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46章 聊胜于无
    “哦,皇长姐和太傅两个好不羞羞……”

    不知何时,小珏儿从旁探出头来,一脸专注地瞅着眼前忘情相拥的二人,小脸颊红扑扑地,还伸出手来刮了刮小脸,做出羞羞的动作来。

    琬儿脸颊通红,正欲推开我,却被我抱得紧紧地,一时脱不开身去。

    我乐呵呵地说道:

    “这抱抱有甚害羞的啊,要不要太傅做更羞羞的事情给小殿下瞧瞧?”

    “好啊~”

    小珏儿一听,边欢呼着边拍手叫好。

    我一脸坏笑地瞅着自己的媳妇儿,看这孩子闹腾得欢,就稍微满足下孩子的好奇心嘛!

    主意打定,人也主动凑了上去……

    “你敢~”

    琬儿薄怒,她决不允许我在小珏儿跟前做什么有失礼仪之事,语气都有些急促了。

    我抿着嘴差点就笑出声来了,瞧着自己媳妇儿娇羞而又带着薄怒的模样,当真是可爱迷人的紧,原本就只是想逗逗她的,现在倒真有点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架势了。

    “嗯,不敢。”

    我乖乖站定身子,然后伸出手去轻柔地将飘落在她发间的几朵桂花花瓣儿摘了下来,她方才定是带着小珏儿到花园一游了,如今已是九月,桂花残存一缕幽香,花瓣也逐渐开始落了,无意间经过桂花树下,也难免会粘上些花瓣的。

    琬儿不清楚我有何打算,见我手伸过去了,反而紧张地身子都紧绷了。

    我不禁莞尔一笑,将桂花花瓣递到琬儿跟前,微笑着轻声言道:

    “作甚这般紧张,帮你拨弄落花呢,可拨弄下来了却又有些后悔了,这些花儿都很配你呢?虽然,人比花更娇艳便是了。”

    不经意间,甜言蜜语又这般自然而然脱口而出了。

    琬儿脸微微泛着红晕,带着嗔怪地语气道了句:

    “贫嘴……”

    挣开了我的怀抱,拉过了小珏儿,故意离我三步之遥,仿佛我片刻间变成了洪水猛兽一般了。

    我微微一呆,随即会心一笑,敢情,我这媳妇儿是害羞了吧!

    “九月已至,桂花也将落了,园中应有其他花儿开得正艳吧?”

    我忙岔开了话题,若有所思地问了句,我好像许久都未曾陪琬儿一同去赏花了呢。

    “菊花开得正好!”

    小珏儿立马拍手言道,方才她还正和皇长姐欢快地赏菊呢!

    一提到菊花,我不禁发起愣来,而琬儿脸上也是一抹恬静笑意,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不期而遇,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彼此,只觉得此时无声胜有声了。

    突然想起了逍遥生在醉仙楼那次的荒唐过往,一掷千金只为博红颜一笑,良辰美景却图叹情深缘浅。

    那一晚,逍遥生成了素竹姑娘的入幕之宾,而几个月后,高辰娶了当朝尊贵的长公主殿下萧琬,是缘是孽,其实早已纠葛缠绕,难分难解了!

    是你的,终归是你的,不是你的,强求亦不得,感情,就是这种东西。

    而我得到了这辈子最无与伦比、弥足珍贵的感情,彼此都没有错过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幸甚,幸甚啊!

    我哈哈一笑,随即一幅洒脱神态,悠然自得地说道:

    “菊花么,嗯,不错,宁可抱香枝头老,不随黄叶舞秋风,果然是淡薄清雅之菊,甚好,甚好啊!”

    还记得,那晚,陈四不识好歹,偏要同逍遥生争素竹姑娘的梳栊之礼,他曾将素竹比作牡丹,花开娇艳,国色天香;而逍遥生却用淡薄清雅之菊来形容素竹姑娘,当时所用的便是这句‘宁可抱香枝头老,不随黄叶舞秋风’了。

    那时隔着数道帷幕,实在无法探知佳人心绪为何,也就更加无从探知当时逍遥生的那句话是否有打动过美人心啊?

    今儿个我又借机旧事重提,便是想从琬儿的面容神态中寻到蛛丝马迹,因为我十分想知道,是否那时候,佳人芳心就已经为我砰然而动了?

    我一脸期待地瞅着琬儿,而琬儿脸上的笑容依旧,温和而从容。

    对我这句半是戏弄半是试探的话语,琬儿如何会不知道其中含义为何,这冤家不过是想知道自己这相思情意是从何而起的,谁比谁更先动心罢了?

    琬儿心中泛起阵阵涟漪,柔肠百转,暗自思忖着:

    别说她也不清楚这情意是从何时而起的,即便是知道了,也绝不告诉这冤家!

    转而淡淡言道:

    “菊花竞得驸马如此喜爱,那待会我让紫玉从花园中裁剪些菊花插起来搁置在驸马书房里头,可好?”

    我微微一呆,着实没想到琬儿这手‘故作糊涂’便让我如同哑巴吃了黄连,有苦说不出来。

    我急了,忙摆手说道:

    “欸,别啊……”

    别那么快就扯开话题好么,琬儿你告诉我吧,你是何时对我情根深种的?

    后面的我始终没能问出口,不知为何,明明很想知道,可是却又有些害怕知道。

    “嗯?”

    琬儿却是故意装出一脸疑惑的表情看着我,她明明知道我问的是什么的……

    我有些心虚,心脏砰砰砰地直打鼓,支吾了片刻后,随即赶紧改了口,说道:

    “呃~我的意思是菊花好好地开在枝头不是很好么?真把它剪下来了,不是很可惜么?”

    唉,我真是没用啊,总是在关键的时候胆怯了!

    “哦,本宫都快忘了,驸马还是位惜花、爱花之人,像这等似辣手摧花之举是断断做不出来的呢,真不愧是位真心喜爱‘赏花’之人啊!”

    说道‘赏花’两字之时,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琬儿故意加重了语气,仿佛是深怕我听不出其中的差别来一般。

    我不禁额冒冷汗,抚额蒙眼,顿时有种没脸见人之感了。

    作孽啊,真的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谁让你喜欢赏花的?喜欢赏花也就罢了,谁让你去爬人家墙头赏花的?你爬墙也就算了,谁让你带着自己媳妇儿一起爬墙去看别的女人的?

    自己作死不怪别个了,顿时我就在心里将自己骂了个千百遍啊,千百遍……

    我顿觉理亏,实在是没脸面对琬儿了,便随便扯了个理由,打算先离开此地再说。

    “欸,时辰不早啦,公主,我先去趟国子监哈,不能让他们久等……”

    说完,转过身去便想遁走。

    琬儿在身后抿嘴一笑,故作严肃地说了句,道:

    “你就打算这样走了?”

    我表情一呆,看了看身边的小珏儿,顿时想起来自己答应过要带小珏儿一块去国子监的,忙笑嘻嘻地对着小珏儿说道:

    “啊,小殿下也一块随我去国子监。”

    说完,便弯下腰,向小珏儿伸出收来。

    小珏儿瞧着我的手心,小身子怔了怔,随即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小手也递了过来。

    我微微一笑,随即大手牵着小手,便准备出门去了。

    琬儿有些不悦地声音传了过来,道:

    “就这样?”

    我不禁面露苦涩,难道我还忘记什么了么,竟惹得自己媳妇儿如此生气?

    难道,媳妇儿是在气自己出门都不跟她打声招呼?

    一念至此,我正准备作揖行礼以作赔罪的,可一只手牵着了小珏儿的,实在是空不出来,情急之下,这躬身作揖便成了躬身敬礼了,忙说道:

    “夫人,为夫出门去了。”

    这举动惹得琬儿哭笑不得了,她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最后还是温和对我说了句,道:

    “早些回来……”

    言毕,脸微微泛着红晕,目光也变得温柔似水了。

    我微微一愣,傻傻地对她笑了笑,随即点了点头,说道:

    “嗯!”

    这会儿我脑袋灵光一闪,想着方才琬儿莫不是怪自己没有给她离别吻吧?

    因为碍着小珏儿在此,她又不好意思说明,所以才会露出那般幽怨的神情来?

    唉,我还真是罪孽深重啊!

    我有些无厘头自顾自的浮想联翩了,其实,这段日子因为还得守着之前定下的惩罚条款,我除了抱抱她,亲亲她的小手以外,就真的不敢再有更加越矩的行径了,就连亲吻她的脸颊都不敢,深怕一旦吻上了前功尽弃不说,到时候肯定会出事儿的……

    我倒是很想出事来着,可又担心琬儿会顾虑我心志不坚,说出来的话又反复无常,言而无信了,我实在不想让她在自己将要出征前的这段时间里,还要担心忧虑我的生活作息。

    我明明承诺过她,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二十五天啊,也已经快过去一半了,二十五天一过,到时候我一定要连本带利地都讨回来的!

    瞬间,我的目光便充满了战意,仿佛瞬间浑身充满力量,此时此刻,我无比坚信自己可以撑过二十五天的,就为了到时候收回本息!

    小珏儿感觉出了太傅的异样,因为太傅牵着她的手越发用力了,虽然还未握疼自己就是了。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些大人都在想些什么,皇长姐和太傅两个人就这般对望着什么都不说,这样有什么意思呢?

    无奈的摇了摇头,小珏儿不禁感慨着:

    大人的世界,她不懂!

    琬儿瞧着我这副仿佛越挫越勇的模样,也是微微一怔,似乎感觉到了这冤家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了,顿时一脸戒备地模样盯着我瞧。

    对于这些,我仿佛完全都不在意,其实,是完全都没注意到才对!

    微微垂眸间,我瞧见了那根在她手腕间若隐若现的平安绳,沉静了片刻后,我伸出另一只空着的手来,展开食指和中指,然后停在了自己的唇边,落下了一吻。

    琬儿有些愣愣地瞧着我的举动,似乎有些弄不清楚我这是在干啥了。

    随后,我伸出手去,将落有我吻痕的一面温柔地落在了她的唇边。

    琬儿的脸都红了,然后整个人都呆住了,而我则是一脸欣慰的模样,十分感怀地说了一通,言道:

    “虽然有些寒碜,但总算聊胜于无,琬儿,这是你要的离别吻,我一定会早点回来的,你在家等我哦!”

    说完,还不忘记露出一丝自觉令人难忘的微笑来。

    我原本无比期待琬儿感动不已的娇羞神态的,却没想到,怎么眼前这情形和计划中的似乎不大一样啊?

    欸,这将要暴怒的前奏,暴风雨将要来临的气息……

    “谁……说过要……这……离别……吻的?”

    琬儿这是太激动了,所以说话都断断续续了么?

    可我瞧着琬儿越发阴沉的脸,我知道了,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我预感到危险即将来临,脑海中第一反应就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啊!

    立马,架起小珏儿,发挥我动如脱兔的逃跑绝技,一溜烟地就往外边跑去。

    边跑着边频繁往后窥探,深怕琬儿真追过来那我就是逃到天涯海角都是无济于事的了,忙又施用缓兵之计,说道:

    “琬儿,对不起,我出门啦……”

    临走时,瞧见了停在了原地的琬儿那涨红了的脸,看来,我这离别吻,也不是让她那般讨厌的么?

    一想到这,我的心也跟着雀跃不已,一脸喜悦地抱着小珏儿便快速跑了出去,想来阿正已经在府外侯着我们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