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40章 用心良苦
    “珏儿!”

    我和琬儿都被眼前这情形给吓了一跳,琬儿一步抢上便是打算施展轻功去救人了,却被另一个突入跃入水池的白色身影给抢先一步,等众人都回过神来之时,小公主殿下已经安然无恙地抱在那人怀里了。

    瞧见小公主平安无事,我也不禁松了口气。

    抬眼一瞧,却见这衣着飘逸,身形挺立,眉目如画,一派道骨仙风之人,不是那位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逸仙,又是何人啊?

    琬儿忧心珏儿是否受到惊吓,连忙快步走了过去,将珏儿从逸仙怀里接了过来。

    珏儿起初对着猝然间发生的意外确也是受了些惊吓的,可一瞧见一位白衣大哥哥救了自己,红扑扑的小脸上,却是十分开怀的笑着,两只眼睛也睁得大大的,似乎正在为自己方才飞起来了而感到惊叹不已。

    飞起来的感觉真的好好玩啊!

    小珏儿正打算让那位白衣哥哥带着自己再飞几圈,可一瞧见皇长姐面有愠色,便放乖了,一动都不敢动地躺在琬儿的怀里,眼中还泛出可怜兮兮的目光来。

    琬儿顿觉哭笑不得了,也不知这孩子错了就装可怜的本事是跟谁学的,不教训一下吧不行,可真教训又有些心有不忍,只期望她能记住这次的教训,以后可莫要再犯了才好,毕竟帝王家的公主非同一般人家的孩子,这般纯朴天真的性子,只怕再等她长大几年,也就很难再看到了。

    “以后你若再这般胡闹,皇长姐可就真的生气了!”

    终究还是不忍苛责这孩子,琬儿只能言语多加劝导了。

    一听到皇长姐生气了,小珏儿伸出小手来搂住琬儿的脖颈,然后十分诚恳地道歉,说道:

    “皇长姐莫要生珏儿的气,珏儿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会惹皇长姐生气了!”

    说着说着,那语调若是琬儿不原谅她,这小丫头就真要哭出来了。

    琬儿忙好生宽慰道:

    “好啦,好啦,皇长姐不生珏儿的气了,珏儿以后可不许再做这般危险的事情了,不能让你母妃担心,知道了么?”

    “嗯,珏儿醒得了!”

    琬儿将珏儿放了下来,然后蹲下身子十分细心地帮珏儿整理了下衣裳。

    珏儿瞧见皇长姐还是亦如以往那般温柔,便知道皇长姐没生自己的气了,不过片刻,牵住了琬儿的手,又在一旁开心地上串下跳了。

    我瞧着此情此景,心中颇为感慨,琬儿的温柔如水,便是未满十岁孩童也不忍拂逆,足见众人对她的喜爱之情了。

    见小公主平安无恙,我也赶紧向跟前的逸仙揖了一礼,满怀感激之情,言道:

    “方才多谢逸仙兄出手相助!”

    我这句感激可是出自肺腑,一来谢他及时出手让小公主转危为安,二来若非有他及时出现,琬儿怕是得暴露身怀武艺之事了。

    一位传言中体弱多病的长公主殿下,居然是位身怀绝顶武艺之人,此话若是传将出去,只怕会对琬儿的安危十分不利!

    所以这句感谢,十分必要。

    逸仙也回了一礼,恭谦有礼的说道:

    “大驸马无需如此多礼,这是逸仙分内之事。”

    随即,两人微微点头示意,以作寒暄。

    这边话头刚落,身后便传来内侍诰喧:

    “太皇太后娘娘亲临。”

    太皇太后突然驾临,确实让我有些措手不及,而看到小皇帝也在太皇太后身侧,顿时便感觉出了,这次御花园之行绝非偶然可以比拟的了。

    我瞧了一眼身旁立着的逸仙,却见他一脸平静,泰然自若,看起来他早已知道太皇太后会驾临御花园了,也对,他这位大隐隐于朝的隐士,何以会再度出现在皇宫内苑,这本来就让人很费人思量。

    不过只要清楚了最近朝中的局势,也就不难想到太皇太后将逸仙招入宫中有何用意了。

    这般看来他这位“贪图安逸”的隐士是清闲不下去了,就准备着被逼出仕吧!

    ……

    琬儿牵着珏儿的手,来到了我身边,逸仙也恭敬立于一旁,几人一道行礼恭迎太皇太后凤驾亲临。

    “儿臣参见皇主母,给皇祖母请安!”

    “微臣拜见太皇太后,太皇太后万福金安!”

    之后,我与逸仙又向小皇帝行礼,齐身道:

    “微臣拜见陛下,陛下万安!”

    同太皇太后与小皇帝行过君臣之礼后,太皇太后非常慈爱地让我们赶紧起身来。

    “好孩子们,都起身吧,到院中来陪我这个老太婆说说话!”

    到了亭中,小皇帝坐于太皇太后右上手,而琬儿牵着珏儿立在了右手边,我与逸仙都是臣子,自然得立于下首了。

    瞧见了珏儿,太皇太后便招手让她到自己身边来,珏儿忙小跑了过去,扑进了皇祖母的怀里,毕竟这是最小的公主,太皇太后宠溺得紧,将她抱在了怀里,瞧着她今日没了往日那般神采,便知道定是有人惹怒了这位公主殿下了。

    捏了捏这小丫头的鼻梁,太皇太后宠溺的道了句:

    “今儿个谁惹我们小珏儿生气了?”

    珏儿瞧见了小皇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毫不客气地就在皇祖母面前告起了玉状,说道:

    “就是皇帝哥哥了,他明明答应过珏儿要带珏儿去国子监的,结果他自己去了却把珏儿给忘在身后了!”

    哎哟喂,小公主殿下还真是纯真可爱得紧,心里有什么便说什么,毫不遮掩,只希望太皇太后莫要见罪才好,毕竟祖宗也却实有立规矩:女子不得入国子监。

    太皇太后一听,眉头微蹙,瞥了一眼小皇帝,问道:

    “哦,真有此事?”

    太皇太后此言,便让我们都不免为之胆寒,只道是太皇太后动怒了。

    小皇帝想到答应让小公主同去国子监这事儿确实有违祖宗规矩,忙向太皇太后请罪,道:

    “是儿臣思虑不周,违背的祖宗规矩,还请皇祖母莫要生气,儿臣知错了!”

    “君无戏言啊,琮儿是皇帝,皇帝说出来的话便是圣旨,你既然答应了你的妹妹带她去国子监,便要言出必行,否则君命便会形同儿戏,君威也便会淡然无存!”

    太皇太后凤仪威严,三言两语间,便是在教导小皇帝为君之道了。

    “儿臣紧遵皇祖母教诲!”

    小皇帝恭敬行礼之后便又坐回了位置上去了。

    我心下凛然,太皇太后今日不威而怒,在臣子面前亲自教导小皇帝,只怕是还有别的用意了。

    严厉之后,便是宽和待人了。

    太皇太后微笑着看着我与逸仙,随即先问我话,说道:

    “辰儿啊,这段时日你为朝廷办下了几件大事,可谓劳苦功高,有功便得奖赏,你同皇祖母说说,想要些什么赏赐,皇祖母给你做主了。”

    我忙躬身再拜,十分恭谦,言道:

    “儿臣身为臣子,所做所为理应都是分内之事,又怎敢要求什么赏赐呢?”

    太皇太后颇为赞赏地点了点头,言道:

    “嗯,不骄不躁,持满戒盈,好孩子,你将来的成就定然不可限量。”

    太皇太后此言,便是许给了我一片锦绣前程了,这可比任何金银珠宝的赏赐,还要珍贵的紧。

    我忙躬身再拜,言道:

    “皇祖母盛誉,儿臣愧不敢当!”

    “身为朝中重臣,又是琬儿的夫婿,你当然当得,即便是当不得,也得当着,这是你不可推卸的责任,皇祖母的意思,你可明白?”

    我有些诧异地朝琬儿那瞧了一眼,虽见她面无异色,可我心中却疑窦暗生,为何总觉得太皇太后今日所言,仿佛话中有话一般。

    我有些茫然地点头称是,言道:

    “儿臣……紧遵皇祖母慈谕,定当风发图强,不负皇祖母重托!”

    太皇太后闻言,意味深长地微叹了口气,随即看了看逸仙,不失和蔼地说道:

    “逸仙啊,你同辰儿一样,都是哀家看着长大的,所以同你们说话,便省了君臣间那套礼仪规格,也免了那寒暄客套,哀家便有话直言了,今儿个将你招进宫来,就是想对你委以重任,哀家想让你接任国子监祭酒,不知你意下如何?”

    逸仙沉默了片刻,并没有直接回应。

    太皇太后只道逸仙心里还有顾及,毕竟他沉寂了这么多年了,不理朝政,只顾埋首读书,教书育人,抚琴风雅,寄情山水。可太皇太后心里也清楚,逸仙他又何曾真正放下过……

    “你们也知道,近来北魏朝政风波不断,北齐如狼周伺,对我北魏虎视眈眈。自谋反案后,原户部尚书楼敬有负哀家厚望,御下无方,德行有失,哀家念及他多年劳苦,这才格外开恩让他致仕回乡安享往年;又因王绰才德兼备,更是掌管户部的最佳人选,故而哀家独排众议,起用他为户部尚书,为皇帝掌管户部。”

    “王绰他没有令哀家失望啊,上任后所推行整顿户籍、裁撤繁荣官署,精减冗员等举措都让得国家财政收入大幅增加,也给了哀家出兵攻打北齐的底气。”

    “可俗话也说的好:攘外必先安内,大凡举国之战,最忌臣子之间离心离德,猜忌倾轧。哀家有意推行王绰之改革举措,却也难免会顾及不上朝中一些元老重臣们的情绪,所以才需要你们这群年轻人,来为哀家解忧,为国家出力啊!”

    太皇太后一段话语,恩威并施,让闻着无不肃然起敬!

    “之所以让你接任国子监祭酒,便是想让你从中调和门阀士族子弟与寒门子弟之间的矛盾,国子监与太学馆合并了,虽说朝臣们顾着哀家的颜面并未对此事多加阻扰,却也颇多怨言,更有甚者还有人借机提及当年旧案,这一点是哀家绝不能容许的!”

    太皇太后说道最后,不禁加重的语气,这番言语只怕不紧紧是说给逸仙听的了。

    我脸上不禁一白,向琬儿投以关切的目光,虽然她的表情淡淡的,可我知道此时的她心情应该也是格外沉重的吧!

    “说起太学馆中的寒门士子,他们也还只是一群无辜的孩子,哀家也实在不忍心让他们卷入朝中争斗之中。你既出身名门士族,如今又是太学馆的博士,由你继任国子监祭酒,想来对协调士族子弟与寒门士子的矛盾便可以做到不偏不倚,处事公正了。”

    “逸仙啊,哀家的良苦用心,你不会不明白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