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93章 唯一救赎
    咚的一声,才刚被拉进里屋的我,还来不及反应,就被自己的媳妇儿围在了墙边,困在了怀里,紧接着她一脸淡然表情,怔怔地盯着我瞧。

    对上了她的眼,我有些心虚地左顾右盼,就是不敢对上自己媳妇儿的眼,只因为她的眼如同鹰隼般锐利透彻,仿佛任何谎言或是伪装都会在她眼中不攻自破……

    见琬儿只是一直盯着我瞧,半响都不说话,被她这样直勾勾地看着的我,脸刷的一下红了,半是羞涩半是扭捏的说道:

    “媳妇儿,你这样看着人家,人家会害羞的啦……”

    噗。

    琬儿闻言,浑身打了个激灵,险些笑出声来。

    这个厚脸皮的也会害羞么?而且她这一脸小媳妇儿模样是做给谁看呢?

    琬儿嘴角微翘,双手附上了我的脸让我直视着她,故作严肃地说道:

    “不许左顾右盼的,说,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为何要捉弄紫玉?”

    我痴痴一笑,伸手附上了她的,嘟喃着嘴,摇着头说道:

    “我哪敢作弄紫玉那丫头啊,那丫头牙尖嘴利的,再说了,这俗话说的好,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不是,她可是媳妇儿你的贴身丫鬟,我哪敢随意捉弄她啊!”

    说着说着,语气中倒像是弥漫着一股醋味了,酸酸的……

    琬儿微微轻叹了口气,她这才只是问了两句,这冤家心中竟有些吃味了,说出来的话也是酸溜溜的了。

    宠溺地捏了捏我的鼻梁,琬儿无奈地微笑着问道:

    “你想为阿正说门亲事,可是当真?”

    我意味深长地撇了撇嘴,随即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说道:

    “确有这个打算,只是今日瞧见了紫玉丫头的反应,似乎也觉得不该超之过急,一切就看他两人是否真有缘分了。若有,我又岂会做那棒打鸳鸯之事,只是……”

    “只是什么?”

    琬儿饶有兴趣地看着我,我静静地回望着她,嘴角微微带着笑容,言道:

    “只是,世事又岂能尽如人意呢!”

    琬儿听出了我语气中的无奈和感慨之意,我担心她又会觉得我在胡思乱想,忙解释道:

    “我的意思是说,现在的阿正还无法体谅紫玉的心意,也许再过个两三年他就开窍了。”

    先不说紫玉是否对阿正有意,就以她那万事以琬儿为先,一心一意只为琬儿着想的心性,她也只会把个人儿女私情抛诸脑后,再加上她同琬儿一样,又有着女将军的身份,这就更加无法像一个普通的姑娘家,做到在家从父,出嫁从夫,这样的身份,在这个以夫为天的年代,又有哪个普通男子能忍受得了的?

    就连我,不也是千百万个不乐意琬儿成为萧珝么?毕竟,只是面对这件事情,就已经令人筋疲力竭了。只能说,阿正那小子,现在还无法担负起紫玉丫头的一生啊!

    琬儿见我脸上闲过一丝疲惫,她知道我的心思,更知道我的担忧害怕,不禁柔声问了句,道:

    “你可是还在怨我?”

    我苦笑一声,却还是摇了摇头,道:

    “不怨。”

    琬儿闻言,微微一笑,言道:

    “那,你就是在怨我与姐姐私下定下的那个约定了……”

    琬儿与阿姐越过我,定下那个约定,这事说不怨那一定是假的,我现在还记得从阿姐那听说这个约定之时,自己有多伤心呢,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五雷轰顶,万念俱灰了!

    我有些生闷气,目光也暗淡了,气呼呼地撅着嘴,却没有说话,仿佛默认了一般。

    果然。

    琬儿有时候不得不感慨这冤家小心眼起来,还真是挺磨人的呢。

    看着她嘟着嘴的模样,琬儿不觉嘴角上扬,轻声言道:

    “我与姐姐约定,若是无力护得你周全,便得让你尽快离开北魏……”

    如今听到琬儿亲口承认了,心里那种说不出的失落感更加沉重了,让我突然有点喘不过气来,双眼有有些肿胀发涩了。

    看着我这幅失落的模样,琬儿抚着我脸的手,也就越发温柔了,随即倾过身来吻在了我的眉间,我不觉微微一呆,怔怔地看着她,脸颊不觉泛出一丝红晕来。

    “我没有拒绝的理由啊,所以答应了若是无力护你周全便竭力送你安全离开北魏。”

    说着,琬儿反过来牵住了我附着她的手,牵得紧紧地,随即一脸认真不容置疑的看着我,继续说道:

    “可是,我没说过,会就此放开你的手啊!”

    她的这句话,让我陡然眼前一亮。

    “啊,还有件事我忘记告诉你了,现在我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跟你说一遍,你给我记住了:晨,真是对不起呢,因为你是我萧琬看上了的人,所以,将来你即便是逃到天涯海角,也绝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这辈子你命该如此,与人无尤,若是不信,尽可一试!”

    说道最后,琬儿那与身俱来的高贵气度与说一不二的英武霸气,突然在我眼前展露无遗,这话一出,就连让我反驳的余地都没有,我被这阵势给吓呆了。

    接着又听到了她那番‘一切唯我所有’高调宣告,我心中又惊又喜,无法抑制自己变得越发激动地心情,都无法好好组织语言来回复了,只能使如同拨浪鼓一般地点着头,欢喜着说道:

    “我信,我信……”

    随即,将琬儿紧紧地抱在了怀里,那时候的伤心怨怼,早已飞到了九霄云外,我突然觉得,此时此刻,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了!

    不自觉地,眼泪悄然而落,心中感怀莫名,忍不住在琬儿耳边柔声说了句,道:

    “永远都不要放开我的手啊……”

    琬儿闻言,微微一愣,随即抱紧了我,坚定地回了句,道:

    “好!”

    闻言,抱紧了对方,我们两个嘴角都不觉浮现幸福地笑容来,两颗欢喜雀跃的心,在这一刻找到了共同的节奏……

    待两人激动的情绪都微微平定一些了,离开了彼此温暖的怀抱,琬儿一眼便瞧见了我脸颊边的泪渍,有些心疼地伸出手来温柔地为我拭泪。

    在琬儿面前,我不用掩饰自己内心的真情实感,更无法掩饰,因为她就是如此的温柔可人,善解人意,她知我,懂我,爱我,怜我,今生可以与她相遇,是我此生最大的幸运。

    她就这样温柔爱怜地抚着我的脸,静静地看着我的眼眸,她看到了我眼中偶尔闪现地那抹悲伤,深彻透骨,却又无比压抑着自己,那般痛苦的我,落在琬儿眼中,令她十分心伤。

    最后,琬儿不禁柔声问了句,道:

    “晨,你心里,是不是有了很难过的事情?”

    闻言,我呆呆地有些怅然,不知道该如何对琬儿说起自己流落在外所经历的一切,更不想让自己这些负面的心绪惹得琬儿也跟着神伤。

    邹然间回忆起了幼时的过往,承当着那般血腥残酷的命运,一日之间,我还未来得及体会到寻回至亲的喜悦,便到再度论为孤儿,满门被戮是,家破人亡啊,而记忆中那座充满血腥味与飞蝇腐臭的后院,无数次在夜深人静之时在闯入我脑海中,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那场毫无人性地屠戮,痛苦,无助,自责,绝望,这样的情绪不断袭扰内心,让我不断从浅梦中惊恐醒来,浑身冷汗淋淋,暗自发颤,心中再也无法恢复到以往的安宁与平静……

    充斥于胸的,是满满的恨意,是一遍又一遍经历绝望境地的痛苦与愤怒,为了防止那样的悲剧不再重演,为了保护自己最重要的人,我只能逼迫着自己变强,变强,变强!

    只有变得强大了,我才能保护得了最重要的人,只有变得更加强大,我才能让那些肆意施加痛苦给我们的人,付出更加惨痛的代价,让他们尝到比我更多十倍、百倍的痛苦!

    一念至此,我的神情陡然变得有些狰狞,目光也充满了凶煞之气。

    “晨!”

    琬儿忧心的呼唤,还是让我心中一惊,慌忙失措地伸手抚额,想要将这一脸的凶恶尽数藏匿掌间,可我知道迟了,琬儿她一定已经看见了,她看到这样的我,会不会嫌恶,她会不会讨厌我?

    愤怒之心稍减,一股悲伤之情又涌现心头,我突然变得十分痛苦,明知不该如此,可我却抑制不住心中的那股滔天恨意,我不想变成这样,更不想琬儿看到这样的我!

    “琬儿……”

    抑制不住心中的痛苦洋溢,我忍不住唤了她的名,却不敢抬眼去看她,只能用双手死死地扣住自己的头,想制造疼痛来抑制住内心的痛苦。

    琬儿忙牵住了我的手,不让我做出伤害自己的举动,从手心传来的,不仅有令人暖心的温度,也有无比坚定的守护和支持,琬儿想让我知道,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有她和我一起共同面对。

    琬儿温柔而又坚实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只听她坚定地问了句,道:

    “晨,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

    有了琬儿支持,我好不容易稳定了心神,听到了琬儿在耳边温柔地询问,我不想让她担心,几乎是反射性地摇了摇头想告诉她我没事儿。

    “我……”

    可我还未说出口,琬儿却十分坚决地打断了我,说道:

    “你答应过我,不会对我说谎的,我是你的妻,是你的爱人,难道,你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对我说的么?”

    边说着,琬儿边伸出一只手抚过我的脸,让我抬起头来正视她温柔而又略显焦急的目光,对上她温柔眼眸的那一刻,我知道了,这辈子得妻如她,虽死无憾了!

    苦笑了两声,我努力咧嘴一笑,虽然可能有些难看,但心中的那股愤恨之情早已被她那双温柔如水的眸子消磨了一大半,我突然觉得,即便是那般痛苦的过往,也不是那么十分难以面对了,因为,我早已不再是孤独一个人了呢……

    “我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些不想要记起却应该要记起的事情,知道了一些从不知道却必须要知道的事情,也许是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我心里一时间没能承受得住,所以才会慌忙失措,痛不欲生……”

    琬儿闻言,心中宛如针扎般疼痛,忍不住伸手抱紧了我,让我可以全身心地依靠着她,随即安慰着我,言道:

    “没关系了,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听到琬儿的宽慰,我嘴角微微上扬,内心也逐渐恢复平静,琬儿对我而言,就是这般奇特的存在,她总能抚平我内心的焦躁与不安,只要有她在我身边,我仿佛可以变得无所畏惧。

    为了缓和这样凝重的氛围,想起了我方才那般模样,定然十分骇人了,带着请罪的心思,连忙问道:

    “我刚才的模样是不是很吓人,可有吓到你?”

    琬儿笑了一声,随即轻柔地回应道:

    “你觉得这样就可以吓到我么?”

    我不禁莞尔一笑,想着自己有点庸人自扰,是啊,琬儿是何等气魄的人物,又如何会被我那番模样给吓倒呢?

    只是,我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这份不安感也给琬儿带来了困扰了呢。

    伸手回抱住了琬儿,稍微沉静了片刻后,我忍不住在琬儿耳边轻声言道:

    “琬儿,原谅我好么,我只是突然感到害怕,害怕有人会像过去毁掉我的幸福一般,将你我现在所拥有的幸福给打碎,我已经失去了所有,我不能再失去你和阿姐了,我要不顾一切的保护你们,绝不能让你们受到一丁点的伤害,我再也承受不起这样的打击了!”

    琬儿抱紧了我激动得微微有些发颤地身子,温柔轻抚着我的后背,目光坚定而又凌厉,宽慰道:

    “晨,别害怕,没有人可以伤害到我们,也没有人可以伤害到你……”

    闻言,我微微一笑,坦然言道:

    “一直以来,我都被你保护得很好呢。”

    说着,说着,我突然有些落寞了,是啊,我一直都被人保护着,这不也是在说明我还欠缺保护别人的能力么?

    琬儿听出了我言语中的落寞之意,想要出声宽慰,却又不知如何是好了。

    “晨……”

    “琬儿,我知道你是担心我会变得行为偏激,处事冲动,不会的,即便我是一柄可以伤人伤己的利刃……”

    其实,我知道,很多人都希望我能成为他们手中的那柄利刃,为他们实现自己的野心欲望,为了达成这样的愿望,他们不惜一切想要将我打磨成那样一柄锋利坚韧、无坚不摧的利器,我于他们而言就只是一柄兵刃而已。

    这就是我的宿命!

    琬儿面有愠色,怒道:

    “我不许你这么说!”

    我似痴似狂地轻抚着琬儿的脸,凝视着她那娇艳无比的红唇,微笑着言道:

    “没关系的,真的没关系,只要握着这柄利刃的人是你就好,只要你一直在我身边,我就不会剑走偏锋,也不会堕入魔障……”

    琬儿心中不觉一阵抽痛,这个冤家知道自己在胡说些什么么?

    我此时此刻的癫狂刺痛了琬儿的眼,她死死地拽着我的衣角,伤心地说道:

    “你这个傻瓜,你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么?”

    她的话音刚落,我便已经倾过身去吻住了她的唇,让一切言语静默在这深情一吻中。

    忘情地拥吻着这个静若幽兰的美丽女子,我知道了,琬儿会是我此生唯一的救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