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99章 天地不仁
    这一夜,很多人都未成眠。

    比如那老农夫一家老小,身着威武铠甲的北魏军士,这群军士无比畏惧着的头领,以及那看似文弱俊逸的儒生,尽管他们一夜难眠的原因各自迥异,可都为那营帐中不断传出的拷打惨叫声所惊扰,或心惊肉跳,或意冷心寒,这份冰冷竟比这满目冰霜都要冰寒入骨了!

    被接受一夜毒打拷问之人便是沈彧!

    天色渐亮,所有的吵闹与喧嚣也终于在这一刻落下了帷幕,审问拷打也停止了,通常这种情况出现不是被审问者熬不过而招认罪责便是没能熬过审讯晕死或者咽了最后一口气!

    军营之中审讯敌军间谍一类的手段倒不比刑部大牢的差,也就这么一晚上,沈彧便招供了……

    审讯军士将沈彧招供的供词整理好后恭敬的送到我手中后,小心翼翼地退了出营帐,我略瞥了一眼纸上的供词,冷笑一声随即将它随手置于一旁不再理会。

    微微沉吟片刻后,回首望了一眼恭立在自己不远处的那一袭黑衣人影,笑着言道:

    “魅,此番多谢你暗中相助,你可回去向你主上复命去了!”

    魅,是一直守护在琬儿身边的暗影卫,暗影卫是个神秘而鲜为人知的组织,他们的责任便是护卫自己的主人,而他们的命运与主人的休戚相关,生死与共!

    我知道他们身份的特殊性,而魅会在我跟前现身,也是因着琬儿令他暗中护我之故,所以不该问的事情我不会问,正如同一些不该说的事情我也不会多说一般。

    魅的身影淹没在了宽大的黑袍中,就连面容也深深隐藏在连袍黑帽之下,他的声音也有些低沉,不辨男女,更无哀乐,只听他言道:

    “魅受主上之命护送驸马督尉一路安全前往中军大帐。”

    我不觉莞尔一笑,看来这位暗影卫的性子倒也与琬儿有几分相似,对于认定的事情都有几分自己的固执。

    怔怔地瞧着他的身形看了片刻,想起我也算与魅有过数面之缘了,可却还不知他到底是男是女,说起来他还算是我的救命恩人呢,只因着他身份特殊,神龙见首不见,故而一直未有机会当面致谢,如今不正是最佳时机了么?

    只是瞧着魅的性子,似乎也是个独来独往,不愿与人多有交集之人了。

    “你可是担心独孤信会再度暗害于我?”

    我故意这般询问着,随即目光落在了那份沈彧的供词上,不出所料,沈彧供出来的所谓幕后主使,便是独孤信!

    魅沉默了片刻,听眼前之人语气,似乎并不担心独孤信会再度下手害他,为防万一,还是有必要多加提醒,忙言道:

    “沈彧既已招供,这场刺杀主使便是独孤信,只怕他一计不成还会再度为之,还请驸马督尉小心为上!”

    闻言,我不禁微微一笑,饶有兴趣地回望着魅,摇了摇头,反问道:

    “你也以为是独孤信要杀我?”

    魅身形不动如山,却也被这句反问得身子一滞,沉吟了片刻后,还是询问了一句,道:

    “驸马督尉之意,莫非此次刺杀主使之人并非独孤信?”

    我听出了魅言语中的不信服之意,连他都看出独孤信有害我之心,又如何会相信沈彧并非独孤信派来杀我之人?更何况,沈彧已经招供!

    “那是因为你不懂独孤信,他可是个自信到狂妄之人,用这等暗杀手段来对付我这文弱书生,他不屑为之;不过,有一点你没想错,独孤信却有杀我之心,他若是想要用刺杀这种手段来害我,想来我早已是凶多吉少了!”

    魅闻言,似有所惑,忙又问道:

    “既然独孤信有害人之心,那驸马督尉何以断定这幕后主使并非独孤信?”

    我嘴角微微上扬,意味深长的言道:

    “我之所以断定刺杀我的人不是他,那是因为从某些方面来说,我们都是同一类人,都自诩聪明过人,以为可以掌控一切,包括别人的命运,就像是在玩一场游戏,只不过聪明人都有聪明人的玩法,就比如杀人吧,武士杀人也不过手起刀落、人头点地,可我们深谙地却是借刀杀人之法,于是非处夺人性命不留痕迹!”

    说着我别有用意地停顿了片刻,身为一个杀手,我想魅应该可以完全明白我所言到底为何意了,见他沉默不语,我又继续言道:

    “越聪明之人用的手法也就越高明,而对于聪明人来说,刺杀这种把戏,也就是不自信之人防患于未然而做出的愚蠢行径!独孤信可是个绝顶聪明之人,所以他不会派人做刺杀我这种愚蠢的行径的!”

    这些话一出,周围仿佛陷入死一般的沉静中,许久两个人都没有说什么话,气氛顿时有些诡异了……

    在谁面前如此毫无遮掩地展现出自己工于心计的一面,对我来说,这还真是很少见的事情,我不得不承认,这也是我的一面,即便很少透露出来,可这也是我,真实的我!

    这么多年沉浮于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之境而能一直好好活到现在,绝不能仅仅只用幸运两字所能囊括,这世上幸运之人终究太少,靠幸运而得以在乱世中存活的,根本就没有!

    “我说我与独孤信是同一类人,你是否觉得我与独孤信一般,均为不仁不义之徒?”

    我有些好奇魅的想法,故而将这个有关是非善恶的问题抛给了魅,想知道从他的口中又能听到这样的答案。

    望着眼前这身着威严公服,越发威仪不容冒犯的俊逸公子,魅越发觉得眼前之人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有些莽撞任性却也天性纯良的少年郎君了,他变得沉稳干练不少,甚至越发深谙权术之道,不由自主间,便会让接近他的人感到一股由内渗透出来的畏惧之感,令人猛然意识到,这是个十分危险的人!

    这份危险,有朝一日会危机到主上么?

    魅不由得有所忧虑,面对驸马督尉的试探,魅不假思索回应道:

    “魅心中只以主上为念,并无是非对错,善恶美丑之分!”

    若有人敢危害到主上,无论此人善恶,不分是非对错,魅都会将其尽数诛除!

    我能听懂魅言语中的含义,甚至感受到了他的威胁,暗影卫便是为了他们各自的主人而存在的,为了保护他们的主人,他们可以连自己的性命都轻易舍弃,更何况是威胁自己主人的存在。

    所以我能理解魅,对魅这样无是非的想法也不知是羡慕还是惋惜,因为对于一个只能生活在黑之中不能有自己的人来说,这些分辨是不需要拥有的累赘,它们只会带来痛苦和永无止境的烦恼。

    可舍弃了这些,便真的就没有烦恼和痛苦了么?

    我忍不住感慨言道: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天地是无所谓仁慈的,它不会因仁慈而有所偏爱,任由万物自然运作而不加干预;圣人不会因仁慈而有所偏爱,任由百姓自己主宰自己的命运而不加干预。由此可见,个人命途最终也不过是自己选择的结果。更何况,是非善恶本就等同,乃为物之两极,相生相克又互为其根,本就没有绝对的分界线,可世人却费尽心力想要去给它们分下定义,这不是在自寻烦恼么?你,比我们活得要自在些啊!”

    魅闻言,沉默不语。

    我回过身去不再看魅,只觉此身有些恍惚若在梦中,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无论将来我的命途会如何,也不过是我自己所选择的结果啊!

    如此而已,如此而已……

    沉默了许久,我悠悠地开口道了句:

    “多谢你了!”

    这一句致谢,不仅仅是为这救命之恩,也是为了他对琬儿的那份矢志不移地忠诚!

    魅没有说话,只是抱拳回了一礼。

    我微微颔首,随即摆了摆手,示意话题到此为止。

    才过片刻便有军士来报,杨铨将军求见。我微微示意,魅领会后闪身避入屏风之后。

    ……

    待杨铨入帐一见我便下跪请罪,言辞恳切,更不敢推卸罪责,言道:

    “罪将杨铨,特来向监军请罪,杨铨愿受军法处置!只是杨铨还有一事相求,恳求监军,杀人不过头点地,给沈彧一个痛快了结吧!”

    说完,顿首再拜。

    我敛神片刻,正思虑着该如何处置杨铨才算妥当,念他还算是个忠义之人,为人耿直,虽糊涂了些也并无大错,倒也没必要将他治成死罪。

    更何况这一路得他悉心护持,昨晚他更是舍命相护,因此身受重伤,对于是否对他严加处置这点我还有待斟酌一二,却没想到他自己尚且自身难保,却还怜悯沈彧,想为他讨个全尸,此举看似其情可悯,可却为免有些不顾全大局。

    如同沈彧这等犯上作乱,刺杀监军之逆贼,更是犯了不义之罪,十恶不赦,是要被满门诛灭、斩首示众的!

    “杨将军确实有罪,沈彧之事你识人不明,有失察之罪,又因用人不当至此祸端,也是失职,两罪并罚你姑且自身难保,如今又为罪人求情,难道就不怕惹祸上身,罪及亲族么?”

    我问话的语气也有了几分责备,咋看之下倒有些公报私仇的意味了。

    杨铨也吃不准眼前这位监军的真实意图了,毕竟这一路所见,这位高高在上的驸马督尉有荒唐纨绔的一面,也有冷酷无情的一面,更有城府深沉的一面,着实令人捉摸不透!

    而自己这一路也没少对他冷嘲热讽,很难说这位高监军不会乘机落进下石,公报私仇了,若真是如此,届时就不仅仅是自己的亲族因己而获罪责了……

    可即便如此,对于杨铨来说,有些事情明知不可为非要为之,只是为了不愧人心!

    “杨铨愿领所有罪责,甘愿伏法,也请监军明鉴,杨铨为沈彧求情,只是顾念昔日手足同袍之情,不忍他受尽折磨最终还落个死无全尸的下场,看在沈彧也曾拼死为国杀敌,建立功勋的份上,杨铨恳求监军留沈彧一个全尸,莫要寒了军士浴血杀敌报国之心……”

    我嘴角上扬,好一番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看来杨铨,也并不是看不清形势的傻瓜啊!

    毕竟这沈彧也是杨铨的手下,自然与杨铨手下的军士感情深厚,这一晚上的审讯逼供,惨叫连连,撕心裂肺,这些曾与沈彧一道共过生死的手足同袍,如何能再忍受得住?即便知道沈彧犯下滔天大罪,也只是敢祈求让沈彧免除非人折磨,留个全尸而已了。

    这般看来似乎其情可悯,可在我看来,却看到了令外一层意思……

    杨铨,是在威胁我么?!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若本监军坚持以国法论罪沈彧,杨将军,又当如何?”

    死寂一般得沉默……

    杨铨只是一直保持着顿首姿势,没有动作,更没有接话。

    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仿佛为杨铨这无声的沉默做出了最好的诠释!

    一个军士急忙入帐前来禀报,道:

    “沈彧咬舌自尽身亡!”

    霎时,我愤怒地将眼前桌案上的物事甩手摔了个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