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44章 情网青丝,中有千结
    我手捧着一杯茶水,就这般坦然自若地入了屋内。

    紫玉丫头的不满早已在预料之中了,毕竟当街下了马车,还将自己的娇妻舍到了一边,怎么看都不是一个好男儿该为之事。

    所以,这回儿,我这个罪魁祸首,便是来斟茶认错来的。

    “嗯,横看胸中无半分气量,竖瞧不似顶天好男儿,为人又无容人之雅量,心眼宛如针尖之大小,唉,高辰啊高辰,紫玉丫头说得对啊,你果然不是一男子汉大丈夫也!”

    我不禁摇头晃脑,哀声短叹起来。

    这般自嘲还当真是令在场之人哭笑不得了。

    紫玉这会子都已经目瞪口呆了,这罪魁都这样说自己了,她还能有比这更刻薄的话来说他么?

    琬儿闻言嘴角微微上扬,一脸淡然的表情,言道:

    “驸马,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对上佳人有些疑惑的目光,我立马笑脸迎了过去,恭敬地将茶水递了过去,言道:

    “驸马这是端茶送水,负荆请罪来的!”

    “哦?!这倒令本宫疑惑了,驸马何罪之有啊?”

    琬儿饶有兴趣地盯着我瞧,她倒要瞧瞧,这冤家底想耍什么把戏。

    我抱着十分诚恳的态度,秉持着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的圣人教诲,无比恭谦地说道:

    “惹公主生气了,便是驸马大大罪过。”

    琬儿一句轻描淡写,便顶了过来,道:

    “可本宫并未生气?”

    我不禁浑身一抖,喃喃自语道:

    “据驸马必备守则之《金科玉律》中陈述,公主言及‘本宫并未生气’时,实则是早已怒火攻心了,此时驸马应因势利导,及时为公主疏肝平火,顺心静气,否则怒火伤肝,实非养生之道啊!”

    我这一番旁若无人的自言自语,惹得紫玉和阿正站在一旁目瞪口呆,就连琬儿都被我这举动给惊得身子一怔。

    我立马将茶水放在桌案上,然后单膝跪于琬儿身侧,伸出手来便去抓她的脚踝。

    琬儿脸色一红,被我这突兀的举动弄得娇羞不已,又碍于紫玉和阿正也在,没立时呵斥加以阻止,只是言语略带警告的意味,说道:

    “驸马,你,你这是作甚?”

    我一脸认真的说道:

    “公主,你别乱动,脚底按摩,可助公主梳理肝气。”

    刚一说完,我便视若无人的开始帮琬儿脱鞋解袜了。

    紫玉一见,大惊失色,忙不迭地说道:

    “啊,公主,不好啦,驸马爷的脑袋又被驴踢了!”

    紫玉一言,惹得琬儿是怒喜交加,这冤家这会儿确实有些异常,都这个时候了,紫玉也还不让自己省心,偏偏也来参合,这还真是气煞人也。

    琬儿一把揪住我的衣领先拉在了一遍,随即想紫玉吩咐了一句,道:

    “紫玉,你先带着阿正下去,我……有话同驸马说。”

    “是!”

    见公主面有愠色,紫玉非常识相地一把揪住阿正的后领,将阿正一起托了出去,还顺道将房门给掩了。

    这回好了,屋内算是清静了。

    琬儿掩饰不住如同火烧了一般的脸,一把揪过这个罪魁祸首,有些生气的说道:

    “你这冤家,又在犯傻了么?”

    我摇了摇头,眨巴眨巴眼,一脸无辜地瞅着自己的媳妇儿,说道:

    “我没犯傻,这不是怕你生气伤身,想给你做脚底按摩么?”

    琬儿顿时有种力气打在了棉花上的无力感,微微叹了口气,言道:

    “我真没生气……”

    “你生气了,不然,你怎么都不喝我递给你的茶?”

    我指了指桌上的那杯茶,执拗地说道。

    “那我若是喝了茶,是不是就表示我没生气?”

    琬儿为了让我尽快恢复正常,不得不妥协一回了。

    我沉默了片刻后,随即点头称是。

    “好。”

    琬儿端起桌上的那杯茶便请啜了一口,随即将茶杯放回到桌上。

    然后一把将我拉到了一边,两人就蒲团对面而坐,一副面对面讲话说明白的架势。

    “晨,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琬儿一语打破这磨人的沉默,她想不明白了,这冤家今日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究竟发生何事了,为什么自己会感觉,眼前这人明明就是这冤家,可偏偏又觉得不是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

    我端正地跪坐着,静静地瞅着自己的媳妇儿,然后一脸平静地摇头说道:

    “琬儿,我没事儿……”

    “那你方才为何……”

    为何举止一反常态?

    琬儿最后还是没能问下去,只因为眼前这冤家忽然倾过身来,执过了她的手,然后一脸深情地望着自己!

    “琬儿,如果方才让你担心了真的很对不起,我真的没事儿,我只是……想要对你更好一点!”

    说到这,我一脸坦诚地望着自己最爱的女人,在这一刻,我觉得只要是能如这般静静地看着她,就已经无比幸福了。

    琬儿闻言,不免触动柔情,语气也微微有些急促和激动了,轻柔地问了句,道:

    “为什么……”

    “我知道我没有办法说服你不去做那般危险的事情,那我就只能够改变自己,学着去适应你不在我身边的日子了。你每日在我耳边不断重复的话儿,其实我都记得,我只是习惯了你在我身边,我喜欢你在我身边的日子,因为有了你,我的生活便与过去不同了,虽然偶会惶惶,却是喜悦与幸福更多一些的啊!”

    “没办法呢,谁让我爱上的,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女人呢?”

    说道这句时,我有些害羞的挠了挠腮,瞧着她的目光也更深情一些了。

    琬儿静静地听我说着,目光也越发柔和伤感起来……

    “然后我就一路想着你同我重复过一遍又一遍的话儿,我这才发现,原来你已经为我做了那么多,那么多了,呵呵,多到让我感觉你若不在我身边了,我是否还能独自活得下去?我为你做的,实在是太少了啊!”

    说到这里,我语气停顿了片刻,眼眶都有些湿润了。

    琬儿温柔地伸过手来抚着我的脸,情深意切地唤着我的名。

    “晨……”

    我的手附上了她的,有些激动的继续说道:

    “对不起,琬儿,对不起,我是个自私胆小而怯懦的人,直到现在,我依然是千百万个不愿意,不愿意你成为萧珝,不愿意你征战沙场,更不愿意看到你受到伤害!可我不会阻止你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的,也不应该阻止……”

    我将琬儿的手牵到了自己跟前,然后从怀里取出了一根红绳来,然后轻柔地缠绕在了琬儿白皙的手腕上,边细心地为她系起那根红绳,边静静地说道:

    “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每日晨会前我会仔细检查三遍,不会再丢三落四的;即便是再忙再累,我也会记得按时用膳;喜欢看的书看过后我不会再到处乱丢了,以免找不到;纸墨若是没了,会记得到常去的轩雅阁买宣纸和墨条的;你对我说过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言毕,这根红绳,也已经稳妥地系在了琬儿的手腕上,红白相映,格外动人。

    琬儿瞧着手腕中这根红绳,绳中有青丝缠绕其间,情网青丝,中有千结,这冤家,果真是一位至情至性之人啊!

    “这是何物?”

    琬儿莞尔一笑,心中荡起涟漪。

    “平安绳。”

    我微微一笑,温和的对上她的眼。

    琬儿心中莫名有些心疼,她非常清楚,这并不是一根普通的平安绳,她曾在许多征战沙场的将士们手中看到过这样一根红绳。

    这根红绳,还有一个别名,叫做“生死同心绳”,都是女子剪下自己的一段青丝缠着红绳一块编织而成,然后赠给自己将要远征的情郎或是爱侣的一件定情之物。

    情同此心,心同此绳,生死相依,永不相负。

    何以同生死?

    若所爱之人不幸去了,碧落黄泉,定然追随而去,这便是‘生死同心绳’真正的含义。

    给了对方生死同心绳’,便是许给了对方一个生死不离的誓言,还有托付给了对方自己的性命!

    我怔怔地瞧着琬儿腕中的这根红绳,然后无比深情地在她手背上落下一吻,琬儿心中一痛,扑过身来紧紧抱住了我。

    我轻柔地回抱住了她微微有些发颤的身子,心中早已暗下决定,我要待她比以往更好,然后努力让自己真正强大起来,成为她最坚实的依靠!

    我们就这样紧紧地抱着对方,静静的欢喜,幽幽地感伤,可我们的心跳都为了同一份感情在跳跃着,在心意相通的这一刻,找到了共同的节拍。

    许久,我附在琬儿肩头,柔声问了一句,道:

    “琬儿,答应我一件事儿可好?”

    琬儿动情地在我耳边落下细吻,柔声答应道:

    “嗯,我答应……”

    闻言,我脸微微一红,莞尔一笑,说道:

    “我在家等着你,平安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