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200章 是缘是债
    “杨铨,谁给你那么大权利胆敢私自处置沈彧?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将你明正典刑?!”

    我怒目而视,拂袖直指杨铨厉声质问。

    杨铨一动不动地跪在原地,顿首伏地,没有为自己的行为做任何的辩解,更没有因为自己即将要面对的结局而惊慌失措,反而还多了几分慷慨赴义,视死如归。

    只听他沉稳而又不失恭敬地说道:

    “杨铨愿担负所有罪责,任凭监军处置,无怨无悔!”

    “住口!你以为自己一人担下所有罪责便是英雄豪杰,敢作敢当了?你现在连自己错在哪里都不知道,你有没有将本监军放在眼里,有没有将朝廷法度放在眼里?”

    我努力压制自己内心的滔天怒火,否则我真会忍不住一剑将这杨铨斩于剑下!

    “请监军降罪,沈彧本是罪将属下,罪将识人不明有失察之罪,罪将愿以死抵罪,只求监军莫要因罪将一人过失而牵连大元帅,否则,罪将便是百死莫赎!”

    杨铨说完,便一个劲的向我磕头请罪,这份赤胆忠心,倒也颇为令人动容。

    杨铨所言,我如何能不明白,杨铨并不畏惧以死谢罪,不过是担心此事最后会牵连到朔王萧澹,毕竟他是朔王一手提拔起来的将领,对杨铨来说,朔王对自己恩同再造,杨铨如何能因自己的失察之罪而成为别有用心之人陷害朔王的把柄!

    而在军队之中,往往君令比不过将令,这其中最大的弊端便在于军队靠这种上下级的提拔或者亲属之间任人唯亲,从而建立起来的利益共同体的类似于同盟的关系,久而久之,便导致了这些军士只会听从自己所属将领的指挥,却将朝廷君令视若无物,而朝廷能否有效控制军队便在于这些统帅是否有忠君爱国之心!

    可人心是最难捉摸的东西,而仅仅是依靠所谓的人心来御下,是存在很大的弊端的,而最好的证明,便是各个州镇总管的拥兵自重!

    由此可见,朝廷如何加强对军队的管束,是与压制州镇总管权利一样同等重要的必须予以重视的议题……

    如今杨铨获罪,身为杨铨座主的朔王萧澹,难保不会被用心之人弹劾诬陷,而在杨铨心里对我是极不信任的,朝廷派下监军本来就是对出征在外的将领不放心,才会有监军到军营中对将领进行监察、百般掣肘,如今更观我一路总总行为,更是不能轻易信任,杨铨个性耿直,定然会宁愿一死,也不愿自己成为负累。

    “糊涂,大元帅乃是太皇太后钦点东征大军统军元帅,更是皇室宗亲,朝廷股肱之臣,区区一个沈彧,如何能牵连到大元帅?你如此这般,岂非欲盖弥彰?沈彧若是活着尚能当面对质,如今沈彧一死,便是死无对证,你这不是在帮大元帅反而是害了他!”

    听我严声呵斥,杨铨才懂得其中道理,顿时冷汗淋淋,竟不知如何应答了。

    “杨铨啊,你最大的罪过不是识人不明,而是私下处置了沈彧,沈彧固然该死,可却不是你杨铨可以私刑处置的,你眼中只有大元帅,又将朝廷天子,国家王法置于何地?本监军就算现在令人将你推出帐外斩首示众,你也算死得不冤!”

    杨铨闻言,放佛一瞬间抽尽了全身的力气,无力地瘫坐在了地上。

    我平生最恨的,便是这种目无王法,以个人爱好喜恶,将王法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可恶行径,杨铨以个人私欲,不经国法刑审便私下处置了沈彧,这等目无王法的行径,我如何能轻饶了他!

    “杨铨,本监军再问你一遍,沈彧,可是你所杀?”

    杨铨的唇角微微发着颤,正欲说些什么,可最后还是选择保持了沉默,放佛已经默认了一般……

    我见状目光一沉,眼中寒光顿生,既然如此,我也就只能将下令将杨铨推出帐外斩首示众,以正国法了!

    “来人啊,将罪人杨铨推出帐外……”

    我这边话音未落,帐外就有一军士径直闯入了帐内,一对上我的眼,便十分爽快地承认了自己的罪行,道:

    “慢着,此事与杨将军无关,沈彧,是我杀的!”

    待我看清楚来人是谁后,有了片刻的茫然震惊,可随即一股怒气从心里涌出,却又无可奈何地拂袖转过身去不再看他们。

    杨铨见有人为自己求情,忙回过头去一看,当看到那人面容时身子也是微微一怔,随即缓缓抱拳向那人行了一礼以示敬重,轻声言道:

    “郡主……”

    听到杨铨唤那人郡主,我闻言不禁冷哼一声,而我之前的猜想都因为这人的到来而间接得到了证实,主持设计杀我的主要元凶,并非是独孤信,而是贤王萧衍!

    沈彧其实是贤王萧衍的人,我之所以要对沈彧严刑拷打,甚至故意在沈彧面前用话引诱,便是想知道在背后主使着这一切的人是不是贤王萧衍?

    而沈彧自以为聪明,还以为他的这出苦肉计可以成功将所有的一切都栽赃到独孤信头上,想要借此来避免背叛自己真正的主人,从而保住性命,却不曾想被我将计就计,从他口供里说出独孤信这个名字开始,我就确信了想用暗杀这种手段杀我的人,便是贤王萧衍了!

    而这个一身军士打扮径直入我军帐,被杨铨恭敬地称呼为‘郡主’的人,便是贤王萧衍的义女,墨蓉郡主——宁静!

    她曾经还有一个名字,一个原本我以为这一生都不可能忘记的名字——柳絮!

    柳絮,宁静,郡主,静姑娘……

    呵。

    记忆之中那个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美丽女子,终究还是卷入了这黑暗永不见天日的争斗漩涡之中无法自拔,她已经不再是我认识的那个柳絮了,而我也早已不再是当年的高辰了啊!

    听到我下的军令,帐外的护卫军士还是一道走了进来,没有多余的言语动作,恭敬抱拳等候军令。

    我摆了摆手,言道:

    “杨铨身犯失职之罪,将杨铨推出帐外重打四十军棍,戴罪候审!”

    “得令!”

    说完,军士便将杨铨架出了帐外,没过多久,便在帐外执行军令,棍棒敲打之声阵阵传来,而执行官一边报着执法棍数。

    帐内片刻后陷入了一片磨人的沉静之中,我和她很久都没说一句话,可能是彼此间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彼此了吧!

    她见我许久不说话,更不愿回过头去看她,随即也是无奈地叹了口气,缓缓靠近了我,见我没有躲避的意思,这才大胆地过来牵了我的手,从怀里拿出了伤药和一方帕子,现是细心地为我上药,随后又帮我将划破了的手掌仔细包扎了起来。

    我不觉微微一愣,许是方才甩开桌面上的物事之时不小心划破了手掌正兀自流血,竟是一直都未曾察觉疼痛,这回子手被她牵住了,反倒开始觉得痛了。

    我忍不住撇过头去看着她,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善解人意,只是记忆之中的那抹绿色婀娜身影,变成了这一身不怎么合身的军士戎装,瞧着此情此景,我竟也有些哭笑不得了。

    看着她小心翼翼地给我包扎伤口,我有了片刻的出神,随即想到我们现在各自的身份,目光不觉一沉,随即有些无奈地道了句:

    “你,不该出现在这里的,柳絮……”

    说出来的这句话,竟感觉有些意外的沉重。

    我突然也有些弄不清楚,究竟是她出现在这里是错的,还是事情从一开始,就是错的了……

    她出现在这里了,不但间接承认了这写阴谋都与贤王萧衍有关,那是不是也可以说明她也参与了这一系列将我设计在内的暗杀行动?

    可当我对上了她那双明亮的眼眸时,我知道自己不该怀疑她的,本来她完全可以不必出现在我眼前,可她,还是这般做了,这,也是她想要向我说明什么的缘故!

    因为她没有参与其间,所以,她才要冒险亲自来见我一面啊!

    “抱歉……”

    她的声音很轻很轻,若非用心去听怕得就此错过。

    我不禁苦笑一声,随即回道:

    “若与你有关,道歉何用?若与你无关,何须道歉呢?”

    我竟然开始为她感到忧虑,即便那日她早已断言说我们两个终将会成为敌人,可真到了这个时候她却依然无法对我下手,处于我与对她恩重如山的义父之间,想要两全是何等的艰难,那我又如何忍心再对她恶言相向?

    宁静闻言,脸上也不觉露出有些悲伤的神色来,随即正声言道:

    “沈彧是我所杀,与杨铨无关。”

    我眉目一挑,言道:

    “你是为了杨铨才来见我的?你以为我会杀了他?”

    这不得不让我怀疑杨铨与贤王萧衍又有什么关系了?

    宁静似乎看穿了我的想法,毫不吝啬地将他们之间的关系对我坦言,道:

    “杨家先祖曾是义父一脉所属家臣,虽然如此,杨铨也不曾背叛过朔王,正因为如此,他才能被我说服,对沈彧之死三缄其口。我也知道你不会如此草率就将他处斩,因为你最恨的便是枉法之举。”

    闻言,我不禁叹了口气,心中突然觉得堵得慌了。

    “既然你已认罪,那我便得将你拿下问罪了!”

    “你抓不住我的……”

    停顿了片刻后,宁静望着我的眼,微笑着言道:

    “即便你抓住了我,我也只有唯死而已。”

    我也恨被人要挟,特别是被自己在乎的人要挟,她知我,知我对她存有愧疚之心,所以便这般肆无忌惮地对我以死相胁么?

    我有些失控地挣脱了她的手,一把扣住了她的双肩,手指因为愤怒而不自觉地加深了力道,胸膛因心中的怒火无法平息而起伏不定,可质问的话语到了嘴边却再也说不出口。

    我有什么资格去质问她,又有什么权利去质问她?

    看到她略显发白的脸色,我竟无法狠下心肠来应对这个女人,更无法直面这个我曾经爱过却又对她怀有无限愧疚的女人!

    我失魂一般地松开了紧扣着她双肩的手,任由手臂无力地垂落在身体两侧。

    “你可曾恨过我?”

    触不及防地,我将这隐藏在彼此内心深处多年,故意不去触及的伤痛再次扒开来,摆在了两人的面前,因为这段是我们两个一直都未曾解开过的心结,更是我对她深怀愧疚的源头。

    这句话一问出口,她也不觉有些神伤,目光也有些朦胧不清了,只见她沉默片刻后突然反问了一句,道:

    “若是能重来一次,你还会做出同当年一样的选择么?”

    闻言,我不觉微微一愣,过去的记忆片段突然在脑海里一闪而过,那是个冰寒刺骨的傍晚,在那一天我做出了让自己后悔至今的决定,伤害了一个真心喜欢过我的人,还犯下了一个永远都无法挽回的错误。

    若是能再重来一次,明知道会让自己后悔至今,我还会再做出同样的选择么?

    “会,我会!”

    我点了点头,随即毫不犹豫地说出了这个答案,即便知道会后悔至今,我也依然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宁静不觉苦笑几声,随即言道:

    “既然如此,你又何必问我是否曾恨过你呢?我明白的,毕竟那时候的你,还只是个不谙世事的世家公子,有些事情,你承担不起,想要逃避也是无可厚非的!”

    “是啊,因为我承担不起,我无法承诺给你想要的未来,所以我逃避了。”

    有些事情,错过了就是一辈子的错过啊!

    沉默了许久,竟是相对无言了。

    很久之后,宁静才说了一句话,打破了这份恼人的沉默。

    “既然都已成过去,就无需再提及了……”

    她的这句话,给了我们彼此整理彼此心情思绪的时机,待稍微平定了彼此不定地心绪后,宁静继续问了句,道:

    “你与义父……”

    我一语便打断了宁静的话语,贤王接二连三要置我于死地,想要化解我与他之间的恩怨,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已经太迟了,我与贤王萧衍早已势成水火,不死不休!”

    宁静早知结果会是如此,可见我如此坚定冰冷地回应,便知道事情早已毫无回旋的余地了,毕竟当她无意中得知义父瞒着自己向高辰施那李代桃僵杀人之计时,宁静便已经知道,自己最在意的两个人,一定会有一个人死在另一个人的手里!

    “我求你一件事!”

    闻言,我不觉愣神,竟是连开口拒绝的勇气都没有了,只是不断握紧了双拳。

    她自然而然又牵过了我的手,将我掌中有些松脱地丝帕再度系好,边打着好看的蝴蝶结,边对我说道:

    “我知道无法阻止你们的争斗,只求你这一件事了,若你胜了,饶我义父一命;若你输了……我用命陪你!”

    这句话一出口,我竟然连最后拒绝她的借口都没有了,她真是个令人无法恨起来的的女人啊!

    当她系好了丝帕,随即松开了手,静静地看着我等着我的答案。

    而我呆呆地看着手掌上的那方丝帕,却被这丝帕上绣着的花纹夺去了所有的注意力,这上面绣着的,竟然时桃花,而这图案还有这针线手法,对我来说,竟是如此的熟悉?!

    我怔怔地望着宁静,不觉握紧了掌中的丝帕……

    “你走吧,我答应你!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你都要好好活下去!”

    这是我能给你,最后的承诺了!

    我随即拂袖,转身不再看她……

    宁静将我所有的举动都看在了眼里,随即心里也明白了些什么,没有再说什么,深深看着我的背影片刻后,也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了。

    我松开了自己的手掌,看着掌中的这方丝帕暗暗出神,若我没记错的话,这方丝帕便是我为陈员外作《十二乐姬春游图》之时,小碗儿递给我擦脸用的,因为上面沾染上了颜料,我无法洗脱干净,所以就着丝帕上的墨迹画了这幅桃花小画,却没想到琬儿竟会将这画绣在了这方丝帕上。

    而这方原本应该在琬儿手中的丝帕却辗转到了宁静手中了,这是琬儿许给了宁静一个承诺,而宁静用这个承诺,换了我对她的一个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