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94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屋内的烛火静静地燃着,而用来取暖的炭盆中无烟炭也烧得正旺,仿佛能将入夜后严寒尽数隔在了屋外。

    纸窗上接着烛光倒映出两个相互纠缠重叠的剪影,明明晃晃,忽远忽近,是如此的纠葛与痴缠……

    这一吻后两人都早已气息紊乱,无法自持,我浑身燥热难忍,而琬儿亦是满脸娇羞神态,那甜美香嫩的红唇,瞧在我眼中更填妩媚与诱惑,等不及平缓起伏不定的胸口,一吻又紧接着落了下去。

    “晨……唔……”

    琬儿的手不自觉地拉紧了我的衣角,这吻比方才还要炽热,还有些难以轻易拒绝的霸道意味,随着彼此唇舌交缠,越发纠葛深入,无法掩饰的是深藏内心中对彼此最为原始的*。

    琬儿知道了,这冤家想要自己!

    这一吻太过深情和绵长,感觉空气开始变得越发稀薄,两人都有些喘不过气来,可这冤家像是得了甜头的孩子,一致倔强着不肯轻易放手,直到两人吻得满脸通红,脑袋发晕了,琬儿才不得不伸手抵着她的胸口,推开了这冤家,这才让彼此都得到了喘息的机会。

    呼呼……

    伴随着起伏剧烈的胸口的是十分闹人的心跳声和喘息声,也许是因为紧张亦或是其他,琬儿的身子微微有些发颤,不自觉地收紧了抵在我胸前的手,抿了抿唇,试图平复自己燥热难宁的心绪。

    “你当真是越发胆大妄为了呢……”

    琬儿微微喘息着,意味深长地道出这句话来,不得不说,这冤家方才那有点疯狂和霸道的一吻,竟让她有了一种奇特的体验,一想到这,琬儿脸上的红晕不觉更甚……

    我微笑着大口地呼吸着,为方才那一吻而雀跃不已,瞧着琬儿那眼眸低垂,面带娇羞,似嗔还怒的模样儿,我顿时觉得,这世间已经不会再有比她更美的事物了,不知不觉间,竟是痴了。

    早已抑制不住对她的满满爱慕之意,我傻笑了几声,一脸深情地望着她,情不自禁地说道:

    “琬儿,你好美好美,我……好想抱你……可以么?”

    原本可以说出无数溢美之词的一张油嘴,在此时仿佛再也找不到更美好的词语来形容眼前之人那惊心动魄的美丽,只能用这种普通而显得有些笨重的言辞来形容我此时此刻的所思所想,这若是换做平时,琬儿一定会调笑我也有如同此时般词穷之日了吧!

    听了我这番如此直白的言语,琬儿的脸反而更红了,娇羞的脸上带上了几分怯生生地,仿佛突然有些不知所措了。

    没有听到她的回应,却看到了一直以来沉静稳重的琬儿也会有如此羞涩不知所措的时候,我的心中突然被这惊喜给塞得满满的了,随即身子后倾靠在了后面的墙壁上用来支撑自己因为过于紧张和激动而导致浑身发软的身子,忍不住心满意足欢喜地笑了。

    这两日,与她在一处,我第一次看到如此真实迷人的琬儿呢!

    只因为,这个女人无论在谁面前,一直都是如此的坚强可靠,真可谓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仿佛什么事情都难不倒她。可越是如此,她就得越发将自己的真实感情隐藏起来,不能轻易表露自己的真情实感,更不能让人窥见内心的柔软,甚至她明明如此伤心难过,却不能像一个普通的姑娘那般大哭一场,因为有人告诉她,眼泪是弱者的东西!

    直到昨晚看到了她的眼泪,触不及防,那一刻我有些惊慌失措,可抱住她的那一瞬间,我却突然感觉稍微松了一口气,琬儿终于可以直面真正的自己,毫无顾忌的大哭一场了!

    看到她的眼泪,我很心痛,可看不到她流泪,我却心如刀绞……

    不能哭的感觉究竟有多么痛苦,当我亲吻她的眼眸噙着她的泪珠儿时,那般苦涩难当的滋味,不仅让我无比心疼她这么多年的隐忍,更让我越发深爱着这个可爱而又迷人的女人,而且,爱到无以复加!

    她流泪了,那一刻是最真实的琬儿,她温柔而又坚强,美丽而又迷人,即便是偶尔地软弱,也是如此的我见犹怜,令我一次次的怦然心动,如此的爱慕难舍、疯狂迷恋……

    拥着她入睡的那晚,待她心绪平复了,我柔声在她耳边轻轻问了句:

    “你何为哭了?”

    她躲进了我的怀里,将脸埋在了我脖颈处不想让我看见,沉静了片刻后,缓缓说了句,道:

    “因为我已经找到了那个可以让我为她流泪的人了!”

    ……

    我曾无比希望琬儿可以成为一个在高兴的时候可以欢笑,在悲伤的时候可以哭泣的人,就这样随心随性,快乐祥和,绝不轻易委屈了自己。可因为她一直都好强,可以在欢乐的时候笑,却总也看不到她在伤心的时候哭,我很忧心也很难过,想着若是遇到了伤心的事儿,即便她不哭,还有我可以替她哭,替她难过,可心中的苦痛又岂能是别人可以尽数体会得了的?

    那时候我便期盼着她身边伤心的事情可以少一些,快乐的事情可以更多一点,所以,我一直努力着想让她过得开心,过得快乐,只要离伤心的事情远一些,即便不哭,应该也不会那般难过,可似乎事与愿违,自从她同我纠缠在一块后,伤心难过的事情却是一件一件地接踵而来了……

    在还未遇见她之前,我从未像现在这般如此深沉地爱上一个人;若不是与她相爱,我也就更不可能知道,喜欢上一个人其实很容易,可是,爱一个人,却很难!

    太美的承诺终究是因为当年的彼此太过年轻,无愁少年终将一切都设想得那般美好,美好的誓言与承诺在更加美好的爱情面前,情到深处,无法抑制地便说出了口……

    可多年后,当经历过人生的风风雨雨,起伏漂泊,最后沉寂下来之后才明白到,原来,爱一个人,只有一生的相守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

    我爱琬儿啊,我想与她共度此生,无论是快乐的事还是伤心的事,我们都要一起经历面对,紧紧地牵着彼此的手,静静地陪伴着彼此,好好过完这辈子,若真能如此,此生于我而言,便也算是完满的了!

    情深不寿,慧极必伤。

    当这句话再度出现在我脑海中时,我却突然开始害怕了,害怕我无法携着她的手,好好地过完这辈子了。若我以后不在了,她该怎么办?

    我不敢再想下去,甚至有过想逃离她身边的冲动,可我无法抑制自己不再去深爱她的这颗心,更无法阻止自己向她走去的脚步,明知将要万劫不复,我也想要没有悔恨地爱下去,此生我就只爱这一次,把我所有的爱都只给她一个人!

    我想要好好守护她,不想让她为我伤心流泪,因为只要一看到她为我流泪,我就已经心痛难忍,怅然若失了啊……

    ……

    忍不住伸手抚着她绝美的容颜,我不禁暗自感慨着,这世上怎么会有她这般美好的姑娘,诱得我对她如此痴迷,如此癫狂,明知道她很危险,可我还是不顾一切地想要靠近她,触碰她,还无可救药的爱上了她,若这是上天对我的考验,那好生遗憾,我没能闯过这‘美人关’,甚至还甘心沉溺其间了。

    在对上她那双动人明亮的眸子后,似是有了片刻的恍惚,亦或是她的目光有了魔力令我在片刻间便着了魔障,我无可救药地将深藏在内心的话语毫无保留地倾述了出来。

    “琬儿啊,你知道吗?我好想你啊,在与你分开的这无数个日日夜夜,我都在想你,发疯一般地,想着你……”

    当这句话吐露出来后,我不觉微微一愣,脸上也不自觉泛起了一阵红晕,只不过是因为她近在眼前,触手可及;只不过是脑海里一直在浮现出她的身影;只不过是心里一直在惦念着她,唤了她的名,一遍又一遍,可这一切却都是因为自己无法阻挡那颗毫无保留爱恋着她的那颗心,所以心里话就这样不自觉地说出了口。

    对上了她微微讶异地神情,我不好意思地傻笑了一声,想着自己方才有些孟浪的举动,兴许琬儿又会将我方才说的□□,当作是我平日说惯了的甜言蜜语了吧!

    不可否认,这确实算是甜言蜜语,可却是我一不小心脱口而出的,情不自禁、难以自抑,大概就是这种感觉了吧!

    “再说一遍……”

    对上了我的眼,琬儿脸上的笑容越发柔和幸福起来,带着些怂恿地意味催促着我把方才说过的甜言蜜语再说一遍。

    我不禁脸颊发烫,能说出这番思念入骨地话语已经是十分了不得的事情了,方才那时情不自禁才说出口的,这回要再说一遍,实在是有些难为情了。

    可看到了她眼中的期待和那甜美得不像样的笑容,实在是不忍心叫她失望,我憋着通红地脸,支支吾吾地,低声说道:

    “我……好想你……我好想你,好想好想你!”

    开始还有些羞涩,可到最后却已经是无法抑制地思念顷刻间奔涌而出了。

    “我也是!”

    话音刚落,琬儿一把拉过我的衣领将我拉近,在我惊讶地目光中缓缓地闭上了眼吻上了我的唇,她的双手不自觉地抚上了我的脸阻止了我的退路,然后毫不犹豫地加深了这个吻,令我恍惚间竟有些呆滞了,任由她欲索欲求,直至被她带动着,逐渐开始追随着她的旋律,缓缓地闭上了眼……

    *就这般自然而然被撩拨开来,渴望更进一步触碰她身体的想法占据了我所有的思绪,火热地气息在周围蔓延,舌间灵动纠缠也越发激烈缠绵,而我的手也开始漫无目的地在琬儿身上游离着,直至我的手附上了琬儿胸前的那片柔软,忍不住揉捏了起来……

    “唔……”

    琬儿忘情地轻吟一声,随即身子有些发软,往我身边靠了过来。

    我忙伸手抱住了她,利落地转了个身,让她后背轻靠在墙边将她牢牢困在怀里,待两人吻得气竭短暂分开之时,都已经是一脸红潮,双眼迷离了……

    我忍受不住不住内心的*,带着九分激动一分祈求的声音,轻声而又有些嘶哑地唤着她的名,道:

    “琬儿……”

    随即,琬儿显得急促而又火热的催促在我耳边响起。

    “抱我!”

    闻言,维系我最后一丝理智的弦就这般绷断开去,再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我接下来要对她做的事情了。

    我要她!

    揽过她的腰身,顺势将琬儿打横抱起,她忍不住惊呼一声,手臂顺势圈主了我的脖颈,随即红着脸温顺地靠在我怀里,任由抱着她往床榻那儿走去。

    火急火燎地将媳妇儿抱上了床榻,发现媳妇儿这双靴子碍事儿得紧,忙不迭地给她脱了靴,又去解小腿上的布袜,许是这一来一去惹得她痒痒地,待取下了一只布袜后她便将脚缩了回去,让我无法再戏弄她。

    我眼明手快,一伸手便拽住了她那只白皙嫩滑地脚踝,竟惹得她娇羞地低吟了一声,一脸地羞涩神态,而我也不禁心神荡漾,顿觉喉头干燥火热,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瞧着她又躲避的趋势,她的脚踝我抓紧了就不想松手了,忍不住露出一脸坏坏的表情,调侃着说道:

    “媳妇儿,你都是我的人了,还躲啥?让驸马伺候媳妇儿你宽衣就寝,如何?”

    言毕,不禁露出一脸的洋洋得意来,还记得那时候我因小皇帝迁怒而被罚跪受伤,被琬儿拽住脚踝给我治伤的时候,我当时可是羞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了,这回好了,风水轮流转,也该让我连本带利地讨回来啦!

    边笑着那手边不老实地往脚踝上边游离而去……

    琬儿拼命忍住才没让自己立刻将小脚收回来,免得被这可恶的冤家笑话了去,随即故作一脸悠闲淡定,将另一只脚也送了过来,妩媚而又带着独有的诱人风情,嬉笑着悠悠言道:

    “既然如此,就有劳驸马了。”

    “不劳烦,应该的!”

    我的眼笑得都眯成了一条线,随即又去解她另一只脚上的布袜,待解下来了琬儿的身子顺势靠了过来,她的柔荑似有若无地扫过我胸前,随即在我心口处停顿下来,随即微微抬眼,脸上温和笑容如浴春风,只听她柔声问道:

    “敢问高御史,您有如同这般,将女子拥抱入怀过吗?”

    边说着,停在我心口处的手指突然在我心前画起了圈圈。

    被她这般撩拨,我早已是按捺不住,恨不得将这个小妖精揽入怀里好好疼爱一番才好。可如今她不仅借故旧事重提,还乘机将我一军,我欲调戏她却被她撩拨了回来,我这媳妇儿的实力,当真是不可小觑啊!

    随即一脸笑容不改,敛了敛神,免得自己的魂都被这妖精给勾了过去,忙故作思忖,然后笑盈盈地说道:

    “嗯……有啊,想本官是如此的俊逸儒雅,风流倜傥,自然会有姑娘愿意投怀送抱的了……”

    欸?!

    还未等我反应过来,琬儿目光一沉,只是这般一拉一带,便将我牢牢压在身下了。

    随即,琬儿以居高临下的姿势俯视着我,脸上虽然笑容不改可我瞧着早已是大事不妙,她一边伸手去解我的腰带,一边笑着问道:

    “哦?那高御史说说,你摸人家姑娘哪里了?”

    听到这询问,我脑海里顿时闪过被琬儿肆意‘欺侮’的画面,顿时忍不住打了个寒蝉,原本只是想逗逗琬儿的,哪知她好像当真了,而且还是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情景,媳妇儿要是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我忙不迭地解释道:

    “我哪敢摸人家姑娘啊,就算是有那个贼心,也没那个贼胆啊!”

    琬儿面露狐疑,我的那些个荒唐过往她都是知道的,虽然知道我不可能对其他的姑娘做出有违礼教之事,可我那句‘有姑娘投怀送抱’,倒是有七八分可信。

    一个如此喜欢‘赏花’的纨绔子弟,当真不会对投怀送抱的女子做出什么坏事儿来么?

    “你当真没做过这类混事儿?”

    听到琬儿的询问,我慌忙点着头,眼瞧着琬儿已经开始在剥我外衣了,再这样下去我就要名节不保啦,忙摆着手言道:

    “当……当然没……没有!”

    可话一开口自己都觉得哆嗦,感觉自己把这话说得太死了,要是严格上来说,这样的行为也不是没有啊,我确实摸过人家姑娘,可这个人不就是……

    当意识到这一点,我死死地抿住嘴不让自己当即笑出声来,故意露出窘迫地表情,弱弱地说了句,道:

    “啊,也……也不是没有……”

    琬儿看的出来我并没有撒谎,见我眸光清澈没有躲闪,心中忽地一沉,虽然知道即便此事为真却是在彼此相识之前发生的事情,都已过去多时却也无可厚非,可不知为何知道了此事心里就是有些吃味,很不舒服!

    琬儿这会儿女儿家吃味的小性子透露出来了:这冤家既然让自己不舒服,那她也要让着冤家心里不痛快!

    琬儿随即不动神色,语气不改地问道:

    “哦~那你倒先说说,被你祸害的姑娘是谁?”

    我忍不住笑出声来,说道:

    “那个人你也认识的啊,不就是英明神武的长公主殿下,我那明媒正娶的妻么?!我数来数去,也就只祸害过她这么一个姑娘!”

    闻言,琬儿微微一愣,这才知道中了我的诡计,竟被我耍得团团转了!

    琬儿一时气急,又见我一脸得意模样,顿时怒气冲冲,拉了我的手臂便毫不客气一口咬下去!

    哎哟喂,我这媳妇儿这是害羞了吧!

    我心里不禁暗自得意,只因着她即便是咬了我也不舍得太过用力,可想而知,我的话还是让她心里暗自欢喜的了。

    我不禁温柔地望着她,微笑着说道:

    “我的琬儿也是个傻姑娘呢,你也不想想,除了你以外,还有谁愿意被我这祸头给祸害的啊!在遇到你之前,虽然我是个纨绔之弟,可也是身为女儿身,更是一心只知读圣贤书的呆子,我可是断断做不出对姑娘无礼之事来的啊!”

    琬儿送了口,听着这话越发皱了眉头,只觉得这冤家每句话都在调侃自己是个傻姑娘来着,随即嘟着嘴瞥过头去不再看我!

    瞧着她越发可爱的模样,我的心中不禁泛起阵阵涟漪,继续柔声说道:

    “我知道京城有很多关于我的传闻,可那些都不是真的,我这般说你可信我?”

    琬儿微微沉吟了片刻后,随即回过头来静静地看着我,眼神中是满满的爱意与温柔,片刻后她点了点,言道:

    “我信你。”

    闻言,我与她对视时不觉会心一笑。

    我知道其实琬儿一直都有些在意我与柳絮的事情,有些事情在别人那听说来的,同当事人自己亲自说出口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我似乎一直都没向琬儿解释清楚,我与柳絮究竟是什么关系,毕竟在京城,我与她的传言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乘此机会,我想向琬儿说清楚这件事。

    “琬儿,其实我与柳絮……”

    我还未说出口,琬儿便伸手抚住了我的唇不让我再继续说下去,随即她俯下身来在我耳边吹了口热气,轻声言道:

    “在与自己心爱的女人亲热之时,应该不会有人希望从对方口中听到其他女人的名字的……”

    这一语双关说得我脸上微微一红,正呆愣之时琬儿的香吻也落了下来,几乎毫无迟疑,我们两个忘情地拥吻在一起,竭尽全力将这段时间的思念与牵挂,化作一道又一道地热吻,在彼此身上留下那刻骨铭心地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