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90章 又敬又畏
    “所以啊,你们就放心把琬儿托付给我吧!”

    我无比骄傲又自信满满地说了出这句话来。

    听到我这句话后,眼前的几个人表情各异,紫玉和洛卿先是面面相觑,随即忍不住掩面而笑,而琬儿脸色微微一红,紧抿着唇没让自己当即笑出来,可嘴角都忍不住向上翘起了。

    她们为何一直看着我发笑呢,欸,难道我的模样让人觉得可笑了?

    我不禁左瞧瞧右看看,一时间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对,直到琬儿将一方手绢递了过来,指了指我的嘴角,笑着言道:

    “瞧你,跟个孩子似的,吃得满脸都是,先擦擦!”

    原来是我吃得太急了,竟将碎屑沾得满嘴都是,难怪她们会笑成这样了!

    一念至此,脸变得通红,想也没想便准备用手去擦,怎知琬儿先声夺人,道了句:

    “手别动!”

    话音刚落,那方手绢便迎了上来,恍惚之间,琬儿的身影也离我近了好多,我整个人都变得呆呆地任由她帮我擦拭嘴角,脸颊绯红,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瞧,其他的什么再也无法入得眼来。

    见状,洛卿和紫玉两人都不禁露出羡慕的神色来了。

    瞧着主上与驸马两人恩爱甚笃,紫玉忍不住哀叹了口气,耸了耸肩无可奈何地道了句:

    “哎,洛卿,看来我们来的不是时候呢!”

    洛卿也识相的点了点头,跟着说道:

    “确实如此,还是不要打扰到主上才好。”

    说着说着,紫玉和洛卿两人动了动身子,做出准备起身走人的架势来。

    琬儿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言道:

    “好啦,你们也别闹了,说正事吧!”

    说完,琬儿便将手绢放到我手里,我顿时露出一脸欲求不满的表情来,直惹得紫玉和红玉撇嘴偷笑。

    琬儿不再理我,看了看洛卿,随即问道:

    “洛卿,你来寻我可是因有紧急军务?”

    洛卿个性沉稳,办事利落深为琬儿所倚重,故而将军中要务都交给洛卿处理琬儿很放心,如今洛卿亲自寻了过来,那可想而知定是军中有紧急军情了。

    洛卿片刻间变得一脸严肃可靠,抱拳言道:

    “主上,确实有紧急军报,我们收到消息,齐主逃回邺城后没多久,便下旨处死了靠山王宇文懿,而且是——满门抄斩!”

    “什么?”

    我不禁惊呼出声,而琬儿和紫玉都是一脸惊讶神色,片刻后纷纷陷入死一般的沉默之中……

    虽然一切都早已在预料之中,可当事情真的发生后,却让所有人都有些无所适从了。

    琬儿她们虽说都是女子,可都长于军中,因为身为军人,所以对尽忠为国的军人都有中由衷的敬佩和崇敬,即便是身为敌对双方,这份惺惺相惜之情也不会轻易转变。

    琬儿对宇文老将军是十分敬重的,如今咋闻噩耗,想着宇文老将军一生披肝沥胆,忠君为国,最后也只是落得这般凄惨的下场,不免生出兔死狐悲之感,脸上也是颇为神伤,我有些担忧的看了看琬儿,她静静地回望着我,随即轻轻摇了摇头,示意我不必过分担忧。

    我微微叹了口气,转而看着洛卿,继续问道:

    “洛卿,齐主突然降旨赐死靠山王宇文懿,可是与冀州有关?”

    洛卿眼神一亮,似乎颇为惊讶我知其关节,点了点头,说道:

    “确实与冀州有关,齐主逃回邺城后没多久便收到冀州刺史韶先为靠山王宇文懿求情的文书,结果反而害了靠山王的性命!”

    闻言,我不禁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

    “哎,难道若君没能阻止冀州刺史上书求情?还是她,根本就不信我?”

    说着说着,不禁露出一脸悲伤神色来……

    “若君?!若君是谁啊?”

    紫玉一脸疑惑的表情,随即一脸直勾勾地盯着我瞧,很显然她方才听到我说什么了,也许是擦觉到了这句话中包含的某些信息,这会儿正准备向我兴师问罪来的。

    听到紫玉这般询问,琬儿和洛卿也纷纷看着我,很显然我方才那句自言自语,她们都听见了。

    我一脸大窘,想着这事儿我本就没想过要瞒着琬儿的,只不过一时半会都没找到合适的时机提,这回子被人责问了才将缘由老老实实吐露出来,总觉得有些不打自招地意味了。

    我挠了挠腮,不好意思的说道:

    “她,她是……是我的救命恩人!”

    琬儿她们闻言,纷纷一脸好奇的看着我。

    “她,也是靠山王宇文懿的女儿,宇文若君!”

    听出了这其中的因缘曲折,琬儿她们转为一脸惊奇地看着我了。

    我知道她们正等着我将一切缘由都说清楚,稍微清了清嗓子,缓缓言道:

    “在彭城城外之时,正因得她相助,我才得以逃过南城士兵追上,得以安然入得彭城;而后我一路北上偷偷潜入邺城想打探消息之时,恰逢邺城门禁,无法出得邺城,也是托了她的福,才得以脱身出了邺城,继续北上前往金邑来寻你们的。”

    洛卿听着疑惑,忙问道:

    “听驸马督尉所言,这位若君姑娘既然是位女子,又如何能在两军阵前救下驸驸马督尉性命呢?”

    我闻言苦笑一声,随即一脸若有所思地看着琬儿,有些无奈地道了句:

    “她同你们一般,也是位女将军呢!”

    说道这儿,我不得不承认,会对若君如此照拂,并不仅仅是因为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更是因为她同琬儿一样,都是位舍身卫国的女将,我怜惜琬儿,是以爱屋及乌,对若君也就无法轻易释怀了。

    琬儿知我心性,更知我心中所想,什么都没有问,只是微笑着回望着我,那笑容温暖而和煦,照得我心里暖洋洋的。

    紫玉和洛卿闻言,也微微有些惊异,得知若君也是位女将之后,对她也越发多了几分兴致来。

    紫玉思忖了片刻后,问道:

    “按驸马爷所言,可是曾警示过这位若君姑娘冀州之事?”

    我点了点头,言道:

    “我在邺城之时,在通缉榜单上看到过她的画像,这才知道她是靠山王之女。后来她助我逃出邺城,我视她为好友,知她要往冀州寻刺史韶先营救靠山王,故而曾给她忠告,莫要让韶先上书为靠山王求情,只是天意难违,靠山王终究难免一死,北齐天数已定,再也无力回天了。”

    说道最后,我也不觉哀叹一声,这一叹是为靠山王而哀,赤胆忠心,一心为国的靠山王是北齐最后的坚强壁垒,他的勇武是护卫北齐的铁盾,而他的忠心便是北齐臣民忠心为国的风向标,靠山王一死,北齐强盾已失,而下旨处死靠山王的齐主,也亲手断送了臣子为国尽忠之心,一匹曾经效忠于北齐的老将也会尽数寒心,北齐已经民心尽失了啊!

    洛卿闻言,立马开口询问道:

    “驸马督尉何以知晓冀州韶先上书求情之言反而会有害于靠山王呢?”

    这便是困扰在洛卿心中许久的问题。

    “齐主个性虽刚愎自用,自私残忍,耽于淫逸,沉湎享乐,可却并非十分昏聩,从他不留余地诛杀宗亲权臣上来看,齐主对权力极为看重,他最不能容忍的便是有人觊觎或是威胁到自己的皇位,所以,最后连靠山王宇文懿也下了狱,可齐主却并没有当即下令将其处死,他不是不能杀而是不想杀,至少暂时还不想杀,因为他对靠山王又敬又畏!”

    “又敬又畏?!”

    听了我这番话,紫玉似乎不大明白这是什么道理,齐主既然杀了靠山王,又哪里来的敬畏之心啊?

    “齐主敬着靠山王威仪,也深畏着他的权势。靠山王是北齐的不败战神,齐主非常明白靠山王对北齐意味着什么,他执意于御驾亲征,便是想要打破这样的神话,所以当时他没有立刻处死靠山王。”

    紫玉闻言,有些明白了其中的关联,随即不可思议的言道:

    “这般说来,无论齐主御驾亲征结果如何,靠山王都是必死无疑的了!”

    “按理来说,确实如此。只是,金邑之战把齐主打疼了,打怕了,也打出了他的敬畏之心,北齐精锐之师尽折他手,如今可以让齐主依靠的,就只有冀州韶先的那四万精锐骑兵和靠山王宇文懿了。”

    听我说道此处,洛卿不禁恍然大悟,言道:

    “齐主兵败逃回邺城之后,有重新重用靠山王之心,却在此时手握重兵的冀州刺史韶先上书借齐主兵败之事劝诫齐主重用靠山王,反而引出齐主猜忌之心,以至于齐主一怒之下自毁长城,下令处死了靠山王,用以震慑朝野!”

    我点了点头,随即有些无奈的言道:

    “虽然不知冀州究竟发生何事,可事已至此,一切都为不可挽回了。看来,我得尽快回到军中,重新安排部署相关事宜了。”

    说完,我看了看琬儿,不觉露出有些失落的神色来,看来,这般平静安宁的日子,对我们来说真是一种奢望啊!

    琬儿的神色也有些黯然,随即目光逐渐锐利起来,言道:

    “洛卿,用过早膳后你尽快赶回军营面见大帅,改变行军方略,大军继续进发邺城,你先率领两万燕云龙骑卫前往冀州,我会尽快到冀州与你汇合!”

    洛卿立马站起身来,抱拳行礼,道:

    “是,末将领命!”

    琬儿点了点头,随即看向紫玉,道:

    “紫玉,待会你先回金邑军营,替驸马将一应公服文书都带来,让杨铨杨将军明早在山下等候,准备护送监军前往大军军营面见大帅!”

    紫玉也立马站起身来,抱拳行礼,道:

    “是,紫玉领命!”

    说完,紫玉和洛卿一前一后离开了亭台,边走着紫玉让洛卿多带些食物在路上吃,免得饿着。

    待她们走远了,我看着有些沉静的琬儿心中不觉有些忐忑,忍不住轻声唤她,道:

    “琬儿……”

    “晨!”

    琬儿忽然唤了我的名,然后回过头来静静看着我。

    “嗯?”

    不知为何,我突然心中一紧。

    “你为何会如此知晓齐国内政?不惜潜入邺城的真正目的又是什么?”

    琬儿的提问并未见太多波澜,就连神色也依如平常。

    我知道琬儿早已擦觉到我身边的一些事情,她懂我,知我,信我,所以从未主动去干涉什么,可这回我的举动确实有些过分了,让她担心害怕不说,还有可能卷入更加危险的事情之中去,所以她决定不再故作沉默了。

    我不想骗琬儿,也不能骗她,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很多事情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

    “琬儿,我……”

    琬儿看着我为难的神情,不禁微微叹了口气,缓缓言道:

    “你若不想说,我不逼你,等你哪天想说的时候,再好好告诉我好了。”

    说着,琬儿伸手抚过我的脸,十分深情地对我继续说道:

    “只是,晨,你要答应我,别让自己再随意卷入那些危险的事情当中去,差点永远失去你这种事情,我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

    闻言,我心中不觉阵阵抽痛,两眼酸涩,倾过身去温柔地将琬儿拥入怀中,忙点着头,无比歉意地回复道:

    “嗯,我答应你,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不会了……”

    抱紧了彼此,我们的心都不觉微微颤动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