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98章 痛不欲生
    快马加鞭赶了这一天的路程,最后,在路边的一家农舍中停下暂且安置,毕竟是风雪天气,如今也已经是天色将晚、人困马乏的,能在这偏僻处寻到这样一处安身所在也是再好不过之事了。

    这家人是老农户,如今正值战乱,到处都不太平,这一家子也只剩下这对老农夫妇和他们的一个孙子两个孙女了,一家五口相依为命。

    老农夫整个人正架在木梯上,想乘着天黑之前,将被大雪压垮一部分的屋顶给重新补起来,奈何人老力弱,忙活了这一下午也是收效甚微。

    老农夫不禁哀叹了口气,感慨自己忙碌了大半辈子,原本是享儿孙福颐养天年之时,奈何遭逢巨变,不但家中恒产尽数被夺,衣食断绝,几个儿女受战乱牵连不是被官兵迫死,便是死于流寇之手,留下这一屋子的孤儿寡母,所有的重担又落在自己肩头。

    一念至此,顿觉人生无望,恨不就死,可一看到自己那几个孙子孙女不知世间愁苦为何物的天真脸孔,老农夫又觉得必须咬牙再坚持下去,至少熬到这几个孩子长大……

    拉过脏兮兮地袖口擦过眼角热泪,往粗糙长满老茧的双手呵气后稍微搓暖了双手,边干着手里的伙计,边思虑着今晚的吃食又该到何处去寻。

    正在此时,一队军官骑马而过,老农夫还未回过神来,这群人陆续下马直入农舍,老农妇吓得慌忙把在院中嬉闹的几个孩子赶回了里屋,而老农夫瞧着这队人马身上乌黑发亮的铠甲,只道是军爷又来征粮,紧张的差点从木梯上率将下来。

    “老人家担心些,别怕,我们只是来借宿一宿,明早便走,绝不多加叨唠!”

    杨铨将军眼明手快,急忙过去将那木梯上的老农夫扶将下来,又故意好言宽慰好让老农夫妇宽心,毕竟现在世道乱,平民百姓咋见这样一只队伍开过,如何能不畏之如虎狼?

    老农夫在杨铨的搀扶下安全落了地,可瞧着眼前的军士便浑身发颤,战战兢兢地,惊慌地都无法开口说话了。

    “不许伤害我阿翁!”

    里屋,突然冲出了一个才**岁的小丫头来,她陡然看到一个身形魁梧地军爷正拽着自己的阿翁,以为有人要伤害自己的亲人,这才不顾一切冲了出来想要去帮助自己的阿翁的。

    可才跑到半路却被人拦住了去路,一把撞到这人身上,小小的身子没能站稳,整个人都止不住往后倒。

    “担心了!”

    一句温厚暖心的话语传来,言语之间,小女孩便被来人抱了起来,待得小女孩瞧见了眼前这年轻男子温润如玉、和煦一笑的模样,一点都不像那些身着厚重铠甲之人那般可怕狰狞,脸上不觉微微一红,随即挣扎着想要从这陌生人的怀抱中挣脱出来。

    有些生气地大声喊道:

    “快放开我,放开我阿翁,你们都是坏人!”

    听到这声控诉,我不禁淡淡一笑,这孩子倔强不屈的目光,还是让我由衷赞赏的。

    老农夫见状,哭着跪倒在地,磕头求饶,言道:

    “官爷们饶命啊,还请放了这孩子,她什么都不知道,她……她还只是个孩子……”

    我把小女孩小心放了下来,忙亲自过去将老人家扶起身来,微笑言道:

    “老人家请起,是我们唐突了,如今天色已晚,风雪之夜赶路多有不便,只能暂借此地借宿一晚,多有打扰还请勿怪!”

    边说着边向阿正递了个眼色,让阿正拿了些银钱过来亲自交到了老人家手里,老人家吓得不刚接手,却被我劝住,瞧着这孩子身上单薄而又到处都是补丁的衣物,就知道这家人过得十分清贫,这一家子能否过活这个冬季都很难说。

    我不禁宽慰道:

    “这些银钱留下给孩子们置备几件冬衣吧!”

    随即回身又对阿正说道:

    “阿正,再去匀出几套衣物和粮食过来,一道送给老人家!”

    阿正闻言,点头领命而去。

    老农夫这才知道这些人并不是什么歹人,既是借宿给他们方便也是给自己方便,又见这位儒生慈眉善目的,又送冬衣又送粮食,这无疑是雪中送炭,救苦救难啊!

    老农夫不禁躬身千恩万谢,若不是我制止,又得跪下叩头感恩了。

    “多谢几位大官爷救我老汉一家性命,只是寒室简陋,若是各位大官爷不弃,便在此过一夜再走吧!”

    我也作揖一礼,回应道:

    “那便多谢老人家了,如今世道混乱,入夜了还请老人家莫要到处走动,与家人安心待在里屋即可,夜半即便听到屋外有如何动静也不要出得屋来,我保老人家一家平安,切记,切记!”

    老农夫也不赶多问,见我叮咛仔细,也不敢随意敷衍,忙不迭地点头同意。

    我微微一笑,又看了看那勇敢得小女孩,度步到她跟前,轻柔摸了摸她的头,言道:

    “你很勇敢呢,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躲开了我的手,小脸颊被寒风吹得通红,撇着嘴嘟囔着不说话。

    老农夫怕横生枝节,忙出声呵斥自己的孙女,道:

    “娃儿不许无礼,赶紧回大官爷的话!”

    小姑娘顿时觉心里受了委屈,眼睛红红地转身便往里屋跑了过去,才进去没多久就听到老婆婆低声打骂孩子的声音,没过多久就听到女孩哭闹之声……

    我有些不忍,而老农夫见状忙对我点头哈腰一阵,以示失陪片刻,随即迈着老迈的步伐也入了里屋,只听他边走边说道:

    “老婆子好好说话,莫要打孩子!”

    ……

    瞧着眼前着有些破败不堪地房舍,再听着屋内传出的孩子的哭闹声以及老农夫劝阻老婆子动身打孩子的话语,我不禁微微叹了口气。

    “杨将军,就劳你派几个人帮忙将这些房屋稍加修葺一番,今夜我们就在此休息一晚吧!”

    “末将得令!”

    杨铨领了军令便即可下令在此处安营,又派人将这破败得房舍修葺一番厚,拾缀了些柴火厚,便开始埋锅造饭,一切都进行的井然有序。

    屋内,小女孩的哭声渐渐小了下来,我望着眼前这一片白雪皑皑,不觉微微有些愣神……

    夜半,四周寂静宛若无人,唯有寒风呼啸而过,再夜空中发出阵阵怒吼,宛若野兽咋见,甚为骇人!

    此时此刻老农夫一家早已窝入炕上包裹着薄被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可不知到了什么时辰,老农夫迷迷糊糊地,仿佛听到屋外有人发出低沉的喊叫声,紧接着似乎又是一阵刀割剑击之声,似有人一伙人在互相拼命厮杀!

    老农夫顿时吓得睡意全无,坐起身往窗口处望了一眼,只见纸窗上黑蒙蒙一片什么都看不清,可屋外那阵阵厮杀之声却越发明了,原来并不是自己睡迷糊了!

    老农夫顿时吓得浑身瑟瑟发抖,陡然想起那俊雅儒生的劝告,夜半无论听到什么声响都不要走出里屋,便立刻又躺会了炕上蒙上被子,堵上耳朵,想要将屋外的动静都隔绝开去。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屋外的动静逐渐沉静下来,再度陷入死一般的沉静之中……

    待一切尘埃落定,我从藏身的营帐中走了出来,军士手中的火把将周围黑暗驱散开去,将方才发生的这场激烈的刺杀场面如此深刻地映入在场之人的眼中,一股股血腥味在空气中飘散,而沿途被白雪覆盖的土地上,早已被人的鲜血染红了一地。

    这场刺杀在意料之中,只是没想到争斗回如此激烈!

    对方只有五个人,死了三个,却杀了将近十五个士兵,就连杨铨将军也受了伤,若非有暗影卫——魅从旁相助,只怕想要成功拿下这次刺杀行动的头目,还真不是件易事。

    最后两个活下来的人被活捉了,当杨铨揭下来这两个人的面罩之后,看到有个熟悉的人也在其中,顿时身子一怔,满脸的不可置信。

    “沈彧?为何,为何是你?”

    沈彧,便是当时我离开队伍时被杨铨安排在我身边护送我前往上洛查探失踪御史事件的护卫,可也是他,暗通敌寇,陷我于危险之境,险些丧命。

    原本我以为他早已死去,后来一打听才知道,当日随我同行的六人当中,其他人为护我竭战而死,唯独他却好好活了下来,这让我如何能不疑心于他。

    沈彧既亲自前来杀我,那可想而知,他身后之人已经开始怀疑到我的身份了,这也就是说,他已经知道自己李代桃僵之计早已落空,如今行此杀人灭口之计,不过是在做最后一搏。

    与沈彧一同被擒之人见事情败露,为免为人逼供,立刻咬破了藏在牙间的毒囊,不过片刻便毒发吐血而亡了。

    杨铨正义愤填膺,没想到自己手下竟然出了沈彧这般败类,正恨自己有眼无珠,咋见其中一人吞毒身亡,唯恐这沈彧也畏罪引毒自刭,忙伸手直接从他口中将毒囊抠出,随即令人将他五花大绑,这才忙不迭地跪在我跟前向我请罪,言道:

    “末将有眼无珠,错信沈彧这等奸邪之徒,请监军判罪将失察之罪!”

    我伸手将杨铨扶起,言道:

    “杨将军言重了,沈彧此举完全出于他个人所为,正所谓一人做事一人当,沈彧既然要刺杀本监军,那本监军自然也得好审查清楚此案才行,至于该如何处置等弄清楚了前因后果再做计较。先将沈彧押入帐内,我要连夜亲自审问!”

    “是!”

    随即,军士将沈彧带了下去。

    “杨将军也请先好好疗伤,待本监军查探案情之后,再与杨将军商议。”

    杨铨面有愧色,忙抱拳行礼,言道:

    “一切听从监军裁决!”

    闻言,我微微颔首,随即跟着入了营帐……

    待我入了营帐见了沈彧,此次他可比上回要狼狈多了,上回见他是位颇有气概的人物,如今瞧见了也就知道了,原来他也是个怕死之人,特别是当他看到身边的同伴服毒自尽后的那副痛苦扭曲的神情,他那眼神中透出的惊恐便出卖了他。

    因为他根本就不想死!

    我挥手遣退了军士,一脸冷漠地看着沈彧,言道:

    “说吧,把你知道的,都交代清楚。”

    “你凭什么以为我回说?”

    没想到到了现在,沈彧还在做困兽之斗。

    “原本你可以选择死的,可你犹豫了,所以,在你犹豫的那一刻你也就失去了自尽的勇气。”

    听我这番说辞,沈彧顿时泄了底气,原本他还想借机与我谈论条件,现在看来,他就连谈判的资本都没有了。

    经过一番天人交战,沈彧越发开始恐惧起来,自己主人的阴狠他是知道的,若是主人知道自己背叛了他,定然不会轻易饶恕自己!

    “我,我不能说……”

    边说着,沈彧浑身已经不由自主地打着颤了。

    我冷冷一笑,那人的手段我不是不知道,看沈彧如何恐惧的模样便也可见一斑了,那人最擅长的不仅仅是让人死,更甚的是让人生不如死!

    “死,确实很可怕,可比这更可怕的,是生不如死……”

    我缓缓在沈彧跟前度步,看着他逐渐变得面无血色的脸,便知道我的话有多么准确地搓中他的内心了。

    “你怕死,也怕生不如死,两条路你都不想选,你以为,你还有第三条路么?”

    沈彧颓然地垂下头去,这个身形彪悍的大汉,此时浑身都开始瑟瑟发抖了。

    “其实,死比生不如死要好一些,至少死就是那么一瞬间的痛苦,可生不如死那可就是痛不欲生了啊,你怕痛么?”

    我用打着商量的语气问着,直把沈彧问得心生恐惧,吓得他魂飞魄散,几乎肝胆俱裂,因为他惊恐地发现,眼前这人比自己的主人更加可怖百倍!

    “你放心,我不会杀你的,只不过……”

    我慢悠悠地蹲下身子,冷冷的目光对上了沈彧的,随即缓缓地将接下来的话一字一字地吐出了口。

    “我会让你痛不欲生就是了!”

    无论是谁,只要胆敢伤害我和我身边的人,我都会让他付出无比惨痛的代价!

    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