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39章 一言九鼎
    没几日,从北齐传出的一则消息,在北魏的朝堂上掀起一阵不小的波澜。

    只因为北齐的那位少年天子在自己的皇宫里闲不住了,带上自己的宠妃爱妾们,还集结了二十万军队开赴陪都金邑,对外宣称是去秋猎的。

    《尔雅》释天一章中提到过“春猎为搜,夏猎为苗,秋猎为狝,冬猎为狩”。

    也就是说春天禽兽繁衍的季节,要有计划的猎取未怀胎的禽兽;夏秋两季是农作物生长、成熟的季节,这时候便要可多猎杀糟蹋庄稼的禽兽;冬季则万物休眠,可进行围猎;

    天地万物各有其法,遵循天道,顺天应时,才能更好的体现天人合一之道。

    本来北齐的天子秋猎与我们北魏是没多大干系的,关键还在于他带了二十万兵马还有金邑所处的地理位置,那是北齐的陪都,是靠近我们北魏境内最近的几座都城之一。

    现在谁都没办法看明白这位北齐天子究竟在想些什么,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兴之所至,就连他的臣子都不清楚这个少年天子是个什么心思,他说要去秋猎大家伙即便有多不乐意都得装得兴高采烈的陪着去了,没谁敢反对,因为敢反对他的人,都已经身首异处了。

    可无论如何,这个消息对于我们北魏来说,是不得不重视的事情,因为谁都很难保证,这位北齐天子不会兴之所至,带着那二十万兵马跑到北魏境内来秋猎!

    这件事引起了太皇太后的高度重视,以至于这些天的朝会太皇太后也都临朝听政了,而太皇太后与群臣商议最多的,还是怎么处理这个棘手的问题。

    北齐的天子君临金邑,若是他带着二十万军队进攻北魏边境,北魏自然就得正面迎战,两个国家若是打起战来,那拼的就是这个国家的整体实力了,虽说北魏这些年无论是军事、经济还是文化都有很大的提高,可北齐的得天独厚也绝对不容小觑。

    北魏与北齐之战迟早都是要打的,关键是看谁先挑起这场争斗来。

    然后,朝臣们便依据这个争议很快就分成了两个派别。

    一派是怀着观望态度,无论北齐会否攻打北魏,边境都得做好防御准备,若是北齐先出兵了,那他们就在道义上失了先机,我们北魏为护国而战,这边是得了天道,届时北魏再吊命伐罪,吞并北齐也是天命所归!

    而另一派则直斥他们胆小若鼠,如今乃大争之世,怎可因那些所谓的仁义道德而错失灭掉敌国的最佳时机呢?北齐的天子既然来到了金邑,而北齐最为骁勇善战的靠山王都被被北齐的天子扔进了刑部大牢,受尽折磨,形同废人一个了。这正是我们北魏一举拿下北齐天子的重要时机啊,所以,我们应该把握这个时机,主动出击,争取在战场上拿下先机!

    紧接着两派人争论不休,最终谁都没能说服谁,太皇太后见朝臣意见相左,一时间也难有定论,便先散了朝,留下了左右丞相和州镇的几位重要总管们议事。

    散了朝会后,我先回了御史台,将今日的公事行程都大致吩咐了下去,处理好今日的公务后,也已是申时了,紧接着我还得去给小皇帝上课,便起身准备去御书房。

    半路遇到御书房的传旨内侍,说小皇帝陛下起架去了御花园,故而今日的课业也得再御花园教授了。

    我眉头微微一蹙,倒也没多想什么,便随着内侍一块改道去了御花园。

    才到御花园没多久,就看到非常奇特的一幕。

    在御花园中边临鱼池的一座假山下,一位宛如月仙一般的人们亭亭玉立着,淡雅清丽的容颜微露难色,似正被何事所苦难。

    而她的周围好几位宫女内侍们,个个一脸惊恐地瞧着一位一直趴在假山顶上的一位小女孩,这孩子应该约莫十岁的样子,模样倒是生的十分水灵可爱,脸颊两边红噗噗的,也许是被谁被惹怒了,撅着个小嘴,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

    宫女内侍们都在假山下劝了好久了,这位小祖宗就是不肯下来,本来想偷偷爬上那假山把这孩子给带下来的,可没曾想,这假上只能供一个人爬上去,而这位小祖宗聪明得紧,威胁说若是谁敢上来她就跳到旁边的水池里头去,这话都说得这么绝了,做奴才的哪敢擅作主张。

    因为这事儿事关皇家体面,又不能随意将事情闹大了去,有个机灵的宫女便打算去寻洛霞姑姑的,却没想到正巧遇见了这位正主,所以忙不迭地将人请来帮忙的!

    要说这位正主是谁?呵呵,听到她那温柔如水的声音,我就开始惊讶于为何咱家媳妇儿会出现在御花园,而更令我惊讶的是,即便是我们家媳妇儿亲自出马了,那位假山上趴着的小丫头还真不给面子,就是不肯从上边乖乖下来!

    “珏儿,听皇长姐的话儿,不许胡闹,快下来!”

    琬儿的话虽说严厉,却也温柔得紧,以至于那丫头完全没有感觉到威严,依然故我。

    “皇长姐,皇帝哥哥是个大坏蛋,他骗了珏儿,他明明答应过珏儿要带珏儿一起去国子监玩的,结果他自己去了,没带珏儿去,珏儿恨死他啦!”

    说了一大通,哇的一声大哭起来,鼻涕眼泪一起出来了,可想而知,是真的伤心透了吧!

    “珏儿不哭啊,皇长姐替你教训琮儿,先下来,待会若是让皇祖母瞧见了,看皇祖母怎么罚你!”

    没办法了,琬儿也只能抬出皇祖母来压压阵,要知道她们姐妹几个从小最害怕的就是这句话啦。

    不听话就让皇祖母收拾你……

    听到她们的对话,我算是明白了,原来假山上扒着大哭大闹的小丫头,居然是北魏的第五位公主殿下萧珏啊!

    呵呵,果然是个小丫头嘛,还是个比她的各位姐姐们都要难伺候的机灵鬼!

    我站在了一旁,听到琬儿居然也会吓唬小孩子,一时间没忍住,不禁笑出声来了。

    琬儿早就瞧见我来了,因为顾着珏儿这丫头,所以都懒得理我了,这回瞧我在一旁辛灾乐祸的模样,冷不防白了我一眼,我立马乖乖闭嘴了。

    “可珏儿想去国子监玩,珏儿想去国子监!”

    萧珏年纪还小,会如此小孩儿心性也是在所难免的。

    一听珏儿闹着要去国子监,琬儿就倍感无奈,这孩子的心性跟自己小时候仿佛一个磨子刻出来的,一旦决定下来的事情,真的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

    “国子监哪有什么好玩的啊,那都是一群书呆子,你瞧,这位就是国子监出来的,是不是书呆子一个啊?”

    琬儿便说着,便伸手将我拉到了一边,吩咐我站好,好让小珏儿可以瞧得一清二楚的,以证明她这位皇长姐所言非虚。

    我什么时候成书呆子了?

    欸,这,这我可不承认,虽然有时候是会犯傻,可这也不能说明我是个书呆子啊?!

    我正准备抗议,被琬儿以威胁,就乖乖就范了。

    微笑,保持着,好了!

    “哇啊~”

    怎知,这娃儿瞧见了我反而哭的更加厉害了!

    “我有那么可怕吗?”

    我不禁脱口而出,想我高辰玉树凌风,俊秀儒雅,笑起来的模样还算和蔼可亲,以前只要我那么微微一笑,周围的小女孩都哭闹着要我这位俊秀哥哥抱。

    这回真是太伤我自尊了!

    琬儿扑哧一声,在一旁都快要笑得合不拢嘴了。

    我就不信了,凭借我要容貌要容貌,要文采有文采的青年才俊,还收服不了这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片子了。

    “欸,小殿下啊,你为何想要去国子监啊?”

    我忙陪着笑脸,一脸温和,尽力将声音压低一些,问了这句。

    知道原因,才好对症下药嘛!

    “皇帝哥哥都可以去,为何珏儿不可以去?”

    小珏儿抹了一脸的泪珠子和鼻涕,撅着嘴就说了这句。

    哟,这丫头不简单啊,这问题问得这么有水准,我该怎么回答啊?

    祖宗规定?这孩子想来也不会明白,可祖宗规定的也不全都是正确的啊!

    “嗯,小殿下言之有理,那就去国子监吧!”

    我微笑着点了点头,以示所言非虚。

    一旁的琬儿也有些惊奇地瞧着我,低声反问了一句,道:

    “你说真的?”

    “我像是说假话的样子吗?”

    向琬儿使了得意的眼神,随即言道:

    “小孩子是不能骗的,一旦答应过她们的事情,就得做到,这才是言传身教嘛,你不也是这样做的么?明明可以将她骗下来的!”

    琬儿淡淡一笑,便没再说什么了。

    “你说的是真的吗?”

    珏儿停止了哭泣,破涕为笑,一脸期待的小眼神瞅着我。

    “当然,君子一言九鼎,绝不可食言!不过啊,你得先下来,别让你皇长姐为难啊!”

    我给了这孩子一个肯定的答案。

    这孩子闻言心下大喜,欢呼雀跃起来,一高兴便松开了两手排起巴掌来,身子移动了几寸,这回,可就尝到恶果了。

    小珏儿一个没靠稳,便从假山顶上滚落了下来,直直往水池那边滚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