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66章 但使龙城飞将在
    就在朔王萧澹被御封为东征大元帅三日后,大元帅亲自点将,确定了北中南三路大军各路元帅及其先锋副将,此次出征除了北路外,其他两路都以老将为帅,北路元帅为燕云龙骑卫少帅萧珝,副将有风林火山四位将军,领军三万,先为大军攻克北齐的三座重要城池平州、金邑、洛阳之一的平州门户雍州,好让大军可以长驱直入,直扑北齐平州,攻克平州后再一路北上只取金邑;

    而中路以通州总管罗邑为主帅,起麾下副将多位年轻将领,不仅有禁军统领高韦,还有相州太保独孤信等,共统兵五万,越过平州门户雍州,直扑平州,威慑金邑;

    至于南路元帅则以相州总管独孤輳为主,其副将中有皇室宗亲将领,还有几位善战的州镇总管,领兵四万,主攻洛阳,吸引以及牵制北齐南部主力;

    而朔王萧澹直接坐镇中军大帐,领军四万,统筹调度,以作策应!

    北魏举国发兵十六万,目标直指北齐!

    也就在今日,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传了过来,南陈应许了北魏的合纵图齐之策,在半月前陈国国主派出名将彦明策领精锐步骑三万度过长江,攻取北齐南面门户历阳,历阳一旦被破,北齐南面的寿阳、钟离、广阳三镇便会直接暴露在南陈面前,若是南陈一鼓作气跪在攻克历阳之后直取这三镇,那北齐都城上都南面的最后一座守护城池彭州便近在眼前了。

    南陈兵发历阳,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北魏南军攻取南面重镇洛阳的压力,对牵制南面齐军有很大作用,可若是南陈一路攻克至彭州,那很难保证南陈不会乘机增派兵马在攻克彭州后一路北上,抢在北魏前面攻取北齐都城上都,那即便最后北魏顺利攻下平州,夺取了金邑,北齐的半壁江山还是会落入南陈手中,那到时候,北魏就当真是为他人作嫁衣裳了!

    所以,此战的关键就在于不仅要保证行军作战的速度,还要稳扎稳打,争取毕其功于一役,让北齐再无翻身的可能。

    而北魏为这一战几乎是倾尽全国之力,上至太皇太后、皇帝陛下、皇室宗亲,下至文武百官、黎民士庶都十分重视,在被北齐的兵强马壮压制了正正长达半个多世纪以后,北魏终于等到了这个一雪前耻的机会,知道要打这一战了,几乎人人高喊入伍从军,士气是从未有过的高涨。

    而太皇太后亦是恩威并施,以功勋犒赏激励鼓舞士气以外,对所有统兵参战地将领都要求在军中立下军令状,若此次东征有消极怠战,贻误战机致使作战失败者,立即斩首示众,以正军法!

    至此,北魏军民上下一心,共赴这场举国之战。

    十六万大军在鹿苑不远的蒲州集结完毕后,北魏正式发兵北齐,准备越过北魏北齐的国界,开始向北齐的门户雍州方向进军……

    ……

    在鹿苑郊外,我与琬儿共乘一骑,往预先约定的地点而去。

    在此之前,琬儿与红玉约定好了,两人在鹿苑郊外会面,然后一道直奔军营,与北路大军诸将会合。

    而琬儿得以脱身的理由,还是一封来自龙泉庵堂的信,信中说自幼抚养公主殿下的庵堂主持师傅静怡师太病危,因为长公主自幼体弱多病,故而太皇太后一直将长公主养在宫外,而负责照顾长公主饮食起居的,便是这位静怡师太了。

    得到这个消息,长公主殿下便亲自向太皇太后请懿旨回龙泉庵堂照看静怡师太,太皇太后予以恩准,还让大驸马亲自相送至郊外……

    马儿扬着蹄子飞快而过嗒嗒作响,耳旁劲风呼呼作响,一身素色束腰装的琬儿,就这般静静而又安稳地靠在我怀里,这一路我两人都安静地出奇,心里明明有千言万语,可话到嘴边,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

    马儿的速度比我想象得还要快,明明都没那般急切的催促,明明手中的长鞭都不曾挥动过,可当红玉牵着一黑一白两匹神骏的马儿出现在地平线上时,我不觉轻声叹了口气。

    离别的时刻,终于还是来临了么?!

    待我们逐渐向红玉身处之地靠拢之时,红玉右手边牵着的那匹高达神骏的大白马突然抖动了几下前蹄,还喷出一个响鼻来,十分威武有力。

    方才离得远了,不及细看,但真离得近了这才发现这匹白马的威武神骏来,只见这匹大白马体型饱满优美,头细颈高,四肢修长健硕,肌肉均有有力,它的鬓毛轻灵修长,皮薄毛细,毛色油光发亮,体型纤细而优美,脚步轻灵而矫健,再加上它那身优美的曲线和高昂着的头颅,显得异常高贵与非凡!

    我驾着马儿才刚刚止住身形,当我们的身影印在了那匹神骏白马的锐利目光下后,它陡然间挥舞着前蹄,还有发出的那声威武的响鼻,像是在同人打招呼,亦或是在向谁表达自己的不满。

    这种奇特的气势与压迫感顿时让我们的坐骑像受到惊吓一般连连后退了几步,我慌忙间急忙拉紧了马缰,突然有些惊异,这匹马也算是经历过战场磨炼的军马,却没想到会在这匹神骏的大白马面前失了往日的微风,不觉对这匹大白马刮目相看起来。

    红玉及时出手安抚似乎并没能压制住大白马有些激动的心情,只听到琬儿轻声一笑,随即用颇有威严的口吻说道:

    “飞龙,不许无礼!”

    奇异的是,琬儿只这一句话,便安抚住了那匹大白马,很快它便乖顺起来,昂首挺胸地站立原地,颇有些像正欲等待检阅的士兵一般了。

    我不禁暗自称奇,而琬儿有些愉悦地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只听她有些自豪的言道:

    “怎么样,飞龙很威武神骏吧?”

    没有了大白马的威迫,我们的坐骑也终于安静了下来,拉紧了马绳后,我偷偷又瞧了一眼那匹神骏出彩的大白马,也忍不住出言称赞道:

    “十分神骏,‘天马’亦不过如此,可是琬儿的坐骑?”

    所谓的“天马”便是汉武帝曾做诗歌吟咏称颂过,更不惜数次发动侵国之战也要得到的传说中的“汗血宝马”!

    其歌曰:太一贡兮天马下,沾赤汗兮沫流赭。骋容与兮跇万里,今安匹兮龙为友。

    闻言,琬儿抿嘴一笑,随即懒在我怀里蹭了蹭,有些俏皮地在我耳边轻声道了句:

    “是我的‘情人’……”

    我有些哭笑不得,撇了撇嘴,真没想到,我高辰也有沦落到用一匹骏马争风吃醋的时候啊,虽然,这匹大白马真的十分神骏出彩,非同凡品就是了。

    急忙翻身下了马背,然后伸出手去将琬儿从马背上抱了下来,而那匹神骏的大白马一看到琬儿落入我怀里了,似乎很不高兴地跺了跺脚,然后一脸不快地盯着我瞧……

    虽然我也不大清楚大白马的那表情是不是代表不快,但是我却似乎能十分清楚的感受到那匹大白马对我投以的敌意……

    “欸,琬儿,它,难道是吃醋了?”

    我边故作不知地加以询问,边故意拖延了将琬儿抱在怀里的时间。

    果然,那匹大白马瞧出了我没有放下琬儿的心思,便开始不安分地踢踏着马蹄了!

    琬儿也有些好奇今日飞龙的反应,瞧着我撇着嘴一脸不甘的表情,又看了看在一边踢踏着马蹄的飞龙,琬儿的表情也变得异常古怪了,是想笑却又不得不拼命忍住的表情。

    我尴尬地故意咳嗽了两声,在琬儿耳边轻声言道:

    “想笑就笑出声来嘛,驸马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儿么?”

    随即,温柔地将琬儿放了下来,

    琬儿圈住我项颈的手也转而扶在了我的两肩处,待站稳了身形,微笑着柔声宽慰道:

    “是是是,本宫的驸马自然是宽宏大量,宰相胸怀的。”

    见我对这番甜言蜜语颇为受用后,琬儿便一脸微笑地往红玉那儿去了。

    红玉牵着马缰,立马抱拳行礼,恭敬言道:

    “末将红玉,参见少帅,见过驸马督尉!”

    当听到红玉直呼琬儿为少帅之时,我突然有些恍惚,却又不得不收敛心神,舒缓自己的心绪,让自己的表情可以更加自然一些。

    “辛苦你了,红玉。”

    红玉微微颔首,随即将马缰递给了琬儿,恭敬地站立在一边。

    琬儿走上前去,从红玉手中接过马缰,随即伸手抚过飞龙那身柔顺发亮的毛发,而方才还显得十分威武不凡、生人勿近的飞龙,立马乖顺地任由琬儿抚摸。

    只听琬儿宠溺的说了句,道:

    “飞龙,许久不见了,看来他们将你照顾得很好呢!”

    飞龙似有灵性,能听懂人语,更能与主人心意相通,听到琬儿的话语后,飞龙愉悦地扬了扬前蹄,还顺带点了点它那高傲的头颅,以作响应。

    琬儿随即开心地抚着飞龙的额角,安抚了飞龙有些激动的心绪,随即回过身来,向我招了招手,言道:

    “驸马,你来,我想将你介绍给飞龙认识。”

    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腮,随即在飞龙目不转盯地注视中,颇为忐忑地走到了琬儿身边来,在琬儿目光的示意下,正准备伸出手去摸摸飞龙的鬓毛,却被飞龙陡然间的一个趄趔,而吓得立马缩回了手。

    这种逼人气魄以及矫健身姿,令我这时候才恍然意识到,眼前的这匹神骏的大白马也许并非仅仅是神似“天马”,也许,它根本就是“天马”!

    “琬儿,它,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汗血宝马?”

    我不禁惊叹道。

    “是,飞龙是汗血宝马的后裔。”

    琬儿说得云淡风轻,比起飞龙是汗血宝马的身份,她更注重的是飞龙同自己的感情,它是极具灵性的,在琬儿眼里它不是一匹马,而是数度出生入死的亲密战友,也是在战场上,自己最信任的战友!

    所以,琬儿很想让飞龙认识驸马,因为他们都是自己最亲近的人。

    温柔地执过我的手,琬儿面带温和笑意,扶着我的手轻轻地抚在了飞龙地额间,飞龙异常的温顺,在琬儿的帮助下,我能逐渐感受到飞龙从开始的对我排斥,到逐渐慢慢接受的过程。

    我能感受到琬儿的用心,随即对琬儿也报以温和的笑容。

    只听琬儿在飞龙耳边无比温柔地说了句,道:

    “飞龙啊,你要记住,她,是我的爱人……”

    当听到这句话时,我的心田有阵阵暖流趟过,目光也突然有些湿润了,这一刻琬儿将她的心意毫无保留地传递给了我,我相信,自己在这一刻,是无比幸福和愉悦的。

    随即我也温柔地来回抚了抚飞龙,用十分幸福地微笑向飞龙打招呼,道:

    “你好啊,飞龙,我是高辰,是琬儿的爱人。从现在开始,琬儿,就交给你来守护了。请你代替我,守护在我爱的人身边,拜托你了!”

    飞龙来回顶了顶我的手心,似乎是已经答应了我的请求。

    我开心一笑,随即反手将琬儿的手紧紧地握在了掌心,两人深情地彼此对望着,而此时早已是无声胜有声的境界了……

    待扶过琬儿跨上了马背,将马缰交到了琬儿手中,静立在飞龙身侧,又向身后的红玉传递了一个恳求的目光,抱拳向红玉作揖,恳切言道:

    “红玉,就劳你们替我好好照看公主了。”

    红玉立马抱拳回礼,点头示意,十分坚定地说道:

    “请驸马督尉安心,红玉定会拼死护卫少帅安全的!”

    向红玉报以万分感激的神色,道:

    “多谢!”

    言毕,回过头来一脸深情地凝望着琬儿,随即微微一笑,似催促,却更似挽留一般,言道:

    “时辰不早了,出发吧!”

    琬儿亦是一脸的黯然神伤,俯下身去伸出手来抚过我的脸,随即在我唇上落下无比深情而又温柔的一吻,这一刻,我拼命忍住的眼泪还是夺眶而出,就这般静静地在脸边流淌。

    琬儿轻柔地为我拂去眼角的泪水,留给我一个十分动人的微笑,只听她用无比温柔地声音唤着我的名,对我言道:

    “晨,在家,等我回来。”

    我默然颔首,回道:

    “好,我等你回来!”

    ……

    风寂静地吹着,当那一黑一白飞骑身影逐渐消失在眼帘,我这才感觉到这鹿苑的郊外草地,是如此的空旷和寂寞,它悄然寂静得,似乎只能听到呼啸而过的风声,便再也听不到其他声音了……

    北魏太和四年九月,上遣朔王萧澹领军一十六万东征伐齐,天下震动,大势生变,群情莫不翘首以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