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72章 生死茫茫
    今夜的明月,美丽迷人,可在我眼中,竟是一片血红之色。

    可能是额角缓缓流淌的血液沾染的缘故,当血液顺着额角滴落之时,我的眼因刺痛而微微眯成一条缝,眼前不远处不断围攻上来的黑影也逐渐变得模糊了。

    我大口地喘息着,猛吸了几口气,想要稍微平息了下自己起伏不定的胸口,手里还死死拽着那块翠绿的凤佩,它就这般静静地待在我掌中,即便被我的血染红了一大片,在黑暗中也依然绽放出它独有的荧光来。

    定眼瞧着手中的这块凤佩,我扯开了嘴角,笑了。

    呼,还好,差点就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弄丢了呢,若是琬儿知道了的话,定然会很生气的!

    背后隐隐传来的疼痛陡然间越发强烈了,我忍不住皱眉倒吸了一口凉气,都不敢再伸手去触摸后背了,因为我的衣襟早已被血浸湿了一大片,上边有想杀我之人的血,舍命护我之人的血,可更多的,应该是我自己的血才对。

    只因为,身后的那一刀,险些便要了我的命……

    这一路的狂奔,让血流失得更快了,我想,即便没有逃到这片绝望之地,我也可能撑不了多久了,因为失血过多,我整个人都开始浑身乏力,头晕目眩,四肢厥冷,真的是再也走不动了。

    更何况,现在身处与绝壁之上的我,早已是穷途末路,逃无可逃了。

    身子突然有发软踉跄了几步,脚后跟提到的小石子逐渐滚落到断壁悬崖之下,击打着绝壁而发出一阵簇簇声响,进而淹没于无声了……

    我不禁叹了口气,努力收敛自己有些涣散的心神,想要看清那群早已将我团团围住之人的身影。

    前有追兵,后是悬崖,向前定会成为这群人的刀下亡魂,若是退后,即便不知这悬崖之下是石滩还是水流,至少,能够让自己活下来的希望添加了一小半的可能。

    我说过,我要活着,活着回到琬儿身边的!

    所以,即便是已经身处如此绝境,我也想要守住这个承诺……

    不觉又往悬崖边上靠近了几步,用最后那点力气将凤佩上被利剑接连斩断细绳又重新缠绕回手腕中,紧紧地打了个死结后,又将凤佩牢牢地握在掌中;。

    玉佩熨帖润手,令我心中似有暖流趟过……

    本来这块凤佩是戴在脖子上的,没想到的是,突然出现的一个黑衣高手的凌厉一刀,不但在我后背恨恨地划上了一道痕迹,还将系住凤佩的绳子也跟着斩断,凤佩就在那艰险的一刻从我怀里甩落出去。

    在那一瞬间,我想也没想,舍了手中的长剑,整个身子扑了过去,用手死死地拽住了那块凤佩后,整个人都扑到在地,顾不得身后的那道刀伤,拼劲全力地站起身来,疯狂地往前奔逃着……

    也不知是上天太过仁厚还是过于残忍,让我逃到了这里,我是终于不用再继续逃下去了。

    那几位士兵用自己的生命履行了他们该履行的职责,而我也不愿将自己的生死给眼前的这些豺狼宵小之辈,我的生死就托付给老天了,若是悬崖之下是乱石沙滩,那也是上天要灭我高辰,我亦无可抱怨了;若崖下是急促水流,那便是天可怜见,给了我一线生机,让我有机会继续做完我未做完的事情,即便希望渺茫,我也想要死里逃生,博出一条生路来!

    一路对我围追堵截之人见我已是瓮中之鳖,板上鱼肉了,反而没有更进一步的紧逼,倒像是在等某个人的到来一般。

    而我猜测的也并没有错,他们在等的,便是那个在身后暗中狠辣出手伤我的那个人,当这个人缓缓地走出人群里,在很显眼地位置与我对峙而立之时,我也不禁有些好奇,这般只会背后伤人的卑鄙无耻之徒,究竟会是谁?!

    我一路逃亡之时,是面对着月亮的,如今人已经站在了悬崖边角,回过身来望着那群追杀自己之人,就变成了背月而立,那群人的身影也在月光的照射下更加清晰可见了。

    只是很可惜,这群人都身着一身夜行衣,看不清面容,而那带头之人却是一身连帽黑色长袍,虽然他极力将自己的面容隐藏在风帽之下,可他身着公服衣饰的一角却还是露出黑色长袍之外,被我窥得一二。

    我不禁皱眉,那般衣饰分明是御史身着的特有黑色公服,这般说来,这人也是御史台的么?

    为何我总觉得,这人的身形,我似乎在哪儿见过,而且越看越觉得熟悉……

    最终,我忍不住先出口询问,道:

    “你,究竟是谁?”

    只见那人不慌不忙地从黑袍中抽出一只手来,而手中拿着一张早已搭好了弓弦的弩,毫不犹豫地将弩对准了我。

    “驸马爷,你永远都不可能会知道,我到底是谁……”

    那人不禁发出一阵寒冷笑意,随即利落地抠动了机括,箭矢飞快朝我射来,在射中我心口的那一瞬间,我的瞳孔陡然缩紧,整个人的身子颓然地往后仰倒,而身后,便是深不见底的幽暗深渊。

    在身子漂浮在半空地那一刻,我突然觉得整个人的便得轻飘飘地了,思绪也开始飞得很远,在我的意识将要陷入完全昏暗一片之时,我的目光还是瞥见了那张极力掩藏在风帽之中的脸,当那人的模样被这灰蒙的月光照亮之时,他的模样突然印在了我眼中,我的脸上不觉露出惊恐的表情。

    “怎么……可能……”

    这几个词断断续续地从我口中溢出,而我整个人也如同断了线的风筝,意识也在这一刻丢失,身影逐渐埋进了那可怕的黑暗深渊中,再也寻不到半点踪迹。

    ……

    待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一个身形魁梧之人才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仿佛在人群中早已隐匿了许久,只见此人腰系一把环首刀,缓缓走到黑袍人跟前,随即恭恭敬敬地行礼言道:

    “末将沈彧,拜见监军;!”

    黑袍人冷笑了几声,随即撩开了风帽,堂而皇之地露出自己的庐山真面目来。

    只见风帽之下,是一张俊秀儒雅犹如冠玉一般的面容,那刀削一般地俊逸脸庞令人一见便难以忘怀,只是那如同墨玉一般的眸子里,闪耀得却是狡黠而又阴冷的寒光来。

    这人,不是高辰,又是何人?!

    不,应该说他有着高辰一般的俊逸面容,却并非是真正的高辰,因为比起有着女子般婉约多情、温和如玉地高辰来,他身为男儿身的英武狠邪之气,反而更加凸显出来……

    从这一刻开始,他就是真正的高辰,北魏朝廷谕旨钦点的东征大军监军,长公主殿下的驸马督尉!

    ……

    ‘高辰’作势扶起了沈彧,嘴角邪魅上扬,恩威并举,淡淡言道:

    “沈将军无需如此多礼,明日你便追随本监军返回蒲坂与杨铨军汇合吧!”

    感觉到了跟前之人语气中的威严与不容反抗,沈彧也越发恭敬了,忙点头称是,道:

    “末将得令!”

    ‘高辰’随即哈哈一笑,随手点了四个人对他们下达命令,冷冷言道:

    “你们几个这几日留在此处搜寻高辰的尸体,限你们三日内寻到他的尸身,若是找不到,你们也不用活着回去复命了。”

    “属下遵令!”

    那四人噤若寒蝉,又不敢违抗,领了指令,便立马抄小道往悬崖下探查去了。

    沈彧见这人如此小心谨慎,这高辰早已是强弩之末,命不久矣,如今不仅胸口中箭,还掉了这幽暗深渊之中,只怕再强壮的男子都难有活命的可能,更何况是那个看起来弱不经风的高辰了!

    沈彧不禁询问道:

    “都如此情状了,监军难道还担心,那高辰还有可能活着么?”

    ‘高辰’淡漠摇头,笑着言道:

    “沈将军有所不知,这悬崖之下乃是深潭,而此水与汉水相通,我不惧高辰还活着,即便他摔下悬崖侥幸未死,我那箭中剧毒也定然可要他性命。之所以要寻他尸身,只是因为主上严令交代下来,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而已!”

    “原来如此。”

    说完,沈彧也随之一笑,乖觉地站在了一边,不敢随意拂逆眼前之人一星半点。

    毕竟,主上所制定下来的计划才刚刚开始执行,而接下来的一切,还需要眼前之人一力促成才行啊!

    ‘高辰’随即拂袖,昂首阔步地转身离去,而他的这群手下也跟随着一道离去,很快,这里又恢复了原本该有的平静,仿佛方才什么都未曾发生过一般。

    今晚的月光越发明亮了,微风缓缓吹来,温和舒适,悬崖边上一片寂静,只有野草在随风飞舞,一切都显得那般朦胧美好,除了地上绵延的一路的血迹昭示着就在方才这里发生了一场血腥屠戮外,便再也难逆有人曾存在过的痕迹了……

    今夜对很多人来说,都将会是难以成眠的一夜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