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63章 此时无声胜有声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天地是万物的客舍,时间是古往今来的过客,生命短促,世事不定,如同一番梦境,得到的欢乐,能有多少呢?

    既然如此,得快乐时且快乐,又有何妨?

    转身将佳人压在了身下,置于这床榻之上,见她如瀑长发铺就薄被,玉琢般的绝世容颜也不免染上一层迷人红晕,我便这般静静地瞧着她,心中亦是越发欢喜,不觉目光也变得灼热了……

    “琬儿……”

    我轻唤着她的名,声音因为紧张而有些微微发颤。

    只见琬儿目光流转,微微垂眸,比平日多了几分娇羞与妩媚来,原本抚着我心口的芊芊素手,不知因为紧张亦或其他,转而轻轻拽住了衣领一角,几度转移目光,似是不敢瞧我的眼。

    “嗯。”

    琬儿轻柔地应了我一声,那声音温柔似水,无限缠绵。

    我心中不由地激荡起片片涟漪,逐渐拉近了彼此的距离,两人的心跳都不禁有些慌乱了。

    那令人无比迷恋的温柔与沁脾的淡淡香气,还有那诱人的红唇,放佛都在对我释放出一股股致命的吸引力,怕唐突了佳人,不免心生胆怯,脸上露出祈求而又略显可怜的神色来,令人不愿轻言拒绝。

    只听我口中居然提出有些乘人之危的请求来,缓缓言道:

    “琬儿,我,可以亲你么?”

    明明都已是司马昭之心,还做出如此可怜神态,故意如此询问,何止是一声狡猾的狐狸可以比拟的?

    琬儿心中又羞又怒,却又不能轻易显露了去,免得被这冤家笑话,语气也装得淡淡地,言道:

    “可还记得‘君子之约’?”

    闻言,我不觉微微一笑,就知道琬儿会将那约定给搬出来。

    “君子之约”么?

    呵呵,这若是在不久前,也许还有用,可现在早已烛火对半,显然已过子时,已是新的一日了,那约定,早已失效。

    “哦,媳妇儿这是要为夫的与媳妇儿你只做君子,不与媳妇儿你,做夫妻了?”

    我露出一丝委屈神色来,装出比方才更可怜的模样来,可怜兮兮地瞅着自己的媳妇儿,时不时地还眨巴眨巴眼。

    “你……”

    琬儿顿时语塞,不觉嗔怒,脸上红晕更甚,对上我故作无辜的眸子,竟是有些哑巴吃黄连了。

    伸出手来想要推开我,可我整个身子都压了下来,忍不住在琬儿眉间落下一吻,惹得她心慌意乱,就连身子都有些微微发颤了。

    不待琬儿回过神来,我乘胜追击,吻上了她的眼,逼的她不得不合眼以抵御那吻中的灼热。

    我乘机在她耳边轻声道了句:

    “明日咱们再做君子,今夜,我想同琬儿你,做夫妻……”

    琬儿身子一怔,拽着我的衣角的手陡然收紧。

    “晨……唔……”

    琬儿的话语封缄在这火热纠缠的吻中,启开了她的贝齿,彼此的舌更进一步火热纠缠着,紊乱的呼吸变成粗重的喘息,最后逐渐变成了一阵阵舒服的叹息声了……

    琬儿拽住我衣领的手也因为浑身乏力而缓缓垂落,我轻抚着她火热的身子,循着她的臂弯,一路向下,顺势执过她的手,与她十指相扣。

    将琬儿的双手扣在了枕边,我不觉加深了这个吻,对她的压制已久的*也便如同脱了缰的野马,再也难以抑制,开始便得放纵自己的*,想要将自己深刻入骨的爱意,毫无保留地传递给对方……

    待两人都吻得浑身发颤,几欲气竭,这才有些不甘心地松开了彼此,周围氛围变得迷离而氤氲,再度对上彼此的目光,早已是沉迷地朦胧与*被激起的火热了。

    我低下头继续吻住了琬儿的嘴角,轻掠而过,一路吻住了她的耳垂,轻噬片刻后,顺着耳郭亲吻到耳背,随即用力吻住,脸颊来回蹭着她的。

    灵敏处被这冤家掌控着,琬儿忍不住扭动了身子,轻吟了一声,意识到自己失态后,惹得她片刻间便面红耳赤,想要推开这个人,可整个人都被压制着不说,力气也仿佛被瞬间抽尽,早已反抗不得,亦或是,根本就不想反抗……

    “晨,别……”

    琬儿声音急促而娇羞,还略带了一丝请求。

    我心中不觉一软,可这般亲热已经开始了,就根本没办法停下来了啊。

    我不禁转而埋首于琬儿的脖颈,在上面留下我一路攻陷的痕迹,身子紧紧地贴上她的,在她耳边深情表露道:

    “琬儿,我爱你……”

    闻言,琬儿的身子逐渐软了下来,从开始的略微婉拒,到逐渐接受,在我的温柔攻势下,变得顺从、温婉,以及主动贴合。

    这一切都让我内心狂喜不已,再也不能满足于这般火热的亲吻了,我渴望着更进一步的亲密的举动,悄悄手回了手,偷偷去解琬儿的长裙。

    待长裙逐渐褪下,琬儿那漂亮的锁骨与迷人的香肩逐渐露出冰山一角。

    正当我为自己这先手一步而暗自雀跃不已时,琬儿的手早已越过了我的衣领直接抚上了我的胸口,那温柔指间所传递的温热与爱抚,片刻间便让我丢盔弃甲,缴械投诚,浑身无力地压在了琬儿身上……

    片刻间,攻守似乎发生逆转,我腰间的细绳早已不知去向,没有细绳束缚的宽大袍子,立刻便松散开来,让所有的遮挡在这一刻变得毫无意义。

    这时候我才知道,什么叫一山还比一山高,可惜,懂得太迟了……

    琬儿的手并未因我陡然示弱而停止不前,她毫无顾忌地一路向上,攻城略地,当双手越过我的双肩,便顺势将我身上的长袍给彻底褪了下来。

    我几乎是不着寸缕地将自己展露在琬儿跟前了!

    只听到琬儿在我耳边轻柔一笑,嘴角的那抹弧度十分好看,声音邪魅中不失诱惑,柔声言道:

    “你说,我该拿你,如何是好呢?”

    我不禁苦笑一声,两颊却是一片绯红,吻住了她精致迷人的锁骨,随即含羞言道:

    “温柔一点。”

    “好。”

    话音刚落,琬儿一个转身便反客为主,占据了上风,俯首直视着我,嘴角上的那抹笑意更浓了。

    我认命地微微蹙眉,手也没闲着,顺势将琬儿的长裙也褪到了腰间,满眼□□灼人眼啊,我却瞧得入迷了,不愿轻易移开双眼。

    可以如此坦诚相见,令我不禁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

    ……

    夜色乌蒙,烛火早已熄灭,万籁俱寂,四周安静地放佛只能听到彼此平静而稳定的呼吸声。

    当我睁开眼时,周围的一切还显得朦朦胧胧,让我犹豫着时辰是否已过了卯时,只因多年的早朝习惯,还是会在将近卯时之时自然转醒。

    微微收紧了手臂,怕琬儿着了凉,从身后将怀里的人儿抱得更紧,彼此身子贴合着,好好躲进了薄被中,想将温度度给她。

    一时间温香软玉在怀,心中亦是十分眷恋和感恩,不知不觉间,身边已经有了这般重要的人儿陪伴,是上天的恩赐,亦或是自己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忍不住低头吻了吻伊人的香肩,却似乎将她惊醒了,只见琬儿的玉臂慵懒而随性地勾住我的项颈,随即转过身来靠在我怀中,温柔如水的眸子对上可我的。

    我心中一软,忙询问道:

    “可是吵醒你了?”

    琬儿随即温和一笑,收回手来顺势抚着我的脸,轻轻摇了摇头,道:

    “没,自然而然也便醒了。你可是要起身了?”

    我伸出手来附上她的,微微一笑,面上不觉露出腼腆的笑容来,言道:

    “昨夜似乎忘了自己还在戍卫营受罚呢,待会得早些偷偷溜回戍卫营去才成。”

    琬儿扑哧一下,言道:

    “现在才想起自己是戍卫营的执戟郎了?”

    我吐了吐舌头,笑着言道:

    “我昨儿个只把自己当驸马督尉了,私自留宿在公主营帐中,确实是胆大包天,罪该万死了,还请公主殿下宽宏大量,饶恕则个吧!”

    说完,又抱拳作揖了一番,惹得琬儿哭笑不得。

    琬儿随即轻轻抡了我一下鼻梁,面带娇羞,有些嗔怒地言道:

    “贫嘴!”

    话音刚落,琬儿便径直坐起身来,薄被轻轻跌落,胸前的那片春光也在半现半掩间,只见她轻轻拨弄着自己的长发,将它们绾起别到了一侧,挺直而优美的玉背就这般毫无保留地展现在我眼前。

    我瞧着不觉一痴,伸出手去随手拉过了自己的那件外袍,靠过身来将外袍小心披在了琬儿身上。

    琬儿被我的体贴入微触动柔肠,转过身来搂住了我的脖颈,随即在我唇边轻柔落下一吻,随即微笑着言道:

    “起身吧。”

    我先是一呆,嗯了一声,随即傻傻地笑了,瞧着琬儿披着长袍下了床榻,待到她随意将长袍系好,这长袍在琬儿身上倒穿出了几分仙风道骨的意味来。

    只见琬儿径直走去取出火折子,片刻后便将备用的烛火给点亮了。

    陡然的光明微微有些刺眼,可我很快便适应如初,看来是时候该起身了。

    待要穿衣起身来,这才发现我的长袍都给琬儿了,身边就只剩下琬儿的长裙了……

    我不禁抚额,这才意识到方才那一吻,极有可能是美人计,莫非,琬儿这是故意的?!

    “怎么,还不起身?”

    不知何时,琬儿早立在了床榻边,故作好奇的询问了句,嘴角的那抹笑意却是那般明显。

    “你,想让我穿长裙?”

    我一语便道破了琬儿心中所想。

    琬儿闻言,露出微微诧异的表情,随即便是恍然大悟,微笑着言道:

    “啊,对哦,驸马的长袍正穿在本宫身上呢,这可如何是好呢?”

    “……”

    琬儿随即一拍手,像找到了个好办法,笑着说道:

    “本宫不介意借长裙给驸马穿呢!”

    随即,便是一脸期待的表情瞅着我……

    果不其然,琬儿的目的就是想让我常女儿装给她瞧。

    意识到这点,我的脸又红了个遍,一时间竟也不知道是该答应还是该拒绝了,总觉得好害羞,完全适应不过来。

    琬儿凑过身来,双手抚过我的脸,让我正视她的眼,只听她轻柔在我耳边言道:

    “本宫还未见过驸马着女儿装的模样呢,想来,定然十分妩媚动人了……”

    言毕,琬儿嘴角露出一丝明朗的笑容来,十分明艳动人。

    我微微一呆,对于琬儿的请求我一向都竭尽所能为她达成,无论她让我做何事,我都会毫不犹豫地去做,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惜。

    既然她都说了想要瞧我着女儿装的模样,答应她又有何妨,虽然还是会有些害羞就是了……

    我微笑着回望琬儿,正欲点头答应,帐外却陡然传来侍女的呼唤声来,只听那侍女躬身立于帐外,恭敬言道:

    “禀长公主殿下,驸马督尉,太皇太后遣奴婢前来传达口谕,让驸马督尉卯时随百官参加朝会。”

    “知道了,你先去回复皇祖母吧!”

    “是,奴婢告退。”

    言毕,传谕女官便离开了大帐回去复命去了。

    琬儿有些不甘心地嘟哝着嘴,抚着我脸的手也不禁多了几分力,揉捏整治了我一番,然后喃喃道:

    “看来,驸马不用偷偷溜回戍卫营了,这次,就先放过你。”

    我不禁苦笑了一声,可心里却也着实有那么几分侥幸的。

    我的心思自然也逃不过琬儿的眼,只听接着说道:

    “不过不用着急,驸马,咱们,来日方长啊……”

    说完,笑着松了手,而我则嘴角抽搐,都快欲哭无泪了。

    哎,未来的日子,不好过咯……

    琬儿微微一笑,随即轻叹了句,道:

    “呆子。”

    随即便起身离了床榻,为了取了一套中衣、中裤来,嘱我换上,随即遣了人将驸马公服送了过来。

    待我穿好衣物,戴好鞋袜,琬儿也正好执着驸马公服和云梁冠入内室,我瞧着忙走过去从她手中接过衣冠,有些忏愧地说道:

    “怎好劳烦夫人,我自个儿穿戴便好。”

    “待你穿来只怕又得不伦不类了。”

    琬儿轻叹一声却让我瞬间红了脸,她这是笑话我第一次在她跟前自个儿穿戴公服那回呢。

    我顿时呆笑两声,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腮。

    “先到梳妆台前乖乖坐着,莫要乱动。”

    “哦。”

    琬儿一声令下,我哪有不从之理啊,便乖乖走到梳妆台前端正坐好了。

    待置好衣冠后,琬儿走了过来为我取下了桃木簪子,帮我重新梳理了发髻后盘好长发,又亲自伺候我穿好公服,腰间配好玉带,系好金鱼带和配饰。

    伸出手来稍微捋平了衣角上的褶皱后,顺势抚过了驸马公服胸口前绣着的那只武威麒麟,似想起什么一般,不觉微微一笑。

    我瞧着心中不免一动,故意倾过身去,在她耳边柔声问道:

    “在想什么呢,嗯?”

    “无甚啊?”

    琬儿俏皮地回了句,随即想去帮我拿梁冠过来,却被我拦腰揽在了怀里。

    她静静地伏在我怀里,又不能乱动,只能嗔怒道:

    “不许胡闹,好不易才帮你穿戴整齐的。”

    我不禁开怀一笑,缓缓言道:

    “我没有胡闹啊,只是突然很想抱自己的公主了,我的公主应该也很想抱抱自己的驸马的吧?”

    “哦,没脸没皮。”

    琬儿白了我一眼,脸上却泛起一层淡淡的红来。

    我不免得意一笑,将佳人搂在怀里又紧了几分,温柔地在她眉间落下一吻,随即感慨言道:

    “高辰此生可娶你为妻,夫复何求啊?”

    琬儿片刻间柔肠百转,伏在我怀里,温柔地唤着我的名,道:

    “晨……”

    我轻声回应着她。

    “嗯。”

    “我……爱你。”

    许是害羞,琬儿的话语也有些断断续续的。

    “嗯?”

    我嘴里是故作疑问,可心里放佛浸了蜜一般甜美。

    瞧着琬儿那气鼓鼓的脸,我笑着忙伸出手抚上了她的脸,深情回应道:

    “我知道哦,我也爱你,琬儿……”

    随即,情不自禁吻上了她甜美温润的红唇,辗转吸吮,温柔相待,一时间缠绵悱恻,两情缱绻,许久才有不舍分开,相对凝眸间,两人都红了脸。

    片刻后,军营中穿出一阵点卯号角,竟快到卯时了。

    我和琬儿都不觉微微一愣,忽然觉得,美好的时光总是如此短暂,相聚匆匆,相别亦匆匆……

    “那我,去上早朝了。”

    我温和一笑,柔声言道。

    琬儿虽心有不舍,却也只能微微颔首点头,随即想起一物,便急忙叫住了我,言道:

    “且等等。”

    说完,便往梳妆台那去了,过来时,手中多了一个黄稠布包裹着的小物事。

    我瞧着目光也变得柔和了,言道:

    “这,莫不是凤佩?”

    被罚到戍卫营那日,深怕凤佩会有所损伤,临去前我特意摘下这块凤佩交给琬儿,央她替我保管的。

    琬儿柔声一笑,随即打开小包裹,果然,那块翠绿的凤佩安静地躺在其中,和凤佩在一起的还有我送给琬儿的那枚同心结相思扣,和那根生死同心绳。

    “把凤佩戴上吧。”

    我静静地瞧着琬儿,脸上满是是温和、宜人的淡然微笑。

    我沉吟了片刻,随即微笑着点了点头。

    “嗯!”

    我从琬儿手中接过小布囊,而琬儿则从中取出凤佩亲自给我戴到脖颈中,藏在了衣领内。

    而我则取过了那枚同心结相思扣和那根生死同心绳,将相思扣缠在了琬儿手中,又将那根红绳再一次好好地系在了琬儿纤细的手腕上,随即合上了她的手掌,相思扣被她紧紧拽在掌心。

    我温柔地在她手背上深情一吻,所有想对她说的话,想同她述说的情意,都在这一举一动中,一颦一笑里,传达得淋漓尽致了。

    待我将梁冠戴得整齐了,朝琬儿温柔一笑,道:

    “那,我出门了。”

    “嗯,早些回来。”

    我与琬儿相视而笑,随即,我转过身去,移步出了大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