不怎么顾忌,可却因此而惹下了大祸了呢!

    我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果然,漂亮的女子都不是那么好应付的呢!

    没办法,谁让我是个怜香惜玉之人呢?

    我哈哈笑出声来,仰头将手中的美酒一饮下肚,看着那位美丽的胡姬,摆手言道:

    “区区胡旋舞,我大魏国连几岁孩童都会舞,诸位将军是因为酒喝多了,怕舞得不好入不了卓锦姑娘得眼,便让区区在小与姑娘共舞一曲,以作抛砖引玉之美,如何?”

    卓锦闻言,不觉目光一亮,回过身来却见一面容俊秀的年轻男子正执着酒杯一脸温和笑意地望着自己,那是一双很清澈的眸子,而且那双望着自己的眼眸中没有其它男人那种令她感到恶心的垂涎目光,卓锦甚至在这人眼中都无法看到如同以往那些男人般难以遮掩住的对自己的灼热欲求!

    这人确实有些与众不同呢……

    卓锦不禁对这身形有些瘦弱却又眉清目秀的公子多瞧了几眼,随即微微福礼,做了请字状,以作邀请。

    “好,那我就献丑啦!”

    说完,我笑着将酒杯一掷,随手解了身后的披风,脱了头上的貂帽,又将腰间挂着的配饰一一取下,一身轻便地提步越过了桌面,往舞台那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