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54章 一丝杨柳千丝恨
    一丝杨柳千丝恨,三分春意二分休。

    河堤两岸,垂柳依旧郁郁葱葱,万条垂下,随风舞摆,如同仙女作长袖舞,婀娜多姿,美丽迷人;湖中波光粼粼,微风,泛起阵阵涟漪,绿影随风,水中绦影,相互映衬,十分可爱,仿佛逝去的春意在这一刻被留在此处。

    每当到了离别之时,总会选在这样一处有杨柳之地,这倒并非有意为之,而是送君出郊外,便常可见一排杨柳迎风招展地婀娜身影。

    柳,有留之意,折柳送给即将道别的故人,以作依依惜别之情,倒给无数离别,多添了几笔愁绪。

    今日这场送别,正是为了卫明伊这丫头设的

    瞧着眼前这一主一仆两个单薄身影,两批马儿身上的那几样数也数得过来的背囊物件,便可知道,明伊这丫头想要轻装简行游历五湖四海、名山大川的念想是真打算兑现了,明明好不容易才成了画图署的第一位女子首席御用画师的

    虽说如此,但是瞧着明伊眼中的明亮,和一脸的期待神态,我还是挺羡慕这丫头可以走出这北魏都城到外边更加广阔的天地去多多见识和历练。

    古语不是也有言过么:破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这丫头也有属于自己的路要走呢,只不过前路漫漫,亦有危险相伴,我也只能望她一路平安,好生珍重了

    瞧着眼前这两位女扮男装的一主一仆,言行当中倒也颇有些男儿形态,微微一笑,言道:

    “就带这些东西够么”

    我有些担忧的问了句。

    明伊倒是一脸随和,笑着言道:

    “该带的都带齐了,衣物这些也只挑了两三件穿得习惯的,这一路上也够用了。”

    我微微一笑,言道:

    “出门在外得带够盘缠,若是不够,我这还有一些,你尽管拿去用。“

    说完,便将早已备好的钱袋递给她,却被她拒绝了。

    只见这丫头指了指马背上自己的画筒子,十分自信的说道:

    “谢谢姐夫好意,我此行是去增广博闻,游历山水的,并非只是贪图玩乐,而且我这一手绝活,相信到哪儿都饿不死自己的。”

    这丫头同琬儿十分投缘,琬儿收了她做义妹,是以私下两人以姐妹相称,故而也变改口称呼我为“姐夫”了。

    这丫头这般乐观,也不知是真知道其中辛苦还是将一切都想得太过简单,要知道一个男子出门在外尚且艰难过活,更何况是她这样一个涉世未深的姑娘家了。

    我不免露出担忧的神色来,只听她继续说道:

    “而且出门在外若是带太多的银钱,只怕会引人侧目,若是被宵小瞧见,免不得图遭横祸,凡事还是小心为上的好。”

    听她说的头头是道,倒觉得她早已不是第一次出门了。

    “好吧,你若是只在北魏境内游历便尽量走官道,莫要贪图行速独自行那些偏避小道,山中常有贼匪、野兽出没,你能避则避,好生照顾自己。”

    我边说着,边便身后披着的一件灰色斗篷解了下来,在手中折叠好,递给了明伊,见她又欲拒绝,便一脸不容置喙地表情,对她说道:

    “这斗篷看似普通,到了寒冷之地,披在身上倒也暖和,你衣物带得少,眼瞧着秋分过后便是冬至,这斗篷便戴在身上防寒保暖吧。”

    明伊还是稍感迟疑,不敢伸手去接。

    “长者赐,不敢辞。你既叫我一声姐夫,这斗篷如何收不得”

    听我这般说,明伊便不再犹豫,高兴地收下了斗篷,把斗篷交给了身后的丫鬟,连声道谢。

    “那明伊便谢过姐夫了。”

    我微笑着点了点头。

    “家中还有谁来相送么”

    一提到家中,明伊脸上也掠过一丝无奈神色,只听她缓缓言道:

    “在家中已与叔父道过别了,只是母亲大人”

    她成为了宫廷首席御用画师,可以说是荣宠之至,可这份荣耀在安分守己的母亲大人面前却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她只希望自己的女儿可以嫁户好人家平安喜乐过完一生也就罢了,可一介女儿身,偏偏要去做那些男人做的事情,这如何能不让母亲大人气闷担忧,免不得对明伊多加斥责了。

    可明伊又是个认定了的事情便要去做的主,得了这份荣宠,她对太皇太后说她想要画出更好的画作来,便向太皇太后请求了让自己可以有机会出外历练,请教名师、增广见识,这才有了这趟出门历练之旅。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好生宽慰道:

    “没事儿的,终有一天令慈会体谅你一片赤诚之心的。”

    明伊微微感慨地点了点头,言道:

    “但愿如此。”

    摇了摇头一扫心中忧郁之气,明伊瞧着此次只有我独自前来为她送行,忙不迭问道:

    “怎不见琬姐姐一同前来”

    临别之前,她早已同几位公主殿下辞别,可一直无法得见长公主殿下,知道这次我会前来郊外送行,本以为长公主也会一同前来的,却不想又落了空,不禁有些彷徨失落了。

    我闻言微微一愣,想着这丫头没看到琬儿来送行,定然是伤心了。

    “你琬姐姐这些日子因要事缠身,府中总也难见身影,虽然这次她不能亲自前来送你,但是也托我送你一件礼物,好保你这一路周全呢”

    边说着边从怀里拿出一块小令牌,好好地交到了明伊手中,不免对她叮嘱一番,言道:

    “你此行只可南下,前往不可北上或是前往北齐,若是想领略繁华富庶、山水风光,陈国便是不二之选。你若身在北魏境内,我等自有法子护你周全,若是去了南陈,只怕鞭长莫及。你若在陈国遇到困难了,便执着这块令牌到陈国金陵城内寻一家名叫凤来客店的客栈,到时候自会有人接应于你,我所言,可都记住了么”

    明伊小心翼翼地接过令牌,真没想到自己出这趟远门,却也累的琬姐姐与姐夫如此担忧记挂,心中十分过意不去,忙一脸感激神色地对我点头言道:

    “明伊都记住了,定会好好照顾自己的,这便同姐夫拜别了”

    说完,便向我行礼拜别。

    我忙扶过了她,亲自看着她上马,同她抱拳道了声珍重。

    明伊脸上面带伤感神色,拍马扬鞭,飞马而去

    我瞧着这两骑渐渐远走的身影,心中的那抹离别愁绪反而越演越烈,心中不觉堵得慌了。

    杨柳青青著地垂,杨花漫漫搅天飞。

    柳条折尽花飞尽,借问行人归不归。

    我这二十年的岁月之中,并非没有经历过别离,本以为年岁渐长了,当离别再度来临,至少不会再如同年少般伤怀良久,驻步踟蹰,难以自拔,可到了现在,当这份离别再度来临之时,却成了一种只能无限感怀,却无法表露于心的离愁别绪,不能说,不可说,明明,说出来心中反而会更好受一些不是么

    那时候还能无所顾忌地哭将出来,可现在却不行了呢,因为长大了么

    送别了明伊,我牵过自己的马儿,拉着它在这郊外的孤道上呆呆矗立良久,我想了许久,一直在想着当我与琬儿离别之日来临之时,自己该如何同她道别呢

    想了无数的说辞,幻想了无数次离别的场景,可到最后才发现,这些都是徒劳,因为只要是光想到那一日来临,我便已经呆呆地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轻轻抚着马儿的鬃毛,我有些无力地靠在马儿身边,神色不觉有些落寂了,陡然间想起那晚琬儿难得一见的露出慌乱的神色,紧紧地抱着我,在我耳边询问了那么一句:

    “晨,若是有一天我变得不像我了,那你,还会如同现在这般爱着我么”

    她并没有给我时间来回答这个问题,在问完后她便主动推开了我,一脸疲惫的入了房内,然后将房门再度掩上,没了任何话语,也将我隔开了门外

    我不知道她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心情而问出这番话来的,但我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远远没有我想象中的那般简单。

    无论是哪个她,只要是她,我都会义无反顾的爱着,是的,我坚信如此

    可爱,也是一门很高深的学问,每个人对爱的领悟都会有所不同,我们曾无比深情给予对方爱的承诺的那个人,你真的有了解过真实的对方是怎样一个人么

    每个人心里都有永远无法对人启口的秘密,琬儿是如此,我,亦是如此。

    若是爱到深处,触及灵魂,那便不可避免地便会触碰到那个难以对人启口的秘密,早已习惯了对方在自己眼中原本的模样,可当这个秘密被人窥见之时,由此而引发的后果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得起的

    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就连我也没法给出坚定的承诺啊

    一念至此,我顿觉疲累不堪,牵着马绳,拉着马儿步行至前面不远处半山腰上的一处凉亭内,想先到亭内休息片刻后再骑马回城。

    当我将马儿栓在一旁,人也坐在了石墩上歇凉之时,通往城内的小道上,一前一后有两骑快马向城内赶去,看脚程行色匆匆,似有要事。

    现今时局紧张,会有如此行色匆匆之人倒也平常得紧。

    只是当我看到骑在马背上的那一男一女白色身影之时,目光陡然一紧,落在嘴边的话语最后还是变成悄无声息,目送着那两骑一前一后入了城。

    那两人,不是别人,正是琬儿还有逸仙

    我同明伊道别之时所言,琬儿这些日子要事缠身确实是千真万确的,那晚之后即便是我也很少能见到琬儿了,即便是我交给明伊的那块令牌,也是琬儿托紫玉转达给我的。

    竟不曾想,这些日子,她都同逸仙在一处么

    也有我无法为她做到的事情啊,还好,逸仙可以帮得上她

    呵呵。

    自己方才明明可以叫住他们的,可为何,就是开不了口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