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96章 知我者,谓我心忧
    好不易待到天亮,屋外的风雪也小了不少,紫玉丫头也来报,说杨铨将军已带着军士在山下列队等候了。

    与琬儿对话之后,我又抱着她让她再多睡了一个时辰,直到紫玉丫头来唤,我就被琬儿催促着到屋外洗漱去,她还嘱咐我走前先用点早膳垫垫肚子,免得赶路艰险,路上风雪又大,挨饿受寒就不好了。

    我本来是想帮琬儿换好衣物后再出去的,奈何媳妇儿太害羞了,死活不让我帮她换,纠缠得久了琬儿那将军一言九鼎的气势就扬了起来,令我到屋外候着去。

    若说这话的是公主,身为驸马哪有违背公主之名的理啊;若这话是燕云龙骑卫少帅说的,一句军令如山、令行禁止,我就得乖乖顺从,哪里敢违逆,否则一言不合就军法从事,我还得掂量着自己的屁股挨不挨得过厚板才行啊!

    我边思忖着边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臀部,一想到挨军棍就不禁浑身发寒,忙不迭地边给自己媳妇儿陪着笑脸,愣是后退着逃到了屋外去了。

    屋外,紫玉早已为我备好了洗漱用水,还将早膳也一并添置妥当了。

    这丫头一向贴心如意,如今瞧着一切早已安排得妥妥当当地,都忍不住连声夸赞着丫头聪明伶俐,讨人喜欢了。

    哪知这丫头完全不领情,连表情都是淡淡地,言道:

    “驸马爷若是洗漱完毕了,就赶紧用早膳吧,山下杨将军还在等候驸马爷呢,奴婢进屋伺候主上去了!”

    说完,微微欠身福了一礼,瞧也不瞧我,便抱着一大包的衣物入里屋去了。

    我不禁苦笑一声,敢情这丫头还是气昨日之事呢,还真是小心眼啊!

    呵呵。

    洗漱完后,我跪坐于案前,早已被早膳的香气给勾起了食欲,瞧着眼前的美食,这不就是我上次吃的津津有味的炊饼么?这可是琬儿亲手做的,我可喜欢吃了。

    旁边还有早已温好了的米酒,一阵阵酒香扑鼻,惹得我口水直流、食指大动,迫不及待地用手抓过炊饼就往嘴里送,面皮的香脆和里边的烤肉的酱香完美融合,实在是太美味啦!

    三下五除二,我便将手中的饼吃了个干净,随即又端起米酒闻着酒香,已经是未饮先醉了,先是抿一小口,心中不禁暗叹好酒,接着又一饮而尽。

    就这般一来二去,腹也填饱了,胃也暖和了,人也忍不住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把手擦干净后,我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肚皮,往里屋方向瞧了几眼,正暗自思忖着琬儿怎么还不出来,待她出来后再与她嘱咐几句话我也得赶紧动身了。

    想起身亲自前去询问一二,可转念一想又有些不舍,便规规矩矩地端坐着,继续偷闲又多喝了几杯米酒,不过片刻酒意越浓,脸颊都不免有了一圈红晕了。

    正暗自沉湎酒香之时,从里屋缓缓走出一位身着一身白色铠甲的英武将军恍然出现在眼前,我不觉呆愣出神,正往嘴边送递酒杯也在唇边戛然而止。

    先不论眼前之人那身耀眼的威武铠甲,也不论她行止之间那股威严并存的勇武之气,就单看她那箍着发冠梳着男子发饰下那张金雕细酌地脸庞,眸中流光溢彩,目若朗星,面如白玉而又透出英姿飒爽之气,那是一种只属于她却与常不同的美,更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美丽,当真一见便令人沉醉……

    如今站在我眼前的,便是燕云龙骑卫少帅——萧珝了么?!

    虽然之前也有见过,只是当时各怀心事,却也未曾如现在这般好好地瞧过这样的她呢!

    我心中感叹良久,眉间心上,有着异样的感觉在漂荡开去,只觉浑身微颤,就连心跳也似没了平整地规律。

    我就这般呆滞无措,而她早已来到我身旁坐下,从容不迫一脸笑意地从我手中接过那杯酒,随即毫不客气地一饮而尽。

    我瞥见了她喝酒时微微扬起的侧脸,瞬间就被她股洒脱不羁的气质给吸引住了,就这样瞧着她久久都回不过神来……

    琬儿将就被放下,目光瞥了过来却见我一脸痴痴地模样,心中顿觉好笑,扬起嘴角,问了句,道:

    “瞧甚呢,竟这般出神?”

    身旁,紫玉从旁飘过,瞧着这幅场景也不禁笑出声来,说道:

    “驸马爷这是瞧主上瞧得两眼发直,丢魂失魄了呢!”

    说完,紫玉掩面嬉笑而去……

    被紫玉一番取笑,我顿时回过神来,对上琬儿那似笑非笑的目光后不觉面色一红,神情窘迫,故作咳嗽几声以作舒缓慌乱情绪之用。

    怎奈何这番故作矜持也很难在她眼前维持,她只一句话,便让我瞬间功亏一篑。

    “你脸红了呢。”

    说得是云淡风情,似事不关己。

    可我却被她撩拨得仓皇失措,早已是心神荡漾了!

    妖孽啊,妥妥地妖孽!

    我心中暗忖,这才三言两语,我竟已无招架之力了啊,这不是妖孽又是什么?

    我不觉任命一般地摇了摇头,用十分感慨的语气,说道:

    “哎,我今儿个才算是明白,少帅你为何要带上那般可怕的獠牙的面具了,就少帅这幅皮相,只要往那大街上一站,那定能俘获一众姑娘芳心,绝对会成为无数春闺女子梦中之人啊!”

    这美啊,也不一定都是好事,至少是毁誉参半,而且还是无论男女。

    女人很美,那是倾国倾城;男人太美,那也是可以蛊惑众生的。

    而眼前这个人,是女儿身时,便以让我失魂落魄了,如今这身男儿打扮,何止蛊惑众生,就连我瞧见了也要自叹弗如,俯首称臣了。

    就她此次此刻的模样,若不带上獠牙面具,如何能上得战场上去,那还不得出大问题啊?

    不知为何,突然心里头有些吃味,她这番模样,是不是也曾让很多人看过?

    听到我这番口不对心地溢美之词,琬儿也只是淡淡一笑,随即倾过身来,手指着我的心口,突然带着诱惑地妩媚气息,在离我咫尺处停了下来,柔声说道:

    “那……不知,高监军之芳心,可有为本帅所俘获呢?”

    我的半个身子从案前滑了下去,整个人后仰都差点栽了个大跟头!

    哎哟喂,妖孽啊,果然是妖孽!

    好在我眼明手快及时攀住桌案才没闹出大笑话来,忙收敛了一脸尴尬无措神情,摆手慌忙言道:

    “本,本监军可是驸马爷啊!”

    琬儿不禁抿嘴一笑,却不曾想这冤家也有如此词穷可爱之时,这想要戏弄这冤家的心思,也是无法抑制了,用调笑地语气问道:

    “哦,高监军之意说的是你身为男子自然无芳心可为本帅所俘获呢?还是说高监军之芳心已为长公主殿下所有?”

    闻言,我差点一口老血就要喷将出来,她问的这两句话怎么想怎么都是她更占便宜,说来说去,她就是想说,我高辰为她萧珝而心动了!

    顿时我的一片通红,就像是被人搓中心事一般,慌忙摆手加以否认,忙一脸正经,信誓旦旦地说道:

    “本驸马与公主那可是两情缱绻,恩爱缠绵,再加上我两人两情相依,情比金坚,无论是何诱惑,都不足以动我心志,扰乱我心神!”

    这话与其说是说给她听的,倒不如是说给自己听的才对。

    只见琬儿淡挑娥眉,一脸温和笑容,缓缓言道:

    “司马相如一曲凤求凰情挑,卓文君闻琴弦而知雅意,遂成就一段千古□□佳话。若无此心又如何能解其意呢?你如此迫不及待地表明心志,是否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啊!”

    闻言,我顿觉目瞪口呆,仿佛从未知晓,我这媳妇儿竟有如此口舌,这着实是让我叹服不已,唯有顶礼膜拜,才能略表我这宛如滔滔江水,无比汹涌澎湃之敬佩感服之意了。

    我忙拱手作揖,输的心服口服,带着祈求之意,言道:

    “还请少帅手下留情,高辰拜服!”

    琬儿故作哀叹,随即颇为无奈地感叹道:

    “哎,世间之人皆是这般么?前一刻还是信誓旦旦(一心一意),才过多久便是模棱两可(三心二意)了!”

    我如何听不出琬儿这话中的弦外之音来,这不就是在说高辰三心二意,一边说爱慕公主而另一边又忍不住对萧珝动情!

    我不觉哑然失笑,扯着嘴皮子回道:

    “大抵是因着,世人皆有爱美之心吧!”

    “哦,那你觉着何物为美?”

    我嘀咕了片刻,随即言道:

    “这可因人而异了,于辰而言,心中眷恋之物,则为美。”

    琬儿淡淡一笑,继续问道:

    “那你眷恋之物又是何物?”

    我沉吟了片刻,随即缓缓言道:

    “心之所向,唯此一人,由怜而眷,由爱生恋,此之为美,无可匹敌,我恒敬之,我恒爱之!”

    我心里也就这么一个人,而且我对这个人的爱无比深刻,是任何人都无法替代的。

    琬儿静静地听着,嘴角也不禁露出一丝甜美的笑意来。

    “不知何人如此有幸?”

    随即,我一脸深情款款地望着她,手抚在了自己的心口,真情言道:

    “观于彼目,藏于此心,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这个人,不就是我眼前的你么,不管你是何人,都是我心中唯一挚爱……

    琬儿闻言,脸上也开始微微泛着红晕,别开眼不再看我,然后轻巧地说了一句,道:

    “这回便先饶过你了。”

    顿时,我真是无比佩服自己的聪明才智,笑着再次作揖,言道:

    “辰谢过媳妇儿的宽赦之恩!”

    琬儿白了我一眼,笑着说道:

    “贫嘴,谁是你媳妇儿?你媳妇儿明明是长公主殿下!”

    我表情一呆,这女人如果叫起劲来还真是让人无可奈何了。

    我忙陪着谄媚的笑脸,打躬作揖,说道:

    “是小的的错,小的有眼不识泰山,眼前的明明是威震天下的燕云龙骑卫少帅萧珝,是小的失礼了,还请少帅大人大量,莫要与小的斤斤计较才好!”

    只见琬儿托着腮饶有兴趣地盯着我瞧,这冤家一口一个小的,模样倒是与市井小民一般学得别无二致了,可这般模样若是进了军营,只怕……

    “你就打算这样去军营面见大帅吗?”

    我听出了琬儿为我担忧了,她担心我若是入了军营会镇不住那群如狼似虎的武将,我本是文臣,于国土又无尺寸之功,不过是仗着是皇亲勋贵后裔的身份,受到太皇太后赏识而领了监军一职前来安抚大军,代朝廷慰问犒劳前军将士的。

    再加上这一路的所作所为,那一笔笔酒色财气的糊涂账都算在了我头上,在这群以命搏取战功地将士心中,应该早已把我这个纨绔子弟给批驳得一无是处了吧。

    这样的我若是到了军营,保不齐还得受什么特殊照顾呢!

    我思忖了片刻,随即言道:

    “唔,太过强硬我做不了,太过软弱又不符我的性子,那便狂放一点又有何妨?!”

    “什么?你的意思可是说要在一群悍勇的军士面前骄纵么?”

    琬儿对我这般应对,微微有些差异。

    我无奈地耸了耸肩,言道:

    “私自动用府库公款纵情声色之事想来已经是全军皆知了,我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举。骄纵虽然令人痛恨,却也令人对我无可奈何,对我又恨又畏,谁让我有骄纵之本的。”

    我身为御史中丞,长公主的驸马督尉,太皇太后钦点东征大军监军,这就是我最大的筹码了,想要在气势上压制那群悍勇的武将是不可能的,可是若以皇权威慑,依照现在的情形还是十分可行。

    只要我还有威慑力,那我在军中行事也不会被过于束缚,这就是我想要的效果了!

    琬儿知我心意,只是不免还是有些忧虑,言道:

    “可这,对你的声名有累……”

    我淡淡一笑,回应道:

    “我从不是重视声名之清流一类,我只做能臣干吏!”

    琬儿瞧着我的目光也有些愣神,我笑着牵过她的手,安抚道:

    “琬儿啊,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只要你知我懂我就好了。”

    琬儿微微颔首,嘴角这才有了一抹笑意,随即应道:

    “我也说过,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会与你一起共同面对,我信你!”

    话音刚落,我两人目光交汇,会心一笑,早已是两心相知,无需再说其他了。

    ……

    “那你回到军营后打算如何行事?”

    琬儿想知道我接下来的计划。

    “我想以最低的伤亡代价,尽快结束东征!”

    琬儿一听我言,结合如今的局势而下了定义,言道:

    “你的意思是——招降?”

    我点了点头,言道:

    “虽然北齐还有冀州那四万人马,可如今我军兵分两路,一路取冀州而另一路围困北齐都城邺城,北齐覆灭已是迟早之事,只是若是此时战事再开,伤亡难免,再加上恶寒雪雨,于我北魏大军行军不利,对北齐百姓来说,也无异是灭顶之灾。”

    言及此处,我情不自禁握紧了琬儿的手,继续言道:

    “冀州之事,其关键在朝不在野,只要齐主降魏,冀州可不战而平,所以我现在需要的是时间,琬儿,只要你在冀州,我便不用担心冀州会起战乱。你信我,我有办法说服齐主降魏!”

    琬儿的眼中充满了信任和坚定的神色,微笑着点了点头,言道:

    “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你之所想正是我心之所愿,我之所以将燕云龙骑开赴冀州,其意也在此,靠山王宇文懿被满门抄斩,北齐一干臣民早已心灰意冷,所以劝降冀州刺史韶先不是不可行之事,只是韶先与宇文懿一般皆是北齐老将,世代恩宠,若无契机,想让韶先降魏机会不大,只是如今齐主所作所为以及战争局势来说,却也足以让他困守冀州不出了。借此良机,你就乘机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吧!”

    我高兴地点了点头,言道:

    “只要平复了北齐,那我们就能空出手来解决江淮之事。”

    如今北齐江淮之地早落入南陈之手,琬儿听我此言便知晓了其中意义,忙问道:

    “难道皇祖母想乘机收回南陈之地?”

    此举确实有些不大仁道,因要攻取北齐,故而北魏与南陈短暂联盟分袭北齐,按理来说北齐之地能者得之,自己有多少本事攻占多少就拿多少,可在事后过河拆桥确实容易让人置喙,更何况南陈也并非软柿子,可任由北魏拿捏,若是南陈一气之下北上伐魏,那可是件得不偿失之事。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收回江淮之地,将南陈赶回江南,与我北魏来说势在必行,否则将会成为北魏心腹大患。平复北齐之后动手便是最佳时机,若是让南陈巩固成势,只怕到时候是请神容易送神难了!”

    听我这般说辞,琬儿一脸古怪神色盯着我瞧,随即言道:

    “你做事向来不做毫无把握之事,收回江淮之地也定然是你一力在皇祖母跟前促成的,想来是早已有应对之策了吧?要收回江淮,动兵不难,难得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南陈统帅彦明策也是一代骁勇之将,以他之能,即便是放弃了江淮之地,也定会死守历阳,只要南陈占此历阳,便是北上的一块绝佳跳板,正真可谓进可攻退可守,我军即便是收回了江淮之地,也得时刻处于南陈监控之下,化主动于被动之局,这些你应该也已经想到了吧?”

    我忍不住笑出声来,不禁感慨我若是只狐狸,也逃不过琬儿的这双火眼金睛啊!

    “若是让陈主换掉彦明策呢?彦明策在,他能守住历阳,他若不在,没人守得住历阳!”

    我说得斩钉截铁,琬儿也不禁暗自惊叹。

    我咧着嘴,继续说道:

    “上兵伐谋,其次伐交。若是论行军打仗、排兵布阵之法,我不如少帅,若是论谋略外交,我还是有些手段的!”

    琬儿顿时哭笑不得,忍不住伸出手来掐住我这幅得意洋洋的脸,说道:

    “你这只可恶又狡猾的狐狸!”

    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牵过她的手随即主动靠到她身边去,在她耳边柔声说道:

    “你就喜欢,我这样的,既可恶,又狡猾的,狐狸……”

    琬儿脸颊微微一红,还未回过神来就被我吻住了红唇,让一切话语都淹没在这甜蜜而又温柔地热吻之中,久久沉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