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92章 衣莫如新,人莫如旧
    。”

    我知道琬儿是心疼我了,笑着撇着嘴说道:

    “我不冷,现在浑身都热着呢,不信你摸摸我的脸……”

    边说着边别有所图地拉着她的手抚在我有些发烫的脸颊上,以证明我所言非虚。

    我的那点花花肠子自是逃不过琬儿的眼了,手抚上我的脸才片刻她便毫不客气地又掐了过来,惹得我忙不迭地求饶,道:

    “欸,别啊,疼疼疼,媳妇儿,快松松手……”

    琬儿见我鼓着一张红脸求饶,顿时有点哭笑不得,言道:

    “原来你也知道疼啊?”

    琬儿的言外之意是在说我脸皮太厚了。

    最近我信奉的条款便是:这人啊,脸皮绝不能太薄,得再厚点、再贱些才好,因为人至贱则无敌啊!

    打定主意故意喊疼让琬儿心软,乘她松手之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她红红的脸颊上香了一口,然后一脸顺遂地哈哈大笑起来。

    琬儿一跺脚,本欲不想再轻易饶我,正欲再度掐过来又担心会掐疼我,转而像揉面团一般搓着我的脸,嗔怒言道:

    “你就会欺负我!”

    这话说得我心花怒放,欢欣鼓舞。我当然喜欢欺负她啦,也就只欺负她一个人而已,还愿意让她也这般欺负我,我这般愿打愿挨的,真可谓世间独一无二,我的媳妇儿得了我这么个宝,晚上做梦应该也会笑醒的吧?!

    哈哈。

    顿时,我这心里跟抹了蜜一般的甜,嘴里却故作不认,无比自恋地笑着言道:

    “我哪里欺负你了,再说了,驸马‘欺负’公主可是天经地义的啊……”

    “哟,依着你的理,我还合该被你——‘欺负’了?”

    听到这话我险些笑出声来,她那幅一脸不甘的模样顿时让我有些意犹未尽,忙一脸坏笑的言道:

    “那是自然啦,要不,我让你再欺负回去?”

    边说着边往她身边靠,就是打算让她以‘我之道还施我身’,我不介意她再欺负回去的。

    听出我言语中的调侃,面对我一脸贼笑的模样,琬儿也只能是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道:

    “你还真是个无赖!”

    我当仁不让,无比得意的说道:

    “是啊,我就是个无赖,我不但要欺负你一辈子,也做好让你欺负一辈子的准备啦!”

    琬儿闻言嘴角亦是恬静一笑,看着我高扬起的脸,琬儿忍不住伸出手来捏了捏我的鼻梁,颇为有趣的说道:

    “你啊,就是不让我省心。”

    说完,转身便欲走出屋外了。

    我急了,拉住了她的手臂,从身后抱住了琬儿,将她牢牢困在了怀里,将头靠在了她的肩头,嘟哝着嘴说道:

    “欺负完我了便准备逃走,这也太不厚道了吧!”

    “好啦,不许胡闹了,你我来得匆忙,也没带几件换洗的衣物,我去外头给你将那外衣烘干一下才好,乖乖到床榻上躺着去……”

    琬儿的这身催促,听我得心中受用地紧,慢慢放开了她,收起了嬉戏的神情,朝她打躬作揖一番,微笑言道:

    “是,媳妇儿之命不敢违也!”

    说完,朝琬儿那又是傻愣愣笑了几声。

    琬儿白了我一眼,随即用目光示意我赶紧趟着去,转身莲步移了过去,拨开布帘去了外屋。

    我笑着目送她离开,随即乖乖地往那床榻上去了,闻着被褥上还残留着的那熟悉而又眷恋的香气,不觉心驰荡漾,人倒在床榻上兴奋地滚来滚去就是不得安生。

    一直到感觉有人拨开了那道布帘,我才急忙停止了动作,用手撑着腮侧卧在床榻上,故意做出一副假寐的样子来,脸上却还透着意犹未尽地红晕,见门边媳妇儿一手搭着布帘,一手拿着折叠好的一件厚实外衣正一脸奇特表情盯着我瞧,她那抿嘴偷笑的模样根本就是把方才我那些个窘样都瞧得一清二楚了。

    我顿时一脸囧言,故意咳嗽了两声,嗫嚅道:

    “媳妇儿,你……你怎么这么快就进来了?”

    琬儿款款走了过来在我跟前站定,然后将套在手臂上的一件外衣在我跟前晃了晃,笑着言道:

    “因为你有衣物可以换啦!”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琬儿手里的这套不是我之前穿的那件,倒像是我平常穿的.la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见我怔怔出神,琬儿忙催促道:

    “还不快起来把外衣穿上,紫玉和阿正她们回来了!”

    “啊?哦……”

    应该是紫玉她们帮我将此次出行所带把衣服和行礼都给带过来了。

    我情不自禁叹了一声,开始是有点惊喜,之后就是有些气馁,看来,我好不易可以与琬儿两人独处的时间,就这样十分遗憾和惋惜的结束了,顿时一脸的沮丧,心不甘情不愿离了床榻,从琬儿手中接过外衣后自己胡乱着穿戴了起来。

    琬儿见我一副不上心的神态,顿时无奈地叹了口气,走过来亲自帮我穿戴外衣,待为我将腰带扎好后,见我一脸不开心的模样,抿嘴笑了笑,随即倾过身来在我脸颊上落了一吻,脸颊也泛起了红晕,似嗔还怒地轻声道了句:

    “好啦,还跟个孩子似的,不许不开心了……”

    我顿时笑逐颜开,又开始傻傻地笑出声来,言道:

    “我开心,我很开心啊,哎呀,许久都未曾见到阿正那小子了,待我出去逗逗他去……”

    说完,满脸笑容,昂首阔步地就往屋外而去。

    正步来到外屋,却见紫玉正使唤着几个仆役将几个箱子都搬到了厅上,一时间有些好奇,若我没记错的话,我带的衣物行礼也没那么多啊,最多也就是一箱子的冬衣和几本书而已,什么时候多出这么多的东西来了。

    忍不住开了箱子一看,顿时被里边的华衣美服给吸引目光,拉出其中的一件在自己身上比划了半晌,一时间惊叹一时间又有些不安,看着上边用上等的捻金丝秀出的华美花样,顿时摇了摇头,招呼了站在不远处的紫玉,奇怪地问道:

    “紫玉丫头,是不是弄错了,这些哪是我的衣物?”

    哪知紫玉一脸笑意盈盈,欠了欠身,言道:

    “公子爷没看错,这些啊,都是您的衣物行礼!”

    才没说几句话,这厅里就摆了差不多五大箱东西来,顿时便把这堆得满满的了。

    我顿时露出惊恐失措的神情来。

    紫玉倒是一脸从容,招呼着仆役退出屋内后,看到我一脸惊异的神情,指了指旁边的几个箱子说道:

    “这里边不仅有锦衣貂帽,还有三套上等纯色狐裘,金银玉制等一概日用器皿等……”

    闻言,我顿时一个头两个大,连忙打断紫玉,问道:

    “这,这些都是何处得来的?”

    紫玉此时表现得十分乖顺,问什么便答什么,只听她一一娓娓道来,道:

    “公子爷都忘了么,一部分是在各州府库中所得,还有一部分都是地方官员对您的孝敬……”

    顿时,我抚额哀叹,我要是记得才有鬼,这些东西都不是我的,应该就是被人假冒之后那人所为了,当时还没意识到后果严重,这会儿看见了才知道事情已经闹大发了。

    若说这行事荒唐,沉湎酒色还不算是什么重罪,可这贪污受贿,假公济私就得令当别论了,即便这些并非我所为,可‘高辰’之名已经被玷污至厮,于上无法妥善交待,与下更会受人鄙夷,看来我高辰这辈子注定是声名狼藉了。

    随意,忙拉扯出一张苦笑不得的脸,向紫玉那边弱弱地问了句,道:

    “这,这些,可以退回去么?”

    紫玉忙掩面而笑,言道:

    “公子爷说笑了,这受了的礼,哪有退回去的理儿啊!就比如这通宵达旦、夜夜笙歌,如流水般花出去的银钱,哪还能收得回来的理儿,是一样的啊!”

    闻言,我差点吐出一口老血来,府库欠下的钱,我该拿什么还?

    顿时家徒四壁的惨象在我脑海中飘来荡去……

    手中的锦衣就这般脱了手落了地,我整个人都快呆滞了,感觉魂魄都要离体了。

    紫玉忙不迭过来拾起了地上的衣物,拂拭上边的泥土,继续调侃我道:

    “公子爷即便是不喜欢这衣物,也不必随手将它丢弃啊。常言道:衣莫如新,人莫如旧,可见这新衣裳还是讨人喜爱的呢!”

    顿时,我回了神,叹了口气后,也便认命了,这一切都是我惹出来的祸,自然也得由我来承担这果了。听了紫玉丫头的调侃,我也只能是无奈地摇头叹道:

    “这又不是我媳妇儿给我做的衣裳,再如何华美我也不喜欢,比较起来,我还是喜欢我的那些‘旧衣’啊!”

    紫玉闻言不禁暗暗惊奇,听驸马语气倒像是知道了公主为他缝补衣裳之事了,本来驸马的衣物除了公服、多数常服是内务府订制的外,其他的衣裳多是公主殿下经手缝制的,因外边绣房所订制的衣物尺寸总有不合心意之时,都是公主殿下亲手改制,紫玉瞧见了也多次感叹驸马爷身在福中不知福。

    如今瞧来,虽然驸马爷平日总是一副对任何事都不上心得表情,在某些事上却也算是位心细之人了。

    这边正说着,琬儿从屋内拨开了布帘探出了身子,见紫玉正躲一边抿嘴偷笑,而那冤家却是一脸的憔悴疲惫,又看到厅中那一箱箱的贵重衣物,顿时也将眼前的一切都了然于心了。

    缓缓移步出来,微笑着缓缓问了句,道:

    “这是怎么了?”

    紫玉见主上出来了,也笑着抱拳行了一礼,回道:

    “主上,公子爷正为这几箱衣物器皿发愁呢!”

    琬儿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对上了我有些急切的眼,也便知道我忧虑何事了,一时间笑而不语,只是默默走到边上的一个箱子跟前打开了来查探了一番,这里边的衣物倒是比之前的要朴素多了,却是我原本的衣物行礼了。

    “这有什么好烦恼的,其他物件一律封存届时上交国库便是了,只是那些花费出来的空额还得想方设法给补上才行,紫玉,到时候好好核算一番报个整数于我知晓。”

    紫玉闻言,点头称是,言道:

    “是,主上。只是,就如今粗略看来,这空额便以高达五千多银钱了,只怕……”

    哎哟喂,我的娘啊,那混蛋究竟怎么逍遥快活地,竟然能花费到五千银钱?现在,即便是把我卖了都未必能筹到这笔钱啊……

    顿时,我整个人都跪倒在地,发出好大一声闷响,然后便是一脸的生无可恋……

    紫玉微微一愣,似乎没想到驸马爷会有如此沉重的反应,而琬儿也是哭笑不得,给紫玉递了个眼神,让她别再说重话吓唬驸马了。

    紫玉微微吐了吐舌头,转而小声言道:

    “驸马爷因为上次猎苑闹事而被停了薪俸,而我们也出来好几个月所以也无法得知府中账目出入多少,此中详细,还得问过阿正方能清楚知晓。只是现在的情况,想要仅靠咱们府中来填补这笔空额,只怕会有些捉襟见肘……”

    琬儿微微沉吟片刻,紫玉所言却是事实,若是公主府无法填补这笔空额,只怕最后还是免不了要找小鱼帮忙了。待东征事宜告一段落回了京都,将一些陪嫁时的物件变卖了将这笔帐还上也便是了。

    “无碍,我自有办法解决。”

    琬儿轻柔一语,让我从失魂落魄中回过神来,抬起头对上了她那双温柔的眼眸,在这一刻我清楚的知道了,即便眼前有再多的困难险阻,她也会于我一起共同面对。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啊?!

    两人深情对望之间,已是心意相通无需赘言了。

    ……

    “对了,驸马,你的那件灰色斗篷呢?怎不见你带来?”

    琬儿查看了下我的行礼,却没看到那件灰色斗篷,原本想着如今天气寒冷正巧用得上,故而有此一问。

    我微微一愣,随即想着那件斗篷我在给明伊送行之时让她一并带上了,忙回道:

    “可是那件灰鼠斗篷么?我送给明伊那丫头了,她出门在外也不多带几件衣裳,便把那斗篷送了她,让她好生照顾自己。说起来,也不知那丫头近况如何了?”

    琬儿微微颔首,随即望了望紫玉,问道:

    “原来如此,记得上回随行护卫之人汇报说明伊南下去了陈国了呢,紫玉,近来可有收到什么消息?”

    紫玉回道:

    “还未收到新消息,近来北边战事频繁,消息传递可能有所阻断,属下会尽力打探明伊小姐下落的。”

    闻言,我微微一笑,道:

    “那丫头古灵精怪的很,既然是去了相对安定的陈国,想来不会有很大问题的。”

    琬儿闻言默然不语,可见还是有些担忧明伊了。

    见状,我正苦恼着该说些什么话来安慰琬儿,屋外阿正那小子在安顿好了那些随行仆役之后便匆匆赶来向主子请安。

    乍然间看到了许久未曾见到的公子爷,险些喜极而泣,又看到了紫玉姐姐身边的不是公主殿下又是何人?

    顿时欣喜交加,眼中带泪,忙跪了下来向公主殿下和公子爷磕头问安。

    “阿正拜见公子爷,少夫人!”

    我许久未见阿正,今日瞧了发现这小子似乎又长高了一些,也不知是不是错觉,瞧见他我也挺高兴的,忙站起身来走过去正想将他扶起来,边笑着边说道:

    “阿正,你这小子来得正好,恰好我有事要问你……”

    话音未落,阿正抬头之时,我恰好看到他脸上的那道愈合不久的鞭痕,虽然早已结了痂,可这道伤还是深了些,只怕将来他这脸上非得留下一道疤痕不可了。

    我见状顿时有些刺心,阿正这小子从小就跟在我身边,虽说有些时候人木讷些可对我是极为忠诚可靠的,即便他是奴仆,我也从未责打过他!

    这回看到他脸上的伤痕,心中愤懑却又不得发作,压低着声音问了句,道:

    “你脸上的伤……”

    阿正连忙遮掩,低下头去不敢再看我,忙摇了摇头言道:

    “阿正的伤并无大碍,公子爷不必挂心!”

    “……”

    知道需要给点时间给这对主仆,琬儿向紫玉微微点头示意了一番,随即微笑着说道:

    “天色已晚,大家也劳累一天了,我与紫玉先去备些吃的来,待会一起用晚膳吧!”

    闻言,我不禁向琬儿投以感激的目光。

    琬儿向我微微颔首,随即携着紫玉一道出了屋子。

    紫玉临走之前,颇为无奈的看了跪在地上的阿正几眼后,跟着琬儿一道出去了。

    我不禁叹了口气,看来我这次的冲动之举,不仅给自己横添灾劫,也给身边的人带来了很多麻烦啊!

    忍不住伸出手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你受委屈了……”

    阿正顿时忍不住落下泪来,抽泣着言道:

    “是阿正的错,阿正没有伺候好公子爷!”

    听他这么一说,我便确定了,他脸上的上是‘高辰’打的了,虽然这人不是我,可阿正终究也是因我而被打的,同是我下的手,没什么两样。

    一念至此,我有气恨恨地言道:

    “确实是你的错,你哪里是错在没有伺候好我,你可知道自己错在哪儿吗?”

    阿正心里委屈,眼泪哗啦啦地流个不停,说话也哽咽了,低头答道:

    “阿正……阿正愚钝,还请公子爷明示……”

    “我打你,你为何不知躲避?我若要杀你,难道你还仍由我杀了不成?”

    听我这番责问,阿正吓得连忙磕头,表达忠心,言道:

    “阿正的这条命是公子爷的,公子爷要打要杀,阿正绝不敢有半点怨言!”

    “混账,这就是你做得最错的地方!你若仍由我打,那便是坐实了我虐仆之罪,若我杀了你,那便是虐杀仆役,这些传将出去你让世人如何评价于我?难道也要仍由他们说我刻薄寡恩,凶残成性不成?”

    阿正被我说得无言以对,知道自己铸成大错后哭得更加厉害,身子都颤抖起来了。

    这般责难于阿正,也并非我所愿,只是若不如此,他就永远都不会知道该如何好好保护自己了。

    “阿正啊,你记住,若是下次我再发狂想要打你,你一定要躲得远远的,你只有先保护好了你自己,才算是对我尽忠,明白了么?”

    阿正闻言,顿时明白了我的一片苦心,知道公子爷还一如既往般信任自己,重新恢复了精神,忙不迭地擦拭着眼泪,头点得同拨浪鼓一般了。

    “阿正……阿正,明白的。”

    我见状本想那块帕子递给他拭泪的,摸了一圈这才想起自己换了外衣临时也找不到帕子了,便对他说道:

    “身上可以帕子?先把眼泪擦擦再说!”

    阿正边抽泣着边点头,从怀里顺手拿出了一方紫色丝帕来,拿在手中正欲拭泪陡然看清这方帕子后又不舍得了,急忙又手帕收回怀里去了。

    起初我没瞧出端倪,这小子的这番举动倒是惹起我的怀疑了,那方紫色帕子一看就是女子身上的物事,阿正这小子平日里木讷得很,身上如何会有女子的手帕呢?而且还是紫色的,更为有趣的是阿正对这方手帕还如此珍视,这可就有些玩味了……

    眼睛一转,我嘴角微微上扬,随即故意叹了口气,言道:

    “哎,也是你这傻小子倒霉,以后这脸怕是破相了。虽然容貌没有公子爷我儒雅俊逸,倒也是个白面后生,现在好了,破相了只怕将来连个媳妇儿都讨不到,你说我该如何向老伙头交待才好啊?”

    阿正好不易止住了眼泪,一听到公子爷论及自己的婚事,顿时联想到了紫玉姐姐,一边心里觉得配不上人家,一边又是难以割舍那片爱慕深情,只道等着紫玉姐姐寻了个好归宿后也好断了自己的那片痴念之心,今后越发忠心伺候公子爷了此一生也就罢了,哪还敢再念其他。

    忙叩头再拜,言道:

    “阿正终身不娶,只愿一生伺候在公子爷身边便足矣!”

    “胡说八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可是老伙头唯一的侄儿,若终身不娶,你这一脉怕是断绝了,你难道想做不孝之子么?”

    阿正闻言,默默不语。

    看着他一脸神伤的表情,再想到方才他如何珍惜那方丝帕的表情,就知道这小子对紫玉已经是一往情深的状态了。

    我不禁叹了口气,言道:

    “我知道你心中所想为何,只是你不能想,也不许想。你我虽有主仆之分,可我并未将你视作奴仆对待,公主待紫玉丫头亦是如此,更是情同姐妹,此番东行,你沿路所见所闻也该隐约猜测得到,紫玉并非一般奴婢丫鬟可比,我说的这些,你可明白?”

    阿正听我提及到紫玉,这才知道自己的那番心思早已为公子所知,顿时憋红了脸,忙倾述衷情,言道:

    “阿正确实喜欢紫玉姐姐,可也知道自己配不上她,所以绝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只要将来紫玉姐姐可以过得开心快乐,阿正便真的别无所求了!”

    阿正这番话确实是出于真心实意,这些日子他看到听到得太多太多了,也越发明白到他同紫玉之间的差距,那是他永远都无法企及的人,失落过,神伤过,可更多的还是希望紫玉姐姐可以早已寻得如意郎君,只求她一生过得快乐无忧便好!

    情爱之事,其实根本就没有配不配得上一说,有的只是合不合适而已……

    “你能做此想,我很欣慰,既然是我的管事,待此番回了京都,我自当为你做主,为你寻户好人家的女儿与你婚配,不会委屈了人家也定不辱没了你,阿正,你意下如何?”

    阿正怔了怔,随即下定了决心,点了点头,言道:

    “一切听从公子爷安排!”

    “嗯!”

    我点了点头,随即感觉到门外有脚步声渐近,故意又扬高了声调说道:

    “我觉得余二家的姑娘不错,性子温顺,模样也水灵,与你倒也还般配,你对人家姑娘可有意?”

    阿正听到公子爷心中早有人选,顿时脸上一红,一时间不知所措,支支吾吾道:

    “阿正……阿正……”

    “不喜欢余二家的话,那许三家的姑娘也好啊,个性温柔,善解人意啊!”

    阿正顿时面露难色……

    边说着,门外琬儿与端着酒菜的紫玉陆续入了屋来,很显然,我这这番话语还是一字不差地落入她们耳中了。

    琬儿若有所思地瞥了一眼身边有些暗自出神地紫玉,又见那冤家一脸笑意地瞅着自己,再看了看跪在一边不知所措的阿正,顿时无奈了摇了摇头,缓缓移步走了过去,言道:

    “这是在给阿正说亲事儿么,本宫也想听听,驸马相中了哪家的女孩儿要许给阿正了!”

    见琬儿走了过来,我忙微笑着迎了过去,牵过琬儿的手,言道:

    “阿正这小子算是破相啦,我担心他娶不到媳妇儿,这不,寻思着他年纪也不小了,是时候给他说一门亲事了!”

    琬儿闻言,也赞同地点了点头,一脸微笑着瞅着我说道:

    “那阿正是喜欢性子温顺,模样水灵的呢?还是喜欢个性温柔,善解人意的顾念啊?”

    听这语气,便知道琬儿是在怨我借机调侃紫玉来的,我不禁抿嘴一笑,早知这番心机自是绕不过琬儿这里去的,无非也想试试,紫玉对阿正这傻小子是否也有意罢了。

    忙哈哈笑了两声,言道:

    “这得看阿正喜欢哪样的了!啊,紫玉丫头,你也可以帮忙给点建议啊!”

    紫玉的神情倒不见有何异样,可将手中端着酒菜放置桌案之时,不觉加重了手势,可见心中也并非如同表面这般平静了。

    “阿正喜欢哪样的紫玉自是不知了?奴婢想请问一句的是,公子爷花了二千银钱买下的四位能歌善舞的歌姬,想要如何安置呢?”

    万万没想到,竟被紫玉这丫头反将一军,我瞠目结舌地瞅了瞅自己媳妇,看到她一脸置身事外的表情,便知道紫玉所言千真万确了。

    四个歌姬,二千银钱啊……

    我顿时叫苦不迭,早已不知该如何应对才好了。

    只听紫玉继续言道:

    “富贵之家蓄养歌舞伎倒是十分常见之事,再说几位歌姬不仅能歌善舞,模样亦是各有千秋,驸马爷若是想将她们领回公主府倒也算的上是件风雅之事了……”

    这时候我算是领会到了紫玉丫头的厉害之处了,别说是把那四个歌姬领回公主府了,我现在即便是相见见那四人也是绝对不敢见的了。

    瞧着媳妇儿那一脸的不置可否,我心里正暗自打鼓,觉得此时我做什么决定都不对,忙不迭小心翼翼地询问起媳妇儿的主意来,说道:

    “全凭媳妇儿处置便是了。”

    琬儿十分温柔贤惠地为我整了整衣领,随即微笑着言道:

    “为妻的又怎忍心拂逆驸马的心意呢?驸马心意究竟为何,但说无妨?”

    这句温柔话语顿时说得我心浮意动,人也开始有些飘飘然了。

    “嗯,平日里能听听小曲、赏赏歌舞解解乏什么的,也是极好的呢……”

    这话才刚出,媳妇儿脸上的微笑表情便变了意味了,我吓得立马改了语调,一本正经严词拒绝,继续说道:

    “但是,驸马绝不是那只知贪图享乐之人,所以,还是把她们都给遣散回家吧!”

    说完,挥了挥手以示自己的这番与贪图享乐之事划清界限的决心,心里却是在暗暗痛惜那二千银钱,当真是锥心之痛啊!

    媳妇儿微笑着点了点头,言道:

    “嗯,驸马所言甚是,那便取消她们的妓籍归为平民,让她们各领五十银钱回家好了,驸马觉得呢?”

    闻言,我微微一愣,没想到琬儿竟为那几人设想得如此周全,见她有如此宽仁博爱之心,我心中对她也便越发爱重,忙点了点头,以表赞同。

    “就依媳妇儿所言!”

    琬儿笑而不语,越过了我看向了紫玉,随即正声言道:

    “紫玉,你同阿正也饿了,先去用晚膳吧,我与驸马还有要事相商,没有我亲口召唤,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是!”

    阿正和自愈异口同声地道了句,随后一前一后离开了屋子。

    听出了这话语中的不怀好意,我嘴角不禁一阵抽搐,满头溢出冷汗来,正欲寻个求救的口实,看到桌案上的酒菜,忙不迭地言道:

    “啊,刚好我也饿了,不如……”

    哪知媳妇儿领过我的后衣领,在我耳边冷冷地用命令地口吻轻声道了句:

    “你,随我回里屋去!”

    我暗自叫苦不迭,此时此刻早已是欲哭无泪了啊!

    不容我反抗,琬儿像拎小鸡般一把便将我拖回了里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