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43章 男子汉大丈夫
    眼瞧着屋外日已西沉,夜□□临,紫玉一直站在门边,来回度步,时不时探出头去查看一二。

    按理来说,若是那人回来了,早该有人来禀报了才对,可愣是没看到有人入得小苑来,眼瞧着天色越发昏暗,紫玉也不禁开始担忧着,这位驸马爷莫不是又喝醉在哪家酒肆中了吧?

    紫玉微微一跺脚,早知如此,就该让密探直接将人押回来了好了,也免得到时候人喝的醉醺醺回来,让公主瞧见了心烦的好!

    不管那么多了,先让人将驸马爷找回来要紧!

    瞥了一眼正认真埋头书案的公主,紫玉轻轻挪着步子,便想要往外去了,却被公主一语给叫住了。

    “紫玉,别去做多余的事情。”

    紫玉吐了吐舌头,乖乖地站回到公主身边,好生伺候着,说道:

    “公主,还是派人将驸马爷找回来好了。”

    紫玉实在是不想看到公主如此心不在焉的模样,毕竟是打小一起长大的,公主的脾性如何,紫玉是最清楚不过的了。

    什么都不轻易表露出来,喜怒是如此,忧虑亦是如此……

    “有人跟着她,料想不会有事儿的,她若是想回来,自会回来的。”

    琬儿语气淡淡的,略带了些无奈在里头,紫玉听了,心中也有些莫名忧伤了。

    今日驸马爷看来是真的生气了,不然也不会直接跳了车头也不回的走了,而公主也神色有异,脸上疲惫之色显而易见,紫玉从未见过公主今日这般模样。

    “公主,您何不试着将心里话说给驸马爷听呢,紫玉以为,驸马爷肯定能谅解公主的苦衷的……”

    毕竟,紫玉从未见过公主对何人有过如此情深,而驸马爷对公主之情,也确实非同一般,这一路走来,紫玉也逐渐看懂了公主与驸马爷之间的感情,他们两个如今,只怕是谁也离不开谁了!

    琬儿闻言亦是微微叹了口气,娥眉微蹙,轻声言道:

    “也许,你是对的呢。”

    对于这冤家今日种种,所思所想,琬儿如何会不知,只怕她是在怨自己,明明早已做好远征打算,却选择宁愿对她隐瞒至今,而不肯对她实言相告,更甚者与她约定什么分房惩戒,不过都是巧立名目而已。

    琬儿也无法否认,自己确实存在这样的心思,想要借助分房而让她提前习惯自己不在她身边,她也能够好好照顾自己。

    可这份“习惯”终究太磨人,折腾了她也折磨了自己,那晚她有些疯狂地举动,那番撩拨而又深情的话语,便已经让这份几乎已经执行了七日之久的努力,付诸东流。

    琬儿到这时候才越发明了自己的真心,原来这个计划并不都是为她而设的,而是自己为自己而设的,琬儿怕自己根本习惯不了没有她在身边的日子……

    琬儿怕自己若是不在她身边了,她会好好照顾自己吗?每日上朝会之时会不会又丢三落四?忙碌起来的时候会不会又不按时进膳?常看的书是不是又到处乱放以至于怎么找都找不到?笔纸与墨条若是用完了,会自己记得去采购吗?

    ……

    所以,这些日子,琬儿一直都在叮嘱她要记住这、记住那,每次她都答应的好好的,可一转眼却又故态萌发,依然故我了。

    没办法,琬儿只能是寄希望于阿正了,几乎在所有事儿都对阿正叮嘱了一遍,却感觉要注意的事情越说越多,怎么说都说不完一般。

    这时候,琬儿颇为无奈的发现,她们明明都还没有分开,自己就已经在牵肠挂肚了。

    爱情,真的是一件磨煞人的东西啊……

    沉默了片刻后,琬儿才逐渐找回自己的思绪,努力提醒着自己将心绪放在重要的事情上来。

    “派人送至怀朔的信笺可以回复?”

    琬儿转而询问起公事来,毕竟这件事也是至关紧要的。

    “已经八百里加急送过去了,相信这几日便能有回复。”

    琬儿点了点头,言道:

    “此次皇祖母是下定决心让元帅接手此次东征的三路元帅,坐镇三军了。只是州镇总管们绝不可能坐在一旁袖手旁观,毕竟这东征大元帅之位对他们来说太有吸引力了,他们必定会加以阻挠的!”

    太皇太后让驻守怀朔镇的燕云龙骑卫的统帅朔王萧澹接任东征大元帅之位,一来凭借朔王多年功勋威望,足以与沙场老将独孤輳媲美,相信无论是朝中还是军中,都应该没什么人反对才对。

    当然,除了身为州镇总管之首的独孤輳除外,他也是最有资格同萧澹争夺东征大元帅之位最有竞争力的对手了。

    所以,太皇太后要最终敲定萧澹接任东征大元帅,就得让独孤輳信服才行,而想要让一位像独孤輳这样久经沙场的老将信服,就得让萧澹拿出真本事了!

    太皇太后也是军人出身,自然也知道军人之间的问题,就得用军人的方法来解决。

    故而太皇太后学北齐皇帝狩猎之举,有意下旨鹿苑秋猎,借此行屯兵边境,除了探明北齐皇帝真正意图外,还能乘机择出东征大元帅与三路元帅人选,届时择良机出兵北齐,俘获北齐皇帝则平定北齐之战便获胜了一大半了。

    “既然太皇太后有意让元帅接掌此次东征帅印,那州镇总管无论如何反对,想来也是于事无补的。”

    紫玉思忖着这其中的厉害关系,随即说出自己所想。

    “不,为安军心,皇祖母一定会给独孤輳一次争取的机会,而他们也绝不会放过可以争取的机会,我倒并不担忧与他们在鹿苑正面分出高下,就是……”

    琬儿说出了自己的忧虑来,紫玉闻言也不觉脸色一变,说道:

    “公主是担心,他们会暗中对元帅下手?”

    元帅既然也是候选之人,那让元帅回京的旨意想来很快就会下达,元帅一旦动身离开怀朔,这回京城的一路上会发生什么事情,想来谁也说不清道不明的。若是元帅当真出了什么事儿,那东征大元帅之位便非独孤輳莫属了。

    琬儿点了点头,这正是她的忧虑所在。

    “那除了红玉,再派风、林、火、山四位将军护卫元帅周全可否妥当?”

    紫玉也知道独孤家蓄养了一批江湖死士为己所用,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若他们真有除去元帅之心,自然免不得会派出最得力的杀手来执行这次任务了。

    红玉的本事紫玉自是知道的,可为策安全,还是多派些人守护元帅为妥,而风、林、火、山、霾、霆五位将军之中,若有前四位随护,想来定能护送元帅安全回京。

    风、林、火、山、霾、霆并不是五个人的名字,而是五位将军的在军中的代号,他们都是燕云龙骑卫少帅萧珝从几千名北魏勇士当真,严格挑选出来的最为优秀的战士,他们都是誓死效忠北魏,一心追随少帅萧珝的勇武战将,更是少帅萧珝披靡沙场不可或缺的左膀右臂。

    听了紫玉的建议,琬儿也觉得应当如此,言道:

    “在我们都不在怀朔之时,让霾、霆驻守怀朔我也很放心,而北齐之战,若有风、林、火、山助阵,我亦如虎添翼。可元帅安危我等责无旁贷,故而我向皇祖母提议以密旨将元帅诏入京城,而他们这一路上必得轻装简行,以免引人注意,这样才能保元帅安危于万一。届时,你还得沿途派人暗中接应,绝不可有所差错,否则军法从事,此事事关重大,紫玉你得多加小心!”

    紫玉向前恭敬行礼,有了先锋大将的威武风范,抱拳言道:

    “紫玉得令!”

    说完,又立马退到了一边。

    门外,前来通报的阿正恭恭敬敬地站在了一边,他来之时,却恰巧听到了紫玉的那句威严有力的话语,乍听之下还以为是少夫人在会客,可到了门边徘回了一阵才发现这屋内便只有少夫人与紫玉姐姐二人,这才颇为诧异,莫非方才那般气势言语竟是出自紫玉姐姐之口?

    “少夫人,阿正有事禀报。”

    阿正谨守着公子爷交代给自己的事情,什么事该问,什么事不该问,他还是分的清楚的。

    “进来吧!”

    少夫人温和而又不失威严的声音从屋内传了出来。

    阿正深吸了一口气,随即小碎步入了屋内,躬身一礼,言道:

    “少夫人,公子爷回来了,他说回来前已经在外用过晚膳了,让阿正来提醒少夫人先用晚膳,之后便直接回了书房。”

    琬儿闻言,沉默不语。

    而紫玉听到了,有些心急了,忙问道:

    “那公子爷回来之时,可有喝醉酒?不许包庇,实话实说!”

    紫玉说道最后,已经是威胁阿正的语气了。

    阿正不禁打了个机灵,忙摆手说道:

    “公子爷未曾喝酒,所以并无喝醉一说。而公子爷着急回了书房,好像在找什么重要的东西,一直在书房上下翻来覆去的闹折腾……”

    紫玉闻言,不觉大惊,这次驸马爷居然没在外喝酒,那他为何这般晚才回府?

    让公主殿下担心了他这么久,他就只是让阿正提醒公主殿下记得用晚膳就是算了么?

    没那么便宜!

    紫玉一跺脚,正准备去教训教训这位不知好歹得驸马爷,可她还没走几步呢,公主便已经看穿了她的心思了。

    “紫玉……”

    琬儿只是轻唤了紫玉一声,紫玉便唉声叹气地站住了身形,乖乖立在一边,只能使恨恨地瞪着阿正瞧了。

    阿正完全不知道自己怎么得罪紫玉姐姐的,不过片刻,就被紫玉姐姐盯得满头大汗了。

    琬儿瞧了瞧紫玉和阿正,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

    “阿正,你可知道你家公子在找什么?”

    这冤家定然是又不知道将自己的书丢哪儿了,所以又在到处乱找了吧!

    听到公主殿下问话,阿正连忙缓过心神来,回应道:

    “公子爷好像在找一本书,可无论阿正怎么问,公子爷都不曾告知阿正找的是哪一本书!”

    阿正接受公子殿下训导也有一段时日了,这段日子公子殿下事事都以公子爷为重,但有交代都是一心为公子爷着想,这些都让阿正感动不已,为公子爷可以找到这般温柔体贴的少夫人而高兴骄傲。

    故而只要是公主殿下吩咐下来的事情,阿正便竭尽全力都要办到。而公主殿下这段时日让自己为公子爷记住的一些事情,阿正是一件都不敢忘记的。

    今日公子爷负气跳下了马车,阿正便一直担心公子爷,回府后一直在公主府外等候,而紫玉姐姐也吩咐下来,若是公子爷回来了一定要尽快禀告少夫人知道。

    所以一看到公子爷回来,阿正久悬不下的心这才落了地,看到公子爷气色颇佳,既不恼怒,也非喜悦,但却一脸平和,倒与以往的公子爷略有不同了。

    阿正只觉奇异,而公子爷一见自己问的也是少夫人,他问:

    少夫人可有用过晚膳?

    少夫人忧心公子爷,自是未能用过晚膳的了,阿正也便只能据实以告。

    而公子爷立马便催促着他去见少夫人,叮嘱让少夫人赶紧用膳,还让自己必须在旁伺候着,待少夫人用完晚膳后,再到书房去回复他。

    阿正无法,送公子爷回书房后,便立马赶来禀报了。

    ……

    琬儿听到此处,微微叹了口气,想着这回还是自己主动去见那个冤家吧,确实正如紫玉所言,有些话还是坦诚的说出来比兜兜转转要更好一些吧!

    “那我去帮她找找吧……”

    琬儿立起身来,便是准备亲自到书房去了。

    阿正立马躬身再拜,恭敬言道:

    “少夫人,阿正斗胆想先请少夫人用过晚膳后再去,公子爷吩咐下来了,让阿正伺候着少夫人用过晚膳后,才能去书房回话。”

    琬儿闻言微微沉吟片刻,而紫玉则是表情一呆,然后气鼓鼓地质问阿正,道:

    “你们公子爷究竟在想些什么,他到底想怎样?”

    对着生气的紫玉姐姐,阿正的态度也只能越发恭谦有礼了,言道:

    “阿正以为,少夫人是公子爷心尖上的人儿,公子爷一直都十分看重少夫人的。”

    “说得好听,怎么不见他主动来见少夫人?每次都是惹完事后就躲着不敢见人,这还是一个男子汉大丈夫么?”

    紫玉越想越气,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他敢当街跳马车撇下公主一个人走了,回来后既有悔意,为何不亲自前来向公主请罪?

    “紫玉!”

    琬儿薄怒,说话也有些急促了。

    紫玉抿着嘴不再言语,可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了,她就是看不得有人伤公主的心,公主从未对人如此好过,掏心掏肺地对那个人,可得到的却是这样的结果,这如何能不让紫玉心寒啊?

    阿正也被吓到了,立在一旁低着头,沉默不语。

    门外,颇为俊朗的声音传了进来,只听那人语气随和,笑着言道:

    “紫玉丫头说的不错,我确实不是一个男子汉大丈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