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85章 金邑之战
    萧珝有时候会想,此生若是没有遇到高辰,自己的生活又会是怎样的?

    呵,一定会很无趣的吧!

    因为在遇到高辰之前,萧珝从未试过如此刻骨铭心地去爱一个人,而且,这个人与自己一般,同为女子。

    这份深情来的很奇妙,似不知何所起,却又仿佛能在记忆的回旋中寻到那么一丝半点的痕迹,从没有想过,自己的命运会同另一个人的命运如此辗转纠葛,当注意到的时候,心绪却已如万丝萦绕,千结难解了……

    其实,与高辰第一次见面,是在那年皇榜取士,琼林夜宴之时。

    萧珝也不知道,为何独独在那一年会得了机会从边关悄悄回了京城,恰好那一年,朝廷开科取士,而当时,最为人所津津乐道的,莫过于高家一门双杰之说,只因着高辰与高韦,同摘文武桂冠,一举成名,天下皆知。

    可萧珝担忧的,却是高氏权倾一时,而高钦又位极人臣,如今恩科取士文武状元又都为高氏所囊括,荣耀太过,难保高氏不生出非臣之心,不得不防啊!

    那时候对高辰,是防备。

    可当看过他所写的文章之后,那字句之中的蓬勃生气,引经据典的侃侃而谈,一针见血的洞悉利弊,字字千金的慷慨策论,萧珝突然对这个人很好奇,甚至在心里对这个人有了那么几分由衷倾佩。

    她突然很想见见这个人,所以毅然决然地偷偷参加了那晚的琼林夜宴。

    琼林赐宴,恩惠士人,更是无数想要暮登天子堂的读书之人梦寐以求的皇家盛宴。

    那次夜宴极为隆重之至,花香果品,美酒佳酿,宫娥云集,乐舞欢乐,一派和谐升平之景。

    往那几位新晋文武进士一瞧,果然是文韬武略,英才辈出。各个相貌风雅,气宇轩昂,一身锦服冠带,昂首阔步之间,尽显风流气度,令周围之人纷纷侧目。

    隐匿在众多宫人之间的萧珝,也是在那一刻,看到了自己一直都想一见的那个人——高辰。

    他应该是所有文武进士中,气质最为独特的一个了。

    这是萧珝看到他时的第一感觉。

    说他气质独特,并不只是因他面如冠玉,温文儒雅,更重要的是,身处在文武进士之中的他,给人一种如同清水般纯净之感,仿若一块通透白玉,从未被这世间污浊所浸染,特别是他那一双干净透亮的眸子,那瞳孔间闪耀着被宫灯照耀所折射出来的光彩,便让萧珝默默矗立着静静看了许久。

    萧珝喜欢那双干净透亮的眸子,特别是他眼中闪现出光彩的那一刻,萧珝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曾在某一瞬间,瞧见过那样的眼眸……

    当满堂文武正兴致勃勃地谈论诗词歌赋,经义策论,高中文科进士榜眼与探花的杨安源和李皓更是引经据典,侃侃而谈,就连武状元的高韦,也偶有惊人之语,引得席上众人连连叫彩,唯独这位文科状元,却只是静静坐于一旁偶有应对,一脸温和笑意待人,虽也让人挑不出错处,却因无甚精彩言论而让人微微有些失望。

    年纪轻轻的高辰就只是静静坐在那,因他也才只是十七岁,秀气的脸上,眉宇间还有一股稚气未脱,人一直望着那一池荷塘月色而怔怔出神,若非因为他冠上镶着状元金花,恐怕在座之人便要忽略这位就是此次科考的文状元了……

    也许正因为如此,后来才会有这位文状元名不副实的传言传开来吧。

    萧珝瞧着高辰那有些格格不入的性子,又见他一脸的怔怔出神,恍惚间对他生出几分似曾相识之感。

    ……

    “我们,还能再见面么?”

    “我并非国子监的学子,所以……大概,很难再见面了。”

    “那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么?”

    “若你能有幸入得新科前三甲,得圣邀入得琼林夜宴,你我还有缘分一见的话,我便告知你名姓,如何?”

    ……

    “好,一言为定!”

    ……

    一个孩童模样的小士子的声音突然在自己耳边响起,那童稚秀气的模样与眼前的高辰合二为一,虽然他长得越发清秀俊逸了,可那眉宇间的淡淡哀愁,还有那双清澈透亮的双眼,却又亦如往昔,似乎从未改变。

    萧珝依稀还记得,当年,在国子监遇到的那孩子,好像叫做——子辰?!

    子辰……高辰……辰……

    萧珝不觉微微张口,有些惊叹,更多的却是发自内心的喜悦,那孩子果然不负人望,当年明明一脸傻气,多年后,他便已经如此优秀了么,她真心为他感到高兴啊!

    陡然间又想起了与他的那个约定,萧珝突然微微有些脸红,毕竟那只是小时候的一场无意的邂逅,与他的那个约定也不过是为了激励他的士气,没想到的是,当年那个孩子之间有些玩笑成分在里边的约定,会有人一直心心念念的记得,而且不惜一切在多年后完成了那个约定!

    她应该按照约定,兑现当年的承诺么?

    萧珝突然踟蹰了,自己现在的身份似乎已经不适合了呢,更何况,他也许早已不记得那个约定了也说不定,毕竟已经事隔多年了,谁又会真把小孩子之间的承诺当真呢?

    他现在已经是新科状元了,又是高门子弟,将来的前程可以说是无可限量,这样,就已经够了吧!

    萧珝又在定眼了高辰一眼,随即缓缓转身,消失在来往的人群中,再也寻不见踪迹了。

    ……

    几年后,当萧珝从自己爱人的口中再度听到这个承诺,看到她眼中的执着与失落,联想到琼林夜宴那晚,她一脸寂静地看着荷塘月色愣神的表情,萧珝这才领悟到,自己爱上的人真的是个‘傻瓜’,她竟然将孩子之间的承诺当了真,一直十分努力地想要去兑现它,真的,是个很可爱的‘傻瓜’了!

    抚上了她的脸,萧珝虽然口里没说什么,可是心里已经在默默地向这个‘傻瓜’道歉了。

    若说为什么会爱上这个冤家,大抵是因为爱着她的傻,她的真,她的痴,她的恋,她是高辰,是位女子,却也是自己的‘夫’,更是自己的爱人!

    可当她告诉自己她一心要找的幼年时认识的第一个朋友之时,萧珝的眼中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明明当时与她不过是一面之缘,可为何,她会感受到自己深藏于内心之中最为悲痛的回忆,听到她的呐喊,感受她的无助……

    若是她们两个缘分早定,为何当年自己与她却只是一面之缘?可若是她们只是萍水相逢,又为何多年后她们两人的命运会交缠在一起,如此的难分难解?

    而紧接着深植于内心的疑问是:为何,这个人不是别人,却唯独是她?

    ……

    广阔的蓝天下,一只猎鹰正游弋其中,展翅遨游,自由飞翔,当它那锐利的目光扫过脚下平原之地,两只数万人的军队互相交叠厮杀的身影,刀斧之声,战马嘶鸣,喊杀之声声声震耳,响彻天际,猎鹰也仿佛受到了感染,忍不住发出一声嘶鸣声,犹如裂帛之声,响彻云端。

    而隐藏在山丘上的一支清一色白恺全身具甲军士,正屏气凝神等待着他们的主帅发出最后搏命冲杀的指令,当那只猎鹰徘徊在帅旗之下,一身白色山文铠甲的威武将军头顶,片刻后轻扑着翅膀最后灵巧地停在了这位将军伸出的被铠甲严实保护着的手臂上,所有人都知道了,最后决战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这只装备严整,军容威严的铁骑,便是北魏威震天下的燕云龙骑卫,而现在,指挥这只二万人军队的主帅,便是他们一心爱戴,坚定推崇的燕云龙骑卫少帅——萧珝!

    萧珝瞥了一眼紧紧抓在自己手臂上的猎鹰,嘴角不觉微微翘起,洛卿的诱敌计划进行得很顺利呢,看起来,自己的对手,果真是勇气可嘉呢!

    坐下神骏的大白马飞龙听到不远处陆续传来的战马嘶鸣之声,似乎早已按捺不住想要立马跃入战场之上一展身手,有些激动地来回跺步,却被萧珝伸手拍了拍脖颈,及时加以安抚,只听萧珝不慌不忙的说道:

    “别急,飞龙……”

    是啊,还没到时机呢!

    在金邑之战真正开始前,萧珝想要先来一场热身之战,她想要的其实很简单,在大战开始之前,吃掉北齐的王牌精锐之师——重装具甲骑兵!

    所以,她事先设了个圈套,只是没想到的是,走进这个圈套的人,不仅仅有自己想要的北齐重装具甲骑兵,还有北齐的天子——齐主宇文畴!

    说是个圈套其实也并非如此,因为敌我局势都很明了,萧珝也不过是下了一份战书而已,当对方得知前来袭扰自己的是一支二万人马的军队,还是北魏的王牌军队燕云龙骑卫之时,北齐齐主便兴奋地不顾众臣反对,不仅丢下了十几万大军,带上了那六千重装具甲骑兵,还有四万四千骑兵,一共五万的骑兵一道来迎战。

    齐主宇文畴想要的,是一网打尽!

    可当直面了北魏所为的精锐之师后,齐主宇文畴被眼前的燕云龙骑卫给惊呆了,随后发出一阵阵见面不如闻名的嘲笑讥讽。

    这就是北魏所为的王牌之师——燕云龙骑卫?

    齐主宇文畴抬眼看到敌阵军阵中前两派的重装骑兵和后三排的轻骑兵,那散漫的列阵,军阵之中骑兵之间那宽松的距离,所谓重骑兵不过只是半装具甲,并没有达到重装具甲全身都着重甲的要求,还有轻骑兵那身轻薄的皮甲,怎么看都不觉这是一只正规威武的军队,虽然他们一身白色铠甲很养眼便是了,不过,也就如此而已!

    齐主宇文畴大手一挥,三千重装具甲骑兵便纵马横槊直冲敌阵,燕云龙骑毫不畏惧,直迎北齐三千重铁甲,眼看着两军距离越来越近,原本冲在前头的半装具甲骑兵突然放缓速度,而身后的三列轻骑兵突然从军队空隙中纷纷冲上阵前去,十分熟练地搭弓拉箭,待到敌军进入五十米射程范围之内,一阵阵箭羽如同雨水般直扑北齐三千重装骑兵。

    齐主宇文畴陡然瞧见敌军如此改变军阵似有后招,可瞧着对方居然用的是箭羽,不觉反唇相讥,重装具甲的防护力已经覆盖到人马全身了,凭这样的箭羽能有何作为?待三千重装具甲冲击而过,他们就会得自己的性命为自己的愚蠢付出生命的代价了!

    可令宇文畴没有想到的是,那些箭羽的穿透力远远超过了他的预期,更可怕的是,那群轻骑兵所发出的箭羽不但极具杀伤力,更恐怖的是几乎百发百中,他们身上装备着长弓和短工两张弓箭,腰间除了一柄护身环首刀外,比别的骑兵装备更多箭筒用来承装更多的箭矢。

    而他们的箭矢似乎也于别不同,有近距离杀伤力极强的轻箭,更有破甲力极强的重箭,他们会根据自己与敌人之间的距离来选择所用箭矢,只为了更加有力敌歼灭敌人。而身上的轻皮甲虽然无法给予他们强大的防御力,却让他们速度更加快,行动更加迅捷!

    这只轻骑兵的连绵密集箭羽攻势,很快就取得了令人十分恐怖的效果,那些箭羽仿佛都长了眼睛,纷纷往北齐的重装骑兵中最为薄弱处射来,不是射穿了对方的眼,便是用了破甲重箭射穿了敌人的咽喉。

    轻骑兵也并没直接与他们正面交锋,反而是依仗着轻巧灵敏之便,一直与敌人保持着有效射程又不至于被对方的可怕的冲击力所伤的距离,这群轻骑兵的迂回做战,很快就让三千重装骑兵因为敌人迂回乱窜而失去了直接冲杀对手的有利局势,而那些箭羽却能有力地给予伤害,这些都让这群三千重装骑兵触不及防,很快军队中便引起一阵混乱。

    而迂回的轻骑兵突然躲回了重骑兵的身后,重骑兵乘着敌军混乱之际十分勇猛地冲入敌阵,手中纷纷祭出一根如同狼牙棒一般的捶打兵器,毫不犹豫地给迎面而来的重装具甲骑兵一阵阵沉重而凶猛地打击,重装具佳有很强的利刃防护力,可对于钝器击打起防护力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而北魏的这群半装具佳骑兵所挥动的捶打兵器并没有四处乱打,不是往敌人的头部击打,便是胸口或是腹部,务必给对手以致命打击!

    很快,那些受到重击的打击的北齐重装骑兵不是被打下马被马匹踩死,便是被打中要害,倒下战马后便再也没有起来!

    三千重装具甲骑兵就在北魏的轻骑兵与半装重骑兵的分工合作,交互打击之下,仿佛被拉入了可怕的泥潭,眼瞧着便要陷入死地再无起死回生之可能。

    齐主宇文畴被眼前所见惊呆了,风怒地立刻让第二队三千重装具甲骑兵再上,可没想到对手一直用密集的箭羽和迂回战术来应对,重装具甲骑兵无法更大发挥优势,不断在损兵折将,可对方的损失却并不明显。

    这时候宇文畴知道了,虽然对方的战术简单,可却能十分有效的克制自己的重装具甲骑兵,先是用密集的箭羽加以干扰,打乱了重装骑兵的攻势后,他们便会出动半装重骑兵立刻迎头给对方重大打击,然后迂回循环,周而复始,更别提,他们无论是箭羽还是铁棍,都对自己的重装具甲骑兵有非常可怕的杀伤力了!

    很快,宇文畴便出动了所有骑兵直扑燕云龙骑,眼见敌人想要凭借人多将他们围而歼灭,在轻骑兵密集有力的箭羽掩护之下,半装重骑兵的统领洛卿,便立马指挥骑兵佯装后退,眼瞧着北魏大军后退,宇文畴下令直追,定要完全剿灭燕云龙骑卫为止。

    宇文畴全然不知,北齐的大军逐渐被洛卿引入了为他们早已准备好的陷阱之中了……

    三面环山的山谷,便是这场战争最终也是最后的战场,在这里,北魏与北齐最为精锐的王牌军队将会分出胜负,决定各自国家未来的命运!

    瞧着北齐敌军以入计划之中的走入了陷阱,北魏等候在此等已久的精锐骑兵很快便堵住了北齐后退的道路,北齐的几万大军很快便被北魏大军围困在了这片山谷之中。

    萧珝见时机成熟,一声令下,北魏一千重装具甲骑兵凭高处直接冲杀入敌军军阵之中,顿时,北齐的骑兵军阵在北魏重装具甲骑兵的猛烈冲击之下变得四分五裂,脆弱不堪,很快便陷入一片混乱。

    而原本被北齐大军追击的北魏军队重新列阵迎敌,乘着敌军因被截断后路而陷入混乱之时,轻骑兵会从重骑兵队列之间的空隙冲出向北齐的重装具甲骑兵齐射,这种射击没有具体瞄准目标,只是以高频大量的轮射打击敌军,故意制造混乱。

    轻骑兵完成任务返回重骑身后,重骑兵趁势发起冲锋,同时两翼的轻骑兵借助烟雾和尘土等掩护,包抄到敌军的侧翼乃至身后,与重骑兵一起形成合围之势,就此,北齐的重装具甲骑兵被北魏军队给分割开来。

    蜂拥而入的北魏骑兵很快将北齐的大军都围困在包围圈中,北齐大军见自己被敌人团团围困,顿时士气大跌。

    为萧珝在山丘上俯首看着战场局势,想要凭借二万歼灭敌人五万人马,敌人若是换做别人是有可能的,可对手是北齐的精锐之师,便不得不慎重对待了,只因为对方的战力,绝不在燕云龙骑卫之下。

    萧珝做的,便是不断地打击敌人的军队士气,这场战斗绝不可以拖得太久,更不能让敌人有孤注一掷地机会!

    很快萧珝便锁定了北齐之中皇帝宇文畴在军中的位置,萧珝放飞了手中的猎鹰,随即将獠牙面具覆盖住了那张俊美异常的脸上,随即领着一千精锐轻兵也冲入敌阵,一路所向披靡,直往北齐皇帝宇文畴所在之处奔袭而来。

    北齐皇帝御驾受到冲击,齐主早已是心神俱丧,忙呼护驾,皇帝近身护卫军忙组建人墙,阻挡对方攻势,却在对方凌厉的攻势下,且守且退,很快,北齐皇帝的护卫军便被萧珝率领的精锐铁骑冲击得与北齐大军隔离开来,而北齐的其他铁骑被分割成了好几股势力,被北魏大军逐渐蚕食吞没。

    而紧接着,慌忙逃命的北齐齐主宇文畴在护卫军的护持下且战且退,就连帅旗都来不及顾虑,北齐军士眼瞧着帅旗折断了,而皇帝所在之处又被北魏那身耀眼的白色铠甲所团团围住,不知何人在军中不断散播谣言说‘北齐皇帝战死’,顿时士气跌至谷底,大军一片混乱,战局优势很快就往北魏这边倾斜。

    萧珝非常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她要的是北齐那六千重装具甲骑兵在这清风谷中全军覆没,眼看着那六千重装具甲骑兵已经被燕云龙骑卫消磨得没剩下多少了,而北齐剩下的几万骑兵,在面临这种被逼至穷途末路、孤绝之境时,是最有可能会孤注一掷,破釜沉舟,拼死还击的。

    所以在这五万军队被消磨得只下一半不到之时,在萧珝的指挥下,燕云龙骑卫故意开了一道口子放这群人逃走,原本打算拼死一战的北齐军队,陡然间看到了生的希望,纷纷放弃抵抗纵马就往哪道口子处奔逃,而跑在最前面的,还是北齐的皇帝宇文畴!

    而萧珝紧接着派出精锐铁骑一路追杀而去,一路歼灭敌人一万五千人,俘获七千多人,而最后跟随北齐皇帝逃回军营中的,除了他的近身护卫军五百人,其他几乎全军覆没!

    才逃回军营的北齐皇帝宇文畴惊魂未定,又接到北魏八万大军来攻金邑的战报,宇文畴第一次打战便经历死里逃生,险些丧命,早已没有了带兵打仗的万丈豪情了,将大军统帅之位给了自己的心腹爱将柳虎,让他领着十万大军对抗北魏军队,若非尚书令和谦好言劝阻,宇文畴便想要尽快逃回京都邺城去了。

    这一路靠溜须拍马、阿谀奉承才爬至高位的柳虎又如何能是北魏名将朔王萧澹的对手,再加上北齐在清风谷精锐尽失,军中士气低落,反观北魏军中,年轻将领分分分崭露头角,高韦更是在此战之中勇冠三军!

    很快,北魏大军便将北齐这十万大军打得落花流水,作鸟兽散,斩杀敌军七万六千人,而柳虎等北齐重要大将都尽数折在了北魏大军手中,北齐皇帝宇文畴一见大军有溃败之势,便携了自己的爱妃仓惶逃回京都邺城去了。

    金邑之战,北魏大获全胜,而金邑也在不久后,投降北魏,至此,北魏大部分重镇都已归北魏所有,而北魏已经具备了统一北齐的实力!

    北魏大军在金邑停留了几日略作休整,接下来要做的除了尽快向朝廷上报这个喜讯,还有就是继续挥师深入,将北齐的冀州和都城邺城攻下,抓捕北齐皇帝宇文畴,若是一切都顺利的话,那这次东征便算是成功了一半!

    萧珝的燕云龙骑也在金邑进行休整,虽然清风谷一战自己的燕云龙骑将敌人精锐尽数歼灭,可也因此而则损不少人,虽然大帅说此战是大获全胜,可萧珝却认为这是惨胜,北齐王牌军队的战力果然不可小觑,若是这支军队在靠山王那般优秀的大将手中调度的话,可能就连萧珝自己也没有必胜的把握了!

    就在萧珝正忙着收拾打战后留下的残局之时,从陈小鱼那传来了一则消息,她在信中提到驸马曾出现在北齐都城邺城内,只可惜当她得到消息想要派人去寻找之时,却发现驸马早已离开邺城,她推测驸马可能已动身前往金邑了。

    为了进一步获得有关北齐朝廷的消息,小鱼的商号便在此时起到了重大的作用,再加上商贾搅动地方经济命脉的能力不可小觑,萧珝在出征之前便在这方面向小鱼多做嘱咐,没想到她不仅不辱使命,还亲自以身犯险,动身前往北齐都城邺城,坐镇其中。

    有小鱼在邺城,凭借她的本事,待北魏在攻取邺城后,她也能帮助邺城百姓回复民生经济,最大程度的减少百姓的损失。

    如今,从小鱼那突然传来驸马的消息,让萧珝又喜又惊,欣喜着她平安无事,也忧虑自己是否能与她在金邑再度相见。

    可等了好几日,都未曾打探到驸马一丝半点的消息,眼看着大军继续进发的日子将要到来,萧珝无法,只能让紫玉暂且留在金邑等候驸,又再多派了人手四处打探。

    大军离开金邑的那一日,萧珝领着燕云龙骑起开金邑,动身前往邺城,在经过郊外之时,萧珝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非常奇异的感觉,放佛恍惚之间,有人在轻声唤她。

    琬儿……

    萧珝忙在人群之中慌忙寻找着,可却一直无法寻到自己思念了许久之人的身影,当她失落地回过头来微微出神之时,座下的飞龙突然停下了脚步,有些急促地嘶鸣了几声,感觉到飞龙的异样,萧珝微微蹙眉,轻抚飞龙,随即在它耳边轻柔而又无比坚定的道了句:

    “飞龙,你也知道她来了,对吗?带我,到她身边去!”

    飞龙随即欢快地嘶鸣一声,随即扬起前蹄后,带着萧珝飞快地离开了军阵列队。

    临走前萧珝嘱咐了洛卿不必跟随,令洛卿先领着大军前行,并约定了地点在那处汇合即可。

    说完,这一人一骑便飞快奔跑着绝尘而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