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95章 与你一起,共同面对
    拥吻的那一刻是无比的兴奋、喜悦与欢愉的,因为在这一刻,眼中除了彼此已经也容不下其他了。

    好不容把琬儿身上的外裳给脱了,将她压在了身下,我也已经是一脸通红,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了。

    对上琬儿那有些戏谑的眼神,嘴角还有一抹来不及退却的笑意,分明就是在取笑我方才笨拙的举动。

    我有些不平地撅着嘴,低头却瞧见她那身单薄的中衣内,那迷人的曲线在其中若隐若现,惹得我越发火热难耐,忍不住进一步贴近她的身子,手也开始不安分地在她身上游离,惹得她的身子止不住发出阵阵颤栗……

    我不禁得意一笑,触及到她微微发颤的身子,欢愉之余还有些忧心她是不是着凉了,忙不迭地柔声问了句,道:

    “可是冷了?”

    琬儿对眼前这有点不解风情的冤家哭笑不得,可一旦对上这冤家那双透亮而又充满爱意的眸子,就会忍不住沉迷其间,不觉温和一笑。

    这一笑瞧得我不觉痴了,还未回过神来她的双臂便圈住了我的脖颈将彼此的距离拉得更近了,她用有些慵懒而又充满诱惑地语气,在我耳边轻声言道:

    “我冷……抱紧我……”

    一听到她这般说辞,我浑身都泛着酥软,忍不住抱紧了她的腰身,仿佛要将她融入自己的骨血之中一般,心中无法抑制的是对这个女人最为深沉的渴望与爱怜。

    炽热的吻落在了这个如同美丽人的眉间和眼角,继而停留在她柔软的耳垂边,那如同羽毛拂过般细数的轻吻,惹得伊人脸颊绯红,忍不住低吟出声了。

    “琬儿,我爱你,把你的一切都交给我吧!”

    耳边如火的气息让琬儿浑身燥热不安,身子也越发乏力柔软了,明白了眼前这冤家对自己的毫无掩饰的索求,满脸是难掩的羞涩,还有这身子无法抑制地颤动,心中免不得暗自思忖着:

    这冤家当真是坏极了,这般询问又该让自己如何回应?

    琬儿有些紧张地勾住了我的肩头,气息有些紊乱,轻咬了红唇,却是一句话都未曾说出口……

    既没有答应却也没有反对。

    我知道了她在害羞,面对此时此刻的琬儿,身体上的反应远比言语来得更实诚些了。

    我伸出手去从凌乱的衣物中探出一块白色丝巾来,稍加对折后便用丝巾轻柔缚住了琬儿的那双动人心魂的双目,遮住了她的视线,琬儿不知我意欲何为,身子微微有些局促不安。

    我的手温柔地附上了琬儿的,随即一道抚上了我的脸庞,拂过我的唇,随即在她的掌心火热地印下一吻。

    “别怕,琬儿,把一切都交给我吧。”

    我温柔安抚着,一言一行都尽可能让琬儿逐渐变得放松愉悦起来。

    俯视着这完美而又让我无比眷恋着的面容,那棱角分明的轮廓,在烛火的映照下显得越发迷人和动人心魄,我爱到无以复加,思念到神魂颠倒的人儿如今就在我眼前,就在我触手可及之处,就在我温暖的怀抱中,怎么可能,又怎么可以,再放她离开?

    忍不住缓缓低下头来亲吻着她那柔软香甜的唇,我极为小心翼翼,怕这颗世间最珍贵的珠宝会被我弄碎一般,直到那柔软温热的触感从唇瓣间传递而来,身体里的那股热浪便如同翻江倒海般扑涌而来,令我在片刻间便失了分寸,一寸有一寸地加深这个吻,不断地汲取着这吻中的甜美,与她的舌肆意地交缠在一起,这吻是如此的深情,如此的火热,以致到了物我两忘之境。

    待到气竭两人短暂分开,我并未在唇瓣纠缠,而是辗转向下,轻噬着她的脖颈,伸手解开了她的衣带,从空隙中探了进去,毫无阻隔地抚摸着那微微颤动着而又无比火热焦躁的身子。

    “……唔……”

    我的手抚上了琬儿胸前的那片柔软,而热吻也是一路不停,这舒服噬魂的感觉让琬儿忍不住低吟出声,身子不自觉地缠绕过来,主动迎合。

    衣物的阻挡让我无法进一步继续下去,心中不觉有些焦躁,最后还是忍不住拨开了琬儿的中衣,那引人入胜的内中便映入眼帘,我目光火热,直勾勾地盯着那片美景瞧……

    ……

    ……

    如今快到卯时了,外边依然是灰蒙蒙地一片,半夜,又开始下起了大雪来,夜风也呼啸了一夜,让这座隐藏于林间深处的庄园显得越发孤独与寂寥。

    早已独自换好一身冬制公服的我,在梳妆台前将散落肩头的长发梳好后绾成了男子发髻后,将梁冠戴好,任由帽檐两边的朱纮垂落,随即,将烛火的亮光弄得偏安一些,唯恐太过亮堂会将沉睡中的可人儿晃醒。

    如今我已恢复高辰身份,自然也得以监军之名尽快前往邺城与大军会合了,只是心中难掩的是眷恋不舍之情,明明我与琬儿相聚才不过两日,这就又要面临短暂离别之苦了。

    出了这座庄园后,我是朝廷委派的大军监军高辰,而她,便是燕云龙骑卫少帅萧珝了啊……

    忍不住度步来到床榻边端坐,看着呼吸平稳静静安睡的琬儿,心中怜爱之意越发浓烈,她睡着时的模样也格外美丽迷人,我就只是静静地瞧着,也能呆呆地瞧好久好久。

    这次,她睡的很沉,也很香甜,我从未见过她睡得如此安稳沉静地,因为每次都是她醒得比我还早,都是她静静地守护在我身边,我很少看到她会有如此贪睡之时,可能是因为身为燕云龙骑少帅的缘故,她一直都对自己很严厉,有时候甚至严厉到不容许自己有半分懈怠!

    这样也好,就让她美美的睡上一觉,我会静静地守在她身边,就这样一直默默地看着她就好……

    琬儿的神情很柔和安宁,好像是在浅笑,又好像没有,有种说不出的温柔妩媚,这样的表情平日里是很难瞧见的,我瞧着也不觉痴了,缓缓地靠了过去,蹲下身子伏在床头就这样痴痴地望着,嘴角还忍不住扬起傻傻地笑容来。

    琬儿是正沉浸在美梦之中吗?那我诚心祈求老天,可以将这份美妙的时光再延长一些,让她得到的快乐可以再长久一点,无论让我用什么来换取,我都心甘情愿。

    就连老天爷也仿佛被我感动了,我居然看到琬儿的嘴角缓缓扬起了一道很好看的弧度,她竟然笑了,笑得十分美丽动人,勾人心魄……

    我忍不住伸手小心翼翼地拨开她额间的刘海,在她眉间轻柔地落下深情一吻,不舍这份眷恋神情,却又害怕会惊扰她的美梦,就这样恋恋难舍地退开,继续伏在床头静静地盯着她看。

    心中不禁感慨,自己这是怎么回事?

    偷看自己的媳妇儿的睡颜不说,还偷吻她,之后傻笑得跟得了这天下最珍贵的宝物一般,没有谁可以比我更傻的了吧!

    哎,傻就傻吧,方正,我也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傻瓜啦……

    “唔……”

    许是那一吻还是惊扰到了琬儿,她微微蹙眉,随即轻吟了一声,眉目间似有悠悠转醒的迹象了。

    我顿时吓得不轻,心中好一阵后悔,忙伸左手轻抚着她的发际,拇指轻扫她眉间的蹙纹,嘴边也极为宠溺地哄着,言道:

    “乖,再睡会儿……”

    琬儿没有醒,只是嘴角那么微笑更浓了,没过多久,脸颊便泛起淡淡红晕来。

    我瞧着苦笑一声,看来自己确实是把她吵醒了,既然事已至此,那我也不用再这般遮遮掩掩地了,还是大胆诚实些更好。

    随即笑着倾过身去,吻住了她那诱人的唇瓣,我吻得很温柔也很缠绵,诱得她再也无法装睡下去,继而回应了我的深情,两人都不自觉地闭上眼,沉浸在这份无比诱人的浓情蜜意之中……

    片刻后两人恋恋不舍地分开,一睁开眼,便将对方带着温柔笑意的脸映入目光之中,不由地,会心一笑。

    “对不起,把你吵醒了?!”

    想到方才琬儿熟睡时的美丽容颜,我还有些意犹未尽,言语间不免带了些惋惜。

    琬儿有些惺忪地目光也逐渐有了神采,她只是瞥过头来,微笑着静静看着我,随即俏皮地言道:

    “我若再不醒,谁知道你又想偷偷摸摸对我做什么?”

    闻言,我脸色一红,嘟哝着说道:

    “哪有偷偷摸摸啊,明明是光明正大。”

    说着说着便有开始耍起无赖来,直接凑了过去,在她耳边柔声继续问道:

    “你真想知道我方才对你偷偷做了什么么?”

    看到我一脸讪笑的模样,知道我又在借机调侃她,琬儿有些嗔怒地说了句,道:

    “你这个无赖!”

    我笑着伸手抚着她的脸,随即亲吻了她的眉,她的眼,她的鼻,边吻着边说道:

    “对,我这个无赖就在方才,乘你熟睡的时候,偷吻了你的眉,你的眼,你的鼻,还有……”

    故意拖延了最后的话语,我已经情不自禁地想要去吻她的唇了。

    琬儿受不住我这般调戏,忙不迭地从被窝里伸出白皙纤纤的柔荑来挡住了我的唇,一脸的羞涩绯红,边推搡着我边说道:

    “讨厌,不要啦,你的朱纮弄得我好痒!”

    我笑着拨开了梁冠帽檐便垂下的朱纮,伸手握住了她的掌心,忙不迭地让她把手收回被窝里去。

    “欸,赶紧把手收回去,免得着凉!”

    虽然这屋内有炭火暖屋,可琬儿也太没自觉了,她许是忘记自己现在可是未着寸缕啊,一来我心疼她担心她会着凉,二来若是被角再拉开点我实在很难保证自己的有足够的自制力可以抵抗住□□啊!

    琬儿注意到我的目光有些火热了,这才意识到了什么,忙收回了手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轻哼了一声不再看我,红着脸说道:

    “我要起身了,你,你先出去……”

    闻言,我微微一呆,随即险些笑出声来。

    哎哟喂,我这媳妇儿肯定是害羞啦,她害羞的模样实在是太磨人了!

    “现在时辰还早,你再多睡会儿吧。”

    我担心她累着,还是希望她能多休息才好。

    琬儿知道我心疼她,心中也是暖洋洋的,回过头来深情望着我,瞧见我穿着一身整齐公服,模样颇为俊逸,心驰之时也不免嘀咕着杨铨杨将军是否已带人在山下等候了,忙开口询问道:

    “杨将军可到山下了?”

    我笑着摇了摇头,宠溺地伸手抚着琬儿的脸,柔声说道:

    “还没有,紫玉来报过了,因为半夜风雪太大,为策安全,杨将军的人马天亮后才会到达山下,所以在此之前,让我好好陪你一会儿可好?”

    听到我如此直白的请求,琬儿反倒更害羞了,眯了眼故作假寐不再看我,嘟着嘴说道: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看着她闭眼假寐,我伸手顺了顺她乌黑的长发,柔声说道:

    “可是累了?抱歉,这都怪我昨晚太……”

    我还未说完便被琬儿横加打断,她猛地睁开眼睛,一脸嗔怒地盯着我,又羞又恼地说道:

    “对,都是你的错,这床榻我躺着不舒服,我要靠背枕,你看着办吧!”

    说完,撅着嘴便不说话了。

    欸?

    我微微一呆,敢情我这媳妇儿是在对我撒娇吗?看着架势,是打算让我“待罪立功”啦!

    我随即抿嘴一笑,先给她拽好杯子后,宠溺地对她说道:

    “好,你先乖乖躺着,别乱动。”

    说完,笑着又瞧了她一眼,随即走出了卧房往外边去了。不久后再返回来时,手里多了件狐裘。

    从我走回里屋,琬儿的目光就没离开过我,瞧着我进屋后直接往火盆那去了,仔细小心地把手中的狐裘摊开,将狐裘烘暖一番后折好才缓缓度步回了床头坐了下来。

    我微微低下身来,微笑着对上了她的眼,随即柔声说道:

    “公主殿下,您的‘靠背枕’来了……”

    见我主动凑了过来,还如此贴心地带来狐裘给自己驱寒,琬儿十分满意地道了声:

    “嗯。”

    随即,琬儿微微颔首,连目光中都带着点欣喜的笑意,随即动了动身子,似准备起身了。

    我忙伸手去搀扶,借机将烘暖了的狐裘从身后包裹住了她,免得她着凉,随即主动靠了过去让她半个身子枕在自己身上,有仔细拽好了她身上盖好的棉被,待一切都准备妥当后,才伸手连着棉被和狐裘夹着她一起抱在了怀里,自己的头则微微斜靠在琬儿肩头了。

    瞧着她微微泛着红晕的侧颜,我忍不住在她鬓边吻了一记,随即心满意足地说道:

    “现下可舒服了?我这‘靠背枕’可还好用么?”

    琬儿也忍不住抿嘴一笑,稍微挪了挪身子,寻了个更加舒适的姿势,毫不客气地靠在了我怀里,临了还故意蹭了蹭,有些慵懒而轻松地说道:

    “嗯,马马虎虎吧!”

    别瞧她嘴上这么说,可才靠过来不过片刻,她的眼皮便开始垂落了,看情形要不了多久就该入梦会周公去也。

    看来,琬儿很喜欢在我怀里安睡呢!

    “现在时辰尚早,若是累了便再睡会儿……”

    我轻柔而又有节律地拍了怕她身上的棉被,想要哄她入睡,毕竟这几个月来她一直都在外行军作战,想来也没多少机会可以好好安稳地睡上一觉了。

    琬儿微笑着闭上了眼,越发享受这种被人呵护在手心的甜蜜感和幸福感了,她喜欢这温暖的怀抱,喜欢她像哄孩子般哄着自己的甜言蜜语,也喜欢她在抚摸自己时那手心所传递过来的温度以及对方胸口中那颗不断为自己牵动悲喜而肆意跳动着的心……

    因为在这时候,琬儿总能十分清晰地感受到,这个人是深深爱着自己的!

    被人这样深深爱着的感觉,真的很好……

    “你会像这样一直守着我么?”

    第一次,琬儿像那个得到一颗美味糖果的孩子,在尝到那颗糖果所带来的甜美之后,发出了是否还能再尝到这糖果美妙滋味的感慨,她越发像一个沉浸在甜美爱情里的可爱少女了,天真而又纯美。

    发觉到了琬儿内心逐渐发生的改变,我心中不免欢喜雀跃,因为在尝到过爱情的苦涩之后,短暂地脱去了理智的外衣,这份无法抑制的浓浓爱意,还是让我们不由自主的沉溺其间,越过了经历过无数伤痛而逐渐沉淀冷漠的自己,回归了最初那美好纯真的状态,只为把这份至真至纯的感情交给对方!

    我嘴角不禁露出幸福的微笑来,微微抱紧了琬儿,柔声回应道:

    “会,我会像这样一直守着你,就这样守着你一辈子……”

    琬儿也笑了,忍不住发出一声愉悦的叹息声来,最后也只能是悠悠地发出一句感慨,道:

    “傻瓜!”

    听到这个称谓,明明被她‘骂了’,可我却忍不住心中欢喜,还傻傻地笑出声来。这般看来我确实挺傻的呢!

    嘴角笑意正浓,可不过片刻心头却转而萦绕着一抹挥之不去的苦涩,竟是开始忧虑着:我真能像这样好好守着琬儿一辈子么?

    真的——可以么?

    脑海中陡然闪过一些年幼之时的记忆片段,无法轻易释怀的身世过往,还有隐藏在朝堂之上的阴谋诡计,无处不在的尔虞我诈,强权藩镇的步步紧逼,江湖外野的强敌环伺,陡然间仿佛前路突然多了许多强大而又无法轻易战胜的敌人,前进的道路变得越发坎坷与波折重重,如此困难艰险,我又怎么可能全身而退,如今也早已是退无可退的境地了。

    一念至此,忍不住深深叹了口气。

    许是察觉出了我的异样,琬儿悠悠地睁开了眼,沉静了片刻后才开口出声,轻声说了句话,道:

    “你的心,乱了……”

    我不觉微微一怔,许是我方才忧虑不安以致心跳有了异样,让伏在我怀中的琬儿听出了我心律的不同,所以她才会说我心乱了吧。

    为免让她担心,平日里那讨巧逗人的本事又自然而然地派上了用场,忙在她耳边打趣着言道:

    “这温香软玉在怀,我可无法做到视而不见、坐怀不乱啊!”

    琬儿嬉笑出声,随即用颇有些无奈的语气感叹道:

    “你啊,又开始油嘴滑舌了。”

    这话在我听来有些那我无可奈何的意味在里边,惹得我嘴角也不觉带着甜蜜的笑意了。

    停顿了片刻后,琬儿才将心中的担忧吐露了出来,缓缓言道:

    “我想说的是,你心里的包袱,是越发沉重了呢……”

    我微微一愣,是了,我永远都无法做到在这个女人面前伪装自己了,也根本无法伪装,这不仅仅是因为琬儿她知我懂我,也是因为我想让她知道自己的真情实感、所思所想。

    因为她是我的妻啊,是我最亲密的人,更是我付出真心无怨无悔深爱的人……

    若是有朝一日,就连她都无法明白我的话,那我当真就成了这世间最为孤寂的一个人了啊!

    我忍不住收紧了怀抱,将琬儿抱的牢牢地,仿佛这般就没人可以将她从我身边夺走了。

    “我不惧前路任何艰难险阻、危险重重,我只怕自己会走错路,做错事,到时候……”

    我越说到最后,语气都开始有些哽咽了。

    自从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后,我开始逐渐无法抑制自己内心那股越发强大的暴戾之气,那是一种想要不惜代价去毁灭一切的冲动,我憎恨着这世道的公理不存,奸邪当道;憎恨着肆无忌惮伤害别人,却又无法等到应有惩罚的卑劣之徒;憎恨着毁了我的一切,伤害我身边最重要之人的那些无耻之人!

    他们都是魑魅魍魉,都是妖魔鬼怪,要对付这群凶恶之徒,就得比他们还恨,比他们还恶,以血还血,以牙还牙,得让他们为此付出无比惨痛的代价才行!

    这样的想法在我心中早已不是一日两日的事情,若是没有遇到琬儿,我甚至可以确定,这条路就是我将来要走的路,只要可以达到目的,只要可以荡清这世间污秽,任何手段与谋略都是可以施展的,甚至任何牺牲或者舍弃都可以成为必要,因为师傅就是这般教导我的:

    成大事者,当断则断,绝不可妇人之仁!

    这条路的最后,一定会是众叛亲离,孤独绝望的……

    可,不知是命运的嘲弄还是眷顾,让我遇到了琬儿,她给我了令外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一条充满希望,可以相互扶持、与她并肩而行的道路,一条我内心深处曾无比向往的一条道路。

    再美的祈愿也终究败给了现实的残酷,一切都显得越发苍白和无力了。我已经在那条绝望之路上走得太远了,真的还能有机会再回头吗?

    这样的矛盾,也几乎成为了内心一直无法逾越地屏障,以至于我时常为此痛苦与烦恼!

    “琬儿啊,我真的好恨,恨不得将所有的仇人、敌人挫骨扬灰、让他们都灰飞烟灭;我也好害怕,害怕自己也许是本就是个内心阴鸷酷烈之人,根本不配得你如此深情爱重,我也许,就是个不祥之人!”

    “胡说,我不许你这样说自己!”

    琬儿立马回过身,生气地伸出手来捂住了我的嘴不许我再说下去,瞧着我一脸黯然神伤的模样心中也泛起阵阵疼痛,回想起方才那些伤人的话语眼中也不觉酸涩了,忍不住抚着我的脸,十分疼惜的说道:

    “这段日子,你一定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罪了吧?晨,别这般逼迫自己好吗?你是怎样的人我很清楚,不许胡思乱想,你只需要知道,你是我萧琬深爱着的人就可以了,我爱你!”

    闻言,我早已泪目,眼泪不由自主地落了下来,惹得琬儿心疼地为我拭泪。

    “你说,你害怕自己会走错路,做错事,没关系啊,你还有我,我会好好看着你,不会让你走错路,无论去哪儿,我都会牵着你的手,绝不会让你孤单一人;你若是做错了事儿,那就好好承担起你该承担的责任来,不许逃避,更不许推卸……”

    我不禁苦笑一声,却早已泪眼婆娑,手附上了她的,指腹在她手背上来回摩挲着,心中已被那股幸福感给填得满满的了,笑着说道:

    “竟然这般严厉?!”

    琬儿捧着我的脸,用温柔而又坚定的目光望着我,最后郑重地对我说了句,道:

    “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与你一起,共同面对!”

    这一刻,我放佛得到了救赎,忍不住在她掌心上落下一吻,随即将琬儿紧紧地拥入怀中,我激动得无以复加,流着泪在她耳边轻声言道:

    “琬儿,这辈子可得妻如你,我已了无遗憾了……”

    谢谢你,琬儿,我爱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