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76章 真情告白
    叶晗有些疲惫地坐回了床沿边,看着床榻上眉头紧蹙,眼角都还在不断溢出泪水的妹妹,她痛苦的神情仿佛正喻示着她如今身处噩梦之中,瞧着她因失血过多而越发苍白的脸,叶晗不禁心疼起来,拿出丝帕,轻柔地替叶晨拭去额间的汉水和泪痕。

    忍不住伸出手去抚着叶晨的脸,如今的叶晨长发散落肩头,女儿家的形态神色也就越发明显了,叶晗瞧着这孩子与阿娘越发相像的脸,心中的激动与感念也就越发强烈了。

    “阿娘,晗儿找到晨儿了,晗儿终于把妹妹给找回来了”

    说着说着,叶晗的目光都有些湿润了,多年在外流浪闯荡的生活,磨练出了叶晗不屈的意志和铁石一般的心肠,她从不是这般感性之人。

    只是这一次,请允许她例外一次

    “琬儿,琬儿,琬儿”

    昏迷中的叶晨,依然不断呼唤着那个人的名字,而她的右手,自始自终,都死死地拽着一块雕刻着凤纹的玉佩,其实那晚在北魏都城仙鹤楼见面之后,叶晗便已经看出了那位长公主殿下在晨儿心中究竟有多么重要了。

    叶晗无法对妹妹为何会爱上一个女子而多加责备,因为她完全不知道这些年来,晨儿是怎么过来的,又为何会成为高辰,即便自己苦苦找寻了她十一年之久,可终究还是错过了十一年。

    在这段其间,她能遇上一个真心待她好的,而她又从心里十分爱慕的那个人,这对晨儿来说,无疑是幸福和无比珍贵的,叶晗实在是没有办法对她们这段感情横加指摘。

    只是越看清晨儿如今在北魏的处境,叶晗就越发明白,晨儿时时刻刻都身处于危险之中,她的周围造早已是危机四伏,有很多人出于各自的目的和利益最后都会对晨儿下手,即便长公主如何想要护她周全,也终究有力有不逮之时,便如同现在这番情况,若非自己及时赶到,晨儿只怕早已横遭不测了。

    而更为重要的一点便是,晨儿身为女儿身的身份一旦暴露了,那她就真的再也没有继续活下去的希望了。

    叶晗千辛万苦好不容易寻回来的妹妹,她又如何能眼睁睁地看着同自己失散已久的妹妹往绝路上走

    不,她办不到,无论如何,她不会再让妹妹回北魏,更不会允许她再成为高辰

    再度睁开眼时,眼中陌生的环境和那束微弱的烛光,还是将我远离已久的思绪,及时拉了回来,当我看到身旁一个模糊的身影正亲切而又喜悦地呼唤着我的名时,我不觉微微一笑,仿佛看到了在梦中一直想看见的那个人一般,凝聚了全身的力气,虚弱地唤了那人一声:

    “琬儿”

    只见那人温柔地抚着我的额,似乎正在检查我是否已经退烧了,她的手十分清凉熨帖,而我的目光也逐渐变得清晰起来,琬儿的身影突然消散了,可印入眼帘的,却是另一个人的身影。

    “姐”

    虽然叶晗知道晨儿与长公主的情意非同一般,可听见这丫头一醒过来明明瞧着的是自己却唤了长公主的名,都不知道是该苦笑还是该气闷了。

    我突然有些激动,心中那股强烈的落差感还是因为在见到自己的至亲之时,而被感动和欢喜所代替,我竟然再一次看到了我的亲姐姐,在这世上与我血脉相连的至亲

    “这回便算是真的醒了呢”

    叶晗一语双关,无奈地叹了口气,可脸上皆是欢喜的神色,毕竟晨儿已经昏睡了整整三天三夜了,现在她醒过来了,也就代表着她顺利度过了危险期了。

    “这里是哪儿”

    逐渐恢复意识的我,习惯性地琢磨着这片陌生之地,想要知道自己如今身在何处

    “我们这是在汉水,大船上,大概明早便能到襄阳了”

    “汉水”

    我不禁开始呐呐自语着,既然是在汉水,那姐是想要带我南下了。

    我似乎隐约能感觉到姐带我南下的用意为何,心中莫名一紧,不觉面露苦涩。

    “姐”

    还未等我说完,姐便横加打断,言道:

    “好了,你不用再说了,你才刚醒,好好养伤,一切都等你养好伤后再说吧”

    我不禁微微合目,有些心乱如麻了,我想告诉姐我的真心实意,可又害怕再次伤了姐姐的心,毕竟,我曾拒绝过姐一次,实在是无法再如此坚定地再拒绝她第二次了啊

    “谢谢姐救了我。”

    我不觉红了眼眶,生死关头,是姐将我从生死边缘拉回来的,这才让我可以再度活着,而在我心中,只要还活着,便还有希望。

    “傻丫头,我救你,难道就是想要你的一句感谢的么我们,可是血脉至亲啊”

    叶晗紧紧握住了自己妹妹有些冰凉的手,说话的语气都有些哽咽了。

    “是晨儿的错,姐姐莫要伤心”

    我也想牵住姐姐的手,却发现自己根本使不上力气,也便只能与姐姐泪眼相对了。

    叶晗稍微收拾了下自己有些激动地情绪,好好扶起妹妹,让她舒服地靠在自己身上,随即端过了身旁的药碗,柔声说道:

    “既然你醒了,便先将这碗药喝下,喝下去后你才能好的快。”

    我微微点了点头,看着碗中那棕色的药剂,嘴角不觉露出一丝苦笑来,闻着这药味,心里想着这药会不会很苦

    “怎么,担心药苦么”

    姐姐似乎一眼便看穿了我的心思,竟然带着调笑的表情瞅着我,就像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一般。

    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原本我是不怕药苦的,只是自从亲口喂药给我家媳妇儿之后,感觉自己是被媳妇儿给感染了,似乎也开始有点不喜欢喝药了。

    我最后摇了摇头,还是很努力地将这碗药给喝了下去。

    稍微帮我收拾干净了嘴角,姐又小心扶着我趟了下去,然后帮我拽好了被子,毕竟如今已经是十一月了,湖面的冷风吹来,也是冷瘆人的。

    “姐,你不去睡么”

    想来自己肯定昏睡了许久,那么姐应该一直都照顾在自己身侧了,都没机会好好休息,我有些担心她的身子,想让她也好好休息一会儿。

    “不,姐不累,姐得守着你,你睡吧,别担心姐啊”

    别说叶晗身怀武艺,几日不眠不休都不会有半点困意,即便是困了,她也不愿意离开晨儿身边,错过了整整十一年的亲情,若是在晨儿如此虚弱之时都不能守护在她身边的话,那就是她这个做姐姐的失职了啊。

    闻言,我不禁泪目,心中亦是有阵阵暖流趟过。

    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感受到亲情之爱,可以再次与姐姐相见对我来说早已是上天莫大的恩赐了,我实在不敢在奢求可以与姐姐共聚天伦,我有了自己的挚爱,如今又找到了自己的至亲,想来人生,已经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

    见我泪水夺眶而出,叶晗心中也是感慨万千,伸出手来轻柔为我擦拭眼泪,轻声言道:

    “瞧你这般爱哭,还跟小时候一般,依然是个爱哭鬼呢”

    说完,不觉想起幼时种种,叶晗都不免触动柔肠,开始陷入过往幸福的回忆中,脸上的神情也有了憧憬的色彩。

    “小时候”

    听到姐姐谈及幼年时的趣事,我不觉也来了兴致,只想着姐姐将幼年之事再多说些我知晓,即便孩童之间的嬉笑玩闹这等琐碎小事,我也会觉得快乐异常。

    因为幼年时的事情,我居然已经不记得多少了

    “你还记不记的你小时候可爱粘着我了,姐姐长,姐姐短的在身后追着我喊,着实烦人得紧”

    我嘴角不禁微微上扬,原来我小时候也是这么惹人厌的小破孩啊,那姐姐岂不是都快被我烦死了。

    “小时候好多事情,我都不怎么记得了呢”

    叶晗闻言微微沉默了片刻,随即随口问了一句,道:

    “那你还记得你九岁之前的事情么”

    我回忆了片刻,九岁那年,也便是我被高镇夫妇收养的那年,那是我人生道路上不可忽略的转折点,我记得这段事情,只知道自己饿倒在路边都快奄奄一息了,若不是高镇夫妇相救,只怕这世上早已没有我这个人了。

    至于在这之前的事情,我确实没办法再忆起丝毫片刻了。

    我摇了摇头,为了不让姐姐伤心,故而省略了自己流落在外之时,险些被饿死之事,只从被高镇夫妇救起那事儿说起,随即解释道:

    “那年我被高镇夫妇收做螟蛉之子,成了高家的孩子,因为辰哥哥早逝,所以被义父安排顶替了辰哥哥地位置,成为了高辰”

    随后,我便将自己成为高辰之后,入国子监读书,十七岁那年高中状元,三年后又奉旨迎娶了北魏当朝长公主为妻等事儿都大略同姐姐说了一遍。

    姐姐听得很仔细,似乎在极力补充着自己这十一年不在自己妹妹身边陪伴所遗留下的空缺,也逐渐开始知道了自己的妹妹为何会成为高辰,而她以女儿之身得以入朝为官还娶了长公主为妻之事的始末,都尽数知晓了。

    叶晗心里也便越发敬佩和感念这位北魏的长公主殿下了,她可以为晨儿做这么多事,为晨儿牺牲了那么多,可想而知,她待晨儿亦是一片真心

    这世间竟有如此美丽深情的女子,一念至此,虽然心中也曾怪罪她未能保护好晨儿,可叶晗心里还是对这位长公主的印象又好了几分。

    瞧着晨儿每次提到长公主是那眉飞色舞的模样,就只差把长公主夸得天上有地下无乐,虽然知道晨儿的这点小心思,无非是想让自己对长公主有个极好的印象,想让自己也喜欢上长公主,由此可见,晨儿的心里终究还是舍不下那位长公主了

    “你爱她是么”

    最终,叶晗还是将心里的这个问题明明白白地问了出来。

    我沉默了片刻后,对上了姐姐的询问的目光,握紧了手中那块凤佩,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说道;

    “是的,姐姐,我爱她,她也爱我,即便我与她一样,同是女子,可我依然爱她,爱她到难以自拔的地步,我对她的爱,绝不会比任何一个人要逊色,没有人可以比我更爱她的了”

    即便这份爱会被姐姐认为是荒唐不可取的,我也不愿意欺骗姐姐,更不愿意让姐姐觉得我们的这份爱有什么奇特或者不同

    在我心里,爱就是爱,无非男女,不分对错,我们相爱是遵从内心最深层的欲求与真心,选择她我永远都不会后悔

    叶晗深深地叹了口气,随即开口说了一句,道;

    “可你,已经不能再回北魏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