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37章 约法三章
    这些日子我被御史台的同仁们称赞最多的还是公事上的业精于勤,悠然忘我,兢兢业业,干劲十足啊!

    当然了,这称赞开始的时候还是大有敬佩的心思在里头的,可时间久了大家伙就不乐意了,什么都被我接手了,那要他们有何用啊?

    所以他们一看到我忙碌就格外殷勤地接过我手中的活计,百般讨好伺候着,就差拿我当爷来供着了。

    我怎么不知道他们做事竟也如此勤快,还记得刚来御史台那会儿,这些家伙是能坐着绝不站着,能闲着就绝不肯累着的。

    也好啊,正所谓上行下效,以前御史台如何我是管不着了,可自打我接手御史台之后,就绝不能容许这儿的上下官吏尸位素餐,整日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了。御史台上下风气也为之一振啊!

    至于为何这些日子我会如此不知疲倦地迷恋于办公,这还是得从那句‘精力旺盛’说起,自那晚之后,我现在每日都是精神矍铄,神采奕奕的,走起路来宛如脚下生风,奋笔狂书也是犹如神助,即便是熬夜到通宵达旦,精神依然振奋,毫无疲惫倦怠之感!

    起初我还觉得没什么大问题,可时间一长我就有些担忧了,怎么觉得这亢奋感便如同服食了五石散一般,即便那药效当真如此强烈,可在这样下去,我就算是个铁人也得被熬成枯枝啊!

    然后,我特意去了趟太医院找了王阳王御医让他帮我瞧瞧脸色可有异样,他说我精神饱满,面色红润,神清气爽,气血充足,是再好也没有的了。

    我心里有些打鼓,便又同自己媳妇儿稍微提了下自己的忧虑,她却是一脸温和笑意,让我别胡思乱想,然后嘱咐我每日勤加练习那呼吸吐纳之法,还让紫玉不知从何处搜出那如小山一般高的佛经典籍,说甚无所事事之时便多抄写经文,可修养身心,平心静气。

    啊,对了,平心静气后边还有一句,那就是——清心寡欲!

    我原本以为那只是琬儿一时之间的玩笑话的,即便是需要好好清静几日吧,可也没必要将清心寡欲这一条执行的如此彻底吧?

    不能做羞羞的事情,不能抱抱,不能亲亲,还不能牵小手!

    那晚我用尽了一辈子的忍耐力才克制住想要拥抱她的念头,只是十分单纯地抱着她睡了一夜。

    可第二晚我这媳妇儿就毫不留情地将我赶到书房去睡了,原因:近来天气燥热,两个人同榻而眠实在是热得难受,她受不住热气……

    是啊,我都已经热的血脉喷张了,更何况是琬儿呢?

    所以我很难得的从了她这看似非常无理的要求,就此开始了我被打入‘冷宫’的悲惨生活。

    好不宜才挨过了书房过夜的第一晚,我就叫苦不迭地连忙又滚回她身边去,这又是耍无赖又是撒娇地死死缠着琬儿,想让她解除禁令,大不了我睡地板,她睡床榻,只要能瞧见她我什么都无所谓啦!

    琬儿绝美的容颜上是那抹春风化雨式的微笑,接着简洁明了地吐了两个字:

    不行。

    我的花花肠子如何能逃得过她的火眼金睛啊,别看我现在这在又哭又闹就差上吊了,若真让我这狼入得室去,那是永远都别想安宁了!

    砰的一声,房门关得严实,却将我搁在了外头……

    没过多久,紫玉那丫头拿了一张类似‘约法三章’的东西交给了,我瞠目结舌,接过一瞧,上边娟秀有力的小楷写着:

    分房而睡,七日为限,若有僭越,限期倍增。

    这意思是我们要分房而睡七天,不得相扰,若是有违背的,那限期便会成倍增加。

    下边居然还加以举例说明:

    牵手加两日。

    拥抱四日。

    亲亲八日。

    若戒此还屡教不改者,羞羞之事则终身无望,还请驸马慎重为之!

    ……

    瞧到此处我犹如晴天霹雳,当即就想吐出一口老血来。

    我这是被打入冷宫了吗?我这是被打入冷宫了吧!

    当即便如同枯萎了得花儿,整个人颓败到不行了。

    不,这点小小围城之计,我就不信破不了了!

    不就是七天么?我就忍耐七天,等七天过后,什么账都得一笔个不落地讨回来!

    当下重整旗鼓,鼓舞士气,又乖乖回到书房磨炼士气去了。

    可没想到翌日,一瞧见佳人身影,往日种种不良习气便即时发作,不仅毫无自觉地牵了佳人的小手,还得意忘形地将佳人揽入怀中,一时情难自已,便欲吻将下去……

    “啊,六天!”

    佳人故作惊讶,却提点得恰到好处。

    闻言,我整个人呆住,自寻死路不怪别个落井下石了。

    七天加六天,变成是十三天啦!

    这战还没打,我就已经自乱阵脚了,真是兵家之大忌啊。

    我立刻进行深刻的反省,绝不会让自己再犯同样错误。

    可这同样的错误,我在同一天就再犯了一次,结果十三天就变成了十九天了。

    啊,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

    瞧见了她,让我不去想她,不去碰她,我根本就做不到!

    就像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即便知道结局也会毫不犹豫地扑向明火……

    琬儿明明知道,却还是依旧要求如此,这回,我才意识到,琬儿这回绝不是开玩笑,她是认真的了!

    所以,我知情识趣,即便有多么想拥抱她,都开始极力忍耐着克制着这股冲动,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我拼命地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公事上,可才没几天,我的工作效率获得了御史台上下的一致好评。

    以至于手头上的工作是越做越少,而我回家的时辰也越发提前了。

    公事没多少让我沾染的了,那我回来又能做些什么呢?

    嗯,每天都依照约定联系媳妇儿传授的呼吸吐纳之法,之后便是找些书来看,可无论如何都看不进去,那就去抄抄佛经好了,平心静气,顺便还修生养性,可抄着抄着,我的思绪又飘到其他地方去了。

    这般的三心二意,觉得是误了这佛祖真言,未免失了崇敬,便不再抄写经书,到府邸花园走来走去,来来回回都不知尽数在想些什么了?

    到了晚上才是最痛苦的时候,想闷头就睡让自己断了那胡思乱想的念头,可瞧着这孤灯烛影,心中却抑制不住地思念起那心上之人了。

    明明我日夜思念之人便在我眼之所及之处,可为何我却无法触碰到她?

    又是一夜孤枕难眠……

    这几日,我这奇异的举动倒是惹得府中上下对此多有揣测,府中家丁只道是驸马与公主难得的夫妻吵架,以前只见他们伉俪情深,恩爱非常,两人又是良才女貌,缱绻多情,端的是羡煞旁人,这回定是吵得凶了些,这公主与驸马都分房而睡了。

    瞧驸马爷每日跟失了魂似的,虽说看着是精神抖擞,可那目光就未免太过可怜了些。

    众人忙去寻了紫玉,央着她到公主殿下跟前去为驸马爷求求情,只想着驸马爷若再这般下去,这花园中的花卉植被,就要被驸马会摧毁殆尽啦!

    紫玉也是瞠目结舌,忙澄清谣言,驸马与公主哪有吵架,不过是在立一赌约而已,让家丁们都闭紧了口舌,莫要胡说八道,否则家法处置,这才让一干家丁们都闭了嘴。

    ……

    就这样恍恍惚惚地过了七日,我喝了些酒,心中郁结渐生,想起这几日的种种来,觉得定时自己做了令琬儿生气之事,她气不过便施此制约来惩戒于我了。

    若真是如此,那我乖乖寻了她,真挚道歉就好了,只望她莫要再用此法,真正是折磨了我,也为难了她。

    可我转念一想,又觉得并非如此,琬儿绝非如此小家子气,即便她怨我,也不会用这等方法折腾,我知她一直都是为我着想,故而提出分房之时,我并未多加揣测,今日想来却应是别有起因了。

    她定是还有什么事瞒着我了!

    一念至此,我舍了那酒壶,径直拉开了书房的隔门,便直接往公主的小苑去了。

    待我闯进门来,她正端坐于桌前秉烛夜读,那认真的模样十分迷人。

    不知识太过心急亦或是喝酒了,才越过门槛我脚步便有些虚浮,险些率将在地,好在及时扶住了雕花门栏,这才没有当场出糗。

    “你喝酒了?”

    她怔怔地瞧着我,眼中颇有愠色。

    琬儿见我这般狼狈模样,不禁径直闯进屋来,还险些绊倒,急忙起身便想来相扶,可最后还是令自己止住了脚步。

    什么礼仪规矩,我都不想管啦!

    三步并做两步,我快步靠近琬儿,然后一把将她拥入怀里。

    我想,我快要疯了,我被这几日的胡思乱想给折磨得快不成人样了,就让我这样无所顾忌地再疯一回吧!

    ...