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61章 易子而食,析骸以爨
    就这般又过了两日,戍卫营的日子过得平淡而波澜不惊,唯一的变动大概就是几个驸马督尉被上司刻意分开执勤,很显然,这应该是太皇太后示意的,这其中的原因不仅有几位驸马督尉这些天的一些荒唐行径,更重要的原因还是几位驸马督尉竟主动上表请战,虽然几次都被压下来了,可此事却在几大家族的内部造成不小的影响。

    其中态度最为坚决的就数二驸马穆宴和三驸马嵇穅了,也因此,无论是他们的父亲大人还是家族中的长老叔伯们,一批又一批地请求面见太皇太后陈情表述,坚决反对让他们入伍从军。

    为此,太皇太后还私下召见了我,同我好一番详谈之后什么都没说,便让我先行退下了。

    之后,我们这几个驸马督尉就被上司给刻意分开了,倒是四驸马刘季还同我一处执卫,而我们的职责除了原来的守卫宫门还多了项任务,那就是外围巡城,虽然辛苦了些,倒也比一直戍卫宫门要有趣自由得多了。

    今日宫门戍卫任务也顺利完成,等下一班郎官前来接替后,也已经是午时三刻了,一直守卫宫门也无法按时进午膳,肚子空空如也。

    四驸马刘季也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了,让他赶紧去火头营找些吃食去,我代他先回戍卫营做登入报道后再去寻他。

    刘季想想也是这个理,虽然现在过去想来也没多少吃食可寻了,但是早点去还是能多拿到几个窝头,到时候也可以多分些给大驸马。

    想我恭敬揖礼后,刘季便快步往火头营那去了。

    我则接过两人的长戟和腰刀先回了戍卫营将这些兵刃上缴,然后做好登记报备,待脱下了一身皮甲,之后走出了戍卫营。

    今日的日头也有些毒辣,虽早已过了夏季,却也没费多少功夫,便让人后背湿了一大片。

    我不禁拉起袖子擦了擦额角的汗珠,便往火头营那边去了。

    正行至半路,恰好碰见一队巡逻人马从旁经过,忙站立一旁让开道来。

    这队人马整装严肃,行进有度,军士严明律己,队列整齐,足见领兵之人执法甚严,见他们的盔甲、装束便知道这队人马是御林军了。

    能将御林军训练成眼前这般精锐的,非高韦不做他人之想了。

    果不其然,待这对人马走过之后,身着一身光明铠甲的高韦便携同着他的副将,两骑一前一后也朝这边度步过来。

    我不觉有些感慨,高韦不愧是将来的统兵大将,这一举一动,越发有将军威仪了。

    在不远处,他一眼便瞧见了我,待靠的近了,便下得马来,朝我恭敬抱拳揖了一礼,言道:

    “竟不曾想在此处遇见兄长了,兄长这是打算去往何处?”

    我微微一笑,心中却有些忏愧的心思在里头,高韦现在是形貌是越发威武健壮了,这一靠近便是英气逼人,相形比较之下,我这个做“兄长”的,反更显得羸弱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腮,言道:

    “正打算去火头营。”

    “还未用过午膳?”

    “嗯。”

    “为弟这倒还有些肉干,兄长若是不嫌弃的话……”

    “有酒喝么?”

    我突然间很想喝酒了。

    高韦轻笑了一声,反问道:

    “不是说过请我喝酒么?这会儿倒是向我讨酒喝了。”

    这会儿我才想起好像是曾说过要请他喝酒来着,是在上巳节那次吧,这顿酒还是他硬讨过去的呢!

    “有酒的话就别废话,咱哥两个还分什么你我啊!”

    他那将军的派头还是到别处耍去,我这可不吃他这一套。

    话一说完,也不等他回话,便自顾自地寻了棵大树下的阴凉处随心盘腿坐了,还时不时地催促他动作快些。

    高韦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便示意他的副将将肉干和两袋装了酒的水袋递了给了自己,随即挥手让副将退到远处去,便也步入了树阴下,与我对面而坐了。

    将水袋递给了我,我一脸惊奇地从高韦手中接过水袋,拔开了木塞,一股酒气即刻扑来,气味浓烈,倒不像是平日里喝的那些个黄酒。

    我不禁啧啧两声,似乎也没想到,高韦什么时候也学会嵇穅那招“明修栈道,暗度成仓”了,居然也懂得用水袋来装酒了。

    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虽然高韦酒量一向很好,可他治军严明,练军之时更是滴酒不沾,这会儿可倒奇了,他这水壶里不仅装了酒,而且装的似乎还是烈酒。

    我明知故问,道:

    “这是何酒?”

    高韦将肉干置我跟前,随即将头盔先脱了下来,露出朗星剑眉,威武仪表,听我发问倒是先伸出手来按下我手中的水袋,指了指肉干,说道:

    “先吃几块肉干垫垫肚子,这酒太烈,不是一般人可以喝的。”

    我撇了撇嘴,心中不服,言道:

    “我酒量有那么差么?”

    “这是烧刀子,味浓烈,似火烧,若是空腹喝很容易就醉死过去,劝你还是不要轻易尝试的好。”

    我心中暗自嘀咕了一会儿,虽然很心中很不甘心,但是高韦的劝诫也不可不听,最后还是先把水袋放下,去抓肉干来垫垫肚子也是极好的。

    待我将肉干送入口中后,才发现这肉干似乎格外鲜美,也不知是不是被饿着了,不觉又多吃了几块,边吃着便问道:

    “这是什么肉,竟如此美味?”

    高韦见我听从了他的建议,选择了先吃肉,嘴角也浮现出一丝笑意来,瞧着我吃得正香,随口回答道:

    “这是鹿肉。”

    一听是鹿肉,不知为何,我突然就没了胃口,正嚼在口中的肉是吞进去也不是,吐出来更不行了。

    “放心,这不是母鹿,是公鹿。”

    高韦随即加以解释。

    我不禁白了他一眼,硬是把口中的肉都给吞了进去。

    “该说你妇人之仁呢,还是该说你太过感情用事了?”

    我不禁冷哼了一声,以表达自己的不满。

    高韦的话语在我听来格外刺耳,可他就是这样,即便我不乐意,他觉得该说的话还是会说出口。

    “为了一头母鹿,你竟主动去挑衅独孤信;因为你感情用事,才会受元恪挑拨与他大打出手,堂堂驸马之尊,竟也成了‘看家护院’,不觉羞愧么?”

    我抿着嘴,心中有些窝火,最后也只是甩了袖子,气恼言道:

    “那些人爱说什么便让他们说去!”

    嘴长在他们身上,他们自说他们的,我又不会掉一块肉,少一根骨,毕竟从一开始,我就是高家的不肖子孙了。

    “你似乎忘记了师傅的教会了,儿女情长,英雄气短,你若再不赶紧从此等藩篱中及时抽身,只怕将来也难逃此等命运了。元恪之事,不就是最好的证明么?”

    我不觉有些惊讶,高韦竟然连此事都已知情了么?

    “你都知道了?”

    “若你所问的,是他故意为难你的原因的话?”

    元恪故意为难我的原因么?

    呵呵,若非是我那愤怒地一拳,恐怕就连我也不会想到,原来元恪三番五次针对的我的原因,竟会是因为一个人。

    当我将元恪打得满脸鲜血之时,他突然发了狂一般对我大吼大叫,直呼着若是我有本事就当场将他打死,然后他大声嚷嚷道:

    “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是你,高辰!为什么她会为了你而死,为什么?”

    在那一刻,我陡然醒过神来,死死揪住他衣领的手也逐渐松了力道,因为元恪已经边发着狂,边哭着不断喊着一个人的名字。

    柳絮,柳絮,柳絮……

    在那一刻,我又再一次不得不面对自己曾犯下的过错,在那场不可挽回的错误里,深深沉沦其间的,原来不仅仅有我们,还有别人。

    我甩开了他的衣领,恶狠狠地死死瞪着元恪,然后用威胁的话语在他跟前说道:

    “你可以针对我,但是坦若你再敢出言辱及她一言半语,我他爷的整死你!”

    我只知道我从未像那时候那般口出恶毒言语,即便眼前这个人之所以会活的如此痛苦,与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

    拿起水袋,一仰头便将酒送入口中,这酒果然烈得紧,才刚一入口,便差点让我没呛住,待酒顺利入了喉,整个胃都感觉火辣辣地在翻滚了,而脸片刻间便红了。

    “这酒,真不亏叫烧刀子啊!”

    “当然,因为这酒更多时候不是用来喝的,而是用来清洗创口的。”

    高韦说完,也拔开了自己手中水袋的木塞,高举水袋,也将酒往自己口里送。

    可他喝酒的模样可比我要豪气多了,至少不会因为喝烧刀子而呛到喉咙吧。

    我不禁向他投了个大拇指,赞叹道:

    “真英雄也!”

    不仅仅是因为这酒,更是因为将军百战沙场,豪气干云,用此等烈酒来清创,再用烧红了得络铁将创口连肉烫平,以作止血,这般情景光想着就让人冷汗淋淋了啊!

    “我话语说得重了些,你别放在心上。”

    许久后,高韦竟会出言加以宽慰,许是瞧见了我一脸呆然的模样了吧。

    我摆了摆手,咧嘴一笑,说道:

    “不,你没说错,也许我将来的命运会是如此。”

    “怎么,才受到这么点打击就想退却了?”

    我冷笑了几声,正声言道:

    “我没有退却,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该做什么。”

    听到我的答案,高韦并不觉得诧异,然而觉得理所当然。

    “这才是我认识的高辰。”

    “哦?”

    我突然有些好奇,在高韦眼中,我是一个怎样的人了。

    “真要我说?”

    高韦的语气里半点迟疑都没有,即便我说不用了,他也将话说出口的。

    “说吧。”

    我还得故作好奇,如此询问道。

    怎知,高韦如此简单明了的道了句:

    “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我才刚抿了一口的酒,就这般都被我给喷了出来,咳嗽了几声,不禁大声问道:

    “你这究竟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啊?”

    高韦笑而不语,待我气顺了,才开口言道:

    “你可还记得,我两人是因何而说上第一句话的?”

    我笑了两声,不觉也想到了幼年时候的那段往事来,那时候的高韦可以说是眼高于顶,完全没把我这半途成为他兄长之人放在眼里,因为他从第一眼看到我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打心眼里瞧不起我,即便我是高家的长子嫡孙。

    后来,我也入了国子监,虽然周围的人都知道我是高韦的兄长,可所有人也都知道,高韦从未将我视作他的兄长。

    高韦从小时候开始就极有气势威严,同龄的孩子都怕他,自然不敢去招惹他,顺从他的人也就更多。

    许是从高韦对我的态度里擦觉出高韦对我的不屑一顾,一些顺从高韦的,嫉恨高韦的,都开始有的没的来找我的茬。

    我开始的反应应该也让他很失望吧,只懂得隐忍退让的我,让这时候的我回想起来,都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所以到了现在,我似乎可以稍微理解当时高韦的想法了。

    这一切都改变,皆源于与那位小士子相遇之后,那之后,我知道了,自己绝不能只懂得隐忍退让,有时候就该主动出击,而且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要一击即中。

    所以那之后不久,我直接找到了高韦,乘他不背,在他脸上留下了第一个拳痕,而且,那也是唯一的一次。

    因为这拳之后,我被高韦打得很惨,不仅两只眼睛都被打肿了,还被他气愤地在地上摔来摔去,可每次我被他摔倒,都会拼命地站起身来,他又将我摔倒,我又挣扎着站起身来……

    我也不知道这样来来回回一共折腾了多少次,我知知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了,唯一清楚的是一定要在站起身来,无论如何都要再站起身来!

    可等我将要失去意识摔倒在地之时,却是高韦及时出手扶住了我,在那一刻,我在高韦眼中看到了自己狼狈不堪的身影……

    “若不是你这般胡搅蛮缠,我是不会理会你的。”

    想起那段往事,高韦也是难得地说出自己的一番感慨来。

    “哼,胜者的姿态真是令人恼火,你倒是轻描淡写,我可是被你打得在床上躺了整整半月有余啊。”

    “那只能怪你技不如人,还不自量力。”

    听到高韦的反讽,我倒不已为悖,反而嘴角微微上扬了。

    “虽然最后得益最多的,是你……”

    之后,高韦不得不将这句话说出了口,这就是他高韦佩服他高辰的一点了。

    因为高辰他从不会做无用功,但有所为必有所求,而且最终,他所求之事都会尽数如他所愿。

    过去是如此,现在,亦是如此……

    “哎,那我就当你是在夸我了。”

    我最后有些慵懒地伸了伸懒腰,也许是醉了,身子竟然开始泛着疲惫。仰起头来瞧着头顶的这片绿荫,这一枝枝一簇簇的,已经逐渐开始泛黄的叶片,在阳光的折射下泛出特别的光泽,有些耀眼。

    我没有低头,只是轻声问了句,道:

    “北齐之战,你有把握么?”

    我已断定,皇祖母此次定然会重要高韦的,这是高韦实现自己平生报复最重要的一步,也是我们策划了许久后的最关键的一步。

    “你说呢?”

    高韦依然是那个骄傲狂妄的高韦啊,可即便他狂傲,也狂傲得有底气,有气魄。

    我笑着身子后仰躺到草地上,将空了的水袋置在了一边,双手枕在了脑后,说道:

    “还是这般狂妄,这是病,得治!”

    说完,我便闭上了眼睛,开始呼呼大睡起来。

    高韦见状这才注意到,不知何时,这水袋里的酒都被我喝得一点不剩了。

    难怪这会儿整个人都醉晕过去了呢?

    高韦仰头亦将水袋里的酒也喝得一干二净了,不过片刻脸上也微微泛红,只是他的酒量比高辰要好得太多了,整袋酒下去,依然精神奕奕,目光矍铄。

    瞥了一眼那个早已睡过去的,高韦的嘴角露出难得意见的俊雅的微笑,随即将身后的披风也一并解了下来,站起身来走到高辰身边,脚步依然稳健,随即蹲下身来将披风盖在了高辰身上。

    高辰本就是个俊逸的少年,如今喝醉了酒脸上带着独有的红晕,呼吸沉静而平稳,也就只有他这般随心随性的性子,才敢这般喝醉了就躺在原地呼呼大睡的。

    就这样静静地看着高辰,高韦的脑海里不觉闪过一些尘封已久的回忆,令他不得不感慨,他的这位兄长真的于别不同,身子廋弱不说,就连这爱哭的性子,怎么看都不觉是个堂堂七尺男儿,可他却比任何人都要执着,也比任何人心中要充满慈悲。

    十一岁那年,有一晚他无意间瞧见了高辰看着一本书在默默流泪,自那之后,高韦便再也无法从脑海中忘却他静默流泪的模样了……

    后来,高韦知道了,当时高辰看的是《左传》,而他当时看的那段,上面写着的一句是:

    华元曰:敝邑易子而食,析骸以爨。

    ……

    瞧着高辰那透着红晕的脸,高韦不知为何,如同着了魔障一般,突然想要伸出手去触摸那一片红晕,当他宽大的手掌行至半途之时,高韦才陡然清醒过来,有些仓皇地将手又给收了回来,立刻站起身,退后了几步,片刻间便离高辰远远的了。

    “高统领。”

    身后,一声悦耳犹如银铃般的声音传来,却令高韦不觉有些心惊。

    回过身来时,便瞧见一身白衣如雪的美丽女子在身后不远处静立良久,高韦瞧见了来人,忙低头抱拳行礼道:

    “末将高韦,见过长公主殿下!”

    高韦不觉暗自心惊,自己方才竟然失神至此,竟有人靠近都未曾察觉到。

    琬儿微微颔首示意,高贵典雅,雍容气度,一派公主风范。

    瞧着因喝醉而呼呼大睡的驸马,琬儿不觉叹了口气,缓缓度步走到驸马身边,言道:

    “劳烦高统领照顾驸马了。”

    “末将惶恐。”

    没过多久,伺候在公主身侧的婢女们也陆续赶了过来,而阿正也提着食盒在后头跟着,来到此处,陡然间见到了二爷高韦也在此处,微微一愣。

    “高统领公事繁忙就请先行,驸马便交给本宫来照看吧。”

    琬儿语气温和,令人如浴春风。

    “是,末将先行告退。”

    高韦恭敬行了一礼,也不多做逗留,便转身离开了。

    待高韦走远了,琬儿才缓缓跪坐于驸马身侧,瞧着驸马如此安心熟睡的面容,心中也不知是何滋味了。

    方才高韦的一举一动,她都瞧在眼里了。

    伸出手去拂过驸马的眉眼,可能是因为喝醉的缘故,眉间还泛着热,只怕到时候即便是酒醒了,也会头疼欲裂,肠胃不适了。

    从怀中掏出青色瓷瓶倒出两颗清香药丸来,唤来了阿正取来水袋,扶起她的头就着水将药丸给喂了下去。

    阿正瞧着如此尽心尽力照顾自家公子的少夫人,心中亦是怀抱十二分的感激之情,瞧了眼放在一旁的食盒,里边是太皇太后赏赐给几位驸马督尉的吃食,还特意恩准了几位公主殿下亲自给驸马督尉们送过来的。

    阿正随着少夫人寻了公子一路,好不易寻到了公子,却不曾想公子爷竟然喝得酩酊大醉,只怕少夫人瞧见了,又不免心中难过了。

    “公主殿下,驸马爷他……”

    阿正想说些什么好让少夫人宽心,只因周围有宫女侍婢在,阿正也得顾及宫规礼仪,不敢有所僭越,也跪在了一旁,好生伺候着。

    “没事的,阿正,你带着众人先退到一边,这里本宫来看着便可,去吧。”

    琬儿轻声吩咐了一句,阿正连忙点头称喏,这便领着宫女侍婢几人都离得远些了。

    待在周围又恢复了平静,琬儿静处于驸马身侧,也是良久沉默不语。

    也不知过去多久,驸马于醉梦中忽而说起胡话来,似正坐着什么梦境,喃喃自语着,愣是听不清她都说了些什么,琬儿急切地伸出手去抚着她的眉间,却陡然被她拽住了手,只听她似醉似梦地唤着琬儿的名字来。

    “琬儿,琬儿……对不起……”

    说到最后,眼角竟不觉滴出泪滴来。

    琬儿闻言,不觉有些心如刀绞,这冤家心里究竟还藏着什么委屈,竟惹得她在睡梦中都如此不等安宁?

    沉默了良久,琬儿终忍不住俯下身来在她耳边轻声叹了句:

    “你这冤家,有时候对你,真的是又爱又恨啊……”

    ……

    待我转醒过来,已经是快到酉时的事情了,好不易睁开了眼睛,目之所及,是树枝枝叶间的纵横交错,而原本记忆中正午有些刺眼的阳光,此刻也逐渐暗淡下来,可见现在时辰也是越发晚了。

    我急忙挣扎起身,盖在身上的披风也随之落下,这才急促忆起自己为何会睡在此地,定是同高韦喝酒时醉过去了,心中不禁暗自感慨,这烧刀子当真不是一般人可以碰的烈酒啊!

    不禁伸出手去拍了拍自己的头,想让自己变得更清醒些,这才发现自己的头并没有如同以往宿醉后的头疼欲裂,更没有精神不济,正对此异象暗自惊奇。

    身边,一个急促的声音传了过来,只听这人说道:

    “公子爷,您重算是醒了。”

    我循声瞧了过去,却正好一眼便瞧见了阿正殷勤关切的神情,不禁有些奇怪地问道:

    “阿正,你怎么会在这里?”

    “公子爷,您喝醉了,在这儿睡了好几个时辰呢,要不是……”

    话到半截,阿正突然住口不再说下去了,只因为从另一处传来一阵熟悉而又轻盈的脚步声。

    我不觉面色发白,当这人度步到我身边时,我突然觉得有些天旋地转了。

    耳边,突然传来她温柔可人的询问:

    “驸马,睡得可还安稳?”

    “公,公主……”

    我吓得登时三魂没了六魄,说话也如同舌头打了结,都不顺溜了。

    只见琬儿面色无异,在我身边缓缓地端坐下来,与我四目相对,随即拿出丝帕来,仔细地为我擦拭额角的薄汗,十分温柔贤惠。

    我不觉呆呆一笑,伸出手去牵住了她的,这才知道,原来她竟然一直都在自己身边未曾离去,难怪自己明明喝醉了醒过来却没有头痛欲裂之感了。

    “我方才喝醉了,你可生气了?”

    这回我没有急着先道歉,因为我觉得琬儿似乎并不希望听到我说抱歉的话语。

    “那就得看你是故意为之还是无心之失了?”

    琬儿的淡淡一笑,脸上未见丝毫愠色。

    “喝第一口时候是故意的,可喝醉了却是无心的。”

    我挠了挠腮,颇为认真的回答的。

    “巧舌如簧。”

    琬儿十分爽快地给了我这四字评语,我也只能虚心接受了。

    “刚好,我让人给你泡了杯解酒茶,温度正好,把它喝了吧。”

    琬儿微微示意,阿正便立马小跑过去从侍女手中接过解酒茶恭敬地递给了琬儿。

    而琬儿在确认茶碗的温度并不烫手后,便将茶递给了我。

    如此荣宠加身,我如何能不感激涕零啊,立马从琬儿手中接过茶碗,片刻间便将茶水喝了个底朝天。

    待我喝完茶水,琬儿又接过茶碗递回给了阿正,紧接着又问了句:

    “饿了么?”

    听琬儿这么一问,我这才想起自己除了吃过几块鹿肉,之后也没吃过什么了,这会儿确实是真饿了。

    忙点了点头,言道:

    “嗯,饿了。”

    听我说饿了,阿正立马将食盒也提了过来,在我跟前逐一揭开,里边居然不仅有糕点,还有清香的米粥呢。

    我一瞧见,就不觉食指大动了。

    “皇祖母今日赐宴,可惜你错过了,好酒好菜都招呼别人了,你也就只能将就着吃清淡的米粥和糕点了。”

    琬儿在一旁露出颇为惋惜的神情来,而阿正则偷偷在我耳边轻声提醒道:

    “这些都是少夫人亲自为公子爷你做的。”

    说完,阿正便乖巧地退到一边去了

    我闻言,不觉露出腼腆的笑容来,忙摆手说道:

    “不可惜,不可惜,失之桑榆,收之东隅嘛。”

    只要是琬儿为我做的,无论如何我都得把这些东西给吃个精光。

    琬儿随即将米粥和糕点都放在了我跟前,手托着腮,静静地在一旁瞧着我吃得津津有味,嘴角也不觉露出一丝难得的笑意来。

    “今日皇祖母赐宴了么?”

    我这才思滤到了问题的重点,边吃着糕点边问出这个问题来。

    “嗯。”

    琬儿轻应了一声。

    我瞧了一眼那食盒,又联想起了皇祖母竟亲赏食盒下来给驸马督尉,而且还恩准让公主前来,可想而知,皇祖母是有心赞同几位驸马督尉所请了。

    “这般说来,皇祖母必然会同意二驸马和三驸马所请了。”

    琬儿闻言,微微叹了口气,言道:

    “你也想从军入伍,是么?”

    我不想隐瞒琬儿,随即点了点头,言道:

    “嗯。”

    琬儿微微一笑,只是这笑容里边,有丝落寞在里边,只听她夸奖着说道:

    “我的驸马果然是勇气可嘉呢。”

    “琬儿……”

    我突然有些莫名心疼了。

    琬儿笑容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平静,波浪不惊,只听她淡淡言道:

    “若我不允,你还会执意于此么?”

    我察觉到了琬儿的异样,并不想过于逼迫她,只能是退而求其次,语调放缓,慢慢柔声言道:

    “皇祖母并没有恩准我的请求。”

    怎知琬儿之意并不在此,她又紧紧追问道:

    “回答我的问题,若我不允,你还会执意于此么?”

    我心中不觉一阵刺痛,将糕点好好放在了一边,旋即紧紧地抱住了琬儿,好生宽慰道:

    “你若不愿我去,我便不去,好么?”

    琬儿将脸埋进我的怀里,身子竟有些微微发颤,只听她用略显低沉嘶哑的声音不断重复道:

    “你不能去,你不能去啊……”

    琬儿突然变得胆怯了,她在害怕,害怕眼前这个人若是亲眼看到一些事情后,那她们两个可能就真的回不到从前了……

    我的心痛如刀割,抱着琬儿又紧了几分,不断点着头,向琬儿承诺道:

    “我不去,我哪儿也不去,好么,琬儿,我答应你,你不允,我便哪儿也不去。”

    在听着我一遍又一遍地在她耳边承诺着哪也不去的话语,琬儿紧拽着我衣角的手,来回松紧了好几次,放佛内心正进行着一番激烈的天人交战,最后,当她伸手轻轻推开了我,脸上充满了疲惫与忧伤,紧接着听她急切而又淡漠地问了一句,道:

    “你会害怕么,若我变成另一个可怕的我,你,会不会害怕?”

    ……

    那晚,琬儿突然情绪失控,紧紧抱着我,突然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晨,若是有一天我变得不像我了,那你,还会如同现在这般,爱着我么?”

    ……

    我当时并不算是真正明白她这句话中所包含的真意,可当这个问题再一次放在我眼前,令我避无可避之时,不知为何,现在的我却突然清楚地明白过来了,这问题的背后代表的究竟是什么了。

    而我也在此时才深刻地体会到了,琬儿当时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向我问出这个问题的。

    那是恐惧、罪恶、痛苦,以及绝望……

    琬儿的本性是善良的啊,也许正因为这份善良,才害了她。

    这样的心情,这样的恐惧,这样的罪恶,只因我也曾深切体会过,所以我能读懂琬儿眼中的绝望,可我却还不知道该如何将她从这份绝望里拯救出来,因为我早已失去了那样的资格了啊!

    若是无法将她从罪业之中拯救出来,那我愿与她一道沉沦业障,永堕尘劫……

    伸手温柔地抚着琬儿的脸,我鼓起毕生的勇气,想向琬儿坦诚我曾犯下过的罪业。

    “琬儿,我并没有你想象的那般好,其实我……”

    正在此时,从不远处隐约传来几句呼救之声,不过片刻,那声音也便越发近了,待众人听得仔细了,这分明是四驸马刘季在大声呼喊着:

    “救命啊,救命啊!”

    我和琬儿不觉大吃一惊,忙收拾各自心情,待彼此稍微平稳了情绪后,正准备起身去看看情况之时,只见刘季朝我们这急忙奔了过来,而刘季身后一直有人对他穷追猛打,待瞧清楚那人是谁后,我与琬儿脸上顿现错愕表情。

    那追着刘季狂奔一路,穷追猛打之人,不是四公主萧玲,又能是谁?

    难怪乎刘季都一路狂奔呼喊救命许久了,都未见一人敢出手及时相助的。

    他们夫妻二人的私事儿,哪轮得上别人插手啊!

    刘季一瞧了我,便如同看到救星,不管三七二十一地便往我这奔了过来,边跑还边喊着:

    “大驸马救我!”

    而身后,四公主萧玲也毫不示弱,追着刘季喊道:

    “刘季,本公主看你往哪儿跑!”

    我和琬儿瞧见了脸色不禁一便,两人同时出声呵斥道:

    “刘季,你们在干什么?”

    “玲儿,还不快住手?”

    ……

    刘季一把躲到了我身后,而四公主在见到长姐后也立马停止了追捕,一脸气鼓鼓地盯着刘季瞧。

    “你们这般,成何体统?”

    这回,我也是动怒了,不觉便摆出了大驸马的气势来,将这小两口都怔在了原地。

    哪知四公主萧玲先是抽泣了几口,咋见大驸马动怒又将那刘季护在身后便是要存心袒护刘季了,这鼻子一酸,转瞬嚎啕大哭起来,扑到了琬儿怀里,边哭着边指着刘季说道:

    “皇长姐,你要给玲儿做主啊,刘季他,呜呜,刘季他欺负玲儿……”

    琬儿护妹心切,好生安慰玲儿一番,转而瞧了瞧刘季,便是想让他将话说个清楚明白了。

    刘季忙矢口否认,恭敬言道:

    “兄长和长姐容禀,刘季绝不敢欺侮玲儿的。”

    “你还是你没有欺负我?我不让你去从军,你便凶我!”

    萧玲一言,便将这小两口的矛盾给点明了。

    我和琬儿都顿觉有些筋疲力尽了……

    一听此语,刘季也不敢再为自己辩驳了,想想不久前,他确实因此事同玲儿起了争执,以往一直都是玲儿说什么便是什么的,可这回刘季想自己做一回主,他也想同几位哥哥一般,入伍从军,杀敌报国。

    可玲儿就是不允,气急了还说他胆小如鼠,本事稀疏,根本就不是上阵杀敌的那块材料!

    刘季也被激怒了,直斥玲儿就只知道玩乐,她如此阻挠自己入伍从军,就只是担心他走后没人陪她玩儿罢了!

    怎知这胡话一说出口,玲儿便露出十分伤心的模样来,气愤地直接甩了刘季一巴掌,还没等刘季反应过来,玲儿的粉拳又如雨点般落下,当真是拳拳都下手不容情啊!

    无法了,玲儿贵为公主殿下,刘季一直谨记这点,被打了虽然气恼,可也绝不敢还手,更何况玲儿是女子,刘季也就更不敢如何了。

    虽说不能回手,可也不能就这般任由着她打吧?刘季也不傻,扑了个空隙便发足了劲往外跑,哪知玲儿是被伤透了心,竟也不顾公主尊荣一路追了出去。

    这时候刘季知道害怕了,边跑还边喊救命,原本指望有人来帮帮他的,却没想到周围的人在看到追他的人是四公主之时,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保持沉默,放佛当作没看见一般。

    再到后来,事情的发展就到了这个地步……

    既然四公主萧玲都直接控诉了,那我这个做大驸马的便也不得不管了。

    随即回头一脸严肃地追问刘季,道:

    “刘季,四公主殿下所言,可都属实?”

    “我,我只是想杀敌报国……”

    我正声回应道:

    “我应该同你说过,你不能去。”

    “可皇祖母都同意二哥和三哥所请了。”

    “你年纪还太小,不在应征之列!”

    刘季急了,言道:

    “到底是因我年纪尚小,还是因我身为驸马督尉之故?”

    这混小子竟将怨气尽数归于公主殿下身上,真是何等的不明事理。

    “住口!”

    我不禁大怒,揪住刘季衣领,呵斥道:

    “立刻去向四公主殿下赔礼道歉!”

    刘季此时才自觉失言,可却又跌不下颜面,紧抿着嘴就是不说话。

    萧玲闻言,心中悲愤,只觉心中阵阵疼痛,反诘道:

    “刘季,你这是怨我么?怨我嫁给了你,成了你的绊脚石,是不是?”

    边说着,眼泪也不争气地掉落下来,早已是心凉如水了,点着头言道:

    “好,我以后不再碍着你便是了。”

    说完,边哭着边转身跑开了。

    “玲儿……”

    刘季瞧见萧玲哭的梨花带雨,伤心欲绝,顿时追悔莫及,急忙挣脱了束缚,慌忙一路也跟着追了上去。

    ……

    琬儿本欲追上去却被我拉住了手臂,再顺势将她揽进了怀里,随即我嘱咐阿正几句,道;

    “阿正,你带人一道跟上去,好好看护着。”

    “是,公子爷。”

    阿正领命急忙也跟了过去。

    轻轻抚着她的后背,我柔声宽慰道:

    “可是伤心了?”

    只听琬儿在我怀里轻声叹了句。

    “玲儿她,长大了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