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49章 小时了了
    我人才走入国子监内的一处雅致别院,小殿下的哭闹声便传了过来,惹得我脸色大变,立刻三步并作两步地入了雅阁,抬头一眼便看到这小丫头正视若无人地坐在主位上哇哇大哭。

    我立马迎了上去,又是帮着抹眼泪擦鼻涕,又是仔细检查她的手臂看有没受伤。

    果然,手掌给擦破了皮,隐隐透着细细血丝呢

    可恨,究竟是哪个混小子,居然敢如此胆大妄为,我非扒了这小子的皮不可。

    “把那混小子给我带过来”

    我怒斥了一句,边从内侍手中接过伤药,连骗带哄地细心给小殿下上药。

    “小殿下不哭哦,乖,太傅给你上药,上过药就不痛了。不哭了啊,太傅替你收拾那胆敢欺负你的小子,给你出气,好不好”

    听到我这般宽慰,小珏儿稍微止住了哭声,低声抽咽着,都哭得涨红了脸。

    我不禁心疼不已,一想到这混小子居然敢将小殿下推倒在地,害的她小手都给擦破了皮,就恨不得把这不知天高地厚地混小子揪过来暴打一顿了。

    很快,国子监的侍从们,便将一个被五花大绑地十三、四岁模样的少年给推了进来。

    我拉搡了下袖口,一副绝不善罢甘休的架势,喃喃自语道:

    “我倒要看看是谁敢如此大胆”

    这话音刚落,回过身来一眼将那少年瞧了正着。

    瞧着这少年身着幅巾深衣,一副士子打扮,眉宇颇显稚嫩,却有着一股绝强之气,即便被人打得鼻青脸肿,全身都绑都结实,可却一路撅着嘴,一副誓不屈服的模样,倒有几分读书人的傲骨。

    看到这人是谁后,我不禁叹了口气。

    因为这混小子不是别人,正是那缺席了的寒门士子李源

    小珏儿一瞧见欺负自己的罪魁,便激动地又哭又叫,指着那李源恨恨地说道:

    “就是他,太傅,就是他欺负了珏儿”

    一想到刚才自己拍着胸脯说要给小珏儿出气,这回儿倒有些闪了舌头的感觉了。

    我瞧着李源被人打得鼻青脸肿的模样,不禁目光一沉。

    这混小子的性子本就容易得罪人,又是个犟脾气,典型的不撞南墙不回头,再加上他一直以来都对门阀士族自诩高人一等而嗤之以鼻,所以在读书一道上也就越发刻苦勤奋,即便在仕途上无所希冀,至上也要在才能上压过那些凭借身份而宠命优渥的门阀士族们。

    他这性子在太学馆还好些,可是入了国子监,就着实很难融入其间。从今日种种来看,他不但没有融入国子监这环境中,还想凭一人之力与整个国子监的门阀子弟们对抗,现在是被人孤立、欺侮了吧

    脸上的伤想来是被人算计所得,之后因为欺侮了小殿下,结果就被内侍派来的人给五花大绑了,他们出手的习惯我还是知道的,打是一定会打的,只不过是打在身上,外表瞧不出什么,他们可不会那么傻,打人直接打脸。

    会出现这种情况,也就只有那个一个解释了,那就是学生之间的打架互殴了

    难怪传令官怎么都找不到这小子,他被人打了之后又被内侍派来的人给直接关到柴房去了,传令官不明所以,找人询问去处又有几人会说实话,这里毕竟是国子监,门阀士族子弟的国子监啊,找得到人才怪

    李源挣扎着想要挣脱身后那几只钳制自己的手,他也是天子门生,怎能让人随意欺侮了去

    抬头挺胸,怒目而视,正想据理辩驳,却陡然看到自己的老师在一脸冷峻地瞧着自己,李源想起自己此时此刻的狼狈,顿时气势也消磨了一大半,忙低头道了句:

    “老师~”

    我不威而怒,冷冷的言道:

    “李源,你还当我是老师么你将我教导过你的克己复礼,凡事三思而行都当耳旁风了吧”

    听我陡然间震怒,众人神色都微微一禀。

    内侍没有想到这李源原是驸马识得的,不禁心中暗自发慌。

    而李源则是略带着羞愧的神色,言道:

    “老师教诲,学生岂敢不牢记于心。只是老师,您也曾说过,礼让一寸,得礼一尺。学生礼让他们一寸,不但没有得到他们礼让一尺,反而是得寸进尺,难道就因为学生出身寒门,就该让他们随意欺侮了不成”

    李源说道最后,已经是义愤填膺了。

    我不禁拍案而起,怒道:

    “混账,未量他人,先量自己,别想着一味指着别人,你先检点下你自己看看,难道这一切不是因你耿介自身出于寒门所致么”

    这小子自觉低人一等,受人几分挑衅便大打出手,他这次只是被人打得鼻青脸肿还算是轻的了,若是被打得伤残即便他再有才学只怕就只余悔恨终身了。

    一语被我点破软肋,李源不禁眼眶发红,一副备受委屈的模样,有些哽咽无言了。

    “学生学生”

    瞧着这倔强的孩子第一次露出这般委屈的神情来,想来这回不仅是受到教训了,也着实受了不少委屈,寒门士子想要融入国子监,并非是他们没有心,也有有心而使不上力的地方。

    这也是为何公主会请逸仙出山,接手国子监祭酒的原因了。

    一来逸仙亦是门阀士族子弟,虽然久违涉及官场,可以往威望、人心还在;二来他亦是教导太学馆这匹寒门士子的博士,深知这群学生的秉性。

    国子监合并了太学馆,要顾及两方利益感受,又能最大程度维护寒门士子的利益,这样的人,可以说非逸仙莫属了。

    虽然如此,也许明面上可以在四周都是门阀士族子弟的国子监里维护住这匹寒门士子的利益,可在看不到的地方,谁又会知道他们会受到怎样的对待

    被孤立,被欺侮,被人恶语相向,甚至被人围攻殴打

    这些都有可能,就连门阀士族子弟们,都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更别提是半途被合并进来的寒门子弟了。

    我不是叫他在受到别人欺侮的时候只懂得逆来顺受不懂反抗,而是要审时度势,量力而行,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要懂得避敌锋芒,要懂得保护自己,而不是像这般冲到人堆里去跟人硬拼。

    我不禁有些无力地叹了口气,随即指着李源脸上的伤,故作严肃,询问内侍,道:

    “他脸上的伤,可是你们打的”

    内侍闻言,忙低首摇头道:

    “他脸上的伤并不是杂家打的,只是”

    只是很有可能他身上多踹了几脚

    我瞪了一眼内侍,随即放缓了表情,言道:

    “他始终都是国子监的学生,先让人将他的绳索解开。”

    内侍被我吓得一愣一愣的,立马就将我的话照办了。

    别看他只是一位内侍,却也有权利处置胆敢以下犯上,伺候不周的内监和宫女,更何况还是这身上没有半分功名的寒门学子。

    不得已,我也只能用这种方法逼着内侍先把人给放了再说。

    我瞧了瞧坐在身边一脸气鼓鼓地盯着李源的小珏儿,此事还当真是解铃还需系铃人啊,若是小珏儿对此事不依不饶,只怕李源不仅要被赶出书院,家族也会受到牵连。

    “好了,既然话也说道这个份上了,李源,我来问你,你可知错了”

    待绳索都解开了,李源稍微活络了下被绑得全身僵硬的身子后,略微对上了小殿下那恨恨地脸,也觉得自己将怒气迁怒于一个才十岁左右的士子,实在是有失读书人的清誉风骨,对于和那些人打架的事他死也不低头认错,可是对一怒之下推倒了这位小士子,正所谓敬贤爱幼,确实是于理有亏了。

    李源忙正经揖礼,言道:

    “对于出手推倒了这位小士子,李源知错了,李源愿意领罚”

    我不禁冷哼一声,看起来这小子还是不清楚自己犯了什么致命的过错啊

    听到李源对推倒自己做出了诚恳的道歉,小珏儿却依然觉得不解气,嘴角一撇,露出一副不接受的模样来。

    “好,知道错就好。”

    我别有用心地点了点头,随即问了小殿下一句,道:

    “他是哪只手推你的”

    小珏儿天真,听我提问便回想当时的情景,还比划了一番,随即肯定的说了句,道:

    “他是用右手推的珏儿。”

    我闻言,冷冷一笑,转为对李源说道:

    “既然你愿意领罚,那好,好得很。李源,你无视礼法尊卑,胆敢以下犯上,有损公主,按律同大不敬之罪,左右即可将他右手斩下,逐出书院,永不录用”

    公主这位小士子竟然会是公主殿下

    李源身子一震,惊得一身冷汗,随即浑身发软跪倒在地,两眼呆滞。

    真正的大不敬之罪是要杀头的,而不是只将他逐出书院,砍下这小子的一只手就算完

    听我这番说辞,小珏儿也呆住了,她没想到要给自己解气,便是要活生生斩下别人一只手来,顿时左顾右盼,不知如何是好了

    她真的不是要砍掉他的一只手的,这不是她想要的,她只是,只是想听到那人对她真挚的一句道歉而已,就只是这样而已

    “太傅,珏儿”

    还未等小殿下说完,我便出言加以打断,补充道:

    “啊,小殿下,太傅还未说完,冒犯公主殿下这等大罪,只处罚这小子是远远不够的,这小子的家族也得依律流放偏远蛮荒之地才行”

    李源没想到自己这番意气冲动之举,不仅害了自己,还连累了自己的家族,他的母亲大人本就体弱多病,如何经得起流放之苦

    李源战战兢兢,惶恐地不断磕头请罪,言语间已是满脸泪痕了。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老师,李源知错了,李源愿以死抵罪,李源求老师,祸不及家人,李源真的知错了,李源愿一死谢罪,李源求老师了”

    瞧着李源声泪俱下,小殿下也是于心不忍,忙急着拉住了太傅的衣袖,恳切而急促地说道:

    “太傅,珏儿并不想让人斩下他的手臂,也不想看到他的家人离散,珏儿不追究了,珏儿原谅他了,珏儿”

    边说着,小殿下急得眼泪都出来了。

    我有些欣慰地伸出手来摸着小珏儿的头,温柔地安慰道:

    “好,太傅都听小殿下的,不斩他的手臂,也不流放他的家人了,不哭了啊”

    我微微一笑,小殿下果然温柔可爱,我知她定然会对李源于心不忍,说出之言虽然严肃,却也是事实,毕竟她虽然年纪下,却也是公主之尊,自有公主的礼仪规范要恪守;

    而李源虽年少冲动,将来也是要入朝为官的,就他这般冲动易怒的性子,即便有几分才气,将来该如何在朝堂上自保,一旦受累,不仅自己受罪,还会连累家人。

    只希望经此一事,李源能紧守教训,朝堂和书院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地方,他将来若是想要入朝为官,实现平生报复,就得先学会收敛自己的锋芒、磨砺自己的品性

    听到我的承诺,小珏儿这才破涕为笑,不禁有点愧疚,想着这事儿着实是吓到这小家伙了。

    安慰好小殿下后,我便径直往李源那去了,亲自将他扶起身来,手臂间还能感受到这小子浑身抖得厉害呢。

    瞧了眼他脸上的伤势,好在他身子还算结实,都算是外伤,待会让人找位大夫给他瞧瞧。

    随即从内侍手中接过伤药递到了李源手中,好言宽慰道:

    “以后行事需谨言慎行,莫要再如此冲动了。”

    李源闻言,突然有种恍如隔世之感,忙点头应承道:

    “是。”

    “这几天你就先到逸仙博士那儿好好养伤,面壁思过,三日后敬师堂应讯,到时候告诉我,你的志向为何,这次,可别再让我失望了”

    听到自己还有机会到敬师堂应讯,李源有些喜极而泣了,忙向老师表示感谢,言道:

    “学生谢过老师知遇之恩。”

    唉,真是个混小子

    这人打也打过了,骂也骂过了,好在也是个受教的,事情既然圆满解决,那我也得稍微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啊。

    随即低声在他耳边问道:

    “打赢了么”

    “欸”

    李源微微一愣,一时间没转过弯来。

    我急了,大声问道:

    “你打架打赢了没”

    李源呆呆地,随即露出一丝愧色来,言道:

    “说来忏愧,学生双拳难敌四手,实在是”

    虽然一想以儒家思想为本,可这些年来我也秉持了一条信念,那边是从不主动去犯人,可别人若是来犯我了,我也绝不会束手待毙随意让人欺侮了去

    “唉,真没用,至少也得是平分秋色吧,想当年我”

    意识到自己失言,我立刻转变了说话语气。

    瞅着周围之人用奇特的目光瞧着我,我故意咳嗽了两声,对李源低声说道:

    “以后看到人多就跑,要打人也得挑个打得过的啊,就知道同人拼命,拼命也就拼命吧,至少也得找那个值得你拼命来打的人吧,不然死得多冤枉啊”

    不知何时,小珏儿已经走到我身边,拉着我的衣袖,两只水灵灵地大眼睛眨啊眨啊的,一副饶有兴趣地模样说道:

    “太傅小时候也喜欢打架吗”

    我不禁声音一哽,眼睛笑着眯成一条缝,连忙解释道:

    “太傅小时候可乖了,怎会如同这小子一般,同人打架呢”

    小殿下瞧我一脸微笑的模样,随即毫不客气地指出:

    “太傅说谎,皇长姐曾同珏儿说过,不敢对着人的眼睛说话,语气之间还飘忽不定,很显然此人定是在说谎无疑了。”

    闻言,我险些吐出一口血来。

    这小家伙还这般小便如同琬儿一般,有一眼能看穿别人谎言的能力,这还了得

    琬儿啊,琬儿,你怎么什么不好教,偏偏教自己的妹妹这些啊,莫不是怕她以后被人骗走不成

    我忙转移话题,说道:

    “小殿下,咱们不说这些了,走,太傅带你逛集市去。”

    一听到逛集市,小珏儿高兴地活碰乱跳的,放佛已经忘记了自己方才哭得如何凶闹了。

    小孩子就是好,喜怒哀乐都可以无所顾忌地表现出来,这份趣味与童真,真的十分地可贵啊

    随即,我拉过小殿下的手,对着李源又嘱咐了几句,道:

    “方才给你的药是紫金丹,对你的外伤极有好处。待会再让大夫好好瞧瞧,别让你母亲大人担心。”

    李源点了点头,心怀感激,言道:

    “学生谢过老师了。”

    随即,见我向他使眼色,他也向小殿下作揖致歉,诚恳地言道:

    “也多谢公主殿下宽宥。”

    小珏儿闻言,脸也微微一红,随即躲在了我身后,默不作声了。

    我微微一笑,随即拉着小殿下便往外走去。

    临走之时,小珏儿回头又多瞧了李源几眼,便也虽着太傅出了国子监。

    等出了国子监,阿正已经在牌楼处等候多时了,见我们出来后便恭敬向我和小殿下行了一礼,然后将准备好的马驹牵了过来,将马绳递到了我手中,言道:

    “公子爷,这是您要的马”

    我满意地点了点头,直接同那内侍言道:

    “我带小殿下去逛逛集市,你便先同管家阿正回公主府等候吧”

    内侍不禁一急,他们的职责便是片刻不离地守候在主子身边,怎敢擅自离开啊。

    “驸马爷,这”

    “欸~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小殿下的,有什么问题我自担着,与你无干,随阿正先回公主府。”

    听我语气强硬,内侍也便不敢再坚持了,悻悻地点头称是。

    我淡淡一笑,随即先将小殿下抱上了马,然后自己也跨了上去,将小殿下护在怀里,随即,带着她骑着高头大马,往集市方向去了。

    才走了没多久,小殿下从一脸兴奋的模样变得一脸愁容了,她纠结了许久,结果还是将自己内心的愧疚之情表露了出来。

    因为她觉得自己若是不将这番话说出来,自己一定会愧疚于心,久久不能释怀的

    “太傅,其实,珏儿也有错”

    小珏儿想着,也许正是因为自己也同那些欺负他的人一般,骂了他伤害了他,才让他愤怒地将自己推倒在地的。

    可自己可以保证,她绝对不是故意的,只是看到他倔傲不屈的模样,一时口角又说不过他,这才会

    我微微一笑,温柔地抚着她的头说道:

    “嗯,太傅知道的。”

    小殿下微微诧异,转过身来呆呆地瞧着我。

    李源的性子我知道,若非是小殿下出言触怒了他,他也不会失手将比自己年纪还小的孩子推倒在地了。

    “你能勇于承认自己的错误这很好,至少你知道了言辞犀利如刀,最终只会伤人伤己。你瞧,你的小手也受伤了,就算是受到惩罚了。”

    顿了顿后,我继续说了一句,道:

    “所以啊,他不会怪你的。”

    闻言,小殿下露出一脸释怀的模样,急切地说道:

    “真的么”

    “当然,太傅什么时候骗过小殿下了更何况李源他自己也有做错的地方,所以他应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承担责任,这才是男子汉大丈夫。”

    “那珏儿以后也会注意自己的言辞的,不会再随意说出伤害别人的话来。”

    闻言,我不禁有些感慨,这孩子才不到十岁的年纪,竟然便已经如此乖巧懂事了,难怪琬儿会对这最小的妹妹如此怜惜有加呢

    “好,那就拉钩钩一言为定。”

    “嗯”

    钩住了小殿下的小手,瞧着她可爱的笑容又回来了,我也不知为何,格外的欢喜,就想带着她将集市好玩的、好吃的都玩个遍,吃个遍

    带我们回到公主府之时,也已经过了酉时的事情了。

    小心地将小殿下从马背上抱了下来,她身上从小虎帽儿再到脚底的绣花鞋,还有身上系着的、手里拿着的,不是好吃的就是好玩的,就连马背上的大包小包,全都是这一路逛集市所买下的“战利品”。

    这天大概是小珏儿最开心的一天了吧

    府里的仆人急忙迎了过来接过了这大包小包,然后我牵着小殿下的手高高兴兴地入公主府,才刚走进大门,恰好被媳妇儿给撞了个正着。

    我这才大叫不好,似乎答应过她会早些回来的,结果光顾着陪小殿下了,玩到现在才回,当真是罪该万死了。

    忙陪着笑脸,一脸谄媚地瞅着自己的媳妇儿,说道:

    “媳妇儿,我回来啦”

    小珏儿也蹦蹦跳跳地回到琬儿身边,因为带着小虎帽,活像个小老虎,她拿起手里的冰糖葫芦递给了琬儿,说道:

    “皇长姐,太傅告诉珏儿这甜甜的是冰糖葫芦,可好吃了,珏儿舍不得吃,特地拿回来给皇长姐吃的。”

    琬儿一脸恬静笑容,从小珏儿手中接过冰糖葫芦,微笑着说道:

    “嗯,还是珏儿待皇长姐好,哪像某人”

    说完,瞥了我一眼后,便拉着小珏儿往府里去了,我连忙跟在后头一道入了府。

    闻言,我不禁咋舌,媳妇儿果然是生气了

    “珏儿用过膳了么”

    琬儿边给小珏儿扶了扶有些带歪了的小虎帽,瞧着也觉得格外的可爱,脸上笑容也格外温和,十分迷人。

    “珏儿不饿,珏儿吃过了好多好吃的东西了”

    “是么,珏儿今天玩得开心吗”

    “嗯,很开心,谢谢太傅”

    琬儿闻言,轻抚着小珏儿头,露出会心一笑,说道:

    “开心就好,今晚就在皇长姐这休息一晚,明早再送你回皇宫,如何”

    “真的可以吗”

    小珏儿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来。

    “当然可以,皇长姐已经派人回宫禀报过了,你的母妃也答应了呢。”

    琬儿边说着边往我这瞧了一眼,嘴角微微上扬。

    瞧着媳妇儿露出如此迷人的笑容,我又不觉开始犯痴了。

    “那皇长姐先带你去沐浴吧,瞧你这满头大汗的。”

    琬儿宠溺地替小珏儿擦了擦汗,小珏儿立刻乖顺地点头,说道:

    “听皇长姐的。”

    说完,两姐妹相视而笑,拉着手便往小苑去了,而我就只能一路傻傻的跟着了。

    刚走了几步,琬儿一脸疑惑地回过神来,瞧着我,说道:

    “驸马你一直跟着我们作甚”

    欸,我不能跟着么

    忙露出祈求的眼神,再装可怜,说道:

    “哦,我,我还没用过晚膳呢,等着回来和你一块吃呢”

    “那你应该去找阿正啊。”

    我不禁露出一脸的愁眉苦脸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