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77章 恩怨情仇
    天已经蒙蒙亮了,汉水河上,水雾之气叶开始逐渐飘散,河上来往出海打渔的渔船也开始逐渐增多起来,这个时辰,许多渔船上也早已是满载而归,而停靠在岸边的船只上都是忙着整理渔网的渔民,船头上三三两两站满了鸬鹚鸟,鸣叫着扑打着翅膀,或各自梳理着自己的羽毛,显得十分悠闲自然.

    渔民偶尔会从渔网中抓出几条小鱼来犒劳鸬鹚,抓着小鱼就这般随手一扔,稍微机敏一些的鸬鹚便会伸长了脖子利落地将小鱼吞进了嘴里.

    人已经逐渐融入天地自然万物,成为自然和谐的一部分了.

    站在船尾撑船的艄公,见今日又将会是风和日丽的一天,在感恩天地润泽万物,又无比称赞汉水以其宽容博爱的胸怀,宛如母亲一般,哺育了两岸百姓,这些都有赖于汉水女神的护佑啊!

    随即,老艄公启开了音调,开始吟唱一首首纯朴而动人的歌谣,来往的船只的船工亦或是渔民,只要能唱的,都会不约而同地加入到其中,用他们的歌声来向天地\汉水女神致谢,也为每日不辞辛苦地日出劳作而扫尽一身疲惫。

    我被这样的歌神打动了内心,心里那追求田园安逸生活的愿望也被这样的氛围激惹得越发强烈起来,再也无法好好待在船舱内了,只因为我已经在床榻上睡了三天三夜,之后又在船舱里修养了三日,今日才终于可以下床走动一二了.

    我努力地从床榻上站起身来,给自己换上了一件长袍,系好腰绳,又给自己绑了个头巾后,便缓缓地走出了船舱,来到了大船的甲板上.

    清新的海风迎面吹来,微微扬起了我的衣摆,天也逐渐亮了,让河水周围的一切都变得越发明了起来.

    周围来往的船只将平静的河面激起阵阵涟漪,两岸的翠绿也开始逐渐翻黄,却也因为有汉水的滋润,翠色退却得比其他地方要晚些,眼瞅着将要进入冬藏气节,渔民们打算乘着最后一轮的捕捞,多收获储存可以让一家人平安过冬的食物.

    老艄公的歌声十分悦耳,唱词应该是属于当地民谣,十分古朴而独具风格.当我细细聆听他们口中的唱词之后,嘴角不禁微微上扬,眉眼都开始染上了一抹醉意.

    只听那老艄公唱道: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楚;之子于归,言秣其马。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蒌;之子于归,言秣其驹。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他唱的,竟是《诗经·汉广》!

    这是一首恋情诗,诗句中的主人翁便是一位青年樵夫,他钟情一位美丽得如同汉水女神一般的姑娘,却始终难遂心愿。情思缠绕,无以解脱,面对浩渺的江水,他唱出了这首动人的诗歌,倾吐了满怀惆怅的愁绪!

    传说,汉水女神常出没于汉水两岸,她美丽无比,不可芳物,令人见之难忘.可同时她也是可望而不可即、可思却不可求的,她矜持,骄傲,高贵,无论你如何热恋,怎生追求,即便千呼万唤,都难以得到她的回应.

    而这首诗歌中的樵夫一直都在期待着一场不会有结果的爱恋,他的痛苦在于无论他如何爱慕那位姑娘,这份感情却始终都无法得到对方的回应。

    便如同凡俗世人倾心于汉水女神之美貌,却始终无法得到女神的青睐与回顾,因为汉水女神是属于天地,属于整个汉水,却从不会只属于一个人,永远都不会!

    一念至此,我的双眼都有些湿润了,突然感觉我也像是那个傻傻的樵夫,爱慕着一个永远都不可能只属于我一个人的“汉水女神”;可我又比那个樵夫要幸运多了,至少我的感情得到了女神的回应。

    可越是如此,我心中的伤痛也就越深,将袖中双手死死地拽成了拳头,心里突然有了些埋怨。

    琬儿啊,为何你要为我下那个决定!

    “你已经不能再回到北魏了。”

    那晚,姐姐对我说了这句话。

    我不愿,甚至已经想好了自己该如何应对姐姐所有的劝阻与游说,我想要回到琬儿的身边,必须要回到琬儿的身边,因为我觉得,琬儿她需要我!

    可当姐姐将理由说出口之后,我却突然没了反驳的理由与勇气……

    “在北魏都城之时,我曾与长公主有过君子协议,若是她让你再度陷入险境、受到伤害的话,我会带你离开北魏,并且永远都不会让你再回到北魏!”

    当姐姐将这番话说出口之时,我整个人都止不住地打着寒战,突然觉得好冷好冷,即便心中已经隐约猜到了结局,可我依然不肯死心,偏要知道个清楚明白,大声驳斥着,仿佛这样就证明自己的猜想是错的。

    “她不会答应的!”

    我用颤抖的话语说出了这句话,可话一出口,却发现这几句话有多么的苍白无力。

    姐姐短暂的沉默让我的心疼得宛如刀绞一般,不会的,不会的,明明说过的,明承诺过的,会永远陪在彼此身边,相爱相互,永不分离!

    骗子,骗子,她才是最大的骗子!

    在那一刻,我的眼泪犹如泉涌,心里不断有个声音在提醒自己,她不要我了,她真的不要我了,那我跑回去找她,还有什么意义?!

    “长公主是个好姑娘,她之所以会答应,也只是因为她太过在乎你了……”

    姐姐的宽慰传入耳中,我不是不体谅琬儿的苦衷,更明白琬儿的良苦用心,她爱我,更不愿我在她和姐姐之间为难,所以她答应了。

    我可以理解她做出这个决定的原因,却无法轻易接受这个结果,为什么她不同我说,为什么不问过我就代我做下了这个决定,难道我是那种可以轻易被放弃的存在么?!

    琬儿,你是个骗子,你是个可恨的大骗子!

    在体会过爱情带来的甜蜜苦涩之后,生平第一次,我尝到了爱情带来的痛苦与折磨,在那一瞬间,我所有的坚持与执念都仿佛顷刻崩塌,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努力所做的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我甚至都不知道离开了北魏,远离了琬儿,我是谁,我可以到哪里去,又该去做什么了……

    姐姐在我心灵最脆弱的那一刻牵住了我的手,温柔地对我说道:

    “晨儿,随姐姐南下,我们回家,好么?”

    回家……

    是啊,现在开始我是个漂泊无依的人,也许,这是个不错的选择啊……

    “你不用急着回复我,等明早到了襄阳,你再告诉我你的决定。”

    “……”

    那一夜,我一直望着手中的凤佩出神。

    而翌日,我告诉了姐姐自己的决定,我随她继续乘船南下,前往江陵,我想要离开这个伤心之地,想要放弃高辰的身份,重新做回叶晨,我本该是叶晨,却为何要妄想成为高辰?

    高辰,只会成为萧琬的累赘而已……

    留驻在襄阳码头不久的大船,有继续顺着汉水南下,前往江陵。

    ……

    站在甲板上,望着两岸宜人的田园乡野景致,听到了老艄公吟唱的那曲《汉广》后,我的心绪却再也无法回归平静,即便山野景致如何宁静宜人,都再也无法入得我的眼,只因为只要一想到自己离她越来越远,我的心就跟破了一个大洞一般,血流不止。

    心都快死了,人还是活人么?

    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离开了她,我会死的,我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般洒脱,我无法做到心里不去想她,无法不记挂她的安危,无法丢下她不管,更无法停止自己去爱她!

    失魂落魄之间,想起了梦中所看见的一切,她的痛苦与无声呐喊,还有她蓦然回首之时,眼角所留下的那一滴眼泪,在这一刻我才真正清楚明白到,我的心其实早已为自己做了决定。

    我不能就此离开,我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我不能把她一个人留在那冰冷、诡谲的朝堂,无论将来如何,哪怕是深陷地狱、万劫不复,我也绝不能放开她的手,就因为她是我的妻,是我的爱人,也是我的女人!

    这是永远都没有办法改变的事实,也是她无法轻易斩断的羁绊……

    我要回去,回到她身边去!

    当我抱着坚定的信念想要转身回到船舱之时,这才发现身后姐姐手里拿着斗篷站在那许久,对上姐姐深邃的目光,我有些忏愧和不知所措,可终究是要同姐姐说清楚的,我不能在逃避,也不允许自己再逃避下去!

    “姐……”

    姐姐静静地瞧了我片刻,看到了我眼中的决绝和去意,只是轻声叹了口气,随即缓缓走过来将斗篷披在了我的肩上,然后温柔地帮我系好斗篷。

    “你的伤才愈合不久,甲板上风大,担心着凉。”

    我眼睛微微一红,与姐姐相处的这六天来,我有三日是躺在病榻之上昏睡不醒的,一直都是姐姐在身边悉心照顾我,而我醒后的这三天,脑里心里想的,尽是北魏朝堂诸事和心念琬儿,可以好好平心静气与姐姐相处的时间,实在是少之又少。

    我是个不称职的妹妹啊!

    收敛了这几日来的一脸颓废,我想让自己更精神一些,因为我想让姐姐知道,我做出这个决定,绝不是困于儿女私情的一时兴起或是无可奈何的被迫抉择,我,还有必须去兑现的承诺和需要拼尽一生努力去完成的事业!

    “对不起,姐……我还是决定,要回北魏!”

    “你真的决定好了么?”

    “嗯!”

    我坚定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我回去,不仅仅是为了琬儿,还因为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因为这个目标,不仅仅是我、琬儿,还有其他许许多多的人为之几乎倾尽所有、付出一切,甚至不惜性命,我不能辜负他们的期待,更不能自私地无视他们的牺牲。从我成为高辰的那一刻开始,这件事也就成为了我毕生所要完成的使命,即便是要我以性命为代价,我也在所不惜!”

    说着说着,我缓缓地跪在了姐姐跟前,泪水也悄然落下,言道:

    “姐,请原谅晨儿,这次,不能和你一起回家了……”

    姐姐的身子也微微有些发颤,伸出手来抚着我的头,轻声问道:

    “那你能告诉姐,你要做的究竟是什么事儿么?”

    我微微一怔,明知自己接下来说的话一定会伤了姐姐的心,但是,我还是要将它说出口。

    “惟愿,天下太平!”

    闻言,姐姐的身子突然有些踉跄,她就知道会是这样,从在北魏都城仙鹤楼看到晨儿的那一刻开始,她就隐约看到了这孩子身上对家国天下的那种与生俱来的使命感和责任感,那样的感觉,就同看到当年的阿耶一般,一心以天下大事为己任,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晨儿是想以一介女儿之身,去改变这早已延续了百年的天下三国分裂之势,结束这百余年的动乱与不安,让天下重归一统的稳定局面么?!

    这难道就是玄远叶家永远都没有办法摆脱的宿命么?即便叶家已经为此付出了无比惨痛的代价,几乎家破人亡,现在叶家就只剩下她与晨儿了啊,为什么命运对叶家如此不公?

    叶晗好想阻止自己的妹妹,可她也是玄远叶家的女儿,所以她懂,也不能去阻止!

    抱住了自己的妹妹,叶晗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流下泪来,激动地说道:

    “真不愧是我玄远叶家的孩子呢?阿耶和阿娘若是知道了,也定然会为你感到骄傲的!”

    玄远叶家……

    我是玄远叶家的女儿?!那么说来,我们叶家,早已经家破人亡了?!

    触不及防地受到这个打击,一时间脑海中闪过一些被自己尘封已久的血腥记忆片段,我惊恐地摇着头然后紧紧抱住了姐姐,突然大声干嚎起来,失声痛哭道:

    “姐,姐,阿耶和阿娘是不是已经没了,我们的家是不是也已经没了……”

    姐姐顿时悲痛欲绝,泪流满脸,也跪下来紧紧抱住了我,好生宽慰着自己这个突然变得情绪失控的妹妹,道:

    “晨儿,晨儿不怕,你还有姐姐,姐姐在你身边,你别怕……”

    此刻,我脑海中的记忆突然变得一片混乱,满眼所见皆是一片血红,我吓得浑身发抖,面无血色,陡然间的头疼欲裂,而那些血腥的片段突然不断涌入我脑海之中,令我突然间陷入了癫狂而丧失理智的境地。

    我疯狂地大喊一声,随即整个人拼命地挣脱姐姐的怀抱,将姐姐推到在地,随即身子失控地往后摔倒,然后不顾一切地往后挪动着身子,放佛眼前出现了洪水猛兽一般,直到整个人都撞到了船边的护栏上,再也退无可退,便开始无助地挥动着手臂,努力地蜷缩着身子,想要离那些东西更远一些。

    “姐,好多好多血,好多好多血啊,阿耶和阿娘死了,求叔也死了,所有人都死了,为什么只有我还活着,为什么我还活着?”

    我如同梦魇般不断重复这这些话,随即一心求死的念头陡然间沾满了我所有的思绪,我抚着护栏猛地站起身来,不顾一切地跨过护栏,想要就此跳下河水中去,只要死了,应该就可以解脱了吧!

    “晨儿!”

    姐姐猛地冲了过来将我一把拽了回来,随即将我牢牢按在甲板上,无论我如何挣扎就是无法挣脱那双束缚住我的双手,而这样的场景与脑海中的一些画面重叠了,在那样可怕的记忆之中,一个无助的孩子也是这样被人死死地按在了地上,她亲眼看着对面一个手执大刀的大汉,俯下身去抬起了另一个孩子的头颅,这个无助的孩子仿佛知道了这个大汉要做些什么,她无力地不断哀声祈求着:不,不要,不要……

    那大刀最后还是在那大汉的手中毫不犹豫地斩了下去……

    血就这样流了一地,仿佛怎么流也流不完一般,那鲜红的血液顺着石板路一路曲曲折折地淌了过来,瞬间便染红了这孩子的半边身子。

    在这一刻,这个无助孩子所有的感情与思绪都被泯灭,除了眼中印着的那大汉挥舞着大刀一刀一刀分解尸身的场景外,便再也没有任何感觉了……

    ……

    我疯狂而又痛苦的一声咆哮呐喊,泪水早已模糊了我的双眼,极度的痛苦逼得我胸口一阵剧痛,口中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来,整个人的思绪犹如断了线的风筝,片刻间便陷入了黑暗未知之境!

    叶晗被眼前的一切吓得心慌意乱,当看到自己的妹妹突然丧失理智一般地想要去寻死,她痛如刀割,悔恨不已。

    晨儿绝不会无缘无故就变成这样的,她一定是亲身经历了当年那场灭门惨事,流落在外后又发生了什么以至于那份痛苦的记忆成为了她最想遗忘的存在。

    却在今日,是玄远叶家之女的身份,无意之中让那份被尘封已久的记忆重新开启,晨儿承受不住那样的打击,所以才会变得如此癫狂和痛苦难过!

    在她九岁那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叶晗心痛地抱住了自己的妹妹,目光也陡然变得凌厉阴冷起来,想起当年的那场在叶家发生的血腥屠戮,她因为当时没有在叶家才得以保全,可她的妹妹却没有那般幸运!

    当叶晗赶回家中之时,一场大火烧辉了叶家的一切,曾经活生生的家人变成了眼前一具又一具的焦尸,她甚至都分不出到底谁是谁?

    在那一天,叶晗成了孤儿,她失去了所有的亲人,悲痛与绝望瞬间便压垮了当时这个只有十二岁的孩子,她活的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痛不欲生!

    可当有人告诉自己,她的妹妹还有可能尚在人间之时,叶晗重拾了生的希望,在那之后,她的生命就只剩下两件事,第一件就是找回自己的流落在外的妹妹,而第二件,便是找到毁了叶家满门的夙世仇人!

    无论如何,她都会找到当年杀害叶家满门的凶手,让他们一笔一笔地偿还自己曾犯下的血债!

    如今,叶晗找到了自己的妹妹,原本以为一切都在慢慢变好,却没想到,所有的一切,都在当年那场灭门惨案发生之时,便已经无法挽回了!

    早已经,回不去了啊!

    想到这儿,叶晗痛苦而又无助地哭出声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