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81章 擒贼先擒王
    话分两头,各表一枝。

    话说杨铨杨将军带领的运粮队从雍州继续北上,经过平州,往东征大军驻扎的汾州而去,等快到汾州之时,也是将尽十日后的事情了。

    粮队行军速度会如此拖沓,也都是拖了这位新晋监军、当朝大驸马高辰的缘故,高车这一路的所作所为,也着实让随军的耿直军士所不齿,即便是杨铨一路上也没了好脸色,可就算如此,也没人敢随意触这位朝廷权贵的眉头,这不仅仅是因着他是皇倾国戚,更重要的是,他还是新任大军监军,即便是大元帅朔王萧澹,也得顾及他几分。

    杨铨令人快马递回的奏报,并没有得到想象之中的回应,萧大元帅借以国家大事为重为由,令杨铨尽心竭力一路将高监军护送至汾州大营即可。

    杨铨心有怨愤,却也因是萧大帅亲笔回函,即便心中再有不甘,也只得依令而行。

    待军队即将到达汾州前,高辰又摆起了大派头,即可遣了人先去汾州大营传达他们将要抵达汾州的讯息,让汾州大营可以准备仪仗好迎接他这位新晋监军大驾。

    队伍又在汾州附近停顿了半日有余,直到派出去的人回来回复后,高辰才下令让军队继续前行,这才在日落时分赶到了汾州中军大营。

    果不其然,萧大帅早已派人整敛军容令军士一路列阵恭迎这位朝廷新任东征大军监军,待高辰下得马车来,便受到前来接应军士的隆重接待,说萧大帅已在中军大帐恭候多时了,请高监军随之前往大帐会见,为监军接风洗尘,语气亦是十分恭敬客气。

    高辰看着这般威严而又隆重的迎接,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撩了袍子,昂首阔步地随着军士一道往中军大帐里去了。

    待到了帐中,见十二位清一色白色铠甲的军士分立两旁,皆是一脸严肃神色,而帅字大旗下,宽大桌案后的帅位上,一位一身戎装、身着白铠山文甲的将帅端坐其间,其形威武凌厉,令人不敢仰视,再加上他那红缨凤翅兜鍪下是同色的狰狞面具,只露出一双墨玉般的瞳眼,发出如同鹰隼般锐利冷冽的目光来,仿佛一眼便能看穿这世间一切真伪虚幻,只是瞧上一眼,便能让人心陡然发颤。

    高辰见坐在帅位上的将军如此神武威严,心中也不觉一凛,只因曾见过萧老元帅,只此人定不是他,不禁暗自猜度此人是谁;又见眼前情状哪里有为人接风洗尘的模样,这气氛倒像是鸿门宴了一般,而那端坐在帅位上的大将那双凌厉的目光,也让高辰不觉打了个冷颤,心中顿觉忐忑难安。

    紧紧握住了深藏于袖中的拳头,高辰冷不防往身后瞥了一眼,这才发现这军帐外早已被军士守卫得密不透风了,这下子心中也了然了几分,今晚这场接风洗尘果然是鸿门夜宴啊

    高辰心中暗忖着,这会儿想要冲出去只怕是暂不可行了,更何况他现在可是监军身份,这群人即便要拿他,又能奈他何姑且以静制动,先看看情势再说。

    随即不动声色吸了口气,提步向前,待到帐中,扫了一眼周遭那十二位身形挺拔的军士,便抱拳行了一礼,正声言道:

    “在下乃是朝廷钦点军前监军高辰,不知将军尊姓,可容相告”

    高辰边说着,收回的双手也逐渐靠向了自己的腰间,然后故作镇定,面带微笑地望向了端坐在帅位之上的那位白甲将军。

    这位将军闻言沉默不语,却是一直冷眼盯着高辰瞧,直把高辰瞧得心中发怵,后背都不觉渗出冷汗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这位一身戎装,面带狰狞面具的将军才淡淡回了那么一句,道:

    “北路军统军元帅萧珝”

    高辰闻言,不觉面露异色,却没想到眼前之人竟是那位威漠北的燕云龙骑卫少帅萧珝,这般气度形容,果真名不虚传。

    可即便如此,高辰也并未十分畏惧这位燕云龙骑卫未来的元帅,萧珝也只不过是北路军的统军元帅而已,如今他身为监军,即便是大元帅萧澹都得对自己礼让几分,何况是萧珝

    高辰负手而立,微微抬头,语气颇为不悦,直言道:

    “原来是萧少帅,久仰,久仰,高辰乘兴而来,本以为可以先一睹萧大元帅之风采,却没想到倒是先见到少帅,少帅气宇不凡,青出于蓝,令高辰好生敬仰。只是却不曾想,这军营之中迎接上官之礼仪竟是如此无礼,这么大阵战,少帅莫不是要给我高辰下马威不成”

    高辰话音刚落,帐外并肩走入两位皆是一身戎装的副将来,这两人便是一直随行在萧珝的身侧的洛卿和紫玉了。

    洛卿冷哼了一声,随即先开口回应道:

    “若迎接的当真是高监军,军中自是以上宾之礼待之了。”

    身边的紫玉紧接着话茬,冷冷补充道:

    “若是宵小邪祟之辈,胆敢冒名监军,欲行不轨者,当然不能轻易饶恕了。”

    闻言,高辰顿觉心下一沉,思忖着莫不是东窗事发,之前定下的计划早已被人识破

    忙拂袖直指不断向自己靠近的洛卿和紫玉两人,边缓缓后退,边怒斥道:

    “大胆,你们莫不是想要行刺本监军尔等竟敢以下犯上,都反了不成”

    高辰语气略显慌乱,可举动却十分镇定,手早已摸着了腰间藏匿的一柄软件,而小心后退的身子也越发靠近身后的萧珝,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倘若真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他不介意破釜沉舟,借机挟持了那萧珝兴许还能博得一线生机。

    洛卿随即抽出腰间佩刀,步步紧逼,冷眼直叱道:

    “千面狐,你的身份早已败露,劝你束手就擒,将你所知及身后指示之人尽数交待清楚,兴许还能留你一条全尸,否则,顷刻之间,便要你灰飞烟灭,死无葬身之地”

    事到如今,高辰目光陡然放出冷光来,杀意顿生,却依然在做强弩之末,矢口否认,道:

    “我乃朝廷钦点军前监军,尔等竟敢行刺于我,我若真死于帐前,看你们如何向朝廷以及军中将士交待”

    紫玉冷笑一声,随即言道:

    “这点不劳费心,高监军因路途辛劳,身子不爽,现正在平州安心静养,令杨铨将军先将粮草押运之汾州大营,所以现在除了我们,没有人知道高监军来到了汾州大营呢”

    高辰微微一愣,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来,道:

    “好一招请君入瓮,原来,你们早已在这等着我自投罗网来了呢”

    高辰的这句话无疑是承认了自己并非真正的高辰,很识实物。

    而帐内的十二位骁勇燕云龙骑卫也都纷纷拔出了手中的陌刀,纷纷围住高辰,只待少帅一声令下,当即拿下这贼子。

    “可我千面狐,也不是好惹的”

    千面狐冷笑了几声,随即快速一跃而起,一把抽出腰间软剑,直往萧珝跟前扑来,这一剑快速而凌厉,再加上千面狐轻功了得,更深谙刺杀夺命之法,此招一出,几乎是搏命之举,迸势而发,令人防不胜防

    早知这千面银狐绝非善类,这回一见其暗杀迅捷狠准,虽早已有所防备,却也让洛卿和紫玉在这危急关头心中也不觉为少帅一紧,两人异口同声轻呼了一句“少帅”,纷纷扑将过来劫杀那千面狐。

    可萧珝却一直端坐,岿然不动,这令千面狐一度暗喜,只觉这萧珝不过如此,面对此等生死关头竟是早已吓得魂不附体,不知所措了,真是天助人也

    眼瞧着手中的这柄利剑将要刺入萧珝的咽喉,千面狐激动得陡然睁大的瞳孔却在看清萧珝那双俾睨威凌的眸子所深深震慑,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另一禀短刃也早已劈空斩下,毫不犹豫地往自己的手腕处斩来,其凌厉与威力、速度,完全不输给千面狐。

    千面狐暗暗吃惊,却不曾想这萧珝身边竟然会有如此好手,观其凌厉刀法,这般诡异决绝的一招,竟与自己的招式有几分相似之处,千面狐心里隐约猜出这隐藏在萧珝身边的人究竟是谁了,这般诡谲手法定是暗影卫无疑了

    这萧珝究竟是何许人也,为何他身边会有暗影卫

    千面狐反应极快,立刻回手抵挡住了对方的刀势,一刀一剑就这般在半空中短兵相接,只听得铛的一生,火光乍现,锋刃四溢,这一刀一剑便从萧珝面前分毫处至下而上掠过,有那么一瞬间,仿佛便要伤到萧珝的双眼。

    可即便如此,都未曾见到萧珝有躲闪半分,即便是眼睛也未见眨动一次,待刀剑离了眼前,萧珝脸上的面具为锋刃所划破,不过片刻后,只听得一声脆响,萧珝脸前的面具被一分为二,顿时露出他那张倾世而又神武的面容来

    千面狐陡然无意间瞥见,忽地脸色煞白,面上竟是不可思议的神色,不觉脱口惊呼了一句,道:

    “太太子殿下”

    千面狐地片刻失神,就被及时出现护卫萧珝的魅给逆转形势,被逼得离得萧珝远远了的,等他再度站定时,便落入了洛卿等人的包围圈中,再也难有机会靠近萧珝了。

    一直冷漠而面无表情的萧珝,在听到千面狐的那句无意间的惊呼后,目光陡然一紧,方才千面狐的一招一式她都瞧得一清二楚,那般决断地刺杀招式,即便有所隐藏,却分明与暗影卫同出一源,再加上这千面狐在陡然见到自己面容时的惊慌失措,还有他那句太子殿下,这些让萧珝瞬间明白过来,这个人也是暗影卫,而且,他应该就是当年太子哥哥身边的暗影卫了

    死死地拽紧了拳头,萧珝漠然缓缓抬头直视着千面狐,眼中陡然而起的是寒冷入骨的恨意与愤怒,只听到萧珝无比残酷而冰冷地说了一句,道:

    “魅,挑断他的手筋脚筋,留活口”

    转瞬出现在桌案上的一道黑色身影在听到主人对自己下达的命令后,恭敬而又毫无温度地回了一句,道:

    “遵令”

    “琬儿”

    睡梦中,我陡然看到琬儿突然对我怒目相向,吓得我从梦中惊醒过来,整个人都从树上翻了下来,若不是反应得快,急忙用双腿勾住了枝头,来了个倒挂金钟,只怕此时此刻早已摔到树下去了,坦若就这般摔将下去,少说头上就得顶个大包了。

    就这般倒挂在枝头,伸出手拍着自己的胸口,稍微宽慰了下自己扑通扑通乱跳的心脏,又擦了擦自己满脸的冷汗,回想起方才梦中琬儿生气的表情,浑身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瞧了眼今夜的温柔月色,稍微平复了下心绪,我松开了挂在枝头的双腿,在半空中利落地转了个圈,双脚总算是平安地落了地。

    若问为何我会在树上睡着了,那都是为了躲避附近寻觅食物的野兽或者军队、贼匪一类的袭扰

    为了尽快赶到金邑去寻琬儿,在彭城那场攻城战中,我乘着南陈大军暂时停止了对彭城的攻势之机,用了些手段,成功从彭城逃奔了出来,继续北上往北齐的都称邺城方向去了。

    因为战事四起,北齐到处都不太平,所以,我行事也就只能越发小心谨慎,虽然天气是越发冷了,只要不是下雨,我都会躲到高一些的香樟树或是黄杨树上小憩片刻,人都不敢睡得太沉,唯恐出了什么病故,一路上说是风餐露宿都不为过了。

    虽说这些日子过得艰苦而又惶惶,可我心中仍存希望,而每次小憩也成了我寄托思念的温馨港湾,因为总能在梦中见到琬儿,无论是喜怒哀乐,只要能见到她,无论多苦多难,我都能坚持下去,因为我说过,一定会回到她身边的。

    只是今次居然梦见琬儿生气的模样了,看那情形琬儿是真的生气了,不然,怎么能吓得我险些从树上一头栽下来啊

    我媳妇儿若是真的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一阵冷风吹过,我不禁打了个寒战,交叉着双手摩擦了几遍手臂,想要稍微缓解下这将入冬时的寒冷,这天真是越发冷了,只怕过不了一两个月,就得下大雪了吧,只希望可以在大雪来临之前,能尽快赶到金邑与北魏大军汇合才好。

    正值我暗自思索之际,不远处的半人高的干枯芦苇丛中,隐约传出阵阵稀稀疏疏之声,而且有越发靠近之势,我不觉神色一紧,立马躲在了树后,缓缓地伏地了身子,想着莫不是有什么野兽不知在何处受了惊吓所以唐惊恐地在草丛中乱窜

    随即摸出了怀里的短刀,想着若是可以收拾的野兽顺手给收拾了,也可为接下来的行程存几分口粮亦是不错之选,一念至此,不禁屏气凝神,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处,静待时机。

    可最后等来的却并不是什么受惊野兽,反而是个人,好像还是个身受重伤的人啊

    因为这人前脚才窜出芦苇丛,许是走得太急脚底被石坑绊了一脚,整个人直直摔了出去,之后便没有再看到他站起身来了。

    空气中传来的血腥味来我很快就意识到这个人极有可能是被人追杀,身负重伤逃亡至此的,原本我并不想多管闲事,等着这人自己走出了这片林子,却没想到这人会突然晕倒在地,之后便再无动静。

    我嘀咕了许久,又观察了附近情况,发现之后并没有什么人紧随过来,看来这人是暂时躲过一劫了呢。

    微微叹了口气,最后我还是没法对这种事情视而不见,忙小心翼翼地靠近了那个倒地晕迷之人,敲这人似乎是真的晕死过去了,这才伸出手去打算先将人翻过来,看清楚此人是男是女再说。

    可还是我疏忽大意了,我的手才碰到这人的衣角,这个人的手如同铁钳一般突然猛地掐住了我的咽喉,身子一带,便将我死死扣在身下,若不是这人身上有伤,手中的力道松了些,我怕用不了片刻,我就真得被这人给活活掐死了。

    “住住手”

    我拼命挣扎着,嘴里断断续续地吐出这两个字来,几乎是本能自保,手里的短刀正寻着最佳时机往对方身上送过去。

    当借着月光看清楚眼前之人的模样时,我们两个都有些愣神,我手里的短刀没有扎进对方的身体,而那人死死掐住我喉咙的手也陡然松了力道,一时间我不禁剧烈咳嗽起来,大口地着,心里想着我又幸运地捡回了一条性命呢

    还未等我说些什么,这人的身子就整个都压了下来,可把我折腾得够呛,这回他倒算是真的晕死过去了,我不禁哀叹一声,还真是好人难做啊

    一把将这人推开,我忙坐起身来,瞥了一眼那个因失血过多而晕死过去的人,我是真没想到,自己与这人当真是有缘得紧,这才离开彭城多久啊,居然在这样一个荒凉之地里,都能再度遇见他,这其中缘法,真得是非一句有缘所能尽述啊

    这人不是别人,竟是当日在彭城城楼下,曾救过我一命的那骑着白马少年将军,也就是那晚给了我一张大饼和一壶水的彭城守将

    他居然也出了彭城,难道南陈已经攻破彭城了

    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以欧阳祁的实力,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被南陈大军打败。若不是如此,那他如何会独自逃出彭城的而且居然还招人追杀至此

    我不禁摇了摇头,既然都遇见了,总不能见死不救,还是先把他带到稍微安全一点地方后,再帮他查看下伤势要紧。

    忽然想起附近有废弃的一些屋子,至少也暂时算得上是个安身之所了,天气转凉了,他又有伤在身,只怕会畏寒了,看起来还得生起火堆取暖才行

    打定了注意,叹了口气,想着还得多费些力气把人背到废屋那才行,可当真把人背起来了,却发现他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心中不觉有些嘀咕了。

    可真真解开这个谜题时,却是在我为他检查身上伤势之时,直到脱了人家的衣裳,我才知道,这个人其实并不是个男子

    嗯,是的,她不是个男子,她同我一般,也是个女扮男装的女娇娥

    我不禁扶额哀叹,明明当时就察觉出怪异的啊,我怎么就没有早点发现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