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65章 倾尽温柔
    今夜月色温柔,微风宜人,轻柔拂过,不觉吹动衣袂,飘然静美。爱玩爱看就来网。。

    我与琬儿就这般随意盘膝,于凉席上相互依偎彼此依靠着,四周虫鸣之声此起彼伏,却丝毫无法扰乱依靠在我怀中闭目养神之人的心绪。

    她就静静地靠在我的肩头,仿佛早已融入这静谧的夜,一切都显得那般美好。

    我则一脸痴痴地瞅着怀中的佳人,仿佛怎么看都不够一般,似乎早已将不远处的那朵静立迎风伸展腰枝、含苞待放的“月下美人”给遗忘了。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蒹葭河畔芦苇碧色苍苍,深秋白露凝结成霜。我那日思夜想的人儿,她就在河水对岸一方。

    现在我那日思夜想的人儿就在我怀里,可我确有种恍恍惚惚地迷失感,惶恐着伸出触摸的是镜中花、水中月,如梦似幻。

    不觉身子又往琬儿身上多靠了几分,可却又担心会打扰到佳人,旋即身子僵住不敢乱动。偷瞄了琬儿几眼,却并未见她有不悦之色,这会儿又突然担心莫不是自己的怀里太过舒服了,琬儿熬不过睡着了吧?

    明明是来一道守着琼花花开的?!

    我心中不禁哀叹一声,瞥了一眼不远处的“月下美人”,暗自嘀咕着,昙花一现,果然是需要机缘的么?

    不知道我们还有无机会等到那日到来啊?

    一念至此,心中不甘有之,失落有之,对怀中之人的爱怜却是更甚了……

    忍不住伸出手去想要触碰她娇美的容颜,不知为何,突然有些紧张了,似觉在做坏事一般,激动和忐忑让我不觉屏住了呼吸,还尽量放缓了动作。

    长袖自然而然垂落置手肘,露出手臂肌肤一片,我的手心也渐要抚着心爱之人的脸庞,却在一声轻柔地询问声中,手疆在了半空……

    “你,想作甚呢?”

    我心咯噔一下,有被抓了现行的慌乱,灵机一动,随即将手直直伸了出去,边呵呵笑着边解释道:

    “媳妇儿,咱带来的熏香似乎一点用处都没有,这儿有风,一吹哪儿还有甚么功效,为了不让媳妇儿受蚊虫滋扰,驸马毛遂自荐,义无反顾为媳妇儿驱虫喂蚊!”

    说完,还煞有介事地将袖子拉开一些,挥动手臂,真打算驱虫喂蚊了。

    琬儿被我这举动惹得哭笑不得了,只是微微摇了摇头,伸出手拉搭在了我的手臂上,压了下来,然后好好帮我将袖口拉好。

    我脸不禁微微一红,急忙转移话题,试探一般的言道:

    “媳妇儿,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

    刚才的举动绝对被媳妇儿瞧见了,一定瞧见了!

    高辰啊,高辰,你的一世英名啊,一朝尽丧,这般乘虚而入,绝非君子所为啊!

    要乘虚而入,也应该光明正大的来啊,哎,失策,失策啊!

    我的所思所想放佛尽数都写在了脸上,琬儿在我眉间一点,颇有些恼,就知道我又在胡思乱想了,道:

    “你这般能闹腾,我还睡得着么?”

    我不禁咋舌,反正都被抓了现行了,索性“破罐破摔”,一把将琬儿搂在怀里,耍起无赖来。

    琬儿被人陡然抱紧,一时间也挣脱不得,微微红了脸,粉拳轻捶了我一下,嗔怒道:

    “作甚呢?”

    “自是为媳妇儿驱虫喂蚊了,把媳妇儿你抱在怀里了,蚊虫想叮也便只能叮我了。”

    我说的还颇为理直气壮,不依不饶。

    琬儿又好气又好笑,言道:

    “可你抱得太紧了,我快喘不过气来了。”

    闻言,我脸一红,感觉是好心办了坏事,忙恋恋不舍地松了手。

    瞧着我像个孩子般嘟哝着个嘴,嘴角不禁露出一丝甜美微笑来,主动伏在了我怀里,双手环住了我的脖颈,此时此刻,显得十分温顺可人。

    我不禁一呆,随即痴傻笑了两声,一脸的满足受用表情,心中自是说不出的甜蜜愉悦了,忍不住抚着琬儿的香肩,十分得意地轻轻摇晃着。

    被摇晃得有些头晕了,琬儿不禁出生提醒了一句,道:

    “好啦,你这呆子,稍微安生些,不是来一同赏花的么?”

    闻言,我撇了撇嘴,露出有些失落的神色来,言道:

    “都说花好月圆,良辰美景,今晚月色迷人,可好花却未必有缘一见啊,着实可惜了,亏得我们守候多时,也不知到头来是否竹篮打水了?”

    琬儿知道我对此花期待已久,却迟迟未见其花开绽放,难免心中失落,便柔声劝勉道:

    “怎么,这便失去耐心了么?”

    美好的东西都是值得人多花时间和精力在上边的。

    我嘴角微微泛起一丝苦涩来,言道:

    “不是失了耐心,而是心急了……”

    我怕到最后依然没法赶上。

    “这可不像是你呢?”

    我闻言微微一笑,好奇地追问道:

    “哦,那琬儿觉得,如何才是我?”

    “懂得隐忍蛰伏,韬光养晦的人,是最不易心浮气躁的呢。”

    我尴尬一笑,微微皱眉,问道:

    “这是在夸我么?应该实在夸我吧!”

    琬儿撇嘴一笑,对我已经无可奈何了,只能是随声附和,柔声言道:

    “是,是在夸你。”

    我脸上笑意更浓了,显然琬儿的甜言蜜语让我受用得紧。

    可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这种个性又容易让人误会什么,忙开口询问道:

    “我多思善谋,在别人眼中看来,是否太过诡计多端了啊?”

    琬儿表情闪过一丝奇特,饶有兴趣地问了我一句,道:

    “从来天不怕地不怕的高家嫡长孙,本宫的驸马督尉,什么时候也开始在意别人的目光了?”

    我撇了撇嘴,嘟哝着道:

    “别人的目光自是无需在意了,但是媳妇儿可就与别不同了,我这不得在意你和你在意之人的目光么?”

    琬儿闻言,若有所思的沉吟了片刻后,似乎在思忖着我话语中的真意,喃喃道:

    “我在意之人?!”

    旋即恍然大悟,言道:

    “驸马说的,可是萧大帅?!”

    见我眼睛鼓溜溜地转着,知道我又想耍滑头,哪肯给我这个机会啊,紧接着直问道:

    “驸马如此在意萧大帅对你的看法,可是他同你说过什么了?”

    我的心猛不然地咯噔一下,我这媳妇当真是一眼就能把我看穿了啊,陡然有些心虚了,急忙摇头摆手,心慌气急地言道:

    “没……”

    “嗯?”

    还未等我说完,琬儿便一脸微笑的表情凑了过来,宛若春风化雨,十分可爱可亲。

    我这话哽在喉咙便说不出口了,对上琬儿那双晶莹剔透的眸子,还有脸上那抹迷人的微笑,自己非常深刻地意识到,自己确实无法对琬儿说谎呢!

    “欸,有,有说……”

    我尴尬地故作咳嗽了两声,以舒缓下自己有些紧张的心绪。

    琬儿依然面带微笑,随即伸出手来拉住了我的衣领,我不禁身子绷紧,吓得气都不敢喘了,可琬儿却只是温柔地帮我抚平了下衣领,模样十分贤良体贴,哪里有气我方才想说话骗她的模样儿?

    可我怎么觉得身子骨透着股凉气呢?

    琬儿见我半晌没了反应,许是被吓傻了,只能出声提点了一句,道:

    “那,你还不老实交待?”

    闻言,我猛地点头,说道:

    “嗯,好,我老实交代,大帅送了我四个字,家国天下!”

    听我这般一说,琬儿确实微微一愣,拉着我衣领的手,转而抚在了我的胸口,沉默了片刻后,对上的目光里有了几分认真与严肃,只听她轻轻言道:

    “大帅都同你说过了?”

    我静静地回望着琬儿,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点了点头,道了句:

    “嗯。”

    我附上了琬儿的手,轻抚着她的手背,似是无声的安慰,也是心意期盼两相知,我想让琬儿知道,我此时此刻的心意为何。

    “大帅说,军士镇守边疆,上阵杀敌,数度出生入生,血染沙场,其中冷血残酷,非一般人可以体会。若非心中深藏信念,早已身死亦或癫狂了。而深藏于边疆军士心中的信念,便是‘家国天下’这四字!”

    我知道的,琬儿心中一直有此胸怀,而她对我所抱深切期待,也是源于这四个字“家国天下”!

    因为没有人会比琬儿更清楚战争的血腥与可怕,也没有人比她更明白残酷战争所带来的家破人亡,破败残垣,以及血流成河,白骨累累。

    一将功成万骨枯,杀伐功业,从来都是帝王建立丰功伟业的奠基石,史册上寥寥数笔,便是用无数人的性命与鲜血写就,无论敌我军士,亦或是无辜百姓……

    “他说,我胸有城府,长于谋略,可若无长远志向,心怀高远,必论为只懂工于心计的谋士,绝成不了救国济世之才。可我娶了一个非同寻常的女人,她心怀天下,兼济苍生,若我想要与她并肩而立,携手同行,也得让自己心中刻下‘家国天下’这四字才行!”

    看到我眉宇间隐约泛起的忧伤,琬儿心中不免一痛,想用温婉地话语来宽慰我。

    “晨……”

    “琬儿,我想让自己更配得上你,我想同你并肩而立,我不想辜负你对我的期许。可有时候我却有些害怕,我真的好害怕,害怕自己真的只是个只懂得工于心计,长于谋略的人,你教给我的同我自幼所学,真的不一样啊,我真的好害怕,怕我们最后会殊途异路,那到时候我们……”

    越说到后面,我心绪都开始有些失控了,紧紧地拉住琬儿的手,放佛深怕她会就此离我而去。

    “嘘~”

    琬儿温柔地伸出手去抚住了我的唇,示意我噤声。

    随即双手抚过我的脸,两人亲密地抵额相触,琬儿的温柔便是有这样的魔力,让我焦躁与不安,在这一刻都奇迹地消失无踪了。

    琬儿温柔入骨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令我心中荡起阵阵涟漪。

    “傻瓜,你别怕,我说过,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你记住,你,高辰,是我萧婉自己选的人,难道你不相信我的眼光么?”

    我闻言,不禁莞尔一笑,却见琬儿嘴角的那抹笑意是如此的甜美动人,就连灵动的眸子都闪现特别的光芒来,令我瞧见了也不觉痴了。

    只听到琬儿继续在我耳边柔声言道:

    “再说了,能让我倾尽柔情去爱着的那个傻瓜,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是不是?”

    在这一刻,我心里慢慢的幸福感洋溢着,脸红心跳,像是被灌了*汤一般,早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我只知道,自己突然无比坚定地在琬儿耳边许下了一个承诺,道:

    “嗯,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而这个承诺,尽我此生,也未曾违背分毫!

    无比深情地将琬儿揽入怀里,顿觉此生可得妻如此,几可了无遗憾了。

    正值此时,许是微风戏弄,不远处的琼花陡然迎风舒展腰枝,花骨朵儿也随之微微颔首,如人点头,十分可爱。

    我的目光也不觉为之吸引,心中微觉奇异,还有些许期待,莫不是琼花将要花开?

    可瞧了许久,便再未瞧见这株琼花有别举动了,心下有些失落,可因怀中佳人静伏,嘴角亦是掩不住的欢喜笑意。

    我正欲收回目光,却见那两朵并株花骨朵儿摇曳得越发明显了,原来方才并非错觉,这琼花,当真是要开了。

    我不禁欣喜若狂,轻柔拍了拍琬儿的后背,急促言道:

    “琬儿,你快看看,那花儿,是不是要开了?”

    琬儿听我言语,心下也是一惊,忙将目光放在了那株琼花上,这才发现那花骨朵儿正扭动婀娜身姿,正为花开那一刻而积蓄毕生之力。

    果不其然,才过须臾,那两朵花骨朵儿便傲然挺立,争相绽放,片刻间便开出了巴掌大漏斗状的纯白花儿,尽态极妍,美不胜收,连我瞧了,都不觉微微发出一声惊叹来。

    “琬儿,你瞧,它真的开花了,它真的开花了,好美的花儿啊!”

    我突然像个孩子一般,欣喜万分,欢呼雀跃,只因心里高兴,想要同琬儿一同赏花的心愿,总算是如愿以偿了。

    琬儿也被这琼花的美丽给吸引住了,陡然间跟前这冤家突然高兴欢悦,那模样真像个孩子一般,当真是可爱得紧了……

    忍不住在这冤家脸颊上亲了一口,然后双臂圈住了眼前这人的脖颈,瞧着这冤家逐渐呆住了的表情,琬儿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了。

    我的脸顿时一片绯红,呆呆地回望着琬儿,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只听到佳人用有些俏皮的语气问了我一句,道:

    “那你觉得,是花儿美呢,还是……我美?”

    我的心不觉砰然而动,有些紧张地咽了口唾沫星子,突然觉得,此时此刻,应该是亲吻的最佳时机了。

    我忍不住伸出手去轻柔挑起美人那如美玉精细雕琢般的下颌,半是深情,半是挑逗地回应道:

    “花很美,可人比花……更加娇艳……”

    “油嘴滑舌。”

    相视而笑间,两人的身影逐渐近了,直到最后,两人早已忘情地拥吻在了一起,这醉人的甜美和琼花所散发出来的淡淡清香恰到好处滴糅合在了一处,将这份温柔情怀也牵引的越发缠绵悱恻,让两人都深深沉迷其间,眷恋难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