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50章 云淡风轻
    琬儿瞧着我一脸委屈的模样,心肠也便软了,一脸好笑的表情看着我,说道:

    “好啦,先回房去把公服先换下来,我让阿正帮你备好了晚膳,待会换下公服后就先去吃点东西吧。”

    我得意地抿嘴一笑,随声附和道:

    “嗯,醒得咯”

    对着媳妇儿傻傻一笑,随即欢快地转过身去往书房那去了。

    琬儿瞧着那冤家如同孩童般欢快离去的背影,嘴角不禁微微上扬,难掩一脸温和笑意。

    身边的小珏儿瞧见了,十分天真地对自己的皇长姐说道:

    “皇长姐很喜欢太傅吧”

    “嗯”

    琬儿闻言不禁微微诧异,随即一想这孩子年纪尚小,又如何能明白喜欢一个人的含义是什么。

    琬儿微微一笑,问道:

    “那就得看你说的是哪一种喜欢了。”

    小珏儿不禁疑惑了,忙询问道:

    “喜欢还分很多种么珏儿只知道皇长姐看着太傅的眼神,就像珏儿看着冰糖葫芦的眼神,珏儿喜欢吃冰糖葫芦,所以皇长姐也喜欢太傅。”

    琬儿闻言冷俊不禁了,那冤家若是知道自己被珏儿比作了冰糖葫芦,只怕又得一番胡搅蛮缠了。

    啊,有一点倒是没说错,这人么确实比冰糖葫芦要甜美多了,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就是了

    琬儿不禁脸上微红,随即收回心神,拉着小珏儿的手,便往小苑去了,边走着琬儿还询问了珏儿在国子监有无遇到什么趣事儿,俩姐妹就这般一路逗趣嬉笑了去。

    待我回房脱下了公服换了套干净的衣裳,懒得束冠了,直接带上了软脚幞头便往正厅那去了,果然,阿正早已站在那等候多时了,就等我一到便让厨房将饭菜给端上桌来。

    我让阿正晚些再上菜肴,想等着琬儿来到时候一块吃,可少说也等了半个时辰了,都没见琬儿过来。

    既然她走不开,那我直接去见她好啦

    打定主意,便快步往公主小苑那去,待入了小苑,熟练地跨过了房门,屋内沉香炉正升腾出袅袅青烟,屋内一片淡雅清香,十分宜人。

    等我越过一道山水屏风后,却瞧见琬儿正细心给床榻上睡着了的小珏儿掖好小薄被呢。

    正所谓长姐如母,这皇宫中的孩子虽说身份尊贵,却也有极难享受到亲情之爱的。

    琬儿便是如此,所以她极为重视家人,对自己的几个弟弟妹妹们,都极尽照拂,对这位最小的公主关爱之情亦是无以复加。

    我蹑手蹑脚地往床榻上靠了过来,然后在琬儿旁边坐了下来,瞧着小殿下熟睡中的那张可爱容颜,只觉得分外宜人静心,小孩子的天真可爱,就是有这样自然而然吸引人的能力。

    我轻声问道:

    “她睡着了”

    我瞧着小殿下伸出被子外的小手可爱极了,忍不住伸出手指轻轻点点了她的小手掌心,像发现一件有趣事物一般,抿着嘴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琬儿瞧见我是来捣乱地,毫不客气地拍开了我的手,轻声言道:

    “不许胡闹,她才刚刚睡着,先到外边侯着去。”

    我微微一笑,随即倾过身来,在佳人耳边柔声说道:

    “好,我在外头等你啊。”

    一言,惹得琬儿微微红了脸。

    我瞧着心中格外得意,还有些痒痒地,随即笑呵呵地又蹑手蹑脚往屋外去了。

    在屋外,独自一人闲庭漫步倒也无聊的紧,便背靠红柱倚着护栏盘膝而坐,和着微弱地清风,迎着这满月的清辉,静静地瞧着莲花池中仅剩的那么零星几朵还傲然绽放着的荷花,偶尔还能听闻蛙声断续从池中传来,紧接着扑通一声,是蛙儿跃入池水的声响。

    今夜,满月清辉,清风和悦,荷有余韵,莲池蛙声,当真是无比静谧之夜啊

    我的心境也逐渐平和下来,想着不仅仅是为了眼前这片静谧之景,更是因为我与所爱的那个人身处于同一个屋檐下,可以并肩共赏同一片美景,共浴同一片月光

    每日我心中都在期盼着,时光可以过得更加缓慢寂静些,这样的话,我们可以在一起的日子仿佛正成倍的增加,可这终究是自欺而已。

    突然有些后悔自己说出的那些大话,什么即便她不在身边也能好好照顾自己,虽然这段日子确实是以身作则了,可到底意难平啊

    一想到若是身边没有她的陪伴了,大概任何风光美景都会失去它原有的靓丽色彩了吧。

    正在无限伤感之间,一袭白衣身影就这般自然而然跃入眼帘,随微风舞动的衣襟,带着些月之清辉,宛如仙子般清谧而美好。

    抬起头来将她静美的容颜映入眼中,久久不愿离开,随即嘴角露出一丝幸福的微笑来,缓缓地朝她伸出手来

    琬儿就这般立在那儿静静微笑着,那模样十分动人,见我伸出去的手,沉浸了片刻后,也温柔地伸出手来握住了我的,然后顺势坐在了我身边。

    “在想什么呢,这般入神”

    琬儿柔声问了句,静静地瞧着我。

    我故作思忖片刻,温柔地抚着手中的佳人的柔荑素手,随即言道:

    “在赏月,看花,然后想你。”

    琬儿嘴角淡然一笑,随即若有所思地反问了一句,道:

    “想我”

    语气中似有不信之意。

    我如何不知她是在生气我带着小殿下在外玩得不亦乐乎,竟忘了家中还有人在记挂惦念,这会儿我说这些,倒有些故意讨好之嫌了。

    我嘴角微微上扬,说道:

    “你的驸马,也就是我,会是那般不懂得知情识趣之人么”

    说完,便从怀里将藏了许久的一根素玉簪子拿了出来,故意在她眼前晃了晃,以示即便我在外边玩得不亦乐乎,也是将她放在心里头等位置上的,重视得不得了。

    “哦,你想凭这一根玉簪子来讨好我么”

    琬儿摆出不吃这套的表情来,淡淡地盯着我瞧。

    我抿嘴一笑,谄媚地说道:

    “这就得请公主殿下宽宏大量,给个赎罪的机会了。这根素玉簪子我定制了许久,今而个为去取它,饶了远路,故而回来得晚了些,还请公主殿下明鉴”

    听我这般一说,琬儿面色也就和悦了不少,笑容也越发恬美了。

    “那,驸马帮公主戴起来”

    瞅着媳妇儿并没有不愿意的神态,我执着素玉簪便轻柔地插到了她的发髻上,果然与她相得益彰,不禁发出感慨,道:

    “啊,玉真美,人,更美啊”

    琬儿白了我一眼,道:

    “花言巧语。”

    我闻言,似得到称赞一般,这对自己的媳妇儿花些心思再多几句甜言蜜语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么,媳妇儿这是害羞呢

    我边想着便一脸痴迷地瞧着她傻笑,着实成了一个呆子。

    琬儿倾过身来,一脸狐疑地盯着我,说道:

    “今儿个驸马伺候得格外殷勤,这又是素玉簪子,又是甜言蜜语的,莫不是又做错了什么事儿,变着法儿地想逗本宫开心的吧”

    佳人的身影忽然近了,近得都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清香,我心神不禁一荡,吓得身子忙不迭地往后仰着,后脑勺却刚好碰到了身后的红柱,发出一阵轻微地闷响来。

    这尴尬的情形,倒有些不打自招地意味在里头,当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了。

    “欸,哪,哪儿有”

    不知为何,我有些舌头打结,吐字不清了。

    琬儿淡淡一笑,身子也主动靠了过来,然后伸出手来抚在了我的心口,对上了我有些慌乱的眼神,轻柔而又无比温柔地问了我一句,道:

    “还不想说实话么”

    闻言,我的笑容凝固在嘴边,突然觉得浑身都在冒汗了。

    我这媳妇儿当真是了不得,她一定有火眼金睛,无论我如何想要掩饰什么,都逃不过她的眼。

    我吞过几口唾沫,内心一番天人交战,最后还是决定用缓和的步调向琬儿坦诚一些不得不告诉她的过往,因为珏儿这孩子的出现,让我不得不面对一些沉浸在内心许久的秘密。

    那个秘密就是

    “琬儿,我若是老实交代了,你可别生气,一定要先听我把话说完,好么”

    我有些紧张兮兮地瞅着自己的媳妇儿,想事先求一道铁卷丹书来护身免死。

    琬儿保持着如浴春风般的笑容,无比温和地对我说了句,道:

    “好,说吧。”

    语气云淡风轻,其中却是暗潮汹涌。

    我额间不禁渗出汗来,对着琬儿那急切的目光,我也只能是鼓足勇气老实交代,和盘托出了。

    “欸,那个,琬儿啊,其实,我心里,一直有那么一个人”

    此言一出,我就有些后悔了,因为我看到琬儿那逐渐转变得脸色,我就吓得连忙握住了她的手,急忙同她解释道:

    “不是你想的那样,琬儿,我是爱你的,你要相信我”

    还未等我说完,琬儿却陡然间莞尔一笑,淡淡地说了句,道:

    “我知道啊,你心里,一直都有那么一个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