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52章 卷外:当时只道是寻常
    北魏景仁二十三年,三月,春,距离科考取士亦已过去七日有余。

    这是一段焦急、等待、而又充满期望的日子,所有参加了这次科考的学子们都无比焦虑地等待着最终的取士结果。

    而对于子辰来说,这段时日过得与平日一般,别无二致,他依然喜欢手执书卷,聚精会神地www.yuehuatai.com着,放佛周围的一切都与他再无干系,只是这回他看书的地点,不再是满室书香气息的书院藏书阁,而是城南郊外的一片桃林。

    三月,正是桃花傲然绽放的时节,而今年的桃花开得比以往得都要绚灿美丽,更重要的是,人们相信这满眼的桃花菲菲,可以给人带来好运。

    城南的这片桃林,也便顺理成章地成了学子们相协游览赏花的绝妙之地了。

    实在拗不过长风等人的邀约,子辰好不易离了藏书阁随着众人一道骑马到了城南郊外的这片桃园,感受着这花开三月的绚丽,空气中弥漫着淡淡花香,混合着泥土清气,使得眼前的一切都充满了勃勃生机。

    寻了处稍微偏静的所在,在一棵桃树下散落零星几点的桃花花瓣的空地上铺就了一排凉席,子辰脱了靴,在凉席上席地而坐,抬眼望去,虽然这边桃花稀疏,却胜在静中有美,花美;而飘落的花瓣儿随风舞动,舞随心动,人醉。

    若是有心,何处不能尽享读书雅趣

    子辰微微一笑,长风他们都已四处观望去了,留自己在此处倒也清静得很,而此地因桃花稀疏,故而人流也稀少,不似其他,倒也成全了子辰静处而不忘读书的一片诚挚之心了。

    只见子辰从宽大的深衣长袖之中随手抽出一本书卷,将这略显发黄的纸页在掌中翻开,书封上国语二字跃然纸上,子辰无比感怀的翻开了封面,一段笔法略显稚嫩的题词就这般自然映入眼帘。

    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

    这里边穿插了太多的回忆与过往,这句话,为自己写下这段小字的人,对子辰来说,都是无法轻易忘怀的存在,可以说,若是没有这个人以及这段小字,也就不会有现在的子辰了。

    这个身着幅巾深衣的十七岁少年,就这样静静地端坐在桃花树下,手里捧着一本早已因年岁久远而先得发黄陈旧的书卷,在这样一个三月花开的季节,陷入了只属于自己的回忆与过往,突然感觉,一切都仿佛是一场美丽的梦境,似幻似真

    美丽的花瓣儿就这般轻快愉悦地随风起舞,放佛在追逐一场短暂的浮沉喧嚣,待繁华落尽,最后选择在最适合自己的所在处停下漂泊的脚步,尘埃落定。

    古人常言: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落花,总是带着点无奈的伤感在里边,放佛有一种因缘际会其间,而人们常将这称之为命运。

    落花离了枝头虽然悲切,可小小的落花也有属于它自己的旅途与归宿,虽然短暂,却可无悔,由此可见,落花并非无情,坠落凡尘,与春泥为伴,不过是回归本源罢了。

    悄无声息地,一片落花就这般飘落到子辰手中的书卷上,在书页上的这行小字间停驻了身影,黑字之中的一点绯色,点缀得十分可爱,想不让人注意到都不行了呢

    子辰微微一笑,俊美的脸上那淡淡薄唇上的抹醉心弧度极为好看,他本就是一位十分俊秀清雅的少年,柔和清澈的目光,宁静的性子,手不释卷的书香气,还有脸上总带着一丝恬静的微笑,这些都让这个少年显现出与别不同的独特气质来。

    他轻柔地拾取了那片落花,将它小心地呵护在掌中,对于子辰来说,这片小小的落花带给了他短暂的愉悦与欣喜,可书卷之中并非是落花最好的归宿,作为回报,子辰愿将它还于这微风柔情之怀,让落花随风而舞,飘落到它应该到的地方去

    摊开掌心,微风愉悦而过,微微吹起了少年的衣摆,也将那片落花一同带走了。

    子辰忍不住心中感怀,自言自语般,轻轻道了句:

    “我依约而来,可你,还会记得我们曾许下过的约定么”

    他的话语很轻,话语随着微风渐渐飘散开去,花落无声,语过沉静,一切都仿佛未曾改变,可一切却早已与原来不同了

    还记得初入国子监的那年,一个才九岁孩子的瘦弱肩膀,便承载了原本不该属于他的命运,在那一刻,她舍弃了自己原有的本名,成为了别人,也,在子辰挣扎着想要起身之时,他的手胡乱触摸之时,一不小心摸到了别人的胸部

    “啊”

    结果,子辰在还未弄清状况的情况下,伴随着一声刺耳的尖叫声,身下的那个人不知为何往他眼上就是一拳。

    子辰陡然受到这样的袭击,再加上眼睛还被蒙着,完全没有抵抗能力,这一拳来得猝不及防,子辰呆住片刻后,随即整个人都压回到了救命恩人身上,晕过去了

    待子辰醒过来时,也不知过去多久了,眼中的蒙眼布不知被谁给扯去了,一丝丝光线逐渐透入眼帘,眼前的景物从模糊逐渐变得清晰了。

    天空,依然很蓝,还能感受到微风习习的凉爽,可当子辰艰难地想要移动头部之时,却感觉到了从眼眶中传来的阵阵疼痛之感,而另一个陌生人的面容突然近了,而且,近在咫尺。

    那是一张精雕细琢的小脸,如同美玉般温润而迷人,他的脸带着些红晕,表情有些愠怒神色,撅着一张小嘴,却显得十分可爱,子辰突然觉得,若是他笑起来的模样,一定会十分的好看

    “你是”

    第一次,子辰有了想主动同人说话的了。

    “你的债主”

    眼前之人突然气鼓鼓地对自己说出这句话来,明明,他们年纪看起来一般大,而且他们之前应该并不相识才对,那为何,他会如此坚定地说他是自己的债主呢

    当子辰挣扎着起身之时,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都枕在别人的怀里,难怪,多久了呢已经有多久没有如同现在这般在睡梦中感受到丝丝安心。

    抬眼望了眼四周,这里居然已经是在池塘附近了,子辰瞧着离自己不远处的那片深水池塘,他陡然明白了些什么,可却依然面无表情地端坐在原地,沉默不语。

    救命恩人原本还打算对眼前这混小子历数种种罪状,可一瞧见他陡然间的沉默不语,那目光之中的淡薄黯然,不知为何,他实在说不出狠话来,只是略带着责备的语气,指着不远处的池塘,说道:

    “你知不知道,方才你差点就失足落水了”

    原本,这位小士子是随同自己的兄长一道前来参观国子监的,却没想到自己半途因为迷恋景致而与哥哥走散了,这才无意间遇到这群玩捉迷藏的国子监学子。

    而那些人做了什么,他也瞧得一清二楚,所以在眼前这混小子差点落水之前便出手将他拽了回来,而当他准备去找那些罪魁之时,那几个人早已逃之夭夭了。

    本来被这混小子欺负了,他应该恨死他了才对,所以才会有那怒不可遏地一拳,毕竟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敢对自己如此无礼过,可也许是自己下手真的太重了,这混小子在受过那拳后居然当场晕过去了

    小士子想着若是就将这人弃之不顾,实在有些于心不忍,再加上自己或多或少都得负些责任,这才决意留下来照顾着混小子,待人醒过来了再说吧。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这混小子总算是醒了,小士子正打算跟他算算总账,却发现眼前这人与别个有些不同,他不怎么爱说话,就连目光也是淡漠而没有光彩的,那些人会如此整蛊这小子,就可以看出他不是很受人待见的吧

    他,是受人欺负了

    “我没事儿。”

    子辰只是淡淡一言,便打算起身离去了。

    小士子看到这混小子这副要死不活的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怒道:

    “你被人欺负了,为何不懂得反抗”

    子辰微微一愣,随即不咸不淡地说了句,道:

    “待他们玩腻了,也就会没事儿了。”

    小士子闻言,不觉怒发冲冠,一把揪住子辰的衣领,使劲地摇晃着眼前这人,放佛是想要唤醒他一般,怒斥道:

    “这世上怎会有你这般不懂得爱惜自己的人方才若不是我及时拉住了你,你有没想过,若是你真的失足掉入水中,没人及时相救的话,你会死的”

    子辰身子陡然一怔,有些吃惊地说不出话来了。

    “你听好了,混小子,你可以不主动去欺侮别人,但是也绝不可以让别人随意欺侮了去,谁若欺负了你一分,你便十倍地还回去,直到那人不敢再欺负你了为止”

    小士子的这段话振聋发聩,从来也没有人对子辰说过这般匪夷所思的话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