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87章 使向人间梦中见
    上天知我忆其人,使向人间梦中见。

    我日夜苦苦思念着的人儿如今正安宁祥和地躺在我身边,可当我怔怔瞧着她温和的睡靥,无比熟悉而又眷恋着的倾世容颜,我突然有些恍惚,以为此身还在梦中……

    这个梦比以往都来得真实,我仿佛都能感受到来自她柔软身子的温度,还有她的气息平稳,吐气如兰;盘起的长发静静垂落肩头,瞧着她峨眉微蹙,神色颇有些忧虑,似是心中有所牵挂,更似有段深情难以割舍;明明是高贵典雅宛如天仙一般的人儿,却有了人间红尘俗世的那一点眷恋……

    九天之上的宫阙,是人们一心向往的世外仙境,在那里没有苦痛磨难,只有永生的喜悦与欢乐,那是仙人们流连缱绻之所在。对仙来说,人世间的情是苦痛、是磨难、也是劫数,什么时候我的情成了束缚住她的枷锁,竟让她去了那身迷人羽衣,舍了羽化飞身无忧翱于九天仙阙的机缘,甘愿留在这凡尘俗世,与我一道受尽痛苦磨难。

    若这些都是劫数,当我们历经磨难,探寻到了人生真谛之时,那是否就是我们缘尽时刻,若真是如此,我宁愿永生都不得道,更不愿她羽化成仙!

    一念至此,心中有些怅然,不禁暗叹,自己何时对道家之学如此痴迷了。

    突然很想伸手去触摸眼前这自己如痴如狂、无比爱恋着的人,想要抚平她眉间那抹淡淡的忧伤,可当一切都近在咫尺了,我却有心生踟蹰,怕眼前的一切又会是一场思而不得的梦境,若是碰了她,她如之前一般消失了怎么办,她若消失了我又该到哪里去找她啊?

    明明我一直都在找她,一直都在找……

    不觉有些气促,心中悲伤,陡然间抽泣起来。

    我异样的举动还是惊醒了靠在我身边浅眠看护的琬儿,她陡然间睁开了那双深邃的眸子,瞧见我眼中簇簇落下的眼泪和因抽泣起伏不定的胸口,一时间深怕是否伤势发作,心慌意乱,忙倾过身来伸手抚上我的脸,关切问道:

    “晨,可是哪里不适了?”

    琬儿边说着便手探到我的胸口,准备拉开盖在彼此身上的棉被好为我检查伤势。

    我在被窝内的手急忙牵住了她的停放在了心口,无比深情地望着她,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流着,如同梦魇一般地不断重复呼唤道:

    “琬儿……”

    琬儿听到我这声呼唤,陡然触动柔肠,又见我双眼泪垂,这眼泪似总也流不完一般,心也跟着揪疼,想着这冤家心里定是难过了,若自己在露出神伤模样来,只怕这傻瓜的眼泪当真是要流一夜的了。

    温和一笑,尽量驱散面上愁容,琬儿温柔地缓缓应道:

    “嗯……”

    琬儿的声音一直很好听,像夜莺,更似百灵鸟,只要她那般温柔地对我说那么一两句话,我就呆呆地不知今夕何夕了。

    心中的悲伤就被她这一言所逐渐驱散,却让我更加无法分辨出眼前的一切到底是真实的还是虚幻梦境。

    深怕她会突然消失不见,抓紧了她的手,情绪有些激动,复又唤了句,道:

    “琬儿?”

    似感觉到了我心中的惶恐与不安,琬儿回握住我的手,朝我微笑着点头应道:

    “嗯,我在这儿……”

    我喜欢又惊又喜,这般暖人的温度,这般真实的触感,还有如此温柔的话语,眼前的一切好像都是真的,好像都是真的!

    “琬儿啊!”

    激动与欣喜之情溢于言表,我忍不住再三呼唤。

    琬儿被这几句深情呼唤弄得动情伤心,忍不住扑过身来紧紧地抱住了我,脸藏在我颈中,神伤言道:

    “你这个傻瓜!”

    ……

    又听到琬儿‘骂’我傻瓜了,我忍不住傻笑了两声,可眼中的泪却是哗啦啦地流下来,一发而不可收拾了,边抽泣着边笑着说道:

    “不是梦啊,是真的,我不是在梦里……”

    当认清了眼前是真实的而非梦境,我停留在与琬儿久别重逢的狂喜之中,内心高兴有之,可悲伤亦是久占不去,我实在无法言语来表达此时此刻的心境,而怎么也止不住的眼泪,半是喜悦,半是哀伤地为我宣泄着心里这快折磨死人的心绪。

    琬儿见我比方才哭的越发伤怀了,心中也是一紧,温柔为我拭泪,靠过身来在我眉间温、眼角柔落下片片吻痕,那吻有些灼热,含着我的泪,有点咸咸的,更多的却是苦涩。

    知道我心中有结未解,而且这心结还与自己有关,琬儿不禁放低了声音,柔声好言宽慰道:

    “可是我惹你伤心了,仍你罚可好?”

    她的吻惹得我眉间心上俱是痒痒地,而她说的话也让我心神荡漾,泪水也逐渐缓和了趋势,边啜泣边哽咽说道:

    “你……这话可……可说话算数?”

    琬儿有些哭笑不得,这冤家有时候就是小孩心性,还得连骗带哄地顺着,微叹了口气,无可奈何而又颇为宠溺回复道:

    “自是说话算数了,只是你得答应我,莫要再哭了,你瞧,这张俊脸哭得都快丑死了!”

    闻言,我瞥了嘴,喃喃言道:

    “见了你我本是满心欢喜的,可心中还是忍不住难过,所以眼泪怎么也止不住……你现在,居然还说我丑……”

    这还不都是因为你么?!

    边说着我又哭嚎起来,大有一副哭死给她看的架势。

    琬儿无奈地摇了摇头,笑着说道:

    “是我错了,是我不好,就算你哭得丑死了我也喜欢,不嚎了啊……”

    听到这句宠溺的话语我心情好多了,感觉没那么难受了,乘着仍罚约定还未过期限,为免她一生气又说什么都不作数,忙把自己的条件都开出来让她一一同意了才好。

    我撅着嘴,言道:

    “仍我罚,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

    琬儿嘴角微微上扬,倒要看看这冤家能说出什么子丑寅卯来,点了点头,缓缓言道:

    “好,我不反悔!”

    “那便……那便罚你不许再生我的气!”

    “嗯,好,不生你的气。”

    “以后都不许再说不要我!”

    “嗯,好,以后都不再说不要你了。”

    听到她温柔的话语,我的眼泪也逐渐少了,心也开始放宽了不少。

    “永远都不许再放开我的手……”

    闻言,两人不觉四目相对,两手指间交缠,深情厚意早已无需言语表达了。

    “嗯,好,永远都不会再放开你的手……”

    我羞涩一笑,随即快速又道了句。

    “说你爱我!”

    “嗯……嗯?”

    一时间没回过神来的琬儿陡然间跌入了我设好的陷阱中,睁大眼睛怔怔瞧着我得意洋洋的脸,这冤家眼角泪渍犹在,可脸上却早已没了伤怀的神情,反而还一脸笑意地看着自己,两只眼睛眨呀眨呀一脸期待地盯着她瞧。

    这分明是阴谋诡计得逞时的得意忘形!

    “……”

    一时间琬儿居然也不知该如何应对这冤家,凝神望着这家伙的脸,看着她哭得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模样,要不,顺她一次,权且当作补偿好了。

    我见琬儿不说话,以为她害羞说不出口,忙露出一脸奸笑表情,威逼利诱,道:

    “嗯,这若是公主殿下金枝玉叶,自是金口一开,一言九鼎的,即便是统帅大将,这军令如山,令行禁止也是极让人倾佩的,人贵在言而有信,说出来的话怎能说话不算数呢,你说是不是?”

    听到这,琬儿顿觉自己对这冤家实在好得太过了,不但让她给赖上了,如今还蹬鼻子上脸,再不给她点厉害瞧瞧,她就快不知道这一家主次该怎么排啦!

    瞥了眼前这傻瓜一眼,琬儿打了打哈欠,露出一脸犯困的神情,离了这冤家身边,回过头去似正准备起身了。

    我哪里肯就这般放她离开,一想到自己对她一阵深情表白,就差把心都挖出来给她了,可都还没来得及听她一声回应自己便先昏睡过去了,怎么想怎么觉得亏大发了,这回非连本带利地讨回来不可。

    见她起身我也不顾身后伤势连忙坐起身来,一直牵着的手就是不放开,对上了她的眼,有些霸道地说道:

    “才不会让你就这么逃走!”

    许是动静太大,盖在身上的被褥也落了下来,人也只光顾着瞧她啦,着实没发现身上的异样,见琬儿一直不说话,只是盯着自己瞧,顿时才擦觉到她那目光似乎有些不大一样……

    嗯,琬儿脸上的笑容有些邪魅,而目光似乎有些——炽热?!

    这个时候我才回过神来看了看自己……

    当看到自己这般模样之时,脸瞬间唰唰唰地红了三遍!

    因为身上缠着绷带所以没有及时察觉,等到被褥落下去了,我这半身□□的身子便这般明目张胆地暴露无遗了。

    对上了琬儿那投来的有些赏心悦目的目光,我羞得无地自容,忙拉过被子来遮挡春光,顺便还望身下瞧了一眼,果然不出所料!

    “我居然被扒光啦!”

    受了刺激,一时间心直口快,便将心里的话都给吐露出来了。

    话一出口,不觉面色大窘,而身边的琬儿笑得腰都快直不起来了,我看着这个罪魁羞得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想着往被子里躲。

    哪知琬儿一把抱将过来,顺势将我压在身下,牢牢困在怀里,双手都被她压在了枕边,火热的目光对上了我眼,颇为暧昧和诱惑般地在我耳边吹了口热气,悠悠问了句,道:

    “你,这是在引诱我么?”

    我顿时满脸通红,说话舌头都打结了一般,道:

    “才……才没有引诱……不,不对,才不是这个问题……”

    我都还没追究她扒光我全身衣物之罪呢!

    琬儿瞧着我几乎□□的身子,颇为玩味地道了句:

    “噢,你都如此引诱于我了,我若是推辞,岂非辜负你一番心意,这也为免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

    琬儿边说着边埋头辗转流连于我脖颈,像品味一道美味佳肴一般又舔又吻的,惹得我浑身发热,身子微微发颤。

    我半推半就,本来就对她没什么抵抗力,如今被她如此热情地对待,这回真是被她戏弄得神魂颠倒的了。

    “等……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琬儿吻太火热也太撩人了,让我的思绪也变得迷糊了,我开始想让琬儿说什么来着……

    不知不觉间,舒服地□□声脱口而出,这回让我们两个都微微红了脸,对上了彼此都有些灼热的目光和紊乱不定的火热气息,还有那恼人的心跳声,都在预示着这场从一开始的玩闹嬉戏,变成了情难自禁地两厢情愿……

    我不禁缓缓闭上了眼,有些紧张而又无比期待着琬儿的吻落在我的唇瓣上,琬儿也难以抑制心中的**,低下头来慢慢拉近了彼此的距离,眼瞧着便要吻上那看似温暖火热、而又充满诱惑的红唇了……

    许是瞧见了我眉头微蹙,琬儿再快要触碰到我唇瓣的那一瞬间停下了动作,我能感觉到她火热的气息逐渐离我而去,我有些失落地睁开了眼,有些不明白她为何会突然停下动作。

    “你的伤口裂开了,先起身,我帮你上药……”

    我不觉苦笑一声,没想到自己掩饰的功夫还不大火候,可能是方才猛地起身时身后的伤口又裂开了,虽然我极力忍住疼痛,表现得云淡风轻,可还是被琬儿察觉了,不觉有些气恼,明明就只差一点就能被她吻到的!

    我有些不甘地看着琬儿离开下了床榻,身边突然空荡荡地,顿觉凉意,瞧着她一身单薄的中衣,虽然屋内有燃着炭盆,盆中炭火也还旺盛,可我免不得担忧她会不会着凉。

    琬儿很快便拿了伤药和换用的干净绷带,让我转过身去,在我身后落了座,轻柔地将我身上透出一片血红的绷带一层层松开,我忙抬起了双臂,好让她帮我将绷带解下来。

    当身上唯一的遮挡也被解了下来,我不觉有了丝丝凉意,而身后琬儿温热的手心轻柔地拂过我的肩背,令我片刻之间泛起阵阵颤栗,肌肤之间的触碰感真的是舒服极了,令我的内心产生了几分愉悦与兴奋,身子不由地一阵火热。

    琬儿上药的手法很轻,我几乎感觉不到疼痛,只要是她的手经过之地,我那脑海中止不住的浮想联翩就已经让我忘却了伤口的疼痛,等到回过神来之时,琬儿已经在帮我重新扎紧绷带了。

    新的绷带将我的身子缠绕了一圈又一圈,这般举动也带着琬儿的身子离我近了又突然离我远了,只是属于她身上的气息和香气却总是萦绕在我身侧,久久挥散不去,我不得不努力凝聚心神,若是再放任自己浮想联翩,只怕我会迷了心智,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

    这段时间出奇的安静,只有绷带来回缠绕发出的簇簇声响,我红着脸低头不敢说话,更无法看到琬儿此时此刻的神情模样,只是想着她是否同我一样,心情略显激动而又忐忑不安了呢?

    “你身后的伤口平整却也是最重的伤,乃剑气所伤,可是他伤的你?”

    感觉到了琬儿语气之中所隐藏着的冷冷杀气,我微微一怔,想来琬儿定是已经见到那个人了,自己险些命丧他手,如何不让琬儿忧心愤恨,不禁忧虑地点了点头,想驱散这有些僵硬的气氛,忙好言说道:

    “这家伙从身后偷袭我,要不是我一时不察,也不会让他如此轻易便伤了我的。”

    刚说完这句,我顿了顿,忙有继续问道:

    “你见过那个人了?”

    在落下悬崖的那一刻,我将那人的容貌看得分明,那是一张和自己有着相同面貌的一张脸,那一刻仿佛看到了镜中的自己一般,心中惊恐有之,慌乱亦有之。

    “见过了。”

    琬儿的语气依然冷冷地,依然专注着帮我将绷带系好。

    “看到他时我也吓呆了,那时易容术么?竟然如此惟妙惟肖,只是我虽然生的俊俏好看,可要他一男子弄成我这般皮相,也着实委屈他啦!”

    我哈哈笑了两声,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腮。

    琬儿闻言冷笑了一声,似乎并不觉得我这笑话有可笑之处,随即淡淡问道:

    “你就不怕我将他错认作你么?”

    系好了绷带,琬儿的手抚在我身后,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了。

    听到了琬儿的诘问,我苦笑了一声,随即摇了摇头,十分笃定的说道:

    “其他人可能都会认错,但是唯独只有你,绝不会认错我的!”

    琬儿抚在我后背的手陡然握成了拳,从身后紧紧抱住了我……

    感觉到了她有些颤抖的身子和激动的情绪,我本想出言安慰,轻声唤了她一句,道:

    “琬儿……”

    话音刚落,琬儿毫不犹豫一口死死咬住了我的肩头,咬得如此凶狠那般用力,片刻间让她生生咬出血来。

    我疼得眉头紧蹙,脸上发白,却死撑着一声不吭,仍由她咬,因为这是我自找的,也是我欠她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琬儿因力竭而逐渐送了口,我才略微松了一口气,想着她发泄完了应该也不会再那般生气了的,却没想到肩头忽然有温热的液体落下。

    那一瞬间,我呆住了,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那是……眼泪么?!

    我猛地回过身来,怔怔地看着琬儿,失神地唤道:

    “琬……儿……”

    慌忙间回头,无法看清低着头的琬儿的神情,可她脸颊旁的那两道晶莹的泪痕还是让我内心仿佛受到一阵重击。

    琬儿她,为我,流泪了?!

    我浑身颤抖着伸手想要抚摸她的脸,还未回过神来,琬儿的唇覆上了我的,舌尖交缠的瞬间,除了彼此火热的气息,还有血的味道在唇间蔓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