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41章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太皇太后的一段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让我听了都感觉没有拒绝的余地了,更何况逸仙之所以会应诏而来,想来是早已做好接任国子监祭酒的准备的。

    正如同太皇太后所言的那般,虽然国子监与太学馆合并了,可这并不代表士族子弟会愿意同寒门子弟和睦相处,那群士族子弟的德行,我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了。

    话已经说道这个份上了,逸仙也没有拒绝的权利了,忙躬身行礼表示臣服,道:

    “逸仙听凭太皇太后差遣,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嗯。”

    听到逸仙答应出仕了,太皇太后脸上的笑容才真正明朗了。然后颇为欣慰地瞧了瞧身边的长公主,十分宽慰的说道:

    “这都是你的功劳啊!”

    可以劝得这早已一心归隐山林不问俗事的逸仙再度出山,这世上除了长公主殿下,恐怕再无他人了。

    琬儿只是微微一笑,淡然不语。

    而我的目光微微一沉,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了……

    “原本招你们来,是想闲话家常的,却没想到说着说着,就谈到国事上去了。正所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原本家事便是家事,可在皇家,这家事亦是国事,怎么分都分不开,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

    太皇太后将小珏儿放了下来,交给了身边伺候的姑姑们照看着。

    我和逸仙都赶紧连忙点头称是。

    “既然已经谈论到了北齐之事,那我也想听听你们对此事的意见了。”

    太皇太后言毕,目光矍铄,精神也为之一振,她很想知道眼前的这两位功成名就的文人才子,对如今的朝中的时局会有怎样的看法了,这着实是一次难得一见的机遇啊!

    我与逸仙相互对视了一眼,心中都有些凛然,只觉得太皇太后此言,倒有些像是让我与逸仙以如今朝中争论不休之事各自提出自己的意见,亦好在此地分个高低胜负了。

    我沉默不语,而逸仙却依然笑容不改,泰然自若,他先向前一步揖了一礼,向太皇太后言道:

    “请太皇太后恕罪,逸仙疏于朝政太久,对朝中诸事多有不明,故而无法确切回答太皇太后所问,微臣惶恐!”

    “嗯,你不是答不出来,而是不想与人相争,都这么多年来,逸仙依然还是那个逸仙啊!”

    太皇太后感慨着说出这句,随即将目光投向了我,言道:

    “辰儿,你来说说看。”

    我忙躬身再拜,言道:

    “皇祖母容禀,今日朝中所议之事皇祖母已与两位臣相和几位州镇总管们议过了,若是儿臣再多加置喙,只怕会惹人非议!”

    我现在只不过是御史罢了,可以参议朝政却不能干预朝政,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太皇太后沉默了片刻,她当然能理解我所言之事,也知道此事的后果,不过这些都不是太皇太后所顾虑的,她需要听到对此事不同的意见和处置方式,更重要的是她想要看看自己为琬儿钦点的这位驸马,究竟是否真的名副其实是位胆识与谋略兼具的不可多得的人才。

    “无碍,这是家事,询问你的人是你的皇祖母,不过是说说各自见解而已,与朝政无甚干系。”

    太皇太后果然是女中英豪,话语间气度非凡,十分值得人尊敬。

    我瞧了瞧琬儿,琬儿微微颔首以示,那就是说可以说了。

    既然得了琬儿的首肯,那我自然是没必要再缄口不言了。

    “既然如此,那儿臣便说说自己的这点浅薄之见吧。”

    “皇祖母,如今朝臣争议之事便是在对待北齐的问题上,是以逸待劳、后发制人还是主动出击、先发制人,可儿臣以为,北魏与北齐之战在所难免,既然如此,无论是先发制人,还是后发制人都不是最主要的问题。”

    “哦,说下去!”

    太皇太后终于听到了不一样的言论,不禁兴趣盎然,期待万分了。

    “这最主要的问题,应该是统兵之将!”

    一言既出,太皇太后毫不掩饰赞赏的神色,脸上的笑容更甚了。

    “正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而可以同时统御几十万兵马的将领则更是凤毛麟角,请恕罪儿臣斗胆,敢问皇祖母,若是此次出征,您会钦点何人为三军统帅坐镇中军?”

    太皇太后微微诧异,真没想到,自己钦点的驸马看事竟如此犀利,他早已看穿了自己有东征之心了么?

    “若是有出征之意,相州总管独孤輳乃沙场老将,经验老道更是统兵有方,让他做三军主帅,实至名归!”

    太皇太后虽提出了独孤輳,可我知道太皇太后绝不会用他为帅,之所以这般说辞,不过是故作试探罢了,可想而知,今日在后殿与几位臣子们商议之事,独孤輳一定是力主出战,并毛遂自荐为三军元帅了!

    我摇了摇头,直言道:

    “都顾老将军确实是骁勇善战,可他不能为三军统帅,因他乃州镇总管!”

    州镇总管本就拥兵自重,若是再让他们独掌了东征大军,那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我都已经如此直言不讳了,便是希望太皇太后莫要再拐弯抹角,顾左右而言他了。

    太皇太后见我勇气可嘉,又加上又这份见识和胆魄,也觉得再试探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索性直言了,道:

    “至于让谁成为三军统帅还需议定,不过此战若成,我北魏出兵便得兵分三路,北南两路分别拦截北齐的北方军事重镇柔玄镇之驻军,而南为中军开路,扫平金邑南面都城,而中军则直扑金邑,若是可以便在金邑拿下北齐的那位少年天子,便可毕其功于一役,若是侥幸他一路逃回了上都,那北南两路都还有机会出手予以拦截,若是拦不住,那此次东征也就算功亏一篑了!”

    太皇太后所言,竞得兵家之精髓,兵分三路虽说分散兵力,却也是最为稳托的战法,只不过,对领军南北的这两路元帅来说,会是十分艰难的一战,而中军直扑金邑,也更需要勇猛无畏的将领冲锋陷阵,三路大军相互配合,才有可能取得这场大战的胜利。

    先说说南北两路难在何处,北边的军事重镇柔玄镇,便如同北魏的怀朔军镇一般,都是戍守边疆,抵抗突厥南下的重要兵镇,里边的将士骁勇无比这都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而北齐的北疆有两座这样的军事重镇,一个是柔玄镇,而另一个则是御夷镇,柔玄靠近金邑,而御夷则靠近上都(北齐京都)。

    若是金邑有变,最近的柔玄便会分兵救援,故而北路军最主要的目的便是拦截疑惑摧毁这股来自柔玄的救援力量。

    而北齐南线所分布的重要城镇中,八层以上都是出自北齐靠山王宇文懿麾下,也就是说名动天下的飞云铁骑,负责起了南面以及大部分与北魏交壤之领土的防御工作。也就是说北魏的南路军想要为中军铺平道路,便得直面飞云铁骑的威胁!

    故而,南北两军能否抵挡住柔玄援军与飞云铁骑便显得十分重要了,而中军能否快速攻克金邑,这对战争的胜利也有决定性的作用!

    说到底,这就是一场统帅与统帅之间的对决,决定胜负的关键从来不是人数,而是统兵大将最坚实的军事素养!

    所以,如何选择三路大军的分路元帅十分重要,而统御三军坐镇中军的大元帅人选也就更加重要了!

    因为这位大元帅,不仅要有统御几十万士兵作战的能力,更重要的是要压得住手下那三路元帅之人!

    ……

    太皇太后说到此处,顿了顿,随即继续言道:

    “所以,此战最为关键的一点就是尽快选出那南北中三路的元帅人选,辰儿,依你之见,你觉得朝中何人适合做这三路元帅之人选?”

    我沉吟了片刻后,随即言道:

    “儿臣以为,既然州镇总管不能出任大元帅一职,倒可以让他们出任南路元帅对抗北齐的飞云铁骑,州镇总管与飞云铁骑对战多年,各有胜负,相信以他们只能,足以应对!”

    太皇太后默然一般地点了点头,随即继续问道:

    “那中路呢?”

    我先顿了顿,还是将这个人选说了出来,道:

    “高韦可担此重任!”

    太皇太后闻言,嘴角不觉上扬,笑容也十分奇特,反问道:

    “高韦,可是你的弟弟啊!”

    我忙抱拳作揖,言道:

    “皇主母您问的是何人可以担此重任,儿臣只是据实以告罢了,更何况,举贤不避亲,高韦他是否由此才能,皇祖母心中自有定论!”

    一言两语间,太皇太后心中的疑虑顿消,对眼前这位大驸马似乎又有了不一样的认知了。

    “那你觉得北路该用谁为好呢?”

    太皇太后这句话却让我陷入了死寂一般的沉默之中了,这北路的人选,恰好就是我一直在苦苦找寻的大将,只可惜……

    见我沉默不语,太皇太后爽朗地笑了几声,说道:

    “这北路的元帅哀家心中倒有个合适的人选了……”

    闻言,我不禁向太皇太后投以好奇的目光。

    “哀家似乎也可以决定这三军大元帅该用何人了啊,怀朔镇燕云龙骑卫统帅朔王萧澹,有这位老将军坐镇三军,相信军中无人胆敢反对!”

    闻言,我脸上倏然间煞白,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最不愿意去想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不,不可以,不可以的,我绝对无法接受这种事情发生!

    “太皇太后,燕云龙骑卫一直戍守边疆,抵御突厥,功劳显著,若是冒然动用燕云龙骑卫的话,只怕届时突厥人会借机南下……”

    “欸,哀家早已探听清楚,突厥各部如今已是自顾不暇,只怕暂时是没有心思南下了。所以,哀家的意思是,让燕云龙骑卫的少帅萧珝,成为这北路大军的元帅!”

    当终于听到了“萧珝”这个名字从太皇太后口中说出,我只觉得整个人犹如晴天霹雳一般,踉跄地退后几步,下一刻就要当场晕死过去了……

    原来是这样,太皇太后所言的“当不起也得当得起”的含义是什么了……

    而琬儿呢,琬儿突然对我施以分房而睡的惩戒,原来,竟是为了今日这个决议而做的无可奈何的准备,是么?

    琬儿啊,她将要离开我,出征北齐了!

    看着琬儿那坚毅却又透露出的几分忧虑的神情注视着我,我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啊!

    谁可以来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我又能怎么办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