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201章 雏凤清声
    距北齐都城邺城十里外,北魏大军在了此地安营扎寨,十万大军营帐依序排列扎营,与中军大帐呈众星拱月之势,首尾相顾,一眼而望不见边际……

    风雪中不同颜色的战旗随风漂荡,即便是如此大的风雪,都能看到身着厚重铠甲的北魏军士在营地附近交替严加戒备的身影。

    没过多久,一队几十骑的人马正快马加鞭望大军驻扎营地北门而来,一见有一队骑兵到来,守卫在寨门附近的前哨军士各个精神紧绷,不觉握紧了各自手中的长戟与兵刃准备随时与敌军作战。

    负责此营的营尉在风雪中很难辨认出向自己逐渐靠近的那队人马究竟是敌是友人,立刻下令将拒马推前,戟兵后进,弓箭手殿后以作远程协助作战,不过片刻便转为备战状态。

    为妨伤到自己人,营尉扯开嗓子大声喊道:

    “来着何人?报上口令,立刻下马,接受盘查,若有抵抗,就地格杀!”

    这只骑兵在不远处纷纷拉住了马头停止了继续向前的脚步,很快就有一个军士策马而出,大声回应道:

    “大胆,我等奉命护送朝廷钦点监军至中军大营面见大元帅,还不速速前去禀报,若有耽搁,担心尔等项上人头!”

    营尉一听是监军到了,忙遣了人往上边禀报,自己急忙出了阵列,带着副手一道前往面见真伪,直到从这骑兵手中接过通关令牌一看,才知确实是自己人。

    恰好此时负责镇守北门的校尉统领很快就派人前来接应,令前往岗哨放行,这才让这支护送监军前往中军大帐的人马顺利来到了北门寨前,北门的校尉统领领着副统领等一干将士亲自前来接应,待这队人马纷纷下了马来,校尉统领迎了过来,抱拳揖了一礼,道:

    “末将罗恒恭迎朝廷钦点大军监军!”

    罗恒?!

    这茫茫风雪不禁有些迷了眼,再加上这一路快马加鞭从未歇过片刻,早已是人困马乏,这会儿我也是有些体力透支了,想着既然到了北门,免不得得按照规矩下得马来接受盘查才行,便稍微挪动了有些僵硬得身子,在身边护卫的搀扶下翻身下了马背。

    正稳住脚步,却陡然听到那负责镇守北门的校尉统领自称是“罗恒”,听那声音虽说低沉了一点,倒也听着有几分熟悉之感,不免心中揣测着这“罗恒”莫不就是曾随我一道闯过“恶狼谷”的罗恒?

    怀着疑窦,我主动走了过去想要会会那罗恒,却见这人一身厚重铠甲,威风凛凛,瞧着模样却还十分年轻,一脸英气,年龄也不过二十出头,却已经是校尉统领,真可谓是英雄少年。

    我两人相见,沉吟片刻后,都不禁哈哈一笑,果然是老朋友!

    我不禁抱拳回了一礼,忍不住称赞道:

    “这才多久不见啊,罗贤弟便从一个小小得预备军士官成了统兵大将,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啊!”

    罗恒微微一愣,显然自己的身份对方已经得知,不禁又对眼前这个文质彬彬的当朝大驸马多了几分敬佩,回应道:

    “这都有赖驸马督尉当日的举荐之恩,若无驸马督尉举荐,罗恒又如何能有今日之成就呢?”

    我微微一笑,忙摆手言道:

    “欸,你有今日之成就全凭自己真才实学,奋勇杀敌所致,罗贤弟不愧是将门虎子,不辱家风,高辰十分倾佩!”

    说完,向他抱拳揖了一礼。

    自恶狼谷一战后,我便对这罗恒刮目相看了,遇险时他那股从容不迫、指挥若定的气度,便已是非同一般,再加上他对排兵布阵,兵法谋略见解独到,很显然是受过正规军事训练的人,令我不免怀疑罗恒是出自武将世家。

    后来我着意让人调查了一番,果不其然,他竟然是通州总管罗邑的二公子,虽遗憾并非长子无法继承家业,可他这份勇敢、胆识、谋略,倒是深得罗老将军真传!

    罗邑罗老将军是此次东征之战太皇太后选定的中路军元帅,罗恒没有选择跟在父亲左右,故意隐藏身份自愿参军,便是想凭借自己的本事搏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将门虎子,将来定非池中之物啊!

    罗恒谦逊言道:

    “不敢!”

    随即罗恒做请字状,他的副将也立刻手执托盘迎了过来,盘上有几分文书和印泥,随即恭敬言道:

    “请监军出示文牒及吏部任命文书以作检验!”

    罗恒当心此举会让我觉得唐突,忙用缓和的语气言道:

    “监军勿要见怪,末将等皆按章程办事!”

    我哈哈一笑,言道:

    “怎会?这点规矩我还是懂的,阿正!”

    阿正听我唤他,忙取了我的一应文牒、文书来,一一交付给了罗恒的副将予以检验,待验证过后别无异样,副将朝罗恒微微颔首,随即躬身继续言道:

    “还请监军出示私印!”

    验过文牒及任命文书都无误后,再检查私印是否与吏部下达的文书上的私印是否一致,便能分辨出此人是否真是朝廷委任的监军了。

    随即,我从自己怀里将刻有“高辰之印”的私印拿了出来,交给了那名副将。副将恭敬接过后打开印泥盒染上朱丹,随即在一张白纸上落下此印,再与文书上的私印两相对比一番,一模一样,不禁面带喜色,言道:

    “果真是监军!”

    随即立马将私营从新包好,恭恭敬敬将印章送还我手中。

    罗恒见状嘴角也不免露出笑意,忙挥手让手下立刻让出一条道来,在我左手边带路,言道:

    “监军这边请,大元帅已经等候监军多时了!”

    听罗恒这般说,我的心思也不禁一沉,也不知接下来是福是祸,可一想到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觉又加快了脚步,突然很想尽快见到大元帅,与大元帅商讨接下里如何应对如今局势。

    在罗恒的带领下,我们几乎没什么障碍便往中军主帅营帐方向走去,这一路走来,所有将领各司其职,即便遇到见到罗恒领着一队人往这边走过,也目不斜视,毫无交头接耳之相,由此可见,大元帅军纪严整,可见一斑。

    营地之中严令禁止纵马奔走,故而这一路我们都需步行而至。差不多走了快一炷香的时间,风雪也逐渐变小了,眼前的景物的可见度又提升了不少。

    行了这一路,我已经开始喘着粗气了,虽然寒风如刃,刮在脸上有些生疼,可我着一身厚实的冬制公服以及缓和的斗篷和貂帽,便帮我挡住了这严冬大部分的寒冷。

    我呼着热气,不禁停下脚步往四周望了一眼,想看看众军士身上的冬衣是否有如数到位,若是有一个士兵因为冬衣等物质未曾运到而冻死,那便是我这监军的莫大过失了。

    罗恒见状,便知我此时忧心何事,也停下了脚步,言道:

    “监军敬请放心,过冬军需都已按时运达,军中将士可无忧度过这个寒冬。”

    闻言,我微微颔首,可随即又眉头紧蹙,悠悠道了句:

    “只怕不够……”

    罗恒微微差异,后勤补给罗恒是心中有数的,按理说应该已足够,可为何监军会忽出此言,不禁反问道:

    “监军所指的是?”

    “难民!”

    说完,我忧心忡忡地快步继续往前走去,罗恒闻言,先是一愣,似乎明白了什么,没有继续追问下去,立刻快步跟了上来。

    再快到中军大帐前时,罗恒突然停下了脚步,向我行了一礼,言道:

    “末将只能送监军到此处了,接下来就得靠监军的胆量、谋略了,监军多加小心!”

    罗恒的话意味深长,微笑着做了请字状,随即恭敬地退了下去。

    我心中不禁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军营之中,只尊重有胆有识之辈,若是略显胆怯,只怕得遭人笑话,如何能博得众人信服?

    果不其然,当我看到中军大帐外左右各排列整齐得十五个刀斧手时,我不觉扶额哀叹,顿时便想起我与公主成亲那晚,紫玉丫头在新房外摆得那个令人眼花缭乱得剑阵,当时差点没把我给吓死,这回我算是明白了,紫玉丫头那招还算是牛刀小试,眼前这些人拿得可都是板斧啊!

    要从一把把披将下来得斧头下经过,这只有不要命得人才敢去做的吧!

    一直紧紧跟在我身后的阿正瞧见这阵势也不禁傻了眼,不禁瑟瑟言道:

    “公子爷,他们,他们不会是要公子爷你……”

    还未说完,阿正不禁吓得直咽唾沫星子。

    原来罗恒的那句话是这般意味深长,我不禁感慨着这从军打战磨练出来的人,果然都不是一般人啊!

    我不禁嘴角抽搐,故作镇定的轻声反问了一句,道:

    “怎么,怕了?”

    阿正先是点了点头,但一想到自己有保护公子爷的责任,忙又摇摇头,十分努力地客服自己内心的恐惧,鼓起勇气说道:

    “不,不怕,阿正要保护公子爷,对,阿正一定要保护公子爷,这回,就,就让阿正替公子爷走这一遭!”

    说完,阿正这小子就要没头没脑地往那斧阵中冲过去了。

    我忙一把拉住了他,为这小子的憨实惹得苦笑不得,小心点未必会出事,可向他这样不顾一切地往前冲,反而更危险。

    “行啦,你小子以为你家公子爷我是谁啊?北魏当朝长公主的大驸马,太皇太后钦点的东征大军监军,高家的长子嫡孙啊,这小小的巨斧阵能奈我何?他们又敢奈我何?你小子还是乖乖在这等着!”

    说完,我不禁深呼了一口气,方才自己说得是淡定从容,可心中不免也在打鼓了。

    说什么,也不能给琬儿丢脸啊,怎么说,我也是长公主的驸马爷啊!

    打定主意,一把将阿正拉在了身后,随即脚步生风,目不斜视地淡然从这两列刀斧手中间走过,我只看到眼前不断有巨斧从眼前搬起,而身后不断响起一阵阵刀劈斧砍的破空之声,甚是吓人……

    我脑海中顿时一片空白,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安然走到了大帐外,两位守门军士恭敬地向我行了一礼,满脸的敬佩神色,随即在我跟前拉开了大帐的帷幔,仿佛是在说我已经顺利地通过了考验,获得了可以进入中军大帐的资格!

    远处,传来阿正那小子兴奋不已的欢呼声,因为在他眼中,自己公子爷如此英雄了得,从容不迫地走过了那吓破人胆的巨斧阵,简直就是英勇神武,婉若天人!

    听到阿正的欢呼声,我不觉有些愣神,似乎还没反应过来自己是怎么通过巨斧阵的,随即便在阿正的欢呼声中和守卫军士敬佩的目光下越过了帷幔,缓缓走进了大帐……

    起初眼前是一片黑雾,可抬眼间,周围的一切都亮堂起来了,还未等我看清楚眼前的这一切,一阵振聋发聩的声音震撼着我的耳膜,只听到一群人异口同声地抱拳行礼,恭肃言道:

    “末将等参见高监军!”

    当我看到宽阔地中军大帐内两边按照军中职位高低一致一字排开的清一色身着将军铠甲的军士们时,我似乎在这一刻,第一次感觉到了军营带给人心的那种震撼,有那么一瞬间,令我有些失神……

    可当我的目光在最远处那面庞大的帅旗下端坐在虎皮靠椅上的那位身着程亮战甲、风华无双的大将朔王萧澹身上时,我心中突然有了一份悸动,血管中的血液似乎正在沸腾,这是一种奇特的感觉,是一种被众人瞩目的无比优越,是一种能令人拼搏向上的火热欲望,更是一种仿佛能够掌控天下的绝对自信……

    在这一刻,有什么东西,在我心中觉醒过来?

    啊,这,不就是藏在我内心深处,对权利的执念么?!

    在众人的瞩目中,我一步一步坚定地走到了大厅中央,没有一丝胆怯,更没有片刻犹豫,挥手拂开身后的斗篷,抱拳躬身作揖,随即正声言道:

    “高辰参见大元帅!”

    声音威武有利,毫不怯懦!

    随即,毫不客气地抬眼向朔王萧澹那望去,四目相对之时,恰似电闪雷鸣,虎啸龙腾,竟也丝毫不见退让!

    朔王见此情景,心中不禁暗自感叹:当真是雏凤清声,后生可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