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89章 人心不可欺
    待我与洛卿来到亭台围桌对面跪坐,洛卿便大致与我说了我不在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一些事情,被人冒名顶替,那人行军一路所做之荒唐行径,以及最后那假冒之人被琬儿设计诱捕,越听越觉玄乎,都已瞠目结舌了。=【鳳\/凰\/更新快请搜索//ia/u///】

    虽然早已料到那人来者不善,可这般大张旗鼓的作为,若只是为了让高辰名誉扫地,为免就有些太小看他身后之人了。

    再者,他这些荒唐行径与其说是出自政治目的,倒不如说在宣泄个人情绪**更确切一些,因为历来出任监军之职者,极少有洁身自好之人,多有沉湎酒色之徒,只是程度轻重不同而已。

    我突然有些好奇这假冒我之人身份是谁了?

    “可有查明此人身份来历?”

    洛卿答道:

    “此人乃是千面淫狐。”

    我顿觉好生耳熟,像在哪听过,片刻后恍然想起,言道:

    “可是当年并州灭门惨案的主凶?”

    洛卿点了点头,道:

    “确是此人!”

    当年并州某军户一门二百多口人一夜之间死于非命,那场大案震惊天下,我还记得那年是太子谋反案发那一年,可以说距离那起大案后没多久,并州便出此血腥惨案,只是当时朝中上下都被卷入太子谋反案中无暇他顾,即便这场大案在当时如何震惊,也并未让朝廷多加留意,以至于让凶手一直逍遥法外。

    却不曾想多年后的今日,这个传说中的千面淫狐,竟然会为了我一个小小的高辰,不惜改头换面,行此移花接木之计也要混入军中,这背后之人的意图还真是值得玩味啊……

    “那琬儿决定如何处置此人?”

    洛卿沉默了片刻后,言道:

    “原本主上之意是想先将此人囚禁,可这千面淫狐在身份败露、穷途末路之时,欲孤注一掷,行刺少帅,却在那时露出了马脚,反而透露出了他的真实身份……”

    我不禁微微惊讶,似乎没想到事情会有如此出人意料的发展。

    “他的真实身份?”

    洛卿怔怔看了我片刻,似乎在考虑是否要将所知尽数相告,可转念一想此事事关当年太子谋反案,为太子洗冤更是少帅心结,如今在此事上可以帮得上主上之人,又得主上如此信任之人,也就只有驸马督尉了。

    一念至此也便不再迟疑,缓缓言道:

    “此人,应该就是当年伺候在太子殿下身边的——暗影卫!”

    “什么?”

    我眼中不可思议的神色一闪而过,随即心中不禁欣喜宽慰,如果此人真是当年伺候在太子殿下身边的暗影卫的话,那他就是解开困扰在我心中已久的谜团的钥匙。

    无论如何,在我见到此人之前,他绝对不容有失。

    正欲吩咐洛卿定要将此人好生看管之时,陡然间想到了琬儿。

    她为护我周全一定早在为我筹谋退路了,而此次冒名顶替事件恰好成为契机,一个长相与我别无二致之人顺理成章便成了我的替死鬼,用他一死让高辰‘名正言顺’的死去,那就不会有高辰是女子之事被公诸天下,人们最多就是感慨高辰英年早逝,天命不佑,可琬儿的声名便得因此受损了!

    她明明知道那人是太子殿下身边的暗影卫,明知道若驸马高辰‘死了’,对公主一味着什么,为了护我她竟是什么都不顾了么?

    我何德何能啊,竟得琬儿如此真情待我?

    琬儿啊,琬儿,欠你的情,只怕我这一辈子都偿还不了啊……

    我定了定心神,随即郑重言道:

    “洛卿,别让他死了,留他还有大用。”

    洛卿见我眼中坚定神色,便知我有守护琬儿之心,想到主上慧眼识人,一片真心付于良人,心中为主上欢喜高兴。

    “是,洛卿领命!”

    感觉到洛卿言语中的喜悦之情,我知她是为我和琬儿感到高兴,嘴角也不觉带了抹笑意。

    “哦,对了。”

    洛卿想起了一件事还需一并回复给驸马督尉,忙从怀里掏出一封信件交给了我,言道:

    “这封书信是监军座下文书管事托末将带于驸马督尉的。”

    闻言,我不觉眼前一亮,迫不及待拆开书信,将信中内容过滤一遍后,不觉露出满意的笑容来,欢喜言道:

    “好,好啊,他们果然不负我望!”

    听我这般说辞,洛卿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只是心中还有疑惑,不免问将出来,道:

    “驸马督尉,末将有一事不明还请驸马开示。”

    我笑了笑言道:

    “洛卿无需如此多礼,但说无妨。”

    “驸马督尉这段时日既然蒙尘在外,而那千面淫狐又只知纵欲享乐,两人均都无法顾及监军事物,可为何,监军之责却无丝毫懈怠?”

    毕竟监军责任重大,不仅有监察行军在外的将领、分明赏罚之权,还需要统筹安排大军的后勤运输补给,与朝廷互通有无,件件都事关重大,若是监军不在或渎职怠工,军中必生动乱。

    只是令洛卿没想到的是,即便是监军不在,监军负责的事物还是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原来洛卿还以为主上早有安排,问过之后才知,主上并未插手监军要务,一来各司其职,二来监军乃朝廷临时所派,想要动作也已来不及了。

    直到昨日从监军帐下的文书管事手中拿到这封书信,而对方只言‘监军曾有令每隔一段时日将此信函交给将军即可’,当洛卿问及要将此信交给谁时,他也只回复‘监军言道将军自知将此信交给谁,令我等无需多言’,说完,便恭敬退下了。

    洛卿想着此事事关重大,再加上得了一件重要的军报,须得立刻禀告主上,这便将军务暂且交给风林火山四位将军代管,自己骑了快马连夜赶回金邑来寻主上。

    等到了金邑却只见到紫玉,两人合计着主上既然没回金邑军营,也未前来与大军汇合,那能去的地方,也便只有这处临时的秘密据点了。

    紫玉不放心主上,习惯性地带上一些伤药便与洛卿骑着快马一道寻到了这处隐秘的林中庄园里来了,一路上两人还猜测着主上寻人一夜未归,此举定是与驸马督尉的下落有所关联了。

    直到两人在庄园内见到了主上与驸马督尉的身影,心中又惊又喜,正欲上前参拜,却发现坏了主上与驸马两人的好事儿,一阵尴尬无措后,也便有了现在的事情。

    听到洛卿所闻,我不禁哈哈一笑,言道:

    “这些都靠我的那几位文书之功了。”

    说着,我便将信函收回信封放在了一边,继续言道:

    “哎,此番上洛之行确实是我冒进了,才惹出如此多的是非。其实在前往上洛之前,我早已做下安排,将监军之责分配给了几位文书,令他们严于律己、各司其职,他们几人互不统属又互相监督,且只忠于各自管辖之事,若有所怠慢为我所察,定治他们渎职怠工之罪,故而,即便我不再,他们亦能各司其职,各履其事,监军要务也便没有因此落下。”

    洛卿闻言不禁啧啧称奇,随即继续问道:

    “可若遇大事而无法裁决又当如何?”

    我微微一笑,随即言道:

    “若我在自由我决,我若不在,军中不是还有元帅可断么?”

    我看了看手边的那封信函,笑着言道:

    “现在看来,即便我不在,他们也能将事物处理得井井有条,看来回去后,免不得得对他们多加赞赏一番了。”

    其实权利过分集于一人之手并非好事,无论君臣亦是同理,故而从古至今,君王下有国相分权,百官职有正副之分,都是分化权利,细化职权所致。毕竟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懂得分享手中的权力,用恪尽职守之人各司其职,才能更加有效的提高办事效率。

    洛卿明白我言语中的含义,满是佩服神色,抱拳一礼,言道:

    “驸马督尉调度御下有方,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份雍容气度,洛卿十分倾佩!”

    我哈哈大笑,摇了摇头,言道:

    “比起洛卿你从容不迫指挥数万大军大破敌阵的大将气度来,我还差得远呢!”

    “驸马督尉自谦了,洛卿只知行军作战,这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还得看驸马督尉这等谋士风采啊!”

    “欸,若说这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我也有不可比之人呐,若说镇国安邦,富国兴民,那我倒还不遑多让!”

    为人谦虚却又不卑不亢,敢负重任而又不妄图虚名,这是名士风采啊!

    洛卿闻言,笑得十分爽朗,言道:

    “驸马督尉性情中人,尽显名士风流,洛卿敬仰万分!”

    我笑着摆了摆手,言道:

    “好啦,好啦,你我再这般佩服来佩服去的天都要黑啦,自家人,那些个俗礼,可免便免了罢!”

    洛卿闻言也是这个理儿,也便不再坚持,笑着点头称是。

    却在此时,琬儿携着紫玉一路漫步上来,手里还端着几样美食,原来在我与洛卿交谈之时,她两人乘机入了庖屋,和乐些面皮做了些面饼,还有烤肉,又烫了一壶酒来,以作充饥驱寒之用。

    我一瞧见,不觉两眼放光,嘴角流涎啦!

    待琬儿走到身边来,我忙让出一席好让琬儿与我同席而坐,一脸幸福地瞧着她与紫玉将美食美酒端上了桌,将几双箸摆动妥当,一时间香气扑鼻,惹得五脏庙一阵叫空……

    真是馋死我也!

    “好啦,看着天寒地冻的,先吃些东西垫垫肚子,再喝些热酒,暖暖身子!”

    说完,琬儿便倒了杯热酒,放在我跟前。

    我笑眯眯地瞅着自己的媳妇儿,然后一脸馋相地向媳妇征求意见,道:

    “那,我动手啦……”

    琬儿瞧我一副饥肠辘辘的模样,那手都已经快伸出去了,苦笑一声,也只能纵容地点了点头来。

    得了琬儿的允许,我哪还顾忌得了其他啊,一把抓过面饼就往嘴里送。

    “嗯,好吃!”

    刚一说完,便空出一只手去抓箸,想要挑肉吃,可拿在手里又觉碍事,索性把箸放一边,任性地用手抓了肉就往嘴里送,津津有味地嚼起来。

    “嗯,美味,此物只因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尝!”

    还未说完,又抓了烤肉便往嘴里送,狼吞虎咽的,毫无吃相可言了。

    紫玉瞧着我的吃相,都有些惊呆了,不由自主的问了句,道:

    “驸马爷,您这吃相,是几天没好好用过膳啦?”

    我囫囵吃着面饼,笑着言道:

    “好些天没吃过这么美味的东西啦!”

    我这是说着无心,琬儿她们是听着有意,紫玉和洛卿皆是一脸可怜兮兮的表情看着我,而琬儿看我的目光也越发温柔宠溺了,仿佛都能滴出水来。

    我见她们都不动箸,只是看着我吃,怪不好意思的,忙说道:

    “你们也别光看着啊,一块吃嘛!我这些天虽然流落在外,可也没饿着,就是媳妇儿的手艺太好了,做出的食物如此美味,一般想吃还吃不着呢,这回我可要吃个够本才行!”

    “既然好吃便多吃些,庖屋里还有,别急,慢慢吃!”

    琬儿怕我噎着,将那被热酒递给了我,又见我两手都没空着,便亲自将酒杯递到了我唇边,我咧着嘴笑着将那杯酒一饮而尽,满心的幸福洋溢……

    主上亲自喂人喝酒什么的,紫玉和洛卿平生还是第一次看见,两个人都不觉有些愣神,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看着眼前这对公然秀恩爱的璧人。

    见此,紫玉也真正明白到了,驸马对主上来说已经是无可替代的存在了,主上算是彻底陷进去了,可驸马真的值得主上如此相待么?

    正所谓: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这时候驸马与主上是两情缱绻,无分你我,可如今观驸马那玩世不恭的心性,他将来真不会三心二意,做出伤害主上真心之事来?

    若是寒门小户也就罢了,可生于富贵之家,男子三妻四妾已属平常,何尝见过门阀子弟只为一人而相守,主上虽贵为公主之尊,若是驸马将来执意纳妾,只怕也不得不委屈求全,主上如此高洁本质,对待感情更是纯粹洁净,不容任何杂质,如今却已如此泥足深陷,将来岂不是要痛断肝肠?

    “只望驸马督尉将来姬妾围绕之时,莫忘今日主上待你如此深情厚意……”

    冷不防地,紫玉突然说出这番话来。

    闻言,我顿时被食物噎着,满脸憋得通红,忙剧烈得咳嗽起来,眼泪都快咳出来了。

    “紫玉……”

    洛卿连忙出言劝阻紫玉,她自是知道紫玉在担心什么,因为就连她们敬爱的爹爹,也曾想到过要纳妾,惹得阿娘伤透了心,由此可见,这世间本就真爱难寻,而一心一意之人则更是凤毛麟角了。

    如今看主上与驸马如此恩爱非常,洛卿知道,紫玉只是在害怕有朝一日驸马会负了主上!

    琬儿没有说话,只是立马倾过身来为我镇咳顺气,我微笑地看着她的眼,示意她莫要担心忧虑。

    虽然不知道紫玉为何会突然说出这番话来,可她同洛卿对琬儿的关爱维护之情溢于言表,我真心为琬儿感到高兴!

    待我气息顺了,终于可以好好说话了,清了清嗓子,缓缓言道:

    “哪里会有什么姬妾围绕啊?!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

    紫玉同洛卿面面相觑,眼中都闪过一丝惊讶。

    担心这只是我一时兴起之语,紫玉立马追问道:

    “驸马此言可当真?须知天理不可逆,人心不可欺啊!”

    紫玉神色严峻,心里暗忖着即便这是驸马一时兴起之语,她也打算当作是对天盟誓,一旦有朝一日,驸马违背誓言,就算让她背负弑主大罪,她也定会亲手了结驸马性命后,再一死向主上谢罪!

    闻言,我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对上了琬儿那双漂亮温柔的眸子,十分认真的说道:

    “我已贪得这世间最无与伦比的珍宝,又如何会再去觊觎其他?此生,我只要琬儿一人,其他人,我谁都不要!”

    我的心意,琬儿都懂,我与她之间,不需要什么惊天动地的海誓山盟,只要这般静静地对望着,在彼此的眼中寻到自己的身影,然后在不知不觉之间,便将对方永远地刻在了心里……

    可以与她相遇、相知、相恋、相爱,我,已经是这世上,最幸运、最幸福的人儿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