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70章 长相思兮长相忆
    北魏太和四年十月底,东征军在攻克平州后,一路向北扫除通往金邑的各路要镇坚城,东征大军越是靠近金邑,其敌军反抗程度也越发激烈,故而战事一直延至十月底,东征大军才占领了距离金邑百里外的一座重镇汾州,由此可见,北齐军队战力亦是不可小觑。

    而北齐皇帝宇文畴在接到北魏大军进攻金邑门户汾州的战报后,不但没有惊慌失措,反而拍案叫好,还传下旨意停止行猎,全军拔营回防金邑,故而在北魏大军攻打汾州之时,北齐皇帝已经率领着十五万大军回防金邑,似乎一直都在等候北魏大军,起意图也逐渐昭显。

    这位北齐的天子是想要在金邑以逸待劳,与北魏东征军主力决一胜负,一战定乾坤了。

    而北魏大元帅朔王萧澹在看透北齐皇帝的意图后,微微感慨北齐这位年轻帝王初生牛犊不畏虎的勇气后,也下令减缓了大军行军速度,集结几路大军,乘机养精蓄锐,以备大战。故而在攻下汾州后,北路、中路以及大元帅亲摔的后卫军都入续到汾州集结,不算分散在其他城镇的驻守的兵马,汾州北魏大军共十万驻扎于此。

    汾州终究是小镇,再者有太皇太后亲下不得随意侵扰北齐百姓,故而十万大军驻扎在汾州城外,其营垒憧憧,旌旗蔽空,绵延周围数百余里,其军容整齐,调度有序,场面十分壮观。

    而北路元帅萧珝所节制的三万大军则被安置在北营以作中军防护,直接护卫主帅朔王萧澹的安全。

    今日夜已深沉,北营军帐内依然是灯火通明,文案后,北路元帅萧珝正埋头于文书之中,细致处理着今日军务。

    在明亮烛火的照射之下,只见这位年轻元帅一身明亮照人的白色山文甲,抱肚与披膊上,装饰着兽首虎吞形状的护腹甲及虎首披膊,显示十分武威逼人,而护腹甲外层又用双带扣皮带系紧,使得这身精致的山文甲与这位年轻少帅的匀称身形更加完美的贴合,既不会显得瘦弱,又能凸显将帅威势来。

    他的手臂上还装具了护臂,脚踏云头皮靴,头戴红缨凤翅兜鍪,这些都将他清丽地容貌隐藏得更深了,而那英武的身形、逼人的气势以及宛如鹰隼般的目光,都让周围之人不敢随意仰视。

    燕云龙骑卫少帅萧珝,便是这样一位非同一般、无比优秀的军事将领。

    可除了他麾下三千燕云精锐龙骑见过他们的少帅的真容以外,其余被编入北路军的军士无人见过这位天才军事家的庐山真面目,因为这位少年统帅无论何时脸上都会带着一张面目狰狞的面具,不仅这位少帅如此,就连他的三千燕云精锐龙骑都是各个白色铠甲,面带狰狞面具,军令严整,士气高昂,令对手未战而先胆寒;更甚者,不战则已,一战则勇猛无敌,只进不退,真可谓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这些,都让这位年轻的少年统帅身上,笼罩上了一层层神秘的面纱,而这位少年统帅在战场之上的排兵布阵、杀伐决断,更是让随行众军士为之触目惊叹,无人不倾心敬仰、尽心追随

    如今,夜色越发昏暗,连绵百里的营垒外篝火烧正旺,将这一片映照得犹如一条火龙盘旋占据其间,威势难以尽掩。

    而军营外,各营垒之间都会陆续有巡逻军士执火巡查而过,一旦与别队相遇,必得对过夜间巡逻口号,若有对不上的,都会立刻被当作敌军就地斩杀,绝不容情。

    军帐内,少帅萧珝时不时站起身来往悬挂地图这边走来,仿佛思忖着战略战术,即便夜已深沉,依然是一身戎装,兵不卸甲,以应对急来之变。

    而一直不离左右的先锋副将洛卿则同样也是一身英武戎装在帐内随侍,一来守护少帅,二来协助少帅处理每日军务,探讨战局情势,及时调整战略部署。

    两人就这般安静地在帐内做着各自的事情,互不干扰却又合作无间,这是一种无法言喻的默契。

    许久后,帐外走入的另一位副将行装的军士打破了这难得的宁静,只见这位身子有些廋弱的副将恭敬给少帅萧珝抱拳行礼,将今日所勘察清楚的粮食物质、兵甲耗损等一应事务简练地向少帅做了个陈述,好让军队后勤有所保障。

    少帅萧珝听到奏报后微微颔首,看来后勤供应还能支持大军一月有余,在此期间朝廷的后续补给也有时间统筹调度,及时送到前线来亦可缓解大军后顾之忧。

    “好,紫玉,此事劳你继续更进,粮草供应乃是行军命脉所在,不容懈怠,如今十万大军集结汾州,粮草消耗之巨比前更甚,而朝廷若是一时乏困未能及时将粮草供需补给前线的话,届时便会影响全军士气。所以未雨绸缪,在此之前,我们得坐好准备在当地征买粮草之准备,以备不时之需。”

    “是,紫玉尊令”

    前来奏报的副将军士,便是与洛卿一同贴身伺候在少帅身边多年的紫玉,只是紫玉同洛卿不同,她一直处理的便是后勤保障等军需问题,还有就是管理各路情报工作,所以不像洛卿可以时刻陪伴、守护在少帅身边,而洛卿便是自己的妹妹红玉。

    接到军令之后,紫玉并没有着急离开军帐,而是先瞥了一眼一直埋首抄写公文的洛卿,然后又有些欣喜、激动地瞅着少帅,难以掩饰这满脸的笑意,不禁轻声言道:

    “少帅,末将还有要事上报。方收到洛霞姑姑的秘密信函”

    即是洛霞姑姑送来的密函,想来是有关近来朝中的一些动态局势了。

    闻言,萧珝也只是轻应了一声,并未觉得有异常,点了点头,道:

    “好,将信函放在文案上,待会我会查阅的”

    说完,便和洛卿一样依旧做着自己手头的公事,可见未受任何影响。

    紫玉瞧见了心中早已料到会是如此状况,可又极力按捺着自己有些激动的心情,紧接着缓缓言道:

    “随着洛霞姑姑的信函一同寄过来的,还有驸马督尉的来信”

    此言一出,少帅萧珝不觉微微有些愣神,随即从军事地图上移开目光,娥眉微蹙,一脸静默地回望着紫玉,看不出此时是喜是忧了;

    而一直埋首文案抄写文书的洛卿,也在此刻突然停笔不动了,有些惊异地瞅了瞅自己的姐姐,瞧见紫玉脸上的那么淡淡笑意,便知道了方才她所言确实为真了。忙一脸温和地望着少帅萧珝,脸上虽然未见笑容,可心里却早已为少帅高兴欣喜了一阵。

    少帅心念了许久的人,总算是来消息了么

    未等萧珝吩咐,紫玉便主动将怀里的信函给取了出来,移步过去双手捧着递给了萧珝,当接过信函的那一瞬间,萧珝突然有些恍惚了,心中突然泛起一丝不可名状的苦涩来,此时此刻的心情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了。

    从紫玉手里接过的有两封密函,一封是洛霞姑姑寄来的信笺,而另一封是没有署名甚至没有收信人的信笺,想来这封便是那冤家寄来的信了

    萧珝不觉收紧了手中的这两封信笺,微微舒了口气,首先还是先打开了洛霞姑姑寄过来的信,信中大略说明了进来朝中的局势变化和行政策略,还有提及萧珝最关心的有关粮草供应的问题,却也在此处,萧珝看到了那冤家近来在朝中的所作所为

    “哎,这冤家”

    萧珝口里无奈地一声感慨,令紫玉和洛卿略感不妙地面面相觑,都有些担忧地望向萧珝。

    瞧完了整封信函,萧珝便也知道了那冤家不仅不惜兵行险着,乘着州镇总管出征之时,行此釜底抽薪之计,想要暗自削若州镇总管势力;她还如此胆大和有担待地在皇祖母跟前坦诚了自己想要改革立制的意图,念及此处,萧珝都不觉为这冤家惊出一身冷汗来

    可一想到这冤家如今的谋略、胆识、勇气与担待,萧珝又是满怀欣喜与安慰,自己亲选的良人,终究没有辜负自己对她的这番深情厚意啊

    随即也只是淡淡苦笑一声,将洛霞姑姑的这份信递给了紫玉她们,而自己只拿着那封没有署名的信笺安静地坐回了文案之后,久久地瞧着那份信不动,愣愣出神。

    待紫玉和洛卿都瞧过了那封信后,两人心中都不禁掀起一番巨浪来,没想到短短数月之间,朝廷上下竟然有此巨变,而驸马在此事所展现出的高超远见与谋略,令两人都有些惊叹不已了。

    最后,洛卿都忍不住出口赞叹了一句,道:

    “虽说是兵行险着,却也经深思谋定,伺机才动,这一举便有数得,驸马督尉,真乃治国之奇才也”

    直到此时此刻,紫玉才发现原来驸马心怀高远,胸有韬略,的确是不世出的经国济世之才,难怪少帅会对他别有不同,还一往情深。

    驸马竟然能心怀家国天下,那将来定能与少帅同归一路,这般想来,少帅真是遇到自己的良人了啊

    一念至此,紫玉不禁为少帅情有归属而感到欣喜不已了

    “这般看来,朝廷应该能够在一个月内将粮草军需运送到前线来了。”

    紫玉不禁拍手叫好,突然想到,驸马督尉如此关心前线粮草物资供应,是否也有想要为少帅一解后顾之忧的考量而做着自己力所能及之事呢

    若真是如此,那驸马待少帅也该是深情厚意的

    紫玉似乎现在才意识到,少帅同驸马之间的牵绊,竟然已经如此深沉,早已密不可分了

    紫玉忍不住抬起投来望向萧珝,只见少帅早已将那份信笺打开,手里边是一只鹤形折纸,而另一只手将信函展开,人正瞧着那封信和手里的纸鹤暗暗出神

    紫玉微微有些诧异,因为瞧见少帅手中的那封信似乎有些异样,从后边瞧怎么感觉那是一张未着点墨的白纸啊

    身边的洛卿也似乎注意到了这个怪异的状况,两姐妹微微对视了片刻,还是一左一右慢慢度步到少帅身边,这才真正确认,少帅手中的这封信,确实是一张白纸

    “这”

    紫玉突然急了,思忖着是否路途出了变故,无意将驸马的来信给遗失了,这可是失职之罪,更何况好不易得来驸马的只字片语,紫玉不是不知道这对少帅意味着什么,战场之上来往书信本来就十分珍贵,更何况这些都是机密书函,可以安全送达本就不易,即便最后安全送达了,在预览之后,都得不留痕迹地加以焚毁,绝不能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明明洛霞姑姑的信函完好无损,可为何唯独驸马的书信便出问题了呢

    “嘘~”

    洛卿示意紫玉噤声,因为他发现少帅萧珝的表情神色都有所变化,似乎变得越发感性和伤怀了。

    这一页白纸确实便是驸马写给少帅的信,只是这信中并非点墨未沾,因为收信的这个人已经完完全全接收到了写信人所要传达的深刻思念

    朝紫玉轻轻摆了摆手,洛卿随即与紫玉一前一后退了下去,拱手站立一旁,谁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而萧珝的目光也逐渐变得深邃而酸涩,心中突然泛起阵阵涟漪,久久不能平静。

    这个傻瓜啊

    纸上虽为着一字,却早已写满了相思情意,千言万语,想要尽述,却叹篇幅有限;寥寥几笔,欲苟顺私情,忧深情无以为继,恐黑字落人口实,万般无奈之下,唯用纸鹤以寄情思。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孤灯离索魂梦引,惟愿情义两相知。

    军帐外,有军士请求入见少帅。

    萧珝逐渐回过神来,将信和纸鹤都放在案前,随即点头示意让那军士入得帐中来。

    洛卿受意,正声道了句:

    “进来吧。”

    随即,军士入得帐内拜见少帅萧珝,恭敬问道:

    “卑将特来询问少帅,后半夜军中巡营口号为何”

    萧珝微微抬首,就毫不犹豫地说了句,道:

    “长相思。”

    “是,卑将得令”

    随即,军士起身恭敬退出了帐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